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宋江三十六人”漫谈――《水浒传》研究札记

2016-09-10

宋·王称《东都事略》卷一百三《侯蒙传》中云:“宋江寇京东,蒙上书陈制贼计曰:‘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材必过人。不若赦过招降,使讨方腊以自赎,或足以平东南之乱。’徽宗曰:‘蒙居闲不忘君,忠臣也。’起知东平府,未赴而卒。”这里所说的“三十六人”无疑是指三十六个头领。这三十六人都是谁呢?


宋·龚开在《宋江三十六人赞并序》中说:“宋江事见于街谈巷语,不跳采著。虽有高如、李嵩辈传写,士大夫亦见黜。余年少时壮其人,欲存之画赞,以未见信书载事实,不敢轻为。及异时见《东都事略》中载侍郎《侯蒙传》的一书篇,陈制贼之计云:‘宋江以三十六人横行河朔、京东,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材必有过人。不若赦过招降,使讨方腊,以此自赎,或可平东南之乱。’余然后知江辈真有闻于时者。于是即三十六人,人为一赞,而体箴在焉。……”龚氏所赞的“宋江三十六人”是:呼保义宋江,智多星吴学究,玉麒麟卢俊义;大刀关胜,活阎罗阮小七,尺八腿刘唐,没羽箭张清,浪子燕青,病尉迟孙立,浪里白条张顺,船儿火张横,短命二郎阮小二,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铁鞭呼延绰,混江龙李俊,九文龙史进,小李广花荣,霹雳火秦明,黑旋风李逵,小旋风柴进,插翅虎雷横,神行太保戴宗,先锋索超,立地太岁阮小五,青面兽杨志,赛关索杨雄,一直撞董平,两头蛇解珍,美髯公朱仝,没遮拦穆横,拚命三郎石秀,双尾蝎解宝,铁天王晁盖,金枪班徐宁,扑天雕李应。把宋江排在第一位,以他为首、为代表人,题目上也写上他的名字,作《宋江三十六人赞》;而居然把晁盖排在第三十四位。


在宋江入伙之前,晁盖就是山寨上聚义的总头领;宋江入伙以后,位在晁盖之下,只是个第二把手。然而,龚开为何要如此极力赞扬宋江,而又如此贬低晁盖呢?这是因为宋江自号“呼保义”(“呼群保义”之意),他不反对皇帝,呼唤众人对皇帝保持忠义,他是忠于皇帝的,一心企盼招安报效朝廷,故不“僭侈”自称为王;而晁盖恰恰相反,居然自称为“铁天王”,要与大宋皇帝作个对头。龚开也好,《大宋宣和遗事》、《水浒传》的作者也好,他们都具有浓厚的封建正统思想,只反贪官而不反皇帝,主张对皇帝保持忠义,维护皇帝的最高统治,故极力赞扬宋江而贬抑晁盖。百二十回本《水浒全传》第七十一回中有云:“在晁盖恐托胆称王,归天及早;惟宋江肯呼群保义,把寨为头。休言啸聚山林,早愿瞻依廊庙。”道出了其中真谛。龚开也说:“余尝以江之所为,虽不得自齿,然其识性超卓,有过人者。立号既不僭侈,名称俨然,犹循轨辙,虽托之记载可也。古称柳盗跖为盗贼之圣,以其守一至于极外,能出类而拔萃。若江者,其殆庶几乎。虽然,彼跖与江,与之盗名而不辞,躬履盗迹而无讳者也。岂若世之乱臣贼子,畏影而自在,所为近在一身,而其祸未尝不流四海。呜呼!与其逢圣公之徒,孰若跖与江也?”这里所说的“圣公”,指的是方腊。宋·方勺《泊宅编》中云:“腊自号圣公,改元永乐。”龚开对方腊自号圣公而称帝,改元永乐,是反感的,认为他不如宋江“立号既不僭侈,名称俨然,犹循轨辙”。龚氏赞“呼保义宋江”云:“不假称王,而呼保义。岂若狂卓,专犯忌讳?”他把董卓和方腊都视为“乱臣贼子”,不能认识到董卓与方腊的本质区别。“不假称王”的“王”指的是帝王,而不是帝王以下的“王侯”的“王”。他赞“尺八腿刘唐”云:“将军下短,贵称侯王。汝岂非夫,腿尺八长?”可证“贵称侯王”服从帝王是可以的,但万万不能称帝王,因为传统思想认为天无二日,国无二君。晁盖却自称为“铁天王”,龚开对此是不满的,故对“铁天王晁盖”的评语中有“顽铁铸汝”之句,由“铁天王”的“铁”联想到“顽铁”,以贬抑晁盖之顽固,把他从第一座次降到第三十四位。在宋元间无名氏《大宋宣和遗呈》、高文秀《黑旋风双献功杂剧》、李文蔚《同乐院燕青博鱼杂剧》、康进之《梁山泊黑旋风负荆杂剧》、李致远《大妇小妻还牢末杂剧》、无名氏《鲁智深喜赏黄花峪杂剧》、元明间施耐庵与罗贯中的《水浒传》中,都让这位“天王”晁盖早早的就死了,这正是“在晁盖恐托胆称王,归天及早;惟宋江肯呼群保义,把寨为头”之意。


