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用药心得—作者小树林<4>

2011-05-20

三五,前列腺增生

1,黄芪,车前子,人到老年,元气必虚,气机失调,可见小便不利,黄芪补元气,主升,车前子利水道,主降,2药一升一降,共达气升水降之功,使小便得调,临证可加升麻,牛膝增强疗效。

2,大黄,芒硝,肝肾不足,日久必有血气凝滞,败精瘀血阻窍,见排尿困难,此2药可以通瘀化结,荡涤瘀败,迅速缓解前列腺水肿以达到利小便作用,为我治标的常用方法,用于尿潴留。

3,桔梗,肺主通调水道,为水之上源,故宣肺为利水的一种方法,用于此病起到提壶揭盖的妙用,我常用它与杏仁伍用共同宣肺以利水。1,2,3条这3法我经常同时运用,并加石菖蒲开尿窍以治其急,解除尿潴留。

4,蜈蚣,琥珀,败精瘀血阻于茎端,其位置走肝络,故选蜈蚣祛瘀通肝络,因有排尿不利,故选琥珀活血通淋,针对瘀血败精,我常与王不留行,地龙等联用,以增强活血通络之力,也经常加川牛膝活血并引药下行。

5,海藻,对增生肥大的前列腺,软坚散结是必用的手段,海藻是我最常用之品,它不仅能软坚散结,还能消痰利水,我一般以荔枝核,橘核,白僵蚕等为伍,对阴虚体征病人或久病纤维化者,我则首选鳖甲。

6,淫羊藿,何首乌,此病之本主要在肾,补肾还需阴阳双补,阴得补则阴精充足,化气有源,阳得补则温运气化有力,使小便得调,睾丸萎缩,功能退化导致的前列腺代偿性增生为此病的最主要病因,补肾填精可以制止或逆转这个现象,从而达到根本上的治疗,如果年纪较大,病史较久,或者肾虚症状较重,可以添加鹿角,龟板等血肉有情之品峻补之。

此病可分为膀胱积热,肝郁气滞,淤血内阻,中气不足,肾阳不足等,但多数都是几种症型掺杂一起,是一个本虚标实的疾病,所以治疗自当攻补兼施,待虚有所补,实有所消,顽疾亦可渐愈。

三六,颈椎病

1,龟板,颈椎病本虚多在肝肾,中年以上肝肾虚易精血不足,筋骨失养,体力劳动易内伤筋骨,从而颈椎发生退行性病损,肾主骨,肝主筋,故用龟板补肾健骨,滋肾水以养肝木,从而使颈部筋骨强健。若为阳虚病人,则用鹿角补阳填精,强健筋骨。

2,黄芪,葛根,本病见眩晕多属供血不足,脑为清灵之府,赖脾升清上荣,当脾虚升清无力,气血不能上荣,可以发病,升阳之品,我最喜用黄芪,葛根,黄芪补脾,鼓舞中州,激发化源使气血充足并能上荣,它又能补肝,补元气,助血运行等等,葛根升清阳,又善解肌,对颈椎病引起的供血不足,肌肉紧张作痛效果良好,且无毒,我常用至50g以上,加天麻增强疗效,以解除头痛,眩晕,项强,耳鸣,肢麻等症。

3,姜黄,此药外散风寒,内行气血,能祛风疗痹,对上肢肩背疼痛较为适宜。风寒湿等邪滞留于筋骨脉络,从而诸症乃生,只有病邪清除,才能使气血调和,筋脉得养,祛邪我喜用此品,加羌活,白芷,川芎,桂枝等来散风寒湿邪,待邪去后再着重补法及活血等法善其后。

4,白僵蚕,地龙,此病不论外受风寒还是内伤虚损,日久必有痰瘀互结,阻滞脉络,此2药善于化痰瘀,熄风通络,对顽疾我向来喜用虫药搜剔,化痰可以加白芥子增强疗效,因为此病多数瘀血体征明显,故重用活血,可以添加土鳖虫,蜈蚣,鸡血藤,丹参等。

本病西医分为神经根型,椎动脉缺血型,交感神经型,脊髓型等,在症状上可以说各不相同,所以治疗也会有所差异,比如交感神经型,交感神经刺激引起神经血管反应性增高,这与中医的阴虚体征很相像,症状可见心悸,用药当选加滋阴养心,安神定悸之品,具体例子不做详解,总之一句话,对症治疗即可。

三七,慢性盆腔炎

1,红藤,湿热之邪寝及盆腔,与气血相搏,日久可以导致湿热,瘀毒胶结,加之正气不足,不能抗邪,故而病情缠绵难愈,红藤可以清热解毒,散结消肿,在急性发作时,我多按热毒治疗,与白头翁,败酱草,蒲公英,黄柏等同用。

