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讯共享】日本的养老护理NPO

老年年人口占总人口达到或超过一定比例的人口结构模型被称为老龄社会。目前,国际社会通常根据老龄化率,即65岁及以上的人口占该国(地区)总人口的比例,对世界各国(地区)进行分类,将老龄化率超过7%但不满14%的称为“老龄化社会”,老龄化率超过14%但尚未达到21%的称为“老龄社会”,老龄化率超过21%的称为“超老龄社会”。日本的《国势调查》显示,1970年日本的老龄化率达到7.1%,开始进入老龄化社会;1995年达到14.5%,正式进入老龄社会;2007年老龄化率达到21.5%,进入了超老龄社会。由此可知,日本老龄化问题十分严峻。


人口结构变化


截至2012年10月1日,日本总人口为1.27亿人,65岁及以上老龄人口为3079万人,占总人口比例为24.1%。其中,65~74岁的高龄老人有1560万人,占总人口的12.2%;75岁及以上高龄人口1519万人,占总人口的11.9%。预计到2035年,老龄化率将达到33.4%,即三个日本人中有一人是65岁及以上老人,2060年老龄化率将达到39.9%,即2.5个日本人中就有一位65岁及以上老人。随着日本人均寿命2012年,日本男性平均寿命为79.9岁,女性平均寿命为86.4岁。据预测,日本人的平均寿命还将延长,2060年将达到男性84.19岁,女性90.93岁。的延长和医疗技术的进步,病人的生存期不断延长,需要护理的老人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据统计,卧床不起的患病老人约有半数需要护理3年以上。


家庭结构变化


“二战”后,日本的家庭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家庭护理功能弱化趋势日益显著。在传统日本社会,卧床不起老人主要依靠家庭成员进行照料和护理。这种护理方式在“二战”后相当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依然占据日本社会的主流。在几代人共同生活的大家庭,家庭成员轮流照料和护理卧床不起的老人,尚可勉强做到。然而,随着战后以来日本家庭结构的不断变化,传统大家庭减少,核心家庭增加,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老年人家庭、单身家庭、夫妇二人家庭数量增多,有子女家庭大幅减少,依靠家庭成员对老年人进行护理已不太现实。日本总务省2010年的《国势调查》表明,日本的单身家庭数量最多,占一般家庭的32.4%;其次是夫妇与孩子的核心家庭,占27.9%;第三位是夫妇二人家庭,占19.8%。夫妇与子女的核心家庭呈减少趋势,从1996年的34.2%减少到2010年的29.8%。有65岁及以上老年人的家庭占全部家庭总数的41.6%。65岁及以上老年人与子女同居率从1980年的70%下降到2011年的42.2%,尤以65岁及以上独居老年人的增加最为显著。


家庭功能变化


伴随着家庭结构的变化,家庭成员的护理功能逐步下降,仅仅依靠家庭成员对老年人进行护理已变得十分困难。日本年轻人赡养老人的观念日趋淡薄。中低龄老年人照顾老龄老年人的情况较为普遍。据调查,与被护理者同居的护理者中有64.8%的男性,60.9%的女性年龄在60岁以上。近年来,患认知症日常生活自立度2,即稍加关照便可独立生活。老人的数量也在急速增加,据厚生劳动省统计,2010年患认知症老人为280万人,2012年为305万人。据预测,认知症老人数量还将继续上升,2015年将达到345万,2020年将达到410万。认知症老人的日常生活照料和身体护理给家庭成员以及同居者造成很大的负担。对认知症老人的调查表明,在家接受护理的有140万人,在特定机构的有10万人,在医疗机构的有38万人,在护理老人保健设施和护理老人福利设施的有77万人。一些护理认知症老人的家庭成员自身也罹患此症,轻度认知症老人照顾重度认知症老人已成为一个新的社会问题。另外,日本社会长久以来盛行“男主外、女主内”的性别分工模式,对老年人的照顾和护理主要依靠女儿或儿媳。然而,随着女性受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女性的社会地位和家庭地位都有较大提升。女性高学历化趋势以及女性就业率的不断升高,使女性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发生较大变化,大多数女性从希望当专业主妇转变为希望工作与家庭兼顾,以往主要由女性承担的养老护理模式发生了变化。


