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洪涛 期货的悟与道

正确的时候坚定信心,错误的时候止损走人

吴洪涛,我国第一批股民,1994年进入期货市场,2009年创办了善境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善境投资),并连续多年参加期货日报举办的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主要操作品种为豆粕、菜粕、豆油、棕榈油、橡胶和铜。目前距离今年的实盘赛结束不足两个月,记者观察各组的成绩发现,从开赛以来至今,吴洪涛的“善境投资”账户一直稳居重量组第一名,账户收益翻了27倍,另一个账户“吴洪涛”也位居重量组的第五名。他是如何保持这样优异成绩的呢?日前,期货日报记者就此特意去北京采访了他。

A 结缘于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

吴洪涛,哈尔滨人,现居北京。中国第一批股民,1994年进入期货市场,起初做外盘期货交易,同年10月转战国内市场。转战金融行业后,他在期货公司当过业务总监,在黑龙江农垦管理局从事过农产品(000061,股吧)的套保业务,还在证券公司做过期货IB业务。休整一段时间后,他于2009年创办善境投资。

吴洪涛,连续多年参加期货日报举办的全国期货实盘交易大赛,主要操作品种为豆粕、菜粕、豆油、棕榈油、橡胶和铜。通过多年带领团队从事期货投资,他对各种交易情况的分析和解决,独创了属于自己的交易体系,并能够保持多账户稳定盈利。

吴洪涛是如何保持这样优秀成绩的呢?日前,期货日报记者就此去北京采访了他。

采访当天北京下着大雨。“今天北京大雨,雨为财,我们在今年都会财源广进。”吴洪涛的一席话扫去了记者赴雨采访的辛劳。

吴洪涛的办公室里摆满了这几年来他所得的证书和奖杯,这似乎在讲述一个期货老人多年来做交易的“悟与道”,而且公司装潢摆设也在不经意间渗透出“佛意”的色彩。

吴洪涛十分健谈,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些都是20多年来做期货的感悟。”在与他的交谈中,记者能感觉到他骨子里镌刻着的深厚的文化底蕴,他喜欢研究中国历史,喜欢佛道。比如,他在博客上写道:赤壁之战,曹军八十万人,各个精兵悍将,孙刘联军才五万多人,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争。从趋势上看,曹操无疑占绝对优势,如果做期货,多数人肯定选择顺势而为,但是最终孙刘联军,依靠精密的策略及过人的智慧以少胜多,使赤壁之战成为经典案例。

期货市场也如是如此,冰火同生,每年甚至每天都在创造或破灭着一个个财富神话。然而,每个期货传奇都具备了高远的眼光、极大的格局、超人的胆识、坚忍的意志、无比的勤奋,还有从天而降的运气。

吴洪涛就是这样一个幸运儿,从2012年开始参加实盘赛至今,不管是交易中的感悟还是投资收益,他都收获颇丰。尤其是在今年期货市场的牛熊转换中,似乎“洪荒之力”附体,他既踏准了农产品期货行情的几个大节奏,又实现了人生的浴火重生。

目前距离实盘赛结束不足两个月,记者观察各组的成绩发现,从开赛以来至今,吴洪涛的“善境投资”账户一直稳居重量组第一名,账户收益翻了27倍,另一个账户“吴洪涛”也位居重量组的第五名。

B 上半年的八成收益均来自豆粕

期货日报记者打趣地问吴洪涛:“在今年的实盘赛收益中,豆粕期货盈利一直稳居第一,其中的大头是不是你盈利的?”

“今年的豆粕属于单边上涨行情,我只是做熟悉的品种,并做对了方向而已。”吴洪涛解释说。

偏爱豆粕是缘于曾经在黑龙江农垦管理局从事过农产品的套保业务,在今年的实盘赛投资收益中,吴洪涛有80%都来自于豆粕,也因此被称为“豆粕王”。那么,“豆粕王”是如何把握上半年这波豆粕行情的呢?

“其实在过完春节后,我就看准并抓住了这波农产品行情,当时我认为豆粕和菜粕是底部行情。”吴洪涛分析说,一是阿根廷在大豆收获季节出现连续一个月的暴雨,播种时连续干旱,收获时连续降雨,这是典型的春旱秋涝;二是3月15日,CBOT大豆基金净空单4万张,经过一天的行情,变成了3万张多单。

“国外基金这么大手笔空翻多,肯定有内在的东西存在,而我们却不知道。我特别关注这种变化,在大连豆粕9月合约价格为2300—2500元/吨时(最低也买到2300元/吨之下),我开始陆续建仓。”吴洪涛回忆说,行情经过演变后,基本面开始发酵,陆陆续续报道阿根廷大豆已经减产,直接或间接影响超过500万吨左右的大豆产量,然后巴西和巴拉圭大豆也出现约100万吨的减产幅度。