2,皂角刺,蜂房,慢性盆腔炎不易治愈,视为顽毒,单纯清热解毒难以清除这种顽毒,故以此2药攻逐顽毒,其中皂角刺辛散温通,药性锐利,可直达病所,善于拔毒,消肿,排脓,蜂房咸平,善补阳,能攻毒外出,同时蜂房又善化湿邪,治疗带下频多。对正气不足尚需扶正,比如加黄芪补气,以托毒外出,等等。

3,土鳖虫,湿热毒邪互结,可致血行不畅,形成瘀血,局部因感染导致结缔组织增生及粘连,属于瘀血范畴,针对瘀血,我最喜用土鳖虫以及乳没等,在经期,出现小腹痛,血中必有滞气,气中必有瘀血,故通因通用,以此药(剂量不可太大)借经期排出瘀血,恶血,如果病人月经过多,以三七代替,在非经期,运用活血药可以解除小腹痛,腰痛等瘀血体征,促进局部血液循环,使渗液,包块吸收,使增生,粘连消除,如果有必要,可以加蜈蚣攻散瘀毒,蜈蚣的运用已经多次提及,在这里不再细解,盆腔所在为肝经,故盆腔瘀血即为肝经瘀血,这正是蜈蚣的优势所在,它善攻窜,又善走肝络,原理和前列腺炎中提到的是差不多的。有时可以酌加化痰药,如白芥子等,白芥子对机体组织中不正常的渗出物的吸收,有殊功,它又善化结节,对于此病有渗液或包块的不失为是个好办法。

4,附子,桂枝,临床所见,脾肾阳虚,寒湿为患也不少,脾肾阳虚可以导致或加重寒湿之邪,寒湿之邪也易伤阳气,加重阳虚,它们经常互为因果,而导致病情难愈,故取此2药补脾肾之阳,化寒湿之邪,所谓湿非温不化,寒非热不除,此2药均为温热之品,即善补阳,又善祛寒湿,对于这种症型,我常选加苍术,茯苓,肉桂等以增强疗效。

5,柴胡,此病有时多因情绪引发,肝失疏泄当然要用柴胡,再者盆腔走肝经,肝经有瘀滞,疏肝亦可散其瘀滞,最后,以它引药入肝经,再用牛膝引药下行,2个引经药联合在一起,最终就容易引药到盆腔处了。

此病临床极其常见,有很多人不能久用抗生素而不得不选择中医治疗,对于这样的慢性病来讲,中医其实是很有优势的,我治疗过的病人大多都是曾用西医治疗而屡治屡犯的,有的最终抗生素几乎无效了,而她们用中药治疗后,复发的基本上很少,我的病人里有一个复发的,是2年前服药的病人,这个复发的病人还很高兴,她说:以前不到1个月就得输液几天,越用效果越不好,用了中药7天后,连续2年没有复发,中医太好了

三八,慢性阻塞性肺病

1,葶苈子,此病虚实夹杂,实证中痰占主要位置,尤以发作期为显,痰的形成与肺脾肾关系密切,肺不布津,津凝为痰,脾不运湿,湿聚为痰,肾不化水,水凝为痰,治疗时根据脉证调补3脏,肺为贮痰之器,因痰才导致肺气阻塞,故通肺气,祛痰为先,针对寒痰热痰,在支气管哮喘中提及过,不再赘述,针对痰多症状,我最喜用葶苈子,它泻肺行痰水,我每用15g于方中,多在用药第2日获效,无不良反应,若无此药,效果较慢。

2,瓜蒌,川贝,对燥痰,热痰见痰少不易咳出,我喜用此2药,川贝润肺化痰,其力非小,清肺金而不败胃,瓜蒌善于宽胸化痰,润肠通便,使腑气通,肺得宣。我多与沙参,麦冬等同用。

3,厚朴,痰阻气道,气机不利,影响了肺的宣降,见胸闷,咳喘,而且气滞也可加重痰湿阻肺,故需要一味能够行气滞的药,我喜用厚朴,它燥湿化痰,行气消涨,能治胸闷,尤其行气效果很好。

4,地龙,痰阻于肺,加之肺气郁闭,势必滞血为瘀,瘀停肺络,使肺络受损,又影响到肺朝百脉,本病后期肺泡毛细血管受膨胀的肺泡挤压,从而使肺泡的毛细血管明显减少而血流不畅,同时低氧血症,CO2潴留,体循环瘀血等使血液呈高凝状态,这些全部属于瘀血,故此病活血很重要,地龙归肺经,能活血通肺络,改善并重建肺泡周围毛细血管,改善血液高凝状态,又能扩张支气管而平喘,为我治疗此病的必用药,如有必要,需加穿山甲,橘络等。

5,麻黄,射干,化痰止咳平喘药中,此2药组合效果很好,麻黄平喘扩支气管,射干降气消痰,清除呼吸道分泌物,一般用于急性,发作期属热的,与重剂蚤休,鱼腥草伍用,效果显著(4药缺一不可)。

