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东坡,古代中国的生活家

苏东坡,古代中国的生活家

导语:苏东坡之于我们的意义,是他对生命经验深度和广度的开拓,是他对日常生活永不衰减的热情和想象力。在中国历史上,没有哪个文人的生活比他更丰富多彩,比他更有创造力,他是生活的大师。

83岁的日本友人佐藤房雄先生,一生俯首拜东坡。曾对与之有关字迹、碑文和雕像有过描摹。他请日本工艺师以眉山三苏祠的东坡像为蓝本,重塑了这尊东坡坐像瓷器,并于2004 年捐赠给宜兴东坡书院。摄影:王国荣

“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清风徐来,水波不兴。”19岁那年,我第一次读到苏轼的《赤壁赋》。直到今天,我依然记得那种洗礼般的感受。那是1975年,“文革”的末期,中国历史上另一个焚书坑儒的时代。我亲眼目睹图书馆在燃烧,我的语文教师被红卫兵带走,大街上到处都是高音喇叭。时代号召破旧立新,改天换地,传统中国“道法自然”的思想声名狼藉。那一天,一篇古文,越过九百多年深入到我的内心,这篇文章如此安静,就像远古的河流,明澈、坚定、朴素而深邃,彰显着那些古老的真理。

这真是一个荒诞的时刻,我的窗外的围墙上,贴着“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与人斗,其乐无穷!”的标语。我却在阅读“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我时代的陈词滥调即刻在苏轼的文字面前轰然倒塌。我被这不容置疑的语词、行云流水般的口气、被它穿越时空的真理性所感动、慑服。我沉迷于这文章极致的优美,圣经般的意境,读完这篇文章后,我青年时代摇摆不定的世界观清晰了,确定了,永远不可动摇了。

60岁这年,我决定要写写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为此,我大略浏览了九百多年来关于他的文章、传记、轶事等等,历史试图塑造一部苏轼传奇:流放者、直谏之臣、坚贞不二的丈夫、慈祥的兄长、巨儒政治家、天才诗人、佛道修行者、书法家、文人画家等等,而我则对他的生活史更感兴趣。这也意味着,我想写的苏轼的不会是中国小说《水浒传》那样的传奇,却具有法国小说《追忆似水年华》式的庸常性,虽然他的一生有过大起大落的遭遇,但真正意义却来自于他对生命经验深度和广度的开拓,来自他那些关于日常生活的尺牍和诗文。

沿着苏轼的足迹去行走和寻找,这对我来说像是去朝圣。朝圣的道路总是结结实实地蜿蜒在大地上,无论那是耶路撒冷、麦加、梵蒂冈还是曲阜、秭归、眉山、黄冈、惠州……人们必须越过河流、山岗、村庄、城镇,最后抵达某个地点。也许那个圣地已经面目全非,但那大地还在,天空还在,某种诞生过圣者的气象、氛围、土色、味道还在。大地上总是可以找到一条路,直抵他们的出处。后代人总是要前往那些圣贤的故乡,望着某棵古树发呆,饮用某口老井中的清水,抚摸某些石头、梁子、什物、甚至品尝某些食物,一探究竟,是什么东西孕育了他。

九百多年之后,我已经很难在空间中发现苏轼曾经存在过的痕迹,甚至,他歌咏过的大地都面目全非了。但是,并不影响我们继续阅读苏轼,翻开新版的《古文观止》,可以看见苏轼那些九百多年前写下的文字:“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令人激动。我们已经厌倦这个世界反生活的“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的“观念冒险”、“固一世之雄也”的功利主义、“哪管身后洪水滔天”的拜物教……我们渴望生活;“羡长江之无穷”;渴望生活世界的“可持续”。苏轼文章所暗示的世界观,在我们这个时代,依然深得人心。籍由这些不朽的文字,我们依然可以再次觉悟何谓生活;再次思考,我们是谁,来自何处,要到哪里去。

矗立在惠州市白鹤峰东坡故居遗址的苏轼雕像。苏轼于1096年在此买地修建新居。

《食荔枝》

罗浮山下四时春,卢橘杨梅次第新。日啖荔枝三百颗,不辞长作岭南人。

东坡赤壁在古城黄州西北,因岩石赤色而屹立如壁,故称“赤壁”。苏轼因谪居黄州常游此,并写下两赋一词。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历代都有画家对苏东坡的形像进行描摹,这是当代画家赵蕴玉临摹张大千的《东坡居士笠屐图》。现藏于眉山三苏祠博物馆。摄影:王国荣

《定风波》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苏轼在密州任太守时作《江城子·密州出猎》,词作慷慨激愤,气势恢弘。

诸城超然台管理处藏品。绘图:曲志刚、宋齐鸣,摄影:王树海

《江城子·密州出猎》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酒酣胸胆尚开张。鬓微霜,又何妨?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六月二十日夜渡海》

参横斗转欲三更,苦雨终风也解晴。云散月明谁点缀?天容海色本澄清。

空余鲁叟乘桴意,粗识轩辕奏乐声。九死南荒吾不恨,兹游奇绝冠平生。

眉山高庙古镇酒厂用传统方法酿造的高梁酒。苏轼爱饮酒,自己也会酿酒。

《临江仙·夜归临皋》

夜饮东坡醒复醉,归来仿佛三更。家童鼻息已雷鸣。敲门都不应,倚杖听江声。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夜阑风静縠纹平。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

罗浮山冲虚古观为道教名观,苏轼被贬惠州时曾与冲虚古观道人多有交游,苏轼一生与道家有着不解之缘。

《纵笔》

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这位九百多年前的诗人与今人还有某种联系,遗爱湖公园里伴着歌曲《但愿人长久》而起舞的女士。

《水调歌头·丙辰中秋》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眉山画家周华君据苏轼词《江城子》意境所绘《十年生死两茫茫》图。摄影:王国荣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市民们在眉山三苏雕像前用自娱自乐。苏轼与其父苏洵、其弟苏辙(子由)并称“三苏”,同属唐宋八大家之列。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往日崎岖还记否,路上人困蹇驴嘶。

作为水利工程师的苏轼一生修筑过好几条长堤:惠州西湖苏堤、杭州西湖苏堤以及颍州西湖苏堤。

《饮湖上初晴后雨》(其二)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身穿宋代服饰的演员正在开封府为游客表演节目。开封是北宋都城,也是苏东坡一生中的伤心之地。

《西江月》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苏轼的精神遗产以不同形式得以展示,黄冈的精神灯塔“日月同辉”,以倒挂弦月之形呈现于遗爱湖畔。

《卜算子·黄州定惠院寓居作》

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飘渺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醒。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撰文:于坚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山爷wzs0718  > 山爷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苏轼密州词散论
常见词牌解释——031江城子
苏轼经历了多少年的仕宦生涯
苏轼的词
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