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瑞家的送宫花的顺序,到底只为顺路还是另有设计!

2017-06-16




小人物办小事情却提拉重要人物重要线索,展示重要人物个性。周瑞家的送宫花,一件小事,像电影上的“摇镜头”——展现薛姨妈、薛宝钗、香菱、贾府三艳、王熙凤、林黛玉等八个人物的个性风采和为人处世,对于大作家来说,没有小人物小故事小细节,只有对人生的深刻观察和巧妙体现。


王夫人的陪房周瑞家的似乎是个不重要的人物,却经常出现在关键场合,听到关键话语。小说开头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是对贾府人物提纲掣领介绍,而冷子兴是周瑞家的女婿。他的观点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岳母。在小说进程中,周瑞家的不断地穿针引线,比如,她在贾府分工是陪太太奶奶出门,并不管接待,然而她却在接待工作上插一杠子,将刘姥姥带到王熙凤跟前,将穷富两重天组合到一起;她是王夫人陪房,却随王熙凤来到小花枝巷尤二姐跟前,把嫡庶两类人观察到眼底。《红楼梦》第七回有的版本叫“送宫花贾琏戏熙凤”,送宫花的又是周瑞家的。


薛宝钗家是皇商,供应宫廷各种用品,其中就包括嫔妃戴的精巧假花,是谓“宫花”。《金瓶梅》已写到宫廷用品引领社会消费新潮流。李瓶儿的宫制金瞥引起西门府女人的兴趣,透视出西门府人事关系的深层矛盾。《红楼梦》写周瑞家的送宫花,则在《红楼梦》这部长篇巨著中具备了八大功能。


第一个功能,写薛姨妈会做人。薛姨妈跟王夫人聊天听到周瑞家的来了,就叫她把宫制新花带过去,送迎春、探春、惜春、黛玉每人两枝,凤姐四枝。看来客居贾府的薛姨妈常给贾府送些贵重新巧物品,且在送礼时顾及各个方面。小说从没写薛姨妈给贾母送礼。薛姨妈既然连几枝新巧样式的宫花都照顾到贾府小姐,在其他高档消费品上肯定忘不了贾母。薛姨妈给人的突出印象是懂事、识趣、大方、会说话,这其实也是薛宝钗性格形成的依据。薛蟠经商带回来土特产,宝钗送宝玉时对倒霉蛋贾环一视同仁,令赵姨娘感恩戴德,宝钗这一手就是跟母亲学的。


第二个功能,写薛宝钗的“淡”。王夫人说:这花留着给宝丫头戴吧,薛姨妈说:“宝丫头古怪呢,他从来不爱这些花儿粉儿的。”借母亲的嘴,把宝钗的性情点出来,所谓“淡极始知花更艳”。其实送宫花之前,周瑞家的听薛宝钗说冷香丸,已通过周瑞家的耳朵写了薛宝钗的“冷”,这次借薛姨妈的嘴,又描了其“淡”。


第三个功能,写香菱。给周瑞家的拿宫花来的是香菱,这是“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后,甄英莲在贾府第一次登场,已改名香菱,是薛宝钗给起的名字。周瑞家的对她的评价是“倒好个模样儿,竟有些像咱们东府里蓉大奶奶的品格”。甲戌本评这是“一击两鸣法”,既写香菱又写秦可卿之美。而贾宝玉梦中所见的“可卿”又兼具宝钗黛玉之美。可以想见,香菱也兼具钗黛之美,只是她命太苦,周瑞家的问她家乡和父母等事,她都回答“记不得了”。


第四个功能,写迎春、探春姐妹。周瑞家的送宫花,二姐妹正在下棋,收到宫花,谦谦有礼地道谢。她们的丫鬓司棋、待(侍)书也首次登场。给迎春探春送宫花过程中,作者顺便交待了贾母对孙辈的新安排:她把本来随她住的孙女儿迎春、探春、惜春移到王夫人房后三间小拘厦内居住,令李纨陪伴照管,只留宝玉、黛玉二人在身边解闷。这说明:林黛玉一进贾府,就从贾母手里夺了贾府小姐之宠,成为跟贾宝玉并列的贾母“最宠者”。


第五个功能,预伏惜春命运伏笔。惜春是贾府姐妹中最小的,还处于贪玩年龄,但她玩耍的对象偏偏是尼姑智能儿!听说姨妈给她送来新奇宫花,惜春说:“我这里正和智能儿说,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作姑子去呢,可巧又送了花儿来,若剃了头,可把这花儿可戴在那里?”这是小孩子玩笑话,也是惜春的命运预言,甲戌本眉批“闲闲一笔,却将后半部线索提动”。惜春最终勘破三春,出家为尼,“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