6,熟地,淫羊藿,五味子,久病肺肾两虚,肾不纳气,见虚喘,又冬季多发,多见于阳气不足。肾主藏精,精化肾气,肾气充足则摄纳有权,故若补肾之阳气来纳气平喘,必先补肾精,熟地后下取其浊药清投,再加淫羊藿则可使阳出有根,效果持久,若无补肾精的熟地,功效难以持久,五味子则功专敛肺纳气止咳平喘。

此病发作期以化痰止咳平喘为主,缓解期则以补肺脾肾为主,肺(卫表)得补则邪气难寝,我喜用黄芪,脾得补(培土生金)则肺金得健,痰源得除,我喜用大剂量山药,若阳虚湿盛则易白术,肾得补则一身之元气旺,诸虚损得以渐愈,我喜用紫河车。

三九,胃下垂

1,黄芪,枳实,此病多虚实夹杂,以虚为主,脾虚升清无力,胃虚降浊无力,故应脾胃同治,使清升浊降,各归其道,因虚为主,又见下垂,故多用升清,少用降浊,大量黄芪补中气,使清阳得升,小量枳实主降浊,因剂量颇小(10g以下),又有大量扶正之品,不会伤正,反而会和胃消涨止痛,强胃肌,待升降得调,气机自能畅达,为提升胃体,特用补中益气汤为主方,添加升麻,柴胡,当归等。另外,此病与胃的韧带松弛有关,韧带属筋,为肝所主,黄芪善于补肝,重用黄芪的另一原因也在这里。

2,山药,肉桂,胃属阳明为阳土,得阴则安,得降则和,胃阴不足则胃不降浊,且胃液失权,胃阳不足则胃动力不足,且消化不良,从而显示一派虚陷之象,山药滋脾阴而养胃阴,肉桂补真火而助胃阳,胃之气血阴阳得补则必强健,虚陷之势自然得以解除。

3,鸡内金,病人进食后,多见脘腹坠涨,嗳气等,足见胃功能之薄弱,故消食健胃不可缺少,我喜用鸡内金和山楂,它们可以加速胃内排气排空,促进消化,这种治法可以快速缓解症状,对疾病的痊愈也有很大的意义。

4,蒲公英,黄连,此病常伴有胃炎,可见湿热之象,故以我最喜用的蒲公英和黄连来清热解毒,厚胃降浊,待邪去正安,气机方可升降自如。

对我来讲,此病的治疗用药原则有4,第一,升清降浊调气机,第二,补气血阴阳疗虚陷,第三,健胃消食促胃排空,第四,若有邪气,必先祛邪,这4个原则在我用药时全部受到重视,可以说缺一不可。

四十,习惯性便秘

1,生白术,习惯性便秘并非热盛或寒极等引起,我一般不主张用硝,黄之类,硝黄骏下耗气伤阴,不适用习惯性便秘,一般我多从气虚津少考虑用药,尽量避免辛燥,少用利湿,收涩等品,脾虚不能为胃行津,肠道失润,又气虚升降无力,肠道传到滞涩,生白术质润,补脾力胜,使津能布肠润肠,又能使肠道运行有力,临床以此药60g为君,效果的确显著。

2,玄参,阴虚燥热伴便秘,我首选玄参,它善于养阴生津,虽无通便之功,但能增液,水不足以行舟而结粪不下者,养阴润燥,增水行舟方为治本之法,我常以生地等为伍来增强疗效。

3,肉苁蓉,阳虚精血不足见便秘者,我喜用肉苁蓉,它温而不燥,能补肝肾精血,润肠胃燥结,常与锁阳同用,若病人无阳虚,则以之为次,用于方药中,阳主动,温阳可增强肠道的蠕动功能,故为必选。

4,瓜蒌,杏仁,便秘严重可见气逆喘急,此因肺与大肠相表里之故,肺失宣降与大肠不通常常相互影响,所以治疗便秘,从肺论治亦为可取,瓜蒌,杏仁均可宣肺宽胸,润肠通便,此2药可同时解决肺与大肠的问题,也是我治疗此病的常用药。

以上4法我多数同时运用,白术补脾,脾健则肠运,配杏仁等开肺布气以濡润,配玄参等养阴生津以润燥,配肉苁蓉等益肾填精以生气,气旺则鼓动,津生则燥除,再与其它润肠之品润通,岂有不愈之理。此病也需要治养结合,多吃蔬菜水果粗粮等,养成定时登厕的习惯,当条件反射弧形成后,大肠的蠕动会在相应的时间加强,对排便十分有利,建议没有便秘的也养成这样的好习惯。

四一,功血(崩漏)

1,黄芪,本病多本虚标实,虚在肾虚乏源,脾虚不统,冲任不固等,实在血热妄行,瘀血阻滞等,黄芪则补脾益气,升举清阳,从而达到止血目的,另外,有形之血不能速生,无形之气所当急固,故重用之。

