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校园奇葩规定,毁了中国孩子

中国式教育的错误在于,无论是学校还是家长,都从来不肯相信,孩子自己也能管好自己。


前几天一个事情上了热搜。


云南大理祥云县一个学生午休上厕所,受到了学校的警告处分。



引起评论区一片哗然:



后来在教育局的要求下,学校撤销了处分,事情暂时得到了平复。


但因为这事,我有幸在网络上见识到其他学校的奇葩管教方式:



以上各种严厉的制度和规则,让当事人惊恐,让旁观者啼笑皆非。


这些规则中,隐隐透露出学校和家长一些好笑的推测:


学生午休上洗手间,不是因为尿急,而是想趁机吵闹;

学生上课喝水,不是因为渴了,而是开小差;

学生只有抬头看着老师,才是在认真听课,其他的小动作都会影响听讲........


这背后是一种自恋:孩子的感受和想法不重要,他们需要不断管制,才会往好的方向去走。


表面上是为孩子好,实际上是对他们深深的不信任。


越不信任,越管制。


但越强制的管制,也只能把孩子教得越来越蠢。


1


前阵子和一个发小聊天。


他从小就很聪明,参加象棋比赛、给班里活动出点子、给父亲的生意提建议,样样都行,除了读书......


到了工作中,他工作沟通能力出色,一连升了几级,成了一家中型企业的中层。


但和我聊着聊着,他突然感叹自己因为没上大学,没有相关的经历和学位,一直卡在中层上不去,太苦恼了。


我问,小学的时候你不是读书很好吗,为什么后面就读不下去了呢?


他说,上了中学后,学的东西难了,考了两次分数不太好。很快我妈急了,不断给我定目标和学习计划,每天晚上盯着我做练习。


她给我压力比较大,我一直都达不到,开始觉得学习没以前有意思,索性就不读了。


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一个孩子被糟糕的教育压坏了。




糟糕的教育,是怀疑孩子的动力,又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孩子身上。中国社会、学校和家庭最经常这样做。


他们不相信孩子有想要学习和提升的动力、不相信他们会调整自己克服阻碍,于是费尽心思教孩子怎么做。


例如,午休多学习,别总想着上厕所;定更高的目标,别懈怠;头发不要留长,会分心......


他们想把自己认为对的想法在孩子身上实现。


但对孩子来讲,这是一种给他们带来压力的精神入侵。


为了对抗这种入侵,不让自我喘不过气,孩子会自然地用各种方式说不,例如拖延懒惰等等的被动攻击。


久而久之,孩子可能都忘记了自己为什么要说不,甚至拒绝掉一些正向的建议。


于是,这构成了一种恶性循环:


父母或老师等权威,不信任孩子,对孩子进行精神入侵,但孩子被动攻击,好像自己没有了动力,你必须得给他们压力。


但给压力越多,孩子越容易有被动攻击和叛逆,最后不知不觉地,真的毁了自己。


2


会叛逆,至少还有一部分自我在挺着。但全然听话,就更可怕。


我认识一个学生,曾在衡水二中复读一年。


这所学校的特点是军事化管理、高考提分高,成为了很多学校的效仿对象。


开篇“午休不让上厕所”的那家学校,也在努力学着衡水二中的管理方式。

      

(由于半年内两次学生跳楼,衡水二中装上栏杆,被网友批:像监狱)


这个学生和我说了她是如何提分的。


5点半起床,10点多睡觉,中间吃饭休息的时间可以忽略不计,剩余时间都在学习。


为了学习,她曾一个月只洗一次澡。


学校给他们制定了一套切实可行的提分机制。


几乎每天都有考试,分数和排名很快就公布出来。老师会根据不同的结果,进行针对性地鼓励和批评。


在这种每天都有新反馈的机制下,学生只需要跟着走,不知疲倦地提升自己。


一切需求都没有,只有打鸡血地学习。


最后,她成绩考好了,却也抑郁了。


因为在这个机制中,只有提高分数的乐趣,没有学习的乐趣。


离开了这个机制的推动,她就不知道为什么学习,怎么好好去学习。


高考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内心常常处于一种空洞,别人推一下自己做一下,没什么想法和冲劲。


她的问题,其实已经成了一个群体通病。北大徐凯文教授给它取了个名字:空心病。


他发现北大有30%的学生有“空心病”:


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为什么而活;需要被夸才能确认自己是OK的;一旦工作或学习不够好,就觉得活不下去了......


不少学生读到了博士,却只想着自杀。


徐凯文教授认为,这是因为孩子从小被功利的目标推着走,长大后缺乏价值观和意义感。


但我更觉得他们的问题在于:从小被外界的声音推着走,内心早已失去了感觉。


无法感知世界,无法感知自己内心的欲望和动力。



3


精神分析大师卡伦·霍妮曾提到:人内心多少有一些冲突和矛盾。


我们所处的环境,决定了内心冲突的种类、范围和强度。


冲突到了一定的程度,人的内心就不健康了。


因为他们内心会产生一种绝望感——对“无法成为真自我”的绝望。


就像现在孩子们所处的环境。


他们内心深处有一些真实的声音:我想要怎么样;我的感受是什么样.......