地区社会关系变化


在传统日本社会,对老年人的护理除了依赖家庭成员,还依仗着社区居民之间的互助合作。战后日本急速的工业化和都市化进程,带来了都市人口密度过大和农村人口稀少的局面。传统地缘社会逐渐解体,近邻关系疏远,难以通过邻里互助进行护理支援。现在,日本有很大部分65岁以上老年人独居,因得不到应有的照顾和陪伴而孤零零死于家中的“孤独死”事件频有发生。


日本老年护理服务主要分居家护理和入住机构护理两大类。公共养老福利机构的床位早已供不应求,而医院又很难让老年人长期入住。另外,一些从事养老护理的民间企业收费较高,难以解决普通市民和低收入者的养老问题。人口的老龄化还导致医疗费不断上升。老人医疗费包含诊疗费、药剂费、饮食疗养和生活疗养、老人保健设施疗养、老人访问看护及医疗费支出等。近年来,包括患者自己负担和医疗保险机构支付在内的医疗费用呈逐年上升趋势。厚生省的《老人医疗事业年报》显示,65岁及以上老人医疗费支出1975年为8666亿日元,1980年增为21269亿日元,1985年为40673亿日元,1990年为59269亿日元,1994年为81598亿日元。人均医疗费开支也不断增高,1975年为18.4万日元,1980年为36万日元,1985年为49.9万日元,1990年为60.9万日元,1994年为71.9万日元。


综上所述,从人口结构、家庭结构、家庭功能、地区社会关系等变化来看,单纯依靠家庭成员以及单纯依靠公共养老机构已不能满足日益增长的养老护理需求。因此,将家庭养老和社会养老有机地结合在一起的居家养老,作为对传统家庭养老模式的补充与更新,势必担负着日本应对老龄化问题的重要职责,也是未来日本老年福利的发展趋势。目前,日本政府正在积极构建全社会支持的居家养老的社会化服务,即以家庭为核心、以社区为依托、以专业化服务为依靠,为居住在家的老年人提供社会化服务来解决其日常生活困难和对其进行精神慰藉。居家养老不仅要发挥政府的作用、企业的作用,还要发挥非营利组织的作用,特别是养老护理NPO的作用。


2000年,护理保险制度的实施给养老护理领域带来了巨大变化,其中最显著的变化是,政府将养老护理领域向NPO法人敞开了大门。取得法人资格的NPO在满足一定条件的情况下,首次被准许成为护理保险的指定事业者,在制度框架下参与养老福利服务供给。而之前,仅限于社会福利法人、社会福利法人协议会、福利公社等团体接受政府的委托从事福利服务。NPO法人要想取得护理保险法指定养老护理机构的资格,就要先去所在地的行政机关申请护理保险指定事业者。在认定成为指定护理保险事业者后,即可通过提供护理保险服务获得国家拨付的保险给付作为收入来源。即便不是指定护理保险事业者,一些NPO法人也会获得政府购买的护理方面的服务。这样一来,居家养老的老人在享受养老护理服务时有了选择权,可自行选择服务提供机构。服务对象与服务提供者之间从不平等关系转向一种平等的契约关系。在日本民众心目中,社会性、公益性程度较高的养老护理NPO容易受到青睐。NPO在参与护理保险事业后也有了稳定的收入,活动的范围扩大了,发展速度很快。


