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足校之殇:模式与教育体制的阴阳两极

阅0转02017-10-08

▼▼▼
J  JONY SAID
纪胖说
在中国体育产业处于历史最好发展机遇期的今天,中国足球青训也遍地开花,恒大联手皇马、富力牵手切尔西、鲁能与多特蒙德的战略合作,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足球青训市场让人充满期待——中国足球全面爆发指日可待。
▼▼▼
三年前,著名足球运动员李金羽曾悲哀地表示,踢足球在中国人(尤其是家长)眼中是一件不入流的事。一定程度反映了当时的足球环境和体育产业环境的不尽如人意。而随着国家对于足球乃至体育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逐渐加码,中超联赛影响力的迅速扩大,以及资本的助力,中国的体育产业和足球发展环境有了全新改观,足球青训也迎来了最好的时代。培训模式也从闭门造车式发展到如今体教结合的综合型人才培养路径。
近日,山东鲁能泰山足球学校被命名为国家足球山东鲁能体育训练基地,就是一个最有说服力的明证。在中国体育产业处于历史最好发展机遇期的今天,中国足球青训也遍地开花,恒大联手皇马、富力牵手切尔西、鲁能与多特蒙德的战略合作,一个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足球青训市场让人充满期待——中国足球全面爆发指日可待。
俱乐部牵头的青训市场
虽然相比十几年前足球青训的市场环境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数量相比鲁能足校成立时全国大概有5000所足球学校,现如今却只剩下不到20所。目前,主要以中超俱乐部,广州恒大、山东鲁能、广州富力等牵手国际顶尖俱乐部的足球学校为主,是目前青少年足球人才的主体输出者。
三年前,著名足球运动员李金羽曾悲哀地表示,踢足球在中国人(尤其是家长)眼中是一件不入流的事情。这反映了在当时的教育体系下,以足球为代表的体育运动与传统应试教育间不可回避的冲突。而随着近几年国家对于足球项目的政策支持,中超联赛的迅速扩张,中国的足球学校也逐步在培训模式上从闭门造车式的落后模式,发展到如今体教结合的综合型人才培养路径,这在一定程度上与目前国内教育体系形成了融合共生。
由于越来越多的国际一流青训体系开始开拓中国市场,无形中提高了青训门槛,形成了如今俱乐部主导的市场格局。其中,以中超几家俱乐部为代表的足球学校逐渐形成了第一梯队,但又各具特色。
对于志在打造“百年鲁能,文化足球”的山东鲁能俱乐部来说,其对足球事业的专注与狂热有目共睹。从最初与巴西圣保罗俱乐部合作,到招纳多名长年驻扎的葡萄牙教练,再到近期与德甲多特蒙德达成战略合作,鲁能一直在将国际顶尖足球资源引入自己的青训体系。
鲁能足校与多特蒙德签约时,常务副校长谭朝晖就表示:“此次与多特蒙德的合作应该说是鲁能青训战略的一次丰富和升级,通过与巴西、德国等国家的合作,未来鲁能青训球员将会有更为广阔的出路。”
据了解,鲁能与多特蒙德在青训方面的合作是多方面的。首先,鲁能足校选派青年教练前往多特蒙德培训学习;其次,多特蒙德教练将访问鲁能足校进行交流;第三,多特蒙德选派高层领导或者青训总监每年参加潍坊杯论坛。
此外,鲁能一直在总结适合中国孩子的训练模式。外籍总教练保罗·诺加认为,青少年训练需要从孩子年龄、能力等方面给予针对性方案,鲁能没有照搬任何现有经验,而是在创造鲁能的训练模式。
2013年成立的富力足校走的是精英培训路线,并且据说是行业里学费最低的足校,全校目前大概有250名学生。富力足校的精英化路线使得入校的门槛较高:每个孩子要经过多方面考核方能入校,学校还设立了淘汰机制。富力足校更看重生源质量而不是生源数量。
富力足校校长洪友强表示,富力足校学生的联考成绩长年处在梅州市中上游水平,英语教育水平较高是学校的一大招牌,学生英语成绩在全市名列前茅。为了让学生熟练运用英语,富力足校甚至要求学生在球场上进行战术交流时必须用英语。
富力足校梅州校区的足球训练目前全权交由切尔西俱乐部负责,从培训、性格塑造到职业规划,并每年选拔优秀学生去切尔西俱乐部集训。不过,富力足校新建的广州青训中心采用日式青训模式。
富力足校一直致力于青训新模式的探索,今年足校推行小学走训这种与世界青训接轨的模式。富力俱乐部副董事长黄盛华认为,寄宿制让孩子们更早接受技术渗入却也脱离了社会。
洪友强也深有感触,“我一直反对低龄球员集中,13岁以后集中起来没问题,但7-12岁太小了,很容易响孩子的思维发展、社会认知,甚至球场上的自信”。洪友强认为“走训”符合目前国际主流青训模式,低龄孩子不能离开家庭。
近几年在足校投入最大的非恒大莫属。自2012年建校以来,恒大足校累计投入超过20亿元人民币。在硬软件设施、师资队伍和后勤保障上均以高标准要求。目前,恒大足校在校生达到2800名,教师和教练有296人。
许家印提出:“下一个七年,要实现2020年全华班的目标,必须在青少年培训上下很大功夫,恒大二、三队教练必须聘请欧洲青训名帅,恒大足球学校将成立丙级业余俱乐部,各级梯队18岁以下的青少年足球人才的文化课继续由恒大足球学校负责,至少要达到高中毕业。”