但他们从小却活在一些教条中:我应该怎么样;我本可以怎么样;我不应该这样.......


他们无法做到真实,就只能绝望地放弃自我。让教条化作蜘蛛网,把真实的声音牢牢捆住。


这些孩子长大之后,都变成了感觉丧失、行为僵化的人。


一般会有这些特点:


1. 对生活丧失信心


因为无论怎么活,都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2. 优柔寡断


他们无法选择做什么工作,和什么样的人共度一生,是要先结婚还是再等下一个更合适的人........


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


3. 普遍性懈怠


他们即使偶尔有激情,也只是转瞬即逝。


因为真实感受一直被压抑,他们无法获得真正的动力......


4. 难以卓越


因为,一切卓越,源自对人类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和触碰。


乔布斯打造苹果手机,追求的是每一个产品细节和营销上极致的情感体验;


奇葩说那些打动人的辩手,一定最能共情到人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情感;


那些经典的广告文案,让人不断花钱的游戏,每一个设计都戳中一个情绪点;


甚至,在生活中,同个想法换个暖心的表达,能达到不同的效果......


这些都和“感受”分不开,可惜这些孩子心里,只有权威和教条。


他们只能按照各种模板、权威的经验,做着中规中矩的事情。


5.  容易成为商业社会收割的韭菜


一旦一个商品拥有着3种特征,就很容易吸引他们:高效、正确、不难。


例如,7天速成的课程、比特币、XX新趋势......


因为他们内心焦灼,又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只能渴求着这些速成商品。


就像渴求书本里面的参考答案......



一个孩子,就是这样被养蠢的。


4


如何不把孩子养蠢?


答案很简单:把感受的能力还给孩子,别用不信任的管教去阻断他们的感受。


孩子急了就让他们去上洗手间,回来再安心学习;如果他们觉得低头听课效果更好,就允许他们低着头;


教孩子美的文字,先让他们感受美,自然地爱上美,而不是让他们去背诵......


教育家蒙台梭利曾说过,儿童的生长,源自于内在的生命潜力的发展。


也就是说,孩子天生就有自发的生命潜能,他们会靠着这种潜能,自发成长。


被管教得越多,一个孩子就失去了依照自己的感觉来判断事情的能力,他只能通过别人或理性分析来判断,不知不觉就变蠢了。


只有听自己话的孩子,才能活出真正的智慧。


我有幸看到不少这样的人。


有一次,我去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申荷永的家中做客,他和夫人讲起了他的很多趣事。


一是,做知青时,他卖豆腐。


豆腐一开始是一大块,老乡要买一斤,一刀下去,切多了不好,切少了麻烦。


他头疼这一点,潜心练了一星期,终于做到,不管老乡要多少,他只需切一刀。


要九两他一刀下去就恰好九两,要一斤一刀下去就恰好一斤,再也不需要第二刀。


二是,参军时,拆卸步枪,他闭着眼睛比别人睁着眼睛还快。


……


这些趣事引起了大家很大的兴趣,于是纷纷议论,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些。


比较一致的观点是“专注”。


他说,专注的确不是努力来的,而是你沉浸在一件事物。


当你沉浸在其中时,你会产生“感觉”。


你是靠感觉来切豆腐,靠感应来装卸步枪。


这就是所谓的“手感”。


在无数领域,顶级高手们讲究的都是手感。


譬如篮球比赛,一个选手投篮好时,他会说,有手感,当投篮不好时,他会说,没有手感。


什么样的人会有手感?


一定是那种信任自己感觉和判断的人。



5


但我们的教育,恰恰是破坏这种感觉。


假若你在切豆腐时,心灵深处有一个藏得很深的声音对你说:你的感觉不可靠,你得怎么怎么做才行。


或者,当你在最关键的时候投篮时,脑子里有一个声音说:你要谨慎。


那么,结果都是:你会失去感觉。


假若一个人小时候一直生活在被别人左右的环境中,那么,这个人很难拥有丰沛的感觉,因为每当感觉产生时,就会有一些声音否定 它。


所有不自信的根源,是从未被踏实地信任过。


时至今日,还有很多家长和学校,把孩子当做无法信任的个体。


但还好,我在微博上发了这个观点后,收到了不少意外的反馈:



希望这样的父母和老师越来越多。


我们的孩子,才能越来越聪慧。

来自:但行好事吧  > 教育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如此奇葩的学生请假条,老师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衡中复读二三事
组图:网曝衡水二中教学楼全封闭如监狱
衡中班主任的“秘密绝学”:只教8个好方法!将全班56名学生送入“重点大学”!
“高考工厂”的重本率是如何来的?听听高考学霸怎么说
考前红包,无伤大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