无名氏《大宋宣和遗事》中写的宋江三十六人与龚开写的不完全相同。《宣和遗事》中讲有这样的故事:奸臣朱勔运花石纲时,差杨志、卢(黄丕烈本作李)进义、林冲、王雄、花荣、柴进、张青、徐宁、李应、穆横、关胜、孙立二十人为指使,前往太湖等处,押人夫搬运花石。这十二人领了文字,结义为弟兄,誓有灾互相救援。卢(黄本作李)进义等十人运花石已到汴京;只有杨志在颖州等候孙立不来,遇着雪阻,旅途贫困,饥寒交迫,只得将一口宝刀出市货卖。一个恶少前来无理取闹,纠缠不休,被杨志所杀。太守判将杨志诰札出身尽行烧毁,枷配卫州军城。行次遇孙立,问杨志为何犯罪,杨志说了原委,各人自去。孙立心想杨志因等候我而犯此罪,当初结义之时,誓在厄难相救。于是星夜奔归京师,报与卢(黄本作李)进义等知道杨志犯罪因由。十一人商议后,径往黄河岸上等等杨志过来。杀了防送军人,同行太行山去落草为寇。是年正是宣和二年。五月,北京留守梁师宝,将十万贯金珠珍宝、奇巧缎物,差县尉马安国一行人担奔至京师,赶六月初一日为蔡太师上寿。一日午后马安国等人行至五花营堤上,在路旁树荫下歇凉时,见八个大汉,其中一人担一对酒桶,也来歇凉。马县尉饥渴瘐困,买了两瓶酒,令一行人都喝了些,不想全被麻倒,不省人事。笼内金珠宝贝缎匹等物,尽被那八个大汉劫去。马县尉等人半夜醒来,不见了担杖,只见一对酒桶撤在一旁,遂挑起酒桶,至南洛县,对知县尹大谅说了原委。尹大谅令司吏辨认酒桶,见桶上有“酒海花家”四字,遂派缉事人王平去缉查。王平至五花营前村,见酒旗上写着“酒海花家”,遂将店主花约捉拿,付吏张大年勘问。花约供出日前午间有八个大汉来吃酒,说是往岳庙烧香,借了一对酒桶,买酒挑桶而去。张追问八大汉姓名,花说为头的叫晁盖,号铁天王,在郓城县石碣村住;带领得吴加亮、刘唐、秦明、阮进、阮通、阮小七、燕青七人。张大年遂行文字下郓城县根捕。郓城县押司宋江接了文字看后,星夜跑去石碣村报与晁盖等人,晁盖等当夜逃走。宋江至天晓,将文字呈押,差董平引手下三十人至石碣村根捕。董平只捉得晁盖之父晁太公,用绳捆了,管押解官。途中晁盖等人把晁太公抢去,董平率众回县。晁盖等八人邀约杨志等十二人,共是二十个人,结为兄弟,前往太行山梁山泊落草为寇。晁盖念宋江相救恩义。密使刘唐带金钗一对去酬谢宋江。宋江接了金钗,不合交与娼妓阎婆惜收了,机事不密,被阎婆惜得知来历。宋江因父病请假回家,途中遇旧时相知杜迁、张岑,二人捕鱼为生,偶留得一大汉索超在酒店饮酒。又有董平为捕捉晁盖不获,受了几顿粗棍限棒,将身在逃,恰与宋江途中相会。索超说自己做了几项歹事勾当,不得已而愿落草。宋江遂写书信荐此四人去寻投晁盖。宋江归家医治父病愈后,再回郓城县。见阎婆惜正与吴伟偎依偷情,一怒之下杀了阎婆惜、吴伟,只得逃回宋公庄。知县派巡检王成领大兵弓手去宋公庄捉宋江,宋江逃躲在屋后九天玄女庙中。王成只得将宋江之父拿去。宋江躲过灾难,拜谢了玄女娘娘,见香案上有一卷天书,上题诗四句:“破国因山木,刀兵用水工。一朝充将领,海内耸威风。”他省悟到这说的是“宋江”。翻阅天书,见有三十六将姓名:


智多星吴加亮,玉麒麟卢(黄本作李)进义,青面兽杨志,混江龙李海,九纹龙史进,入云龙公孙胜,浪里百跳(黄本作白条)张顺,霹雳火秦明,活阎罗阮小七,立地太岁阮小五,短命二郎阮进,大刀关必胜,豹子头林冲,黑旋风李逵,小旋风柴进,金枪手徐宁,扑天雕李应,赤发鬼刘唐,一撞直董平,插翅虎雷横,关髯公朱仝,神行太保戴宗,赛关索王雄,病尉迟孙立,小李广花荣,没羽箭张青,没遮拉穆横,浪子燕青,花和尚鲁智深,行者武松,铁鞭呼延绰,急先锋索超,拚命二(黄本作三)郎石秀,火船工张岑,摸着云杜迁,铁天王晁盖。


人名末后有一行字:“天书付天罡院三十六员猛将,使呼延保义宋江为帅,广行忠义,殄灭奸邪。”宋江遂带朱仝、雷横、李逵、戴宗、李海等九人,直奔梁山泊寻哥哥晁盖。及到梁山泊,晁盖已死。宋江对吴加亮等人把天书说了一遍,首领吴加亮、卢(黄本作李)进义和那几个兄弟共推宋江做首领。宋江道:“今会中只少了三人。”那三人是:花和尚鲁智深。一丈青张横,铁鞭呼延绰。筵会散后,各人统率强人,略州劫县,放火杀人,攻夺淮扬、京西、河北三路二十四州八十余县;劫掠子女玉帛,掳掠甚众。朝廷命呼延绰为将,统兵投降海贼李横等出师收捕宋江等,屡战屡败;朝廷督责严切。呼延绰带领李横反叛朝廷,亦来投降宋江为寇。僧人鲁智深亦反叛来投奔宋江。这三人来后,恰好是三十六人数足。宋江统率三十六将,往朝东岳,赛取金炉心愿。朝廷无其奈何,只得招谕宋江等。元帅张叔夜,是世代将门之子,前来招诱宋江和那三十六人归顺宋朝,各受武功大夫诰敕,分注诸路巡检使。三路之寇悉得平定。后遣宋江平方腊有功,封节度使。


《宣和遗事》中的“三十六人”不包括宋江在内,宋江是三十六将之帅,故云“三十六员猛将,使呼保义宋江为帅”,“宋江统率三十六将”。“宋江和那三十六人”云云,足可证加上宋江乃是三十七人。天书上三十六人名单,“铁天王晁盖”居然排在最末。晁盖死后,又添加了名单上所无的一丈青张横及不知绰号的李横,成了三十七人,加上统帅宋江该是三十八人了。《宣和遗呈》中错讹之处甚多。如说“今会中只少三人”,是花和尚鲁智深、一丈青张横、铁鞭呼延绰;然下面却说呼延绰带领李横投降宋江为寇,僧人鲁智深亦来投奔宋江。那么张横和李横是否为同一个人呢?看来像是同一个,李横当是张横之误。然天书上三十六人名单中既无张横,也无李横,甚至没有一个绰号为“一丈青”的。名单中有一个火船工张岑,然此人上梁山泊比宋江还早,显然不是“今会中只少了三人”中的一丈青张横。名单上的铁天王晁盖已死,递补上一丈青张横,仍然是三十六人,加上主帅宋江,共是三十七人。《宣和遗事》上说的宋江“带领得朱仝、雷横、并李逵、戴宗、李海等九人,直奔梁山泺上……”吴加亮等人“见宋江带得九人来……”也有误。从天书上的名单来看,宋江带来的是十人,即朱仝、雷横、李逵、戴宗、李海、史进、公孙胜、张顺、武松、石秀。另外,叙事中说的是关胜、阮通,天书上名单中却作关必胜、阮小五,名字不统一。