据吴洪涛介绍,当时豆粕行情突破了2430元/吨,他在豆粕期价涨至2450元/吨之后开始大量加仓,直至加仓幅度达到70%。此后,豆粕行情一直上涨,最后涨至2500元/吨。“我喜欢在行情突破的时候加仓,这样市场是最安全的,而且如果在交易中整体底仓特别重,随便加一点仓也不影响均价变化。”吴洪涛解释说。

当时豆粕单边上涨行情仍在持续,期价一直涨到3000元/吨,这时吴洪涛便开始减仓。谈及为何在这个点位减仓,他告诉记者,这个点位正好是2012年、2013年、2014年的低点区域,并且是2015年的高点位置,是一个很强的分水岭行情。

“我基本上平了七成的仓位,然后等待行情突破3000元/吨,突破之后我又开始补仓,把原来的仓位补回来,并且又加了近10%的仓位。这一轮行情我的最高仓位停在了3500元/吨点以上,在7月15日之前,我把所有的仓位基本清掉了。”吴洪涛回顾今年上半年的行情说道。

不过,这时或许会有很多投资者问,今年的豆粕属于单边上涨行情,他为何要在7月中旬平仓呢?

在吴洪涛看来,赚钱比亏钱还要难,亏损时只要砍仓就可以停止亏损,赚钱则不一样。比如,你已经赚了3倍,出还是不出?出了行情继续涨你会后悔,不出行情下跌了,你赚的钱就没了,所以你每天都在出与不出的煎熬中度过。然而,如果坚信你的信仰,坚信你对行情的认知度,这时你会把单子一直拿下去,最后创造十几倍的收益,所以赢家比亏家还要难,赢家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控制不好就容易波动。

事实上,今年期货市场行情风生水起,但是背后潜藏的风险也在增加。如何做好投资管理,已变得愈加重要。吴洪涛认为,在期货交易中,最重要的就是资金管理,而止损的设置在交易中绝对不能少。因此,要根据自身资金和心理承受能力与所获利润值的比例,建立资金止损。

当然,建立资金止损也是有讲究的,如一次性止损风险是很大的,建议结合资金管理和交易方式应对行情变化设置两个止损点:第一个止损点可以离破位点近一些,只要破位首先减仓,降低风险;第二个止损点可以离破位点远一些,防止假突破行情,降低洗盘风险。“其实,交易中的心态也很重要。我持仓时间一般不是很长,不想赚尽市场最后一分钱,多半是觉得满意就减仓一部分,主要是先落袋为安,平和一下心态。” 吴洪涛说。

C 激进型和稳健型投资相互结合

2009年,吴洪涛成立了善境投资,从个人到团队,从小资金到大资产,已经步入不惑之年的他不断完善交易体系,操作风格也从激进逐渐转变成了稳健。

就交易风格而言,吴洪涛赚钱的时候都是十几倍,而亏钱会在50%—70%。据吴洪涛介绍,从2009年后,他有两波明显的亏损。第一次是2012年9月至2013年年初。他从2009年至2012年下半年一直做多,基本面和技术面保持一致,但是进入亏损状态时,行情已经到达了头部,这时候基本面还不是很明显,技术面也在比较混合的时候出现了回调。第二次是2015年的亏损,主要原因是从2013年至2015年熊市之后,行情不太好把握。

每一次苦难都是一笔财富,愚笨者咒骂市场,甚至自暴自弃,聪慧者则从苦难中汲取营养,为未来的起飞做储备。在交易的道路上,吴洪涛一直剖析和反思自己:“2000—2009年,我常在一两个月内赚几倍收益,但是到年底却发现并没有赚到多少,所以我也一直考虑是不是交易方式有问题。”

吴洪涛表示,从2009年之后,他只要一赚钱就出金,每轮行情第一次翻倍他就要把本金提出来。“今年做豆粕,300万元在第一波加仓后赚了近400万元,我的第一反应是提出本金,剩余的钱就算满仓亏损也不会伤到本金。到第二轮盈利时,赚2倍出一次本金的额度。”吴洪涛说,对于现在的行情也是这样,300万元累计赚到近1700万元,但是账户只留了500万元,即使亏损了,相比于原来的300万元还是赚了3倍。

对于资金管理方式和风险管控措施,吴洪涛的做法是把资金分成两个账户。由于期货市场能创造无穷尽的财富,所以大家拼命往这个市场钻,但是因为人的性格多变,无法控制贪欲,往往会被贪婪恐惧蚕食掉。“多年来,我觉得自己的贪心很大,所以我操作两个账户,一个是激进型,一个是稳健型。激进型账户能充分反映我的贪婪,能贪多少贪多少,但是资金比例并不大,今年大约投入总资金的1/3,剩下的2/3还是按照正常的管理模式去做。”吴洪涛坦言。