2,阿胶,当归,阿胶善于补血养阴止血,当归善于补血活血,此2药为我治疗此病的常用药,女子属阴,以血为用,当归,阿胶在黄芪等补气药的协同下,可气血相互化生,相互增力,共同濡养五脏。

3,桑叶,血余炭,对血热妄行伴有瘀血的,过用寒凉容易加重瘀血,过用化瘀又犯虚虚之诫,我一般多选此2药,桑叶可养阴凉血,润络止血,在紫癜贴中提及过,血余炭亦可养阴,化瘀,有人补人之妙,也有止血不留瘀之妙,实为最佳选择,多与仙鹤草,三七等止血活血又善补虚之品合用,此几味药为我最常用之品,个人感觉效果显著,从不以其他药代替,个别出血较重者加乌贼骨,地榆炭,用于数十例病人,未见无效者。

4,山芋肉,五味子,肝肾不足,冲任不固见崩漏,补肾为治本之法,与乳腺增生贴中基本一致,仍为阴阳双补,阴虚重用六味或二至,阳虚重用菟鹿或艾附,然固摄敛冲,我一般选山芋肉,五味子,此2药补涩同治,对肝肾不足,固摄无力效果皆显著。

此病一般急则治其标,缓则治其本,漏症标本兼顾,虽说辩证准确,下药自会获效,然而选药却非易事,因为此病病机虚实夹杂,有时寒热共存,用药时可能会顾此失彼或变生它症,这需要有很扎实的中医基础和经验,然而我在选药时用的大多是不偏不烈,善治兼证的药,故较少犯难,但在辩证上还是以准确无误为好

四二,卵巢囊肿(水性)

1,肉桂,此病寒邪与营卫搏结,气血周流滞涩,与垢秽之气交并,形成恶肉,说明它与寒邪,气滞,痰瘀,湿毒等有关,又张景岳说:壮盛之人无积,虚人则有积,说明此病也与虚有关,临床所见,其实,多为阴邪,其虚,多为阳虚,故常用肉桂补命门之火,使离空当照,阴消霾散。

2,海藻,甘草,中医之名为肠蕈,是恶肉,属瘤的范畴,治疗自然少不了消痰祛瘀,软坚散结之品,海藻为瘿瘤要药,又善化痰水,故多用之,药理学证实,它能使卵巢增厚之包膜软解,有促进病态组织崩溃和溶解的作用。《得配本草》中记载:反者并用,其功益烈。与反药甘草同用,可增强软坚散结之功,这已经被许多医家所共识,一般情况下,如果病人体质允许,我都会2药合用,体虚太过则只用海藻一味,我多与白芥子,半夏等伍用,结合活血药起到化痰瘀作用。

3,乌药,乌药善于行下焦气滞,并温肾散寒,对此病的气滞,寒邪,水湿的祛除等特别适宜,为标本兼顾之品,是我治疗此病的必用药。

4,桔梗,苍术,囊肿内液体为水湿之邪,故水湿之患亦须清除,水湿为病与肺脾肾关系密切,故用桔梗宣肺布气化水,苍术健脾利湿化水,以及肉桂温肾蒸化水湿,大量车前子直接利水,多方位治疗使水湿之邪速退。

5,升麻,黄芪,此病与毒邪有关,西医有的认为与慢性隐性炎症有关,有的认为与体内酸性环境有关,这些都归属毒邪,升麻善于解毒,黄芪善于补气托毒,针对慢性病,它们恰恰是扶正祛邪组合,另外对于水湿之患,它们又可以升清阳,起到气升则水降的妙用,从而利水。

本病虚实夹杂,一般多用攻补兼施,然而辨证论治仍要再罗嗦一遍,根据病人的病因病机或者疏肝理气为主,或者清热解毒为主,或者软坚散结为主,或者温阳散寒为主,或者补血活血为主等等等等,见是症而用是药,是本病的基本治疗方法,也是所有病的基本治疗方法。

四三,尿道综合证

1,虎杖,湿热毒邪乘虚而入,蕴结尿道,见尿急尿频尿痛等症,虎杖善于清热解毒利湿,湿热蕴结日久,必有络气不和,气血凝滞,而尿路久久不畅,虎杖又能活血祛瘀,我多与琥珀,土茯苓等为伍祛其邪。

2,升麻,柴胡,五倍子,小便不利,滴沥不爽,与气机升降失调有关,也与肝的疏泄与肾的封藏失调有关,升麻,柴胡疏肝气上行,五倍子敛肾气下走,一升一降,一疏一敛,使动静结合,气机调畅,肝肾功能失调得以纠正。

3,黄芪,枳实,此病多见于中老年女性,雌激素减少从而使尿道口括约肌功能减退,严重时可以尿失禁,中医认为脾虚升提无力,可见尿频尿失禁,脾主肌肉,脾虚则尿道口括约肌功能减退,这些都与西医理论不谋而合,从脾论治,我选大量黄芪与小量枳实来调脾之气机,疗脾之下陷,使脾健而升提有力,使尿道口括约肌舒缩有力,从而消除症状。