《宣和遗事》中的三十六将与龚开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的三十六人的绰号、姓名并非全然一样。《遗事》中的吴加亮,在《赞》中作吴学究;《遗事》中的卢(黄本作李)进义,《赞》中作卢俊义;《遗事》中的李海,《赞》中作李俊;《遗事》中的入云龙公孙胜,《赞》中无;《遗事》中的浪里百跳(黄本作白条),《赞》中作白跳;《遗事》中的阮进,《赞》中作阮小二;《遗事》中的豹子头林冲,《赞》中无;《遗事》中的金枪手,《赞》中作金枪班;《遗事》中的赤发鬼,《赞》中作尺八腿;《遗事》中的一撞直,《赞》中作一直撞;《遗事》中的王雄,《赞》中作杨雄;《遗事》中的张青,《赞》中作张清;《遗事》中的急先锋,《赞》中作先锋;《遗事》中的火船工张岑,《赞》中无;《遗事》中的一丈青张横,《赞》中作船火儿张横;《遗事》中的摸着云杜千,《赞》中无;《赞》中的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遗事》中均无。《赞》中算上宋江、晁盖,共是三十六人;《遗事》中不算为帅的宋江和已死的晁盖,加上一丈青张横,是三十六人,倘算上宋江,则是三十七人。


对《赞》和《遗事》作了比较后可知:《赞》中的吴学究与《遗事》中的吴加亮应是一人;《赞》中的卢俊义与《遗事》中的卢(黄本作李)进义应是一人;《赞》中的李俊与《遗事》中的李海应是一人;《赞》中的阮小二与《遗事》中的阮进应是一人;《赞》中的杨雄与《遗事》中的王雄应是一人;《赞》中的张清与《遗事》中的张青应是一人。《赞》比《遗事》多出解珍、解宝二人;《遗事》比《赞》多出林冲、公孙胜、杜千、张岑四人。


《水浒传》的作者肯定读过《宋江三十六人赞并序》与《大宋宣和遗事》,因为《水浒传》中即有《赞》中的两头蛇解珍、双尾蝎解宝,也有《遗事》中的豹子头林冲、入云龙公孙胜;《水浒传》中的天罡星三十六将的姓名和绰号也基本上是从《赞》和《遗事》来的。《水浒》把《赞》与《遗事》中的晁盖屏除在三十六天罡星之外,甚至七十二地煞星中也没有他。把孙立也降到了地煞星之中。《遗事》中摸着云杜千,在《水浒》中被改为摸着天杜迁,也被置于地煞星之列。《水浒》综合了《赞》与《遗事》两书中所开的名单,对少许人名、绰号作了修改,重新排列了一个梁山泊天罡星三十六员名单:天魁星呼保义宋江(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罡星玉麒麟卢俊义(绰号用两书,姓名用《赞》),天机星智多星吴用(绰号用两书,名另改),天闲星入云龙公孙胜(绰号与姓名用《遗事》),天勇星大刀关胜(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雄星豹子头林冲(绰号与姓名用《遗事》),天猛星霹雳火秦明(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威星双鞭延灼(绰号与名另改),天英星小李广花荣(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贵星小旋风柴进(同上),天富星朴天鵰李应(同上),天满星美髯公朱仝(同上),天孤星花和尚鲁智深(同上),天伤星行者武松(同上),天立星双枪将董平(绰号另改,姓名用两书),天捷星没羽箭张清(绰号用两书,名用《赞》),天暗星青面兽杨志(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祐星金枪手徐宁(绰号用《遗事》,姓名用两书),天空星急先锋索超(同上),天速星神行太保戴宗(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鼻星赤发鬼刘唐(绰号用《遗事》,姓名用两书),天杀星黑旋风李逵(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微星九纹龙史进(绰号和《遗事》,姓名用两书),天究星没遮拦穆弘(绰号用两书,名另改),天退星插翅虎雷横(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寿星混江龙李俊(绰号用两书,名用《赞》),天剑星立地太岁阮小二(将两书中阮小五的绰号移在阮小二的头上),天竟星船火儿张横(绰号用《赞》,姓名用两书),天罪星短命二郎阮小五(将《赞》中阮小二、《遗事》中阮进的绰号移在阮小五的头上,阮小五的绰号改为短命二郎极不合理),天损星浪里白跳张顺(绰号用《赞》,姓名用两书),天败星活阎罗阮小七(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牢星病关索杨雄(绰号另改,姓名用《赞》),天慧星拚命三郎石秀(绰号与姓名用两书),天暴星两头蛇解珍(绰号与姓名用《赞》),天哭星双尾蝎解宝(同上),天巧星浪子燕青(绰号与姓名用两书)。