在交易体系上,吴洪涛最初主要依靠技术分析,之后开始关注基本面研究,再到后来构建宏观面研究体系,直到最后实现了三者的有机结合。“这些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很难。”吴洪涛告诉期货日报记者,即便根据宏观面和基本面研究,确立了做多或做空的思路,但是何时入场却很重要。

关于投资理念,在与吴洪涛的交谈中,记者发现,他的品种偏好是以农副产品为主,对盘面走势的分析是基本面和技术面相结合。交易频率为中性,入场法则是以基本面为辨市基础,技术面设置入场时机和止损点。加减仓法则是激进型:15%、20%、15%的加仓比例(不建议);理财型:10%、15%、10%的加仓比例(推荐);保守型:3%、5%、5%的加仓比例。

一个优秀的操盘手必定有严格的风险管理体系,吴洪涛也不例外。善境投资的风险管理则以低风险、高收益为主,形成了以投顾(投资总监)、交易员、首席风控、总经理层层把关的风险管理组织架构。

据吴洪涛介绍,公司管理的理财账户最大回测一般不超过总资金的20%,历史操作中最大的一次回测达到17%,其余都在15%以内(因每年或半年结算一次,所以都按本金计算)。通常每年结算后,新开仓的比例会下调一个等级,以减少初始资金出现回撤的概率,当有一定收益后才恢复原有的持仓比例。

此外,交易员会按投顾的交易计划进行操作,并随时监督和计算风险系数。在中午及下午收盘后,会以数据表格的形式向首席风控进行汇报,如有异议,首席风控要向总经理汇报,并同时约谈投顾,三方(投顾、首席风控、总经理)就该异议进行商谈,并寻找处理解决的方式。

D 不要拿自己的全部拼一次机会

“我不会把大部分家庭资产拿去做期货,因为期货有杠杆,我们拿一小部分资金就可以博弈。投资一定要用部分资产去做,尤其是在高杠杆的市场,这部分资产既不能影响家人生活,也不要影响孩子的未来。我基本是把自己的零花钱积累下来做期货,赔了也无所谓,赚了就贴补家用。往往你放弃了额外风险之后,也许你会得来意外的财富。”吴洪涛向期货日报记者坦言,自己身边不乏有这种人,赌上全部身家去做期货,结果亏得一塌糊涂,然后借钱再赌行情。

作为交易者,每每遇到大行情时都会失去理性。吴洪涛也经历过大亏和大赚,那么在遇到大行情的时候,他又是如何清醒理智应对的呢?

人成功于责任,失败于贪心。吴洪涛认为,一个有责任的人,做某些事情的时候,都会考虑到是否会影响家人,这是非常关键的,不能因为一时得失而改变家庭。

“很多人为了做期货去卖房子,或者把全部资产拿来赌一把。期货市场本身就是一个零和游戏,是不增值的,如果抱着赌一把的心态,风险就很大了。”吴洪涛分析说,期货杠杆有的是8倍,有的是15倍,也就是在满仓的情况下,你已经加到了15倍杠杆。例如,去年的股指期货或股票行情,5倍杠杆就已经造成了那么大的市场波动,如果把期货杠杆加到15倍,结果可想而知。

“还有一些人已经在期货市场中付出了自己的生命,所以做期货要拿闲钱去做。”吴洪涛说,就期货市场而言,5万元、50万元、500万元甚至5000万元,它们的结果都是一样,如果有赚钱的模式,5万元同样可以赚到5000万元,如果没有赚钱的模式,5000万元也会变成5万元。总之,做期货不要太心急,期货市场有的是机会,风险也同样很大,所以不要拿自己的全部赌一次机会。

关于交易,关于行情,吴洪涛在微博上写道:市场就是这样,在一片利空中见底,在一片利多中见顶。在死多翻空中见底,在老空砍仓中见顶。它就像在与我们捉迷藏,又像在与我们开玩笑,但是我们的钱在捉迷藏中、在开玩笑后一点一点变少了。独立思维,客观分析,思路敏捷,正确的时候坚定信心,错误的时候止损走人。远离大众思维,远离墙头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天道酬勤197102  > 外汇期货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吴洪涛:我如何从“被打趴下”到“重新翻身”
[转载]信仰的力量使交易内心平静
吴洪涛的20年:一个金牌期货狙击手的蜕变
吴洪涛:18岁入市,经历爆仓,成就稳准狠的人生
专访吴洪涛:盈亏不是操作的好与坏 而是人性的好与坏2
专访蓝海英雄吴洪涛:让期货在投资者眼中变得温顺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