瞧,二师兄干过的那些好事

    文/刺猬/原发公号《历史教师王汉周》

    01

    近来,二师兄牛了,风光无限,大有赶超师父之势。

    不过,为防二师兄嘚瑟大劲,得意忘形,

    今儿个,咱就来扒一扒它的黑历史,瞧瞧它干过的那些好事。

    02

    《山海经·南次二经》中载:

    “浮玉之山,有兽焉,其状如虎而牛尾,其音如吠犬,其名曰彘,是食人。”

    这,就是二师兄的前世:浮玉山中一凶兽,状若虎,叫如狗;牛尾巴,吃人肉。

    不过,在诸多坊间传说中,二师兄最富传奇色彩的,不是他的凶,而是他的好色。比如,唐人牛僧孺便在其《玄怪录》中,记载过一桩关于猪妖娶妻的异闻。

    说,开元年间,一天半夜,代国公郭元振途径一座深宅大院,忽听一阵女子啼哭声飘进了耳鼓。

    嘤嘤呜呜,忧忧戚戚,甚是悲切。

    郭元振心头纳罕,便上前询问究竟。

    “妾此乡之祠,有乌将军者,能祸福人,每岁求偶于乡人,乡人必择处女之美者而嫁焉。”

    敢情,这地儿有个乌将军,很牛叉的样子。每年都要从周遭乡村,娶一年轻貌美的女孩为妻。若敢不答应,好,就呼啦啦刮大风,哗啦啦下大雨,噼里啪啦降冰雹,让乡民颗粒无收。而这个呜咽悲哭的女子,便是今年入选之人。

    郭元振一听,大怒:年年娶妻做新郎,真是美死了你。今儿个撞我手上,看我咋收拾你!

    自古邪不压正,郭元振和乌将军杠上了。

    片刻功夫,乌将军还真来了。郭元振抽个冷子,“捉其腕而断之。”

    将军失声而走,嗷嗷猪叫着逃了。

    确是猪叫。及至天亮,郭元振搭眼一瞧,被他剁断的,嘿,是一只猪蹄!

    估计,把那些电车痴汉、偷摸揩油的好色之徒称为咸猪手,就是从这儿来的。

    紧接着,郭元振带领乡民,追寻血迹,很快找到了一座坟冢。

    “其中若大室,见一大猪,无前左蹄,血卧其地,突烟走出,毙于围中。”

    就这样,贪恋美色、祸害乡里的二师兄挂了。里长命人将其分割,猪头猪脑,前槽后鞧,肠肚下水,皆售于乡民,食其肉,以泄心头之恨。

    至于价格,应该没现在30多块钱一斤这么贵。

    03

    东晋时候,自小博览群书,长大后做了晋元帝史官,被尊为“中国志怪小说鼻祖”的干宝(约282年—351年),在其著作《搜神记》卷十八中,也能觅到二师兄的影子。

    只不过,尽管依旧好色如命,但,变性了,故事也愈发精彩——

    “晋有一士人姓王,家在吴郡”,也便是现今的江苏苏州。

    士人,读书人,公子哥儿。一天,这位王公子乘船回家,途径曲阿县。当天色渐渐暗下来时,木船停靠在了大堤旁。

    就此歇息,明儿个天亮再走。

    百无聊赖之中,王公子举目四望。瞅着瞅着,不由得眼前一亮。

    但见那堤坝之上,“有一女子,年十七八”,俊脸,细腰,翘臀,大长腿,正含情脉脉,冲着他吃吃地笑呢。

    艳遇骤临,王公子登时心跳怦怦,血流加速,急忙忙抬手招呼道:“美女,上床,不,上船一叙可好?”

    令人难以置信又欣喜不已的是,素昧平生,萍水相逢,那小美女竟羞红着一张桃花脸,拧拧嗒嗒上了客船。

    接下来,你懂的,此处省略两千字。

    俗话说,天下没有不散的夜宵。缠缠绵绵,临近天亮,也该分手了。

    小美女自是恋恋不舍,欲走还留;王公子余香在怀,同样难分难舍,便从囊中取出一个小铃铛。金子做的,非常值钱,当做定情信物,系上了小美女的如藕玉臂,并相互加了好友,约定来日再会。

    一转眼,数日过去。

    且说这日,回想起那夜风情,王公子煎熬难捱,索性备下厚礼,前往小美女家提亲。

    至此,神转折来了——

    那户人家言辞凿凿,家里全是男丁,压根就没女子。更遑论如花似玉、明艳无敌的小美女了!