第六个功能,写王熙凤与贾琏的少年夫妇恩爱。周瑞家的给姑娘们送完宫花后,从李纨后窗下经过,出西角门进入王熙凤院中:


只见小丫头丰儿坐在凤姐房门槛上,见周瑞家的来了,连忙摆手儿叫她往东屋里去。周瑞家的会意,慌得蹑手蹑脚地往东边房里来,只见奶子正拍着大姐儿睡觉呢。周瑞家的悄问奶子道:“奶奶睡中觉呢?也该请醒了!”奶子摇头儿。正问着,只听那边一阵笑声,却有贾琏的声音。接着,房门响处,平儿拿着大铜盆出来,叫丰儿舀水进去。


贾琏和凤姐午睡时间大秀夫妇恩爱。贾琏房中下人知道,绝不能让外人打扰琏二爷和二奶奶房中戏,给主人层层设防。第一道防线是丰儿坐在凤姐的门槛上,以阻止来人闯人。第二道防线更重要,只是周瑞家的看不到。这道防线就是平儿。她肯定待在外间,随时听王熙凤呼唤。丰儿看到周瑞家的来,却不敢出声,只能摆手示意叫周瑞家的先到东屋等着;周瑞家的立即会意,知道凤姐夫妇在干什么,所以她走路“蹑手蹑脚”,怕踩了蚂蚁;周瑞家的似乎有点儿多嘴多舌,还要问奶子:琏二奶奶是否在睡中觉?这话她只能悄悄低声问。奶子连回答都不敢,只“摇头儿”。她摇头什么意思?是“快别问啦”?还是“他们的事别提啦”?接着出现贾琏的笑声、平儿让丰儿舀水,都是刻意漏泄凤姐春情的狡黯之笔。

甲戌本对这一段的评论是: “妙文奇想。阿凤之为人岂有不着意于‘风月’二字之理哉?若直以明笔写之,不但唐突阿凤声价,亦且无妙文可赏。若不写之,又万万不可。故只用‘柳藏鹦鹉语方知’之法,略一效染,不独文字有隐微,亦且不至污读阿凤之英风俊骨,所谓此书无一不妙。”其眉批又写道:“余素所藏仇十洲《幽窗听莺暗春图》其心思笔墨已是无双,今见此阿凤一传,则觉画工太板。”


《红楼梦》写男女房事与《金瓶梅》的不同在于,《金瓶梅》经常穷形尽相写性爱过程,《红楼梦》却分若干种层次,有的明写,有的暗写,有的细写,有的略写,有的正写,有的侧写,有的似写非写。凤姐和贾琏的房事既是隐写,又是侧写,还是似写非写。曹雪芹为什么这样做?是为了他钟爱的女主角王熙凤。


在贾琏的性伙伴当中,王熙凤是娇妻,更是正妻,还是曹雪芹钟爱的英风俊骨的人物。写贾琏跟凤姐的情事,当然不能采取像贾琏跟鲍二家的偷情、跟多姑娘上床那样的笔墨,必须采用“柳藏鹦鹉语方知”的写法。鹦鹉藏在柳枝深处,人们看不到它,是它的叫声或学人说话的声音,让人知道它在什么地方。凤姐和贾琏大白天秀夫妻恩爱,曹雪芹一字不写他们如何床戏,却通过丰儿、平儿、奶子、周瑞家的,巧妙地写了出来。


有些研究者认为王熙凤相当放荡,不仅跟贾琏“白日宣淫”,还跟贾蓉有情人关系,其实这是中了程甲本滥改的毒。王熙凤心中的“情人”只有一个,就是琏二爷。在《红楼梦》前四十回中,凤姐和贾琏一直是恩爱夫妇,“送宫花贾琏戏熙凤”说明他们的夫妻恩爱达到了不分场合、不分时间的程度。王熙凤在一夫一妻多妾制的宗法社会制度下,追求“一对一”的真挚爱情,一再跟贾琏的外遇做斗争,用心良苦,因为贾琏“脏的臭的都拉到了你屋里去”(贾母语),他们的关系才出现裂痕。


