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怀理想的残唐天子:唐昭宗

2018-08-19

光启元年(885年)十二月,由于宦官田令孜和河中节度使王重荣及河东节度使李克用的矛盾,两节度使带兵入关中,刚回到京城九个月的唐僖宗不得不在田令孜的裹挟之下,再次播迁,成为了唐代历史上少有的两次逃离长安的狼狈天子。

又历经了一年多的混乱,到了光启三年(887年)三月,流亡于兴元(今陕西汉中)的唐僖宗再次踏上返回长安的艰难路途。一行人到了凤翔,由于担心天子回去以后会追究自己曾经一度追捕过僖宗的历史问题,凤翔节度使李昌符干脆对僖宗说,现如今长安城一片狼藉,皇上您回去都没有地方住,不如暂且呆在凤翔,等长安重新建设好了再做回去的打算。

人在屋檐下,可怜的僖宗又被李昌符给扣留下来。

在凤翔的日子同样苦不堪言,李昌符是位骄横跋扈的大老粗军阀,眼见皇帝已经到了自己手掌心,自然开始目空一切胡作非为。六月一天,李昌符与僖宗身边护卫、神策军五十四都之一的天威都都头杨守立,在凤翔街头发生冲突,两人手下大打出手互不相让,很快打群架演变成严重武装对抗。行事不计后果的李昌符放一把火夜烧行宫,杨守立没烧死,差点要了唐僖宗的命。

神策军反击,李昌符败走,“帅部下走保陇州”,僖宗命扈驾都将、武定节度使李茂贞为陇州招讨使,前去追击捣乱分子李昌符。到了八月,李茂贞于陇州(今陕西陇县)“斩李昌符,灭其族”。不把天子放在眼里的李昌符是消灭了,但继任的新凤翔节度使李茂贞又将成为一名更加不把天子放在眼里的新军阀,比李昌符有过之而无不及,此为后话。

如此长期颠沛流离、担惊受怕,从前的“马球状元”唐僖宗身体健康受到严重摧残,文德元年(888年)二月初僖宗突患重病,大家赶紧护送天子于一周后回驾长安,三月三日,僖宗病入膏肓进入了弥留状态。

由于还年轻不到二十七岁,所以之前还从未考虑过接班人的问题,但现在眼见僖宗是真的撑不下去了,众人这才急急忙忙开始圈定候选人。其实选择也不难,由于僖宗亲生儿子还很幼小,所以几个皇弟就成了首选人物,而六弟吉王李保“长而贤,群臣属望”,可以说基本没有争议。

但是将近一百多年了,在皇位继承问题上,最具影响力的还是宦官集团,既然大家都投票给吉王李保,都听你们的、都少数服从多数,那么宦官的存在又有何意义呢?多数必须服从少数,而这少数只能是宦官,只能是大宦官。

三月五日,十军观军容使杨复恭力排众议推举寿王李杰为皇太弟,监军国事,“右军中尉刘季述遣兵迎杰于六王宅”。第二天,荒唐又可怜的唐僖宗在大明宫灵符殿病逝,在外奔波流亡了这么多年,年轻的僖宗最终还是在家里离世,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第二天李杰即位,是为唐昭宗,以后李杰改名李敏,又改名李晔。被杨复恭推上皇帝宝座之时,李晔已经21岁,当然不能再算作是少年天子,比起父兄懿宗和僖宗,李晔“体貌明粹,有英气,喜文学,以僖宗威令不振,朝廷日卑,有恢复前烈之志”,是个有理想有责任有激情有志气的四有新人皇帝,并且“尊礼大臣,梦想贤豪”,朝廷上气象为之一新,“践祚之始,中外忻忻然”,给人一种走进新时代的感觉。

昭宗的新政,从追究历史责任开始着手,当时朝野上下都把前朝僖宗时期的混乱归咎于宦官田令孜。不但朝臣怨恨,大宦官杨复恭也是田令孜的死敌,而昭宗自己跟田令孜之间还有一段私仇。