4,桑螵蛸,肾阳不足,膀胱气化不利,且肾失封藏,亦可使小便失常久久不愈,桑螵蛸可以温补肾阳,化膀胱气,又善固摄,多与淫羊藿,菟丝子,五味子等伍用。刚刚提过此病多见中老年女性,与雌激素分泌不足有关,我一般就是按补肾的方法来解决这一问题的,而且还是那种阴阳调补法,以前说过很多遍了,不赘述了。

此病为内脏痿病类疾病,故治疗多以补法为主,然祛邪也很重要,补不祛邪,易助湿热,敛不疏利,易闭门流寇,清热太过,则伤阳气,利湿太过,又易伤阴,治疗时需要考虑周全,用药面面俱到,方可解决诸多矛盾问题。

四四,痛经

1,艾叶,小茴香,经期冒雨或贪凉,使寒客胞中,另外,阳虚体质,阴寒内盛,这些都可导致血行凝滞,而致痛经,西医认为有的女性子宫受前列腺素等刺激而过度收缩,压迫血管导致缺血,即发生痛经,这与寒主收引,主痛的认识基本一致,艾叶,小茴香可以入下焦,暖肝肾,散宫寒,效果比较稳捷,我多加用肉桂,紫石英等增强散寒之力。

2,黄芪,当归,各种原因引起了气血不足,行经之后,血海更虚,胞脉失养,故痛经,另外,气虚运血无力,亦可至淤,黄芪补气助血行,当归补血活血,故多用之。

3,菟丝子,肝肾不足故精血亏虚,经后精血更虚,胞宫失养,发生痛经,菟丝子补肝肾善填精,阴阳并补,偏于补阳,为我治疗女科肾虚证的常用药。其实针对虚性痛经,我一般都是气血肝肾同补的,因为气血精可以相互化生,临证根据病情,所补的侧重点不同而已,比如贫血引起痛经,加用阿胶重补血等等等等。

4,柴胡,元胡,肝以血为本,气为用,藏血养其体,疏泄遂其用,若情志郁闷导致肝失疏泄,势必导致气血瘀滞冲任,发生痛经,疏肝理气,我首选柴胡,元胡,柴胡为疏肝要药,元胡更善理气活血止痛,常与香附,川芎等伍用。

5,乳没,全蝎,所谓不通则痛,不论从疼痛性质,还是月经血块上看,瘀血指证再明显不过,故活血化瘀成了众所周知的治疗方法,乳没2药相需为用,善行气血,用于此病,颇为适合,全蝎善于攻凝通络,祛风止痛,此处用全蝎的另一用意是取其善解痉挛之意,它可以使子宫过度收缩的现象快速得以缓解。

临床所见,阳虚体质受凉引发痛经最为多见,多数属于阳虚寒凝,气滞血瘀,尚有继发性痛经,多与盆腔炎,子宫肌瘤等有关,治疗当然要针对原发病,用药多在月经前一周至月经第2日,周期性治疗,顽固性痛经或虚性痛经则按疗程不间断服用,有些常用药如红花,细辛,桂枝,龙胆草,牛膝等都有其优势所在,篇幅关系不一一介绍。

四五,慢性胰腺炎

1,栀子,暴饮暴食或过度饮酒,使脾胃湿热熏蒸化火,发为胰胀,即胰腺炎,栀子清三焦火,入气分则清热化火,入血分则凉血行血,对湿热毒瘀的清除效果很好,药理学证明它能纠正胰腺水肿,充血,减轻胰腺的病理损害,多与二花,蒲公英,红藤等伍用,以清湿热毒邪。

2,山楂,胰为消化器官,受病日久必然壅塞,故以山楂通化之,病人多腹胀痛,粪臭,此为腑气不通,饮食停滞之象,山楂善于消导,还有,病人可见腹泻油状物,即为脂肪泻,山楂善于消化肉食,故作此病必用药。

3,蒲黄,五灵脂,邪毒内蕴,胰络受损,必有瘀滞,活血之品,我最喜用此2药,蒲黄活血消淤,导淤化结,五灵脂活血散血,降浊止痛,慢性胰腺炎多为痰瘀交阻,宿食不消,浊气壅塞,而见脘腹胀痛,此2药恰中病机,它们可以使腹中痰瘀得消,宿食得降,浊气下趋,胀痛得消,与山楂伍用,更能疏利胰管,消除脂类堆积,对于慢性病来讲,要比大黄实用的多。

4,柴胡,枳壳,此病急性发作多属肝胆脾胃湿热,缓解期多属脾虚血瘀,有湿热瘀毒等邪滞留,气机怎能调和,柴胡,枳壳能疏肝理气,调和气机,对腹胀痛明显病人加用元胡,木香等,同时此2药可以利胆,因为此病有很多与胆囊炎关系密切。当气机得畅,则瘀血易祛,湿热易退,浊气易降,诸症易消。