第七个功能,写王熙凤和秦可卿的友谊。平儿从周瑞家的手里拿了四枝宫花,向王熙凤汇报,接着就拿着两枝花出来派彩明“送到那边府里给小蓉大奶奶戴去”。凤姐把宫花送给秦可卿,说明二人的关系特别亲密。这里边还透露个极小的细节:薛姨妈给贾府的人送宫花,为什么其他人都是两枝,却特地送王熙凤四枝?这说明薛姨妈跟王熙凤关系最亲密。薛姨妈送两枝花的都是什么人?迎春,大老爷身边人生的;惜春,东府的;探春,贾政姨太太生的;黛玉,贾母的外孙女儿。她们跟薛姨妈都没有血缘关系,唯有王熙凤是薛姨妈的亲侄女儿。因此,其他人都是两枝,王熙凤独得四枝。齐鲁俗话:一抹不如四指近,就是这意思。薛姨妈顾全大局,通情达理,却在不经意中,跟人物关系分出了远近。《红楼梦》在这些小事的描写上很有分寸。


第八个功能,写黛玉敏感多疑、不合群、不会处理人事关系。


谁知此时黛玉不在自己房中,却在宝玉房中大家解九连环作戏呢。周瑞家的进来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戴。”宝玉听说,先便说:“什么花?拿来给我。”一面早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两枝宫制堆纱新巧的假花儿。林黛玉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道:“还是单送我一个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周瑞家的道:“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黛玉再看了一看,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替我道谢吧。”周瑞家的听了,一声儿不言语。


按照贾府布局,周瑞家的送宫花是按离梨香院的远近送达,并不曾故意绕个圈儿先给贾府小姐和王熙凤送,把大家挑剩下的送给林黛玉。按照给小姐的“德容言工”,林黛玉应是:先谢姨妈送宫花,再向“周姐姐”(周瑞家的)道辛苦。就像宝钗和贾府姐妹对周瑞家的所采取的态度。宝钗见周瑞家的来了,满面堆着笑让“周姐姐坐”;迎春、探春见周瑞家的来了,“忙住了棋,都欠身道谢”。林黛玉却大不近人情,她还不如“无事忙”贾宝玉热情,不仅对姨妈送宫花“只就宝玉手中看了一看”,轻之太甚,还没事找事,说别人不挑剩下也不给我!一句话就得罪了五个人。既得罪了先得到花的贾府三春和凤姐,似乎她们挑肥拣瘦,又得罪了周瑞家的,似乎她看人下菜碟,不把林姑娘当正经主子。周瑞家的是下人,对林姑娘的话自然“一声儿不言语”,是不敢言语,也不便言语。但当面不言语不等于背后不言语,当时不言语不等于以后不言语,周瑞家的会向王夫人汇报些什么?会向下人宣传些什么?都是林黛玉想不到的。贾府的人说林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未必没有周瑞家的这类人飞短流长。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又是王熙凤的亲信。齐鲁有俗话“没钱赊仇家”,聪明的林姑娘偏偏做出无意中树仇家的蠢事。当然这也是林姑娘性格的体现。


甲戌本脂砚斋眉批: “余问(谓)送花一回,薛姨妈云:宝丫头不喜这些花儿粉儿的,则谓是宝钗正传,又主(至)阿凤惜春一段,则又知是阿凤正传。今又到擎儿一段,却又将阿肇之天性从骨中一写,方知亦系掣儿正传,小说一笔作两三笔者有之,一事启两事者有之,未有如此恒河沙数之笔也。”


戚寥生《石头记序》:“吾闻绛树两歌,一声在喉,一声在鼻;黄华二犊,左腕能楷,右腕能草。神乎技矣。”周瑞家的送宫花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一事,就体现了曹雪芹这一写作特点。正如冯其庸先生在《瓜饭楼重校评批<>


周瑞家的送宫花,小人物办小事情,却提拉重要人物的重要线索,展示重要人物的个性。周瑞家的送宫花,平平常常,没发生任何惊心动魄、对人物命运起重要作用的事件,如小溪潺潺,如纤云轻舒,阅读上给人舒徐安适、闲庭信步之感,又像现代影视剧的“摇镜头”,令读者随着周瑞家的,一步一步观察将要在红楼舞台上演出悲欢离合的“角”们。对大作家来说,没有小故事、小人物、小细节,只有对人生的深刻观察和巧妙体现。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天士也  > 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经典段落赏析
一句“林姑娘来了”,暴露薛家几多阴谋
周瑞家的送宫花,为什么只有林黛玉没有道谢还出言相讥?
红楼六家谈5揭秘秦可卿(上)
《红楼梦》笔记
【闲侃红楼】林黛玉果真是“小心眼儿”吗?(闲侃红楼之十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