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中国,谁来当工人?

2013-04-09

     “技能人才是招聘会上最为稀缺的人才,许多公司开出较高的工资,也未必能够招到一二位真正的熟手。”《广州日报》4月1日披露的“广州人力资源市场调研报告”显示,目前广州人才市场每2.5个岗位只对应两名求职者,而另一方面却有六七成大学毕业生仍未落实工作。

    不久前的全国两会上,不少政协委员也担忧,中国越来越缺技术工人;年轻人都去上大学,却不愿进工厂。

    张伯刚的儿子两年前考上高中,最后选择了北京一所交通职业学校,学习修理德国汽车。这位北京的的士司机很高兴:“等他考取了证书,一毕业就有岗位,月薪至少七八千。工作也不累。”

    但是,像张伯刚这样愿意让孩子当技工的父亲并不多。

    愿意当工人的学生太少,就连职业学校培养目标40%都是面向白领

    一汽集团副总工程师李维斗告诉科技日报记者:“汽车企业现在急缺技工,来求职的工人只要基本合格,肯定录取。”他说,由于工人紧缺,他们只得把普通大学的毕业生用做工人,但并不好用,需要从头培训。“从生产到装配,对工人技能有很高要求。企业需要的是高等专科学校和技工学校。现在就缺这些。”

    中国原子能研究院院长万钢也说,他们有很多大型设施需建造维护,急缺高级工人,但合格的技能人才太少,只好用动手能力不足的应届毕业生来充任。

    全国政协委员、企业家李玉玲在一份提案中写道,中国超过一半的制造业企业认为应聘者技能水平低,找不到合适的工人;七八级工更是几乎断档。

    全国人大代表王钦峰是来自山东的一名工人,他在全国两会上也为“技能工人眼看要出现断层”很着急。他说自己所在的企业最缺焊工和钳工(都需要一定技艺),但年轻人不愿意干。

    在教育研究机构麦可思公司此前组织的一次研讨会上,国家教育咨询委员胡瑞文说:“我们的工人队伍中,高中及以上学历比例只有20%多,美国则达到80%,这使得我们制造业的产业升级面临很大困难。”

    胡瑞文称:“制造业人数2010年是1亿2700万,比2000年增加了3000多万。但教育程度上升极微,接受中等职业教育的人没有增加。工科光本科生就培养了800万,但沉淀到制造业的比例很低。”

    他举例说:“上海有一个化工学校,过去很好的,后来改成计算机学校。我看了一个技工学校的目录,有会计、护士、学前教育的教师……培养工人成了弱势方向。”

    “中职校长会问,办培养一线工人的专业,没有人上怎么办?那我也想问,现在社会、校长、老师、家长、学生的期望值都很高,但80%的岗位需要的是工人。这又怎么办?”胡瑞文说。

    据他介绍,如今职业学校培养目标40%是面向白领,面向实体部门、工人岗位的数字却提不上去。

    一方面产业界如饥似渴需要人,另一方面大量毕业生找不到工作

    在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钱学明发言认为:“由于社会对职业的偏见,学生和家长都希望选择‘白领专业’,学校开办这类专业容易招生,结果是做学生容易当白领难。”

    李玉玲也表示:“许多家长抱着望子成龙的心态,希望子女考上大学,将来当白领,不愿报考职业学校。”

    胡瑞文预计,中国未来每年新增300万个白领岗位,而每年将新增1000万想当白领的高等教育毕业生。

    麦可思的研讨会上,中国就业促进副会长陈宇讲了一件事。20年前,一位叫高凤林的工人着迷焊接,发明了90多项技术,消灭了长征火箭的焊接事故。为此他拿到许多荣誉,包括中华技能大奖得主、特级技师和国家技师。“而高凤林最大的愿望是‘能不能上大学’。他不想作为一个技校生完成一生的伟业。”陈宇说。

    “社会上对职教存有偏见,好像这是上不了大学的孩子才走的路,就连职业院校本身都很自卑。”王钦峰告诉媒体。

    “我们的文化是‘学而优则仕’。老百姓重视教育,但不等于重视职业教育。”两会上,曾在教育部任职多年的科技部副部长陈小娅告诉记者,一直以来,在中央政府投入力度上,都是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职业学校对农村学生免费,对很多城市学生也免费;职业学校的招生规模已经与高中持平。但国人热衷大学文凭,冷落职业教育。“虽然讲‘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实际大家并不这样看。从长期的农业社会走过来,我们还在向工业化国家转型,老百姓的观念仍有滞后。”陈小娅说。

    “最近十几年,高职和中职的发展,国家抓得很紧。但我们的制造业高端人才缺得非常严重。”北京交通大学教授查建中说,“一方面产业界如饥似渴地需要人,另一方面大量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这反映了教育跟产业的脱节。”

    根据麦可思公司的统计,近年来,各种跟工厂一线紧密相关的专业,尽管就业良好,却不受考生青睐。相比之下,各种培养“办公室人员”的专业则规模过剩。

    麦可思公司总裁王伯庆说:“即便在招生量已经不足的工学专业中,也呈现了毕业生不愿意进企业、不愿意做制造业,愿意做管理、愿意去办公室、愿意做金融的倾向。”

    “教育部扩大招生的时候,肯定首先要满足学生家长的需求。家长都愿意让孩子学金融,学校就只好猛招金融。这也不怪教育部。”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岳昌君说。

    让工人有一个好的职业前景,能够有尊严地活

    “为什么大家不愿意进工厂当工人?社会地位低,经济收入差,活儿累。”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副院长梁小虹告诉记者,早在1990年代中期,他们就遭遇了技能人才瓶颈。“设计出来制造不出来;制造出来缺陷比较多。跟工人技能和素质不足有关。”

    梁小虹说,为解决这个问题,火箭研究院设立了几个“通道”:让工人能像高学历人才一样逐级晋升;给高级技工设立个人工作室;拨给研究经费和荣誉称号;保证工人的收入和住房等待遇跟管理人员与工程师相同。

    “目前,我们的技能人才完全满足航天高端制造的需要。我们的1万个工人里,大概有15%是高级技能人才。”梁小虹认为,只要获得足够高的待遇,工人就能安心敬业。

    职业教育专家姜大源也认为,关键在于“让工人有一个好的职业前景,能够有尊严地活”。在他看来,德国制造业的久盛不衰,与德国工人普遍有不亚于高级管理人员的收入及相应的职业自豪感有关。

    姜大源表示,随着产业结构调整,经济因素会慢慢让更多孩子走进职业学校。

    “浙江宁波是全国中等职业教育发展最好的地区。主要就是因为宁波的经济走在全国前面,需要大量的技术工人。加上浙江所谓的985、211大学很少,很多家长不愿意把孩子送到大学,而是送到职业学校。”姜大源告诉记者。

    陈宇则认为,现在很多来自农村地区的孩子愿意去职业学校。因为农村家庭花费巨大资源供子女上大学,毕业后却难以找到工作,无法回报家庭。“这倒成了我国发展职业教育的积极条件。”

    姜大源介绍说,在浙江和上海这样的工业发达地区,已经有很多岗位报酬丰厚,工人还容易拿到当地户口。这一带职业学校水平较高,但本地生源不足,正大量从中西部招生。“这些对于那里的孩子很有吸引力。”(记者 高博)

     

(中国科技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caodaoquan  > 人情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航标一:中职生就业市场调查及今后几年就业形势分析
解读“技工荒”现象,反思职业教育
2010年中职生就业情况及就业形势喜人
就业拉动 灵活多样 全面育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