因饮酒而发者,加葛根来解酒毒,制止酒精毒对胰腺的损害,胆囊病引发者,加蒲公英,郁金等来消炎利胆,胰动脉硬化或血栓引起者,加赤芍,海藻等活血软坚通络,等等等等,抓准病因病机是治愈疾病的首要条件,在抓病因病机的时候参考西医的病因病机,可以使用药思路更加明确精准,但有个前提,辩证为主,参西为辅。

四六,慢性腹泻

1,车前子,乌梅,腹泻日久清稀,我多用车前子利小便以实大便,用乌梅敛肠止泻防其脱,利水与涩肠为治标之法,腹泻日久,必有阴津耗损,用车前子利小便恐有加重阴津耗损之嫌,而出现口干渴症状,乌梅不仅可以涩肠止泻,还可以生津止渴,故2药多合用,以相互取长补短,并协同增强疗效。

2,白芥子,慢性肠炎大便有粘液,腹痛,时泻时止,痰也,此痰非白芥子搜利不能除,大便有不消化食物,食积也,可用山楂消之化之,腹胀纳呆,口腻喜卧,湿阻也,厚朴燥之行之等等等等,痰凝气滞,食积水停皆可令人泻,实者泻之,通因通用亦为治泻之法。

3,补骨脂,命门火衰而阴寒内盛,五更时阳气未复,阴寒盛极,令人洞泻不止,此为五更泻,补骨脂温补脾肾,釜底加薪,使水谷腐熟,从而泄泻自止;肾开窍于2阴,肾虚不固见泄泻可用五味子补之敛之,脾虚用白术等等等等,泄泻因虚而起者,补法为其治也。

4,防风,升麻,受风感邪,引发腹泻,自当散其邪,另外此2药性升,有升清阳之气功能,所谓清气在下,则生飧泻,脾虚下陷以此2药升提亦为治泻之法,风药属阳,性能胜湿,如地上沼泽,风之即干,用于风邪湿邪引起的泄泻,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5,枳实,葛根,有的病人便秘与腹泻交替出现,此多为脾虚不运,气滞湿阻,脾虚湿盛则泻,脾呆气滞则秘,故需要以四君子补脾助运,配葛根,枳实一升一降,调畅气机,同时,泻得葛根则止,秘得枳实则通。

6,白术,白芍,有的病人因情志引发,为肝旺乘脾,属于肠易激综合征的多,治疗自当以痛泻药方抑木扶土,然当脾虚渐愈后,需要酌情递减白芍用量,可使柔肝不碍脾而肝脾调和。

治泻之法众多,以上提及只是随想而写,并不全面,比如脏寒兼有湿热之邪者用乌梅丸加减就没有写,当然还有很多,临证需要针对病机,视新病久病,选择最佳治疗方法,此贴内容可能均为常识,但也是我一直喜用的方法,见笑。

四七,子宫肌瘤

1,山楂,脾虚不能运化水湿,聚湿为痰,与血相搏,形成肿块;肝郁气滞,血行不畅,滞于胞中,形成肿块;气虚运血无力,血滞津停,内生痰瘀,形成肿块等等等等,此病的最终产物就是肿块,即子宫肌瘤,治疗自然要软坚散结,活血祛瘀,山楂善于活血消脂,消肉食积滞,在此处引申为消磨肌瘤,为我所必用,常与乌梅为伍以消瘤。另外软坚散结之品众多,我的习惯是病人阳虚或有寒,用荔枝核,橘核,白芥子,病人阴虚或有热,用夏枯草,海藻,鳖甲。

2,白僵蚕,土鳖虫,瘤病我多按痰瘀论治,白僵蚕不仅善化顽痰,还能散结通络,土鳖虫活血化瘀作用显著,为我治疗妇科瘀血症的常用药,在月经期则改为三七,因为此病多有月经过多,三七不至于加重出血。

3,黄芪,卵巢囊肿中提及过,此类病人必有虚证,临证发现很多病人兼有气短乏力,小腹坠痛,舌淡胖大等气虚症状,气虚运血无力,日久成瘀,阻于胞中,形成肌瘤,又因此导致月经过多,气随血脱,加重气虚,从而病情日益加重,见气血两虚,肌瘤增大,此时当逆转恶性循环,补气最为关键,黄芪大补元气,气得补则行血有力,瘀血渐消,气得补则摄血有力,月经过多得以恢复,气得补则生血有力,从而气血充足,并且调和。

4,柴胡,长期情志不遂,善抑郁的易患此病,此为肝气郁结引起,少腹胞中为肝经所循,肝郁日久,气滞血停于胞中,故发为子宫肌瘤,柴胡入肝经,可疏肝理气,宣畅气血,并引诸药直达病所,为我必用之品,为加强引经,常加牛膝。