“宋江三十六人”是传说中的人物,这传说有可能基本上合于历史事实,也有可能其中的一部分合于历史事实。宋江是历史上实有其人的;其他人物可能有一部分是历史上实有的人物。我国的史籍散佚者太多,故很多史实难以查考。然就现存的史料来看,能证明宋江确有其人者还是比较多的,如《东部事略》卷十一《徽宗本纪》,卷一百三《侯蒙传》,卷一百八《张叔夜传》,宋·李焘《续宋编年资治通鉴》卷十八,宋·李埴《皇宋十朝纲要》郑十八,宋·杨促良《通鉴长编纪事本末》卷一四一,宋·徐梦莘《三朝弱盟会编》卷五十二引《中兴姓氏奸邪录》,卷八十八,卷二一二引《林泉野记》,《泊宅编》卷五,宋·汪应辰《文定集》卷二十三《显谟阁学士王公墓志铭》,宋·张守《毗陵集》卷十三《左中奉大夫充秘阁修撰蒋公墓志铭》,宋·范圭《宋故武功大夫河东第二将折公墓志铭》,宋·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等等。现存史料中记载有宋江手下之人者就比较少了,但从一些文字中还是能看出端倪的。如《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七载:“建炎元年(1127)秋七月,贼史斌据兴州,僭号称帝。斌本宋江之党,至是作乱,守臣向子宠望风逃去……”卷十八载:“建炎二年十一月,泾原兵马都鉴兼知怀德军吴珍袭叛贼史斌,斩之。”这位“宋江之党”史斌,很可能就是那个九纹龙史进,后改名为斌。史进自号为“九纹龙”,“龙”者帝之谓也,故敢于“僭号称帝”。他颇有“铁天王”的胆量,比那跪着造反,“立号既不僭侈,名称俨然,犹循轨辙”,“不假称王,而呼保义”的宋江,气派雄大得多。另外,《三朝北盟会编》卷四十七引《靖康小雅》中云:“……金人先屯兵县中……翼日,贼遣重兵迎战。招安巨寇杨志为选锋,首不战,由间道径归。”共它处也有杨志的记载。这位“招安巨寇杨志”,很可能就是受招安的宋江之部将杨志。由一些史料可知他后来参加了抗金,为先锋。《宋史》卷四七五《刘豫传》和《金史》卷七十七《刘豫传》中都写有关胜。记载建炎二年(1128)冬,金兵攻济南,济南骁将关胜屡出城拒战,知府刘豫杀其将关胜,率百姓降金,百姓不从,刘豫缒城纳款。何心在《水浒研究》中说:“这关胜可能就是梁山英雄大刀关胜。他随宋江受招安后,做了济南守将,因为抗战而被汉奸所杀害,死得是很光荣的。”我同意这一说法。《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卷九十三中云:“绍兴五年(1135)九月,自靖康之末,两河之民不从金者,皆于太行山保聚。太原义士张横者,有众二千,来往岚、宪之间。是秋,败金人于宪州,擒其守将。”王利器先生在《〈水浒〉的真人真事》中说龚开赞船火儿张横云:“太行好汉,三十有六。无此火儿,其数不足。”则绍兴年间保聚义太行山的张横,当就是船火儿张横,我也同意这一说法。张横到后来也参加了抗金战争,而且率众在宪打败过金兵,擒过其守将。王利器先生还据《三朝北盟会编》卷二一七引《韩忠武王中兴佐命定国元勋之碑》上云:“建御营,以王(韩世忠)为左军统制,诏平济州山口贼解宝、王大力、李显等,所向剿除,升定国军承宣使。”认为“此被韩世忠剿除的济州山口‘贼’解宝,当是绰号‘双尾蝎’的解宝,他在老家登州受土豪压迫,才逼到济州山口去作‘贼’耳。”这一说法对读者也颇有参考价值。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木头1018  > 文化 杂谈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水浒传》另一蓝本:《宋江三十六人赞》全文
梁山好汉排名不止有《水浒传》:孙立位列天罡数,一丈青原是男人
历史上梁山好汉只有36位 绰号与小说差异更大
TOP10梁山好汉绰号的十大分类及释义(天罡篇)
他是水泊梁山的元老,绰号也比其他人霸气十倍
历史上的宋江集团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