内阁府的调查表明,以增进医疗、福利为目的的NPO数量最多,其中以养老护理为主要活动内容的NPO大多集中在“增进保健、医疗及福利领域”。厚生劳动省《平成24年(2012)护理服务设施、事业所调查结果概况》表明,从事护理预防支援事业的机构以社会福利法人居多,占51.6%,从事居家护理支援事业的机构以营利法人(企业)居多,占45.6%。相比之下,养老护理NPO的份额还很不够,比较集中的领域是访问护理、应对认知症老人的日间照护、小规模多功能居家护理领域,但占比均没有达到10%。“护理服务设施、事业所调查”是厚生劳动省每年进行的调查,目的在于把握全国护理服务提供体制、提供内容的基础情况。调查对象是护理保险制度框架下,日本所有的相关设施、事业所。例如,护理预防居家服务、护理预防居家服务事业所、地区紧密型护理预防服务事业所、护理预防事业所、居家服务事业所、地区紧密型服务事业所、居家护理支援事业所、护理保险设施。从今后的发展趋势来看,从事访问护理、日间照护、各种地区紧密型服务、居家护理支援的护理服务事业所中,NPO法人的数量处于增加趋势。从护理NPO在全日本的分布来看,神奈川县最多,其次是长野县和东京都,显示了地区之间发展的不平衡。


对从事护理保险事业NPO的调查表明,正规职员数量在5名以下的占55.1%,居第1位;其次是6~10名,占24.4%;31名以上的占2.3%。有5名以下临时工、非正式工的占33.9%,6~10名的占21.5%。在NPO的有资格专业人员中(正式工,部分是兼职),社会福利员占29.2%,护理福利员占76.4%,二级家庭助手占69.8%,护理支援专门员占64.8%,护士占44.1%,理学理疗师占41.2%。中老年女性工作人员占63.6%,其次是中老年男性占8.6%。在问及组织内有无志愿者服务的问题时,有51.5%的回答为“现在没有志愿者”,有47.1%的回答为“有志愿者”。


目前,日本养老护理NPO也面临诸多实际困难,如工作人员工作强度大、加班工作较多、睡眠不足、缺少业余时间、带薪休假很难取得。像护理福利员、家庭助手多属非正式雇用,在薪酬上比正式员工要低得多。据劳动组合的调查,护理机构工作人员月工资平均为20万日元,比企业要低9万日元。问卷调查中还显示有半数以上的人需要加班。因此,NPO中工作人员的离职率较高,护理人才短缺现象较为普遍。随着人口平均寿命的延长、医疗水平的提高、死亡率的下降,居家看护工作负担越来越重,今后如何改善从事养老护理工作人员的待遇,使他们安心养老护理福利事业是保证NPO参与养老护理事业并在其中发挥积极作用的重要课题之一。


养老护理NPO的主要服务内容


养老护理NPO主要开展以下两方面的活动:一是作为护理保险法上指定的养老护理机构,向护理保险对象提供服务;二是对护理保险对象以外的人提供家务、送餐、陪聊、外出陪伴、心理咨询等方面的援助和服务。之所以NPO介入大量制度外养老护理服务,是由于老年人在利用护理保险制度接受护理服务的时候,利用者的条件、服务的种类、内容、利用项目等都被详细规定。例如,原则上对有同居家庭成员的需要护理的老年人进行生活援助是被排除在制度之外的。因此,护理保险制度在利用者以及服务内容等方面有局限,不可能满足民众多样化的需求,而养老护理NPO在护理保险制度外的服务恰恰弥补了这一局限。


养老护理NPO多从事访问护理、日间照护服务和小规模多功能居家护理服务。访问护理服务是由家庭访问护理员到服务对象家中,提供身体和生活上的护理及康复指导。如为老年人提供洗浴、如厕、进食等日常生活方面的基本护理服务,以及从事咨询、看护、康复训练等服务。访问护理服务对延缓老年人衰老进程、减轻家庭成员护理负担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托老所是从事日间照护服务的机构,服务对象主要是65岁及以上行动不便、具有某种身体障碍或者精神障碍、难以进行日常生活的老年人,如需要护士观察的疑难病症患者、认知症老人、脑血管病等后遗症的极度需要照护者、癌症晚期患者。托老所负责白天将其接入社区养老机构,晚上再送回家。老人白天在托老所接受日常的生活服务、护理服务及护理预防服务,在专业人员的帮助下进行康复训练。如群马县高崎市的NPO法人“剪刀石头布”就是一家从事日间照顾护理的养老护理机构。该机构的服务内容主要有:一是在护理保险制度下为本地区认知症老人提供支援,使其“在本地区健康生活”;二是以“社区咖啡馆”作为当地居民日常活动据点,开展社区营造,对到本地区避难的东日本大震灾受灾民众进行支援;三是针对社区独居老人提供送餐服务,营造日常交流场所,实施看护支援;四是对那些利用福利设施的老年人、残疾人开展迎送服务;五是在本地区开展预防和了解认知症的宣传活动,包括开设讲座,讲授对认知症老人的健康和护理常识,培养养老护理宣传的积极分子,推进当地护理、医疗、行政等地域对认知症的支援体制等。这些活动深受当地民众的欢迎。