同时恒大提出了残酷的淘汰机制,许家印宣布了一项重大举措,“我们要打造恒大青少年足球人才培养‘一条龙’模式,从恒大一队到各级梯队之间实行末位淘汰制和优秀球员晋升制,至2020年实现全华班”。一队每年将强制减员10%以上,预备队、二队、三队要减员30%以上。以一队现有32人的编制来算,每年将固定淘汰3人。
在教育机制上恒大的态度是有奖有罚,恒大足校校长刘江南曾表示,恒大有一半学生得到了中国扶贫基金会救助,在恒大免费就读。进入梯队的12-16岁精英生也是学费全免。此外,被恒大足校选拔出国留学三年的学生也是学费全免。
中国足球目前从青训层面来说并不只需要足球运动员,对于教练、领队、生活辅导员等工作人员的需求同样旺盛,特别是校园足球教练,专业水平一直被外界诟病。在推进“足球进校园”过程中,截至目前,教育部引进的外籍高水平教练也不足120人。这方面也是青训大有可为的地方。
此外,对于足球学校的学生来说,即便未来不走职业足球道路,也还有另一个选择。在当下体教结合的足校教育体系中,普遍要求足校学生至少达到高中毕业的标准,也为其继续往高等教育方向进修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足校之殇
伴随中国足球学校的发展,业内对于足球学校是否是过渡产物的争论从未停止过。这实际上是由于目前欧美足球强国的球员并不是依靠足球学校培养的客观事实引发的。从群众参与性来说,在足球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里,参与足球运动的门槛确实更低。
英国有个段子——调查了2000个英国男人后发现,94%的英国男人对于足球的忠诚度高过自己的妻子,这是足球在英国普及程度较高的真实写照。
在英国,每个社区都有自己的球队,粗略统计,仅伦敦地区的社区球队就至少有200支,且配套了约3000块业余场地供这些球队使用。如果把范围扩大到整个英国,社区足球队数量则接近35000支。英国各种中小型联赛数目同样繁多,造就了浓郁的足球文化,这对于青少年理解足球运动至关重要。因此在英国,不存在类似中国这样的足球学校,因为也不需要。
虽然类似中国这样的足球青训模式很难在世界其他足球强国看到,但有的欧洲国家同样设有足球学院和足球课程。比利时推行的10年足球复兴计划值得我们借鉴。从世界中下游到FIFA排名第1,比利时人只用了7年时间。
2002年世界杯止步16强之后,比利时足球开始走向低谷。2004、2008、2012年欧洲杯,比利时无缘决赛圈,2006、2010年世界杯中依旧没有比利时球员的身影。
被誉为“比利时青少年足球总设计师”的布鲁因尼恩克斯在接受CNN专访时说:“10多年前足协开始意识到,比利时应该在每一个省设立精英足球学院,政府的教育部门,要求学校每周多设立足球训练课,确保我们的小天才们在学校每周能接受20小时的足球训练,同时他们的学业也不会被耽误。”
曼城队长孔帕尼就是比利时足球计划的受益者,从6岁到20岁,孔帕尼在安德莱赫特的成长中学习和踢球两不误。2008年转会曼城前,孔帕尼完成了国内大学学业;2012年1月,孔帕尼在曼彻斯特商学院读了3年的MBA。
比利时足协则在资金方面提供巨大支持,使得俱乐部能够斥巨资发展青训,比利时2012年投入青训的预算是1800万欧元。从2003年开始,比利时所辖各个州都会提供500万欧元给辖区俱乐部作为青训扶持资金。
毫无疑问,这极大地刺激了俱乐部的青训热情,也为比利时培养出了德布劳内、阿扎尔、库尔图瓦以及在中超效力的维特赛尔等著名球星。
把视线拉回到国内。2016年的数据显示,我国国内小学至大学的学生人数接近2亿。基于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在国家层面推出足球进校园确实是有效的战略。但在现有的应试教育面前,这一切显得举步维艰。足球学校目前扮演着中国足球拯救者的角色。这个在争议中前行的产物将为中国足球带来多大的变化,何时我们才能步入不靠足校培育人才的阶段,都有待时间验证。
九月初,恒大足校校长刘江南正式宣布辞职,在恒大工作5年半后,这位前广州市体育局长失望地表示,我作为从事体育教学、训练、管理近50年的专家、教授、博导,作为曾历任大学本科院校、专科院校、中小学校校长的观点难以被传统观念所接受!”从字里行间中不难发现刘江南对于现实难以触及梦想而产生的落差感。中国足球人才培养的路上,现行教育体系是最大的阻碍吗?
近期,江苏省教育厅对于中考的改革措施中,将音乐、美术列为中考正式科目。对于足球来说,如果能在国家教育体系中扮演更重要角色,或许将成为中国足球崛起的信号之一。
作者:熊凯
来自:孤凤  > 足球文化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临沂在线
富力筹划与切尔西建足校,完善一线队及青训体系
鲁能青训再出招 佛山顺德建第25所足球人才基地
鲁能联手山东教育厅推动校园足球 培养教练员
深度
对话可可维奇:学校空球场让我想哭,中国足球崛起要100年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