    04

    人呢?小美女说的明明白白,她就住在这个家,这座院里啊。

    王公子大为困惑,焦急,惘然四顾。

    “我找到了,找——”

    蓦地,王公子惊呼脱口。但很快,就又将嘴巴闭得紧紧的,两眼亦如活见了鬼般,惊惧顿生。

    不是活见了鬼,而是活见了猪:

    墙根下,猪圈里,趴卧着一头肥硕母猪,正摇头晃脑,哼哼唧唧地瞅他呢。

    猪腿上,恰系着一只金铃。猪身一动,叮当作响。

    我勒个去,一夜风流快活的婀娜多姿大女主,居然是母猪成了精!

    一想明白是咋回事,王公子当即肝颤,大窘,仓皇奔逃。

    此奇谈,全文如下:

    “晋有一士人,姓王,家在吴郡。还至曲阿,日暮,吊船上,当大埭。在埭上有一女子,年十七八,便呼之留宿。至晓,解金铃系其臂。使人随至家,都无女人,因逼猪栏中,见母猪臂有金铃。”

    瞧见没,早在晋时,干宝便告诫后人:

    而这,绝非危言耸听。牛僧孺《玄怪录》中亦录有一则,名曰《尹纵之》。

    05

    说,唐宪宗元和四年,一个叫尹纵之的书生,于中条山西峰读书。每逢风清月朗,还吹上一箫,怡情自乐。

    一日,夜深人静时分,房外,传来了“哒哒哒”的脚步声。

    听动静,应该是个小姐姐。

    果然,询问之下,来人忸怩作答,称是山下老王家的女儿。听他箫吹得好,不由心生敬慕,便赶来相见。

    那就进来坐坐,听哥再给你吹一曲。

    接下来,尹纵之“引以入户,设榻命坐……命仆夫具果煮茗,弹琴以怡之。山深景静,琴思清远,女意欢极。因留宿。”

    啧啧,住下了,不走了。

    不得不说,古人泡妞,就是这般容易。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只需一技在手,自会有妹子寻上门来。

    这一夜,自是不可描述的一夜,就此略过。但说天色渐亮,王家小妹该回家了。哪知,尹纵之贪欢未尽,不忍舍离,就捡起人家的一只绣花鞋,偷偷锁进了柜子。

    王家小妹穿完衣裳,见鞋子没了,顿时泪汪汪,戚戚然相求:

    “妹子我家里穷啊,没鞋,你要不给我,我只能光脚丫子回去。爹娘问起,你让我如何解释?我一个女儿家,尚未出阁,便私会情郎,夜不归宿,如若传出去,我也只剩死路一条了。”

    要不说“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呢,尽管王家小妹哭得撕心揪肝,梨花带雨,可尹纵之到底没给那只绣花鞋。

    万般无奈,王家小妹只得“收泪而去”。

    06

    转眼天亮,日上三竿,尹纵之醒了。

    刚睁开眼,就嗅到一股浓烈腥臊味扑面而来。起而视之,又见点点血痕,由屋而出。

    纳罕之下,尹纵之开柜一瞧,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绣花鞋变猪蹄壳了!

    这也忒不可思议,忒天方夜谭了吧?!

    呆立半晌,尹纵之循血迹找去。兜兜绕绕,果真走进了山下隔壁老王王朝家。

    “一大母猪,无后右蹄壳,血引墙下,见纵之怒目而走。”

    滚,滚,无情无义不讲究的东西,你可害苦猪小妹了!

    尹纵之的确忒不讲究,睡完便翻脸,半点情分都不念,随之“告王朝。朝执弓矢逐之,一矢而毙。”

    二师兄,不,二师妹再度挂掉。

    咦,写着写着,老王咋觉得好色成性的二师兄并不可恨,倒越来越有些可怜呢?

    是可怜。因为遇上了人,也便注定了你猪事不顺,猪生倒霉。

    【完,敬请搬运工绕道】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老刺猬蛋儿  > 历史笔记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國宮殿建築之美——紫禁城
紫微斗数全书》 之一
墓碑的风水秘诀
八卦的运算方法
乾坤尽在一掌中1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