有些养老护理NPO虽不是护理保险法指定的事业者,但具备了厚生省所规定的条件,可由市町村来支付护理报酬。例如,在日本有不少NPO运营的宅老所,多为普通民宅改造而成的小规模多功能设施,服务非常广泛,有日间护理、短期入住设施、家庭助手上门支援、长期入住、轻度护理、配餐提供等。这些宅老所定员多为10名左右,利用对象范围广,如认知症老人、残疾人、儿童等凡是需要帮助的人皆可利用。一些不符合护理保险制度规定以及需要护理程度较轻的老人也可以利用,有些机构还提供对幼儿进行临时保育的服务。因宅老所不需要很大场地,也不需要购进很多设备,因此成本小,气氛融洽,能较好地满足老年人居家养老的需求。


针对那些健康的、生活可以自理的老年人,养老护理NPO还开展“护理预防事业”,延长其自立和自理能力阶段,延缓其进入需要护理、需要支援的状态。他们以65岁及以上老年人为对象,普及健康知识﹑宣传如何预防疾病,进行老年保健咨询和指导服务,如定期举办健康讲座,编写相关福利制度、福利设施、服务内容的宣传品。对于生活自理能力尚未下降的高龄老人,尽可能维护并增强其生活能力。对于那些生活自理能力已下降但尚未接受护理保险认定且有可能成为需要援助或需要护理的高龄老人尽可能及早发现,根据其身体状况,对其进行日间服务、访问护理等,使老年人在不脱离家庭和社区的情况下安度晚年。


养老护理NPO的作用


随着养老护理NPO数量的增多以及在养老护理领域中服务范围的不断扩大,其在日本社会发展进程中所发挥的作用也在不断加强。安立清史将福利NPO的功能分为服务供给功能、倡导功能、社会参与功能、社区形成功能。参考安立清史的研究,养老护理NPO在日本的社会发展中具有以下四点作用:


一、通过提供持续、稳定、灵活的日常服务,满足了民众居家养老的需求,缓解了家庭和社区的养老困境。


日本有相当数量的老年人希望居家养老。据相关调查,在回答“日常生活上有必要进行护理的情况下,在哪里接受护理”的问题时,选择“希望在自己家中接受护理”的比例最高,男性为42.2%,女性为30.2%。养老护理NPO的服务就是为了满足越来越多市民希望居家养老的需求而开展的。为了让老年人尽可能在自己家中自立生活,消除其孤独感、维持并恢复身心机能,同时也为了减轻其家族成员的照料和护理负担,养老护理NPO在成立之际或是对老年人进行护理服务时,不仅针对性强,还能够将心比心,悉心观察老年人的困难,设身处地为老年人考虑,了解他们的真正需求。不少NPO还广泛征求地区居民的意见和需求,在此基础上追求服务水平的提高和高质量的服务竞争。NPO法人“流山友爱网络”(1993年设立,1999年取得NPO法人资格)为让老年人在生活不便时得到照料、有病时及时得到医疗和护理,进行着富有创造性的服务。如派遣护理师对那些需要护理的老年人上门服务;为困难家庭提供送餐、家务等服务;还出租轮椅、升降床等用具方便残疾人。服务内容人性化,服务价格低廉,受到老年人的欢迎。