5,半夏,嗜食肥甘厚味,或素体肥胖病人,多为痰湿内盛,痰湿与气血相搏,发为子宫肌瘤,故治疗当燥湿化痰,行气活血,补脾助运,针对痰湿,我喜用半夏,它不仅善于燥湿化痰,也善于消肿散结,尤其痰核,被视为要药。

临床所见,此类病人多数身体偏胖,易有乏力,且常情志不遂,一派气虚湿盛肝郁之象,故形成了自己的治疗风格,即补气化痰湿及瘀血,疏肝并调阴阳。伴感染者可加蚤休,败酱草,伴月经不调,调经即可。此病与内分泌紊乱有关,雌激素,孕激素受体含量高,过多的雌孕激素刺激,引起子宫局部增生而发病,故调节内分泌很重要,我的方法有2:调节阴阳,调肝。调节阴阳即为阴阳双补,据脉证调节双方剂量,使阴阳得以平衡,调肝即为柴胡与白芍同用,抑郁者重用柴胡,暴躁者重用白芍,2药合用使肝之疏泄得以正常,这2种方法可以使不正常的激素水平得以纠正,在调节的时候一定要做到精准无误,我曾见过一个病人,体略胖,易乏力,尺脉沉,证属阳气虚痰湿盛,有人说她是肾虚,她自作主张,买了几盒六味地黄丸,结果肌瘤增大速度很快,这说明用药不对症,甚至逆道而行,后果是很严重的,望引以为戒。

四八,慢性荨麻疹

1,苦参,急性荨麻疹取苦参25益母草80即可在短期内控制病情,苦参凉血解毒,祛湿止痒,益母草凉血活血祛风,慢性荨麻疹属热者也多用之,与土茯苓,白鲜皮,地肤子等为伍,以清热燥湿止痒。

2,乌梅,此病与过敏有关,乌梅有较明显的抗过敏作用,用过敏煎为主治疗荨麻疹属于辨病用药,加龙骨,牡蛎补钙也是如此,用于治疗疾病,只能考虑酌加,不能以之为主。

3,乌蛇,蝉蜕,白僵蚕,全蝎,很多时候,对于顽固的荨麻疹,一般药物难以奏效,不得不选用虫类血肉有情之品搜风逐邪,它们皆为搜风佳品,能入血走肤,搜剔血中伏风,善于通络止痒。

4,地龙,此病为邪风所害,见瘾疹瘙痒,邪风内潜血分,郁而化热,必致阴伤血瘀,况且有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说,地龙活血通络,又善清热,故以之为主,加赤芍,当归等活血之药。

5,黄芪,何首乌,此病为变态反应性疾病,所谓变态源或抗原可以理解为邪风,然而,若无正气不足,表虚不固,邪风也难以入侵为病,况且邪留皮肤日久,损伤更是必不可免,故扶正也很重要,黄芪能大补元气,使脾肺强健,从而强卫固表,慢性荨麻疹多有阴血不足,阴血虚生风见瘙痒,何首乌善补精血,亦为扶正之法,气血得补,则正气存内,而邪不可干。

此病不易痊愈的原因有2,1是禀赋不足,易感外邪,多见于过敏性体质,2是因为久病入络,邪伏血分,而至病情复杂,虚实相兼,本人治疗慢性荨麻疹多数有效,但也有一部分顽固至极,效果不显,望有擅长治疗此病的朋友给予指导,在下感激不尽。

四九,心脏神经官能症

1,黄芪,仙鹤草,此病多见心悸,乏力,气短,失眠等气虚神虚之证,此2药均可补气,神生于气,补气也意在养神,黄芪大补元气,曾多次提及,不在赘述,仙鹤草强心定悸,尤其对心率增快效果显著,亦为我的必用,2药合用,有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2,何首乌,精者,身之本也,神生于气,气生于精,神依之如鱼得水,气依之如雾复渊,何首乌善于补精,精旺则神生,则气足,与黄芪,仙鹤草伍用为此病补益心气心神的最佳组合。失眠日久,必耗伤心血,何首乌亦为补血佳品,心血得补,何惧心气不足,精血气神俱补,此病之虚便可迎刃而解。

3,五味子,酸枣仁,此2药为安神佳品,病人多因失眠而心悸加重,它们即可补心安神,又可定悸,失眠多因阴血不足,心失所养故而心悸,心烦,酸枣仁能补心肝之血,使心有所主,肝有所藏,从而诸症皆消,五味子可补阴血,又能收敛耗散之心气,从而定悸,临床观察,如果病人没有失眠,用此2药亦可定悸,针对心虚感更可药到病除,如果病情较为顽固,可加龙骨,牡蛎以重镇安神定悸。