那一年,跟着僖宗流亡西蜀的路上,走到半路年幼的寿王实在累得走不动,趴在路边石头上休息,田令孜经过叫赶紧起来继续前行不要赖在此处。寿王说腿痛希望田公公给找匹马来,田令孜大为光火,你什么东西还敢命令我,怒骂道“此深山,安得马”,还“以鞭抶(chì)王使前”,抽了寿王一鞭子。

无辜的寿王忍气吞声“王顾而不言,心衔之”。当年的寿王如今成了昭宗,而田公公跑去西川投靠了他哥陈敬瑄,在那里当西川监军,但纵是如此,昭宗也不想放过新仇旧恨。

昭宗任命了新的西川监军,但有哥哥当靠山的田令孜却不奉诏,根本不交出监军的权力,不拿新皇帝的命令当回事,昭宗大怒“方恨藩镇跋扈,欲以威制之”,干脆又下令中书令韦昭度为新的西川节度使,兼两川招抚制置使,罢陈敬瑄节度使职务。

可惜这一回陈敬瑄也没把皇帝的命令和恐吓认为是很严重的事情,同样公开加以拒绝,新皇帝的几道诏令形同废纸,这也预示了昭宗一朝天子的丰满理想和骨感现实之间的残酷和艰险。

藩镇割据和宦官专权,到了这个时候都已经是大唐的根本性症结所在,谁都看得出来,但谁也没有办法解决,昭宗有心,但这两大问题又如何是他这位能写出“春风一等少年心,闲情恨不禁”唯美诗句的文艺天子所能应付得了。

善良的昭宗还是选择了在任上强行挑战这两大难题,而统统以失败告终,非但没有解决任何问题,反而最终葬送了自己身家性命以及大唐三百年江山,李家到最后还能出李晔这样一位意欲奋发的当家人,不幸之中也算有幸。

昭宗是非常厌恶专权宦官的,尽管自己是杨复恭所拥立,但是昭宗对于这位权宦丝毫没有信任,反而时刻盘算着如何扳倒对方。一次,杨复恭坐着肩舆前来上朝,直到昭宗和众大臣面前才从肩舆上下来。

当时昭宗君臣正在讨论“四方反者”,宰相孔纬高声说到“陛下左右有将反者,况四方乎?”皇上您身边就有造反之人,还说什么四方那么遥远的话,昭宗让孔纬把话说明白一些,孔纬指着刚从肩舆上下来的杨复恭,说“复恭陛下家奴”,一个家奴而已,竟然到主子跟前才下车,而且这个杨复恭认了六百多个壮士当干儿子,安插到神策军的各级部门,现在整个禁军系统成了“杨家将”的天下,这不是造反是什么?

杨复恭一看宰相矛头直指自己,也毫不示弱,声称“子壮士,欲以收士心,卫国家,岂反焉”,我是收养了六百多壮士当干儿子,但我这是为国家培养人才,他们既是我的干儿子,那么也就是国家的栋梁,你凭什么敢说我是造反,血口喷人。

昭宗却发话了,“卿欲为国家,而不使姓李而姓杨乎?”,你说你收干儿子是为了国家,那么这些干儿子干嘛不姓李而要姓杨呢?“复恭无以对”。打嘴仗,昭宗君臣赢下一阵,沉重打击了杨复恭的嚣张气焰,但显然这让杨复恭心里清楚了,这位自己推举出来的新天子究竟是个什么想法。

光在语言上挫败杨复恭让昭宗觉得还意犹未尽,开始直接向其身边之人动手。杨复恭有一位养子杨守立(就是和李昌符在凤翔冲突那位),“勇冠六军,人皆畏之”,担任着天威军军使的要职,堪称是杨复恭身边的吕奉先。

不习惯阴谋诡计手段的唐昭宗,直接向杨复恭要求将杨守立调任自己内廷,担当警卫工作,杨复恭没有推辞把杨守立送到了皇帝身边,昭宗立刻给杨守立改名李顺节,“使掌六军管钥,不期年,擢至天武都头,领镇海节度使,俄加同平章事”,大肆加官进爵,希望通过收买的手段来挖杨复恭的墙角。

思路是没有错,但这样的行事风格过于简单粗糙,让杨复恭如何不做相应防备,况且杨守立(李顺节)再勇冠三军,毕竟除了他杨复恭还有其他六百多干儿子,总不可能这么一个个加以收买。昭宗终究还是缺乏斗争经验和手段,这样的天子又如何能成为狡猾过人的朱温之流的对手呢?