不少NPO将服务面向那些被制度排除在外的群体,也就是提供制度外服务。“护理NPO的制度外服务对象中,老年人占54.5%,还有47.0%属于有困难群体”,为制度外老年人、弱势群体、困难群体提供服务体现了非营利组织的宗旨。一些立足社区的小规模多功能的宅老所就是针对认知症患者设立的。NPO了解到认知症老年人不习惯在规模庞大的护理设施生活,其家庭成员护理的压力大、身心疲惫,还了解到一些轻度认知症老人因不属于护理保险范畴而被排除在制度之外等现实问题,宅老所就是为满足这一群体的需要而诞生的。社区的老人可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和愿望,接受访问护理服务、短托服务、日托服务等灵活多样的服务。宅老所减轻了家庭照顾老人的负担,特别是重度不能自理者和认知症老人家属的负担。


二、贴近社区,为增进地区福利与构建和谐社区发挥了积极作用。


养老护理NPO诞生于地区社会,大多数都在法人所在地的市町村进行活动,很少有跨地区的规模较大的组织。由于贴近地区和社区,养老护理NPO对于当地老人居住便利与否、与何人居住、对养老护理有何要求等居民身边的事情,大都比较了解。因此,能根据居民的切实需求,配合当地经济文化发展程度,满足居民的养老护理需求。特别是对于那些居家养老的老年人,贴近社区的人性化服务更显重要。如NPO法人“大家来此集合吧”是由富山市一处普通民宅改建而成的托老所,居住在社区需要护理的老人们白天来到这里,在类似家庭般的环境里吃饭、聊天、看电视,同时接受洗澡、剪指甲、按摩等护理,天气好的时候,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出去散步、晒太阳。那些健康状况良好的老人还会做一些简单的农业劳作,享受亲近土地的乐趣。这类养老护理NPO因为立足社区、贴近居民生活而受到居民的欢迎。养老护理NPO“从开展访问护理到在护理保险制度下运营日间护理服务的托老所,提供接送、进食等各种制度外服务,再到改造或改建社区民宅等建筑物,用以运营新的地区紧密型多功能设施,作为地区新福利的提供根据地,对地区的整体福利产生影响”。


由NPO运营的小规模多功能宅老所、托老所不仅介入养老护理事业,还同时参与社区营造事业,对社区发展和构建和谐社区发挥了作用。NPO法人“樱实会”以“营造地区福利”为宗旨,在玉川学园地区、南大谷、本町田以一部分居民区为中心,并构建了与东京都、町田市的伙伴关系。他们还与当地医院、各种志愿者团体、非营利组织、执政部门建立合作关系,做到社会资源信息共享。将自己不能提供的服务介绍给其他团体,或与其他团体共同配合开展服务。这些活动对于推动当地社会发展以及社会和谐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贴近社区的养老护理NPO是增进地区凝聚力的重要力量。他们在政策、资金的扶持下,在志愿者团体的帮助下,将居住在社区内65岁及以上的老人,特别是独居或寡居等缺乏自理能力的老人凝聚在一起,开展了各种丰富多彩的社区联谊活动,如举办和当地居民的交流活动,召开社区老人家属护理交流会,开设健身体操班、各种讲座等。这些活动扩展了社区老年人的生活空间,使老年人排遣了孤独,减少了老年人智能弱化、痴呆化情况的发生。居民通过对老年人生活的支援,加强了邻里之间的联系,分享了经验,充实了自我,民主意识和社会参与意识都有所增强。社区居民参与养老志愿服务,不但增强了社区凝聚力,对于社区的和谐发展也产生了积极作用。