4,丹参,石菖蒲,很多病人同时伴有胸闷胸痛,舌暗脉涩等痰瘀之象,这多与气虚不运,虚火熏灼,肝郁气滞等有关,本病多虚实夹杂,其虚多为气血不足,或阴阳不足,而神虚,其实则多属痰瘀,丹参能祛瘀生新,凉血安神,石菖蒲豁痰开窍,我多用之清化心脑。

以上药均为对症用药,临床还需抓准病机,直捣病之本源为好

五十,男性不育

1,紫河车,肾为先天之本,若先天不足,或后天纵欲过度,使肾精不足,见睾丸细小,故不育,紫河车大补精血,阴阳兼顾,我常以之15g一日量吞服治疗此病,病人多在半月后发现睾丸体积,重量明显增大,此效果在淫羊藿,巴戟天之上,这为此病的治疗奠定了深厚的基础。鹿茸温燥太过,价格较高,我较少用。

2,何首乌,肉苁蓉,此2药为善补精者,何首乌兼能补阴血,肉苁蓉兼能补阳气,合用则阴阳气血精兼顾,经验证,它们有明显改善精子质量,数量的功能,病人阴虚加女贞子,生地,阳虚加淫羊藿,巴戟天。

3,龙胆草,有的病人因嗜酒或纵欲而相火旺盛,导致湿热下注,见淋浊,亦可导致不育,龙胆草用于清肝经湿热,以龙胆泻肝汤为主,可以造就精子良好的生存环境,明显提高精子的存活率及数量。

4,蜈蚣,水蛭,石菖蒲,湿热或虚火为患,易内生痰瘀,败精阻窍,新生精子无法排出又受其污染,从而精子数量低下,且活动力差,蜈蚣,水蛭善于活血通络逐瘀,又可使精子有伸展灵动之机,石菖蒲善于化痰浊开精窍,痰瘀败精阻窍得以解决,新生健康精子即得以释放而病愈。(地龙等能杀精子,尽量避而不用)

造成不育的原因有很多,故治疗不育要针对不同的病因施治,因湿热者清湿热,因瘀阻者通瘀阻,因精亏者补肾精等等等等,并非一病一方之属。

五一,带状疱疹及愈后神经痛

1,栀子,带状疱疹,干者红赤,作痒发热,多属心,肝火盛,湿者黄白,作烂流水,多属脾,肺湿热,但不论哪种症型,均与热有关,临证根据发病部位的不同以及脉证所指示的归经不同来选药,例如发在胁肋部属肝经,用龙胆草等等,然而,栀子可清一身之火,不论何经何络,不论新病温毒还是久病余毒,皆可清解之,故我每方必用。多与二花,地丁等同用。

2,地龙,心,肝,脾,肺之火内盛,又受外来风火邪毒侵入,两阳相合,其火炎炎,津血受其熏灼,必致津伤血瘀于络,故而作痛,地龙能活血通络,又能清热,属虫类,力大效宏,且一药多用,为我治疗此病的必用药。

3,白芍,甘草,火邪久郁,导致津伤血瘀。津液不足,则络干而涩,再受火烧灼,故而灼痛难忍;血瘀于络,被火灼成干血,更滞于经络,不通则痛,故而刺痛难忍,白芍,甘草酸甘化阴,滋阴生津,润络止痛,干血得润则瘀易祛,五脏得润则火易清,且甘草又为解毒良药,白芍又为凉肝良药,合用又为止痛良药,以之治疗此病,甚为合适。

4,黄芪,愈后神经痛治疗较为棘手,此多属热、湿、毒邪蕴结肌肤,消退后,脉络受损,瘀血阻滞,不通则痛,中老年或体虚病人则往往病去正气受损,无力推动瘀血,故缠绵难愈,还有就是正虚邪恋,正气不足,不能鼓邪外出,而余毒未清,也可使病情缠绵不愈,黄芪与活血药地龙等同用可使气充足而推血有力,与扶正药蜂房等同用可使正气充足能鼓邪外出,我的经验是黄芪剂量要大,否则效果也不会太明显,还有,如果病人阴虚或火旺,一定要配伍滋阴清热之品,否则有助火之嫌。

5,蜈蚣,全蝎,此2药针对久病顽疾,久瘀顽毒,有殊功,远非他药所能及,蜈蚣搜风攻毒,走窜之力最速,凡气血凝聚之处,皆能开之,性微毒转善解毒,又能增强体质,从而促进疾病痊愈,全蝎能窜筋透骨,开气血之凝滞,并解毒医疮,祛风止痛,2药合用则所向披靡,顽疾亦可获愈,对体质虚弱者需重视补虚。

此病新病易治,着重清热泻火解毒,愈后神经痛难治,需按虚痛治疗,着重补虚活血攻毒,治疗时配合针,灸,拔罐,及外涂药可使疗效大为提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yang1943  > 中药切用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当代名老中医经验集卷四(朱良春)
用药心得
各种中药属性功效及适应人群
朱良春2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