在公开或半公开挑衅西川和权宦,而两者又都没有什么实质性解决方法的情况之下,昭宗又令人震惊地把下一个目标对准了当时头号大军阀:河东李克用,就像一个重病之人,为了滋补身体之亏劳,而不计后果进补猛药,还不是一剂,要同时服用三剂。

单纯的昭宗相信这样一种逻辑,就是敌人的敌人就应该是自己的盟友,在把杨复恭当成头号大敌之后,杨复恭十分憎恶的张浚被昭宗认为是对付杨复恭的得力人选,引为心腹重臣。

这位张浚,早在僖宗广明元年(880年)经杨复恭的引荐,得以担任了太常博士、度支员外郎,之后由于不敌田令孜内争,杨复恭一度失势,这个时候张浚抛弃旧主,投奔田令孜而去,等杨复恭再度出山,自然“深恨之”。

张浚是能说会道之人,很会迎合昭宗意欲振作的迫切心理,说“陛下英睿如此,而中外制于强臣,此臣之日夜所痛心疾首也”,年轻的昭宗顿时觉得张浚实在是衷心老臣,袒露心扉向张浚求对策,张浚对曰“莫若强兵以服天下”,昭宗认为说得太好了,下令在京城附近募兵,加强中央禁军的实力,很快募兵“至十万人”。“强兵以服天下”,是一句正确的废话,昭宗的无数前辈都为之而奋斗过,但是禁军的指挥权早就在宦官之手,募十万兵无非是进一步增强宦官实力而已,况且这十万兵的素质还着实堪忧,平白又多了许多吃白饭的人。

于此同时,在地方上各藩镇的争斗已经愈演愈烈,在中原崛起的朱温和河北藩镇联合,一起谋求共同对抗河东李克用,大顺元年(890年)四月,云州赫连铎与卢龙李匡威在朱温授意下表请讨李克用,朱温附和“克用终为国患,今因其败,臣请帅汴、滑、孟三军,与河北三镇共除之”。

而我们前面提到过,李克用和宦官杨氏兄弟有着长久的合作关系,所以李克用对于昭宗起用张浚这个人也深不以为然,“张公好虚谈而无实用,倾覆之士也。主上采其名而用之,他日交乱天下,必是人也。”结果这话传到了已经做了宰相的皇帝身边红人张浚耳朵里,“浚闻而衔之”。

在张浚一味鼓动之下,一场以朝廷为首的讨伐河东之役即将上演。张浚推荐给事中牛徽为行营判官,这位前名相牛僧孺的孙子说“国家以丧乱之余,欲为英武之举,横挑强寇,离诸侯心,吾见其颠沛也”,坚决以健康为理由回绝了朝廷的任命。没人看好这一次鲁莽的横挑强寇之举。

“自古亡国,未必皆愚庸暴虐之君”,没人能否认李晔有为之心的迫切和远强于父兄的责任感,但是此刻的帝国危机如此深重,最忌轻举妄动。南讨西川,做大了王建;征伐杨复恭,做大了李茂贞;远征河东,成全了朱全忠。“虽有智勇,有不能为者矣,可谓真不幸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花小鼠  > 身死行都-昭宗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第九十六回 讨河东王师败绩 走山南阉党失机
图说中国历代君主帝王177唐朝—唐昭宗李晔 哀宗李柷
昭宗削藩,壮志满却成空
[转载]极具悲剧色彩的大唐末代皇帝李晔
岐王李茂贞
扯淡网 >> 〖古代中国〗 >> 唐代的状元宰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