三、建言献策,为构建NPO与政府之间的新型伙伴关系发挥了作用。


近年来,日本政府、非营利组织、市民团体、社区居民之间正在形成一种新型的互助、互动的关系。这种在相互理解与信赖下,拥有共同的目标,相互配合,合作解决地区公共问题的做法在日本以“协动”一词来表示,即政府通常负责制定规划、提供经费支持以及进行审计监督,具体事项交给非营利组织等民间团体来负责和运营。“协动”是以市民的广泛参与为前提的。横滨市最早将“协动”概念引入政策并予以实践。1999年3月,横滨市政府颁布《横滨市政府与市民活动的协动基本方针》,提出“协动六原则”,即平等性原则、自主性原则、独立性原则、相互理解原则、目标共享原则以及公开性原则。之后,“协动”迅速成为日本各级地方自治体竞相采用的政策用语。“协动”方法有委托事业、发放补助金资助活动或共同举办活动,开展人事交流、进行人才派遣,提供设施和设备等。当今,不少养老护理NPO在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同时,还注重与地方政府、其他非营利组织、当地企业、社区居民建立一种“协动”的新型关系。


日本政府对NPO参与养老护理事业是持鼓励和支持态度的,不仅对一些符合要求的养老护理NPO在护理保险法上予以认定,通常还以护理保险费的形式购买养老护理NP0的服务。目前,都道府县和市町村向NPO法人购买服务要大大高于营利组织。由于护理保险制度范围之内的服务不能完全满足民众的需求,因此,养老护理NPO从事大量护理保险制度之外的服务。这些制度外服务对于护理保险制度是一种补充和完善。各地小规模民间养老护理机构的增多,也使得政府的财政负担得以减轻。


在解决老龄化问题、满足居民养老护理需求上,NPO与政府的目标是相同的,有些服务也是重合的。因此,发挥各自特性,构建NPO与政府的伙伴关系,推进两者积极、协调的联系非常重要。养老护理NPO与政府的关系是平等的、相互合作的,也是政策措施的贯彻者,因此常常作为居民代表被邀请参加到护理保险事业决策委员会中。厚生劳动省对其领域NPO的“协动”表现为在市町村范围内实施“地域支援事业”,即针对一部分从事护理预防事业、综合支援事业以及任意事业的NPO进行购买服务,其目的是在老年人成为需要支援和需要护理状态之前,推进护理预防。厚生劳动省还设立了“地域护理、福利空间改造推进交付金”对那些地区护理服务设施改造支付经费。具体做法是市町村将改造计划中NPO能够实施的部分予以资助。2011年5月26日内阁府大臣官方市民活动促进课的《平成22年度(2010年度)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的现状与认定特定非营利活动法人制度的利用状况的调查》表明,从地方政府(地方公共团体)得到补助金、援助金的NPO法人占28.7%,受地方共同团体委托开展活动的非营利组织法人占25.7%,从地方公共团体处获得场所和设施的NPO法人有8.5%。以护理保险为例,NPO法人作为受委托者的情形不断增加。


地方政府对从事养老护理事业的NPO予以各种形式的资助和补贴。NPO法人“大家来此集合吧”在其发展过程中多次得到地方政府的资助。如1997年获得富山市民间日托服务培养事业补助金(5位老年利用者每年180万日元补贴);1998年再次获得10位老年人和残疾人利用者360万日元补贴。因此,NPO在保证自己独立性的同时,接受政府财政的援助也十分重要。


由于NPO具有能敏感捕捉到社会的前沿问题,能在活动中发现政策中存在的问题并积极谋求解决的特性,养老护理NPO也如此,因为一直走在日本福利的前沿,所以,容易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和解决问题。一些养老护理NPO积极参与当地福利政策的制定,在养老护理领域发现问题并给政府提案。NPO法人“温馨护理中心”(1987年创立)创办之初的理念是要改善社会福利服务的模式,为日本护理服务产业化做出有益的探索。创立者石川治江在与从事看护工作的社工交流的过程中,发现社工负担和压力过重,于是进行了一系列“合约护理服务”的探索,为日本政府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养老护理保险制度的酝酿和制定提供了重要参考。NPO的会员们感到现有居家福利、设施福利并不能满足居民多样化的需求,于是创造了老人集体公寓、宅老所这类