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家庭动力学

BPD:“全能型”的人格障碍

在控制自己情绪的能力、极其混乱的人际关系、冲动控制以及试图了解自己想成为谁或什么人的过程中(身份认同危机),都表现出严重的不安情绪。

这些人并非患有精神病,但却似乎在人际关系中表现出非常差的判断力,以及经常消极曲解大部分来自其他人的无害评论。

他们经常割伤、烧伤或以其它方式自残,并会做出自杀威胁或者企图。他们不容易相信别人,面对压力的时候常常会“与世隔绝”或拒绝交流。

治疗师称这些人的行为是分裂的

他们把身边的其他人要么当做神一样,要么就当做一无是处,不存在中间情况。

有趣的是,BPD患者常常被治疗师描述成极好的操纵者。那么人们肯定很想知道一个不能综合评估别人优缺点的人如何能成为好的操纵者。答案很简单:他们并不能。

他们这种将其他人“分裂”成全好或全坏的倾向,其成因是源于患者父母或主要照顾者令人困惑的矛盾表现,并且通常这种倾向只是一种行为

他们的行为通常是如此极端,以至于自然会开始认为他们一定患有某种脑部疾病。尽管遗传学可能使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发展出这些特征,但我不是那种认为BPD是一种疾病而非人格障碍的精神病医生之一,通常这种人格倾向发生在一些家庭功能混乱家庭的孩童身上。

为什么我这么说?主要有两点原因:

01 BPD患者可以像操作水龙头一样随时开启关闭大部分行为上的症状。而那些有明显脑部紊乱的患者,比如患有精神分裂症或忧郁症的人,却没法做到这点。

02 BPD患者在真实生活中,似乎都来自于有着严重异常的家庭。

大量研究显示,在这些有障碍的个体中,儿童虐待和忽视是最常见的生物、心理或社会风险因素。当然,并不是每个遭受虐待或忽视的儿童都发生BPD,并且很多患者也从来没有过性虐待或身体虐待。

电影《Thirteen》,这部电影几乎是一本关于如何不通过虐待,却造就BPD患者的指南。其实并非虐待本身,而是父母表达的不一致的双重信息,最可能导致子女的边缘行为。

(编者注:这是一部关于成长与叛逆的影片。成长于单亲家庭的13岁女孩特蕾西一直是学校的楷模,母亲马兰妮的骄傲。然而这一切在特蕾西进入中学后完全改变了。特蕾西的中学同学艾维是全校的焦点,她着装性感、身材火辣,特蕾西发现艾维才是自己心中的榜样。于是她跟艾维混在了一起,学会了酗酒、吸毒等等恶习。面对自己的乖乖女忽然间的变化,马兰妮感到不可理解,由于缺乏有效沟通,母女俩爆发了一连串不可调和的冲突。)

“边缘'家庭里最基本的问题

这些家庭里的父母将为人父母视作人生的全部,但同时在内心深处,他们讨厌成为父母,或者将他们的子女看成个人实现的阻碍。

于是,我们可以尝试将BPD患者的行为理解为一种对亲子问题的反应。在很多家庭中,父母的冲突情绪会集中在一个或更多的子女身上,这样他们的其它子女则可能相对得免于受伤害。

在扮演“父母”角色时产生的这种冲突,会导致一种模式。此模式里,父母会进退于有敌意的过分介入(可能伴随有虐待),以及有敌意的过分疏离(可能伴随有忽视)。

这种模式内在的双重信息反过来会导致儿童将来自父母的信息简单地解读为:“我需要你,但是我讨厌你。”这种过度介入或疏离极端中的其中一个可能会在特定的家庭中占据主导,但如果时间够长,另一个极端就会开始抬头。

为了稳定家庭内生态,这个成为父母焦点的孩子不得不去弄清楚下面问题的答案:他或她要如何既能在父母的生活里保持中心地位(尽管和父母的联系似乎很有限),并且仍然为父母提供一种简单的理由和出口来发泄愤怒,以便父母不必为此感到内疚?

而搅局者的角色正是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并且绝对巧妙。

精神分析学家Melanie Klein最先描述了这种搅局的行为,她认为这和儿童原始的对母亲乳房的嫉羡有关。我几乎无法理解这种几乎精神错乱的解释,但我不得不承认她描述了一种非常真实的成年人行为模式。

这种搅局的孩子拒绝成长,在某种程度上保持着对父母或代理父母角色人的依赖,并且破坏或者抵触父母试图为他们做的一切。

一个女童可能开始丢弃或者虐待值钱的名牌服装,取而代之,开始需要更昂贵的礼物和占有母亲更多的时间。

父母怎样做怎样说都没有用。这类“孩子”,一直持续到成年,会将父母为他们所做的所有事情视作粪土。父母的动机总是被曲解,于是他们经常被父母指责为自私、过度苛求、愚蠢或者彻头彻尾的恶魔。他们受到完全蔑视的对待。

父母的这种对待,是一种失效的方式。

Marsha Linehan,最著名的针对BPD心理治疗模型之一的创立者,其建构的理论认为,一种“无效环境”和过激情绪的遗传倾向是导致BPD的两个主要原因之一。虽然她并没有具体说明是怎样的环境,但是显然这指的就是个人成长的家庭环境。

“无效”

无效不仅仅是不同意他人所说。这是沟通过程中个体表达的意见、情感都是无效的、不合理的、自私的、不懂事的、愚蠢的、很可能是疯狂的、大错特错的。无效者会直接的或间接地令其他人知道他们对目标的观点和感受无足轻重,无论在任何地点任何时候以任何方式要求。

在一些家庭中,这种无效会变得极端,导致身体虐待甚至谋杀。然后,这种无效行为也会以微妙又混乱的方式——语言操纵来完成。

在那些“制造”出BPD子女的家庭中,父母对孩子的无效行为无处不在。要不了多久,孩子就会像他们的父母对待自己的方式一样,开始对待父母。他们开始以牙还牙。

搅局者不会真正独立起来,因为他们从来没有真正成为有能力的成年人。这使父母们依旧被孩子纠缠着,孩子的独立似乎成了他们热切的渴望。

同时,孩子的粗暴和讨厌的行为给了父母一个迫切需要的借口来发泄他们对子女经常产生的敌意和愤怒,尽管父母自己并不承认这种敌意。

然而,父母们仍然对他们在亲子关系中的不好表现感到内疚。作为回应,孩子会开始尝试“调节”他们的情绪。如果父母太生气,孩子会令他们感到内疚。如果他们开始感到太过内疚,孩子就会让他们生气!

搅局者的角色很难维持,所以孩子需要不断和其他人练习。他们通常会和爱人、配偶和治疗师练习。没有人会继续忍受他们。

同样重要的,我们要意识到一个表现出BPD行为的成年人是自愿扮演搅局者角色的,因此他们的行为不能完全归咎于父母。正如我之前所说,当超过某个界限,BPD患者就开始以牙还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芳草屋845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的图式治疗【什么是边缘型人格障碍】
中国心理学网 >> 首页
【边缘性人格障碍】与食物成瘾的关联
焦虑不安心情低落,你可能患了人格障碍症!
边缘性人格障碍的图式概念化
“我害怕自己随时都会失去你”|边缘型人格障碍:那些“没有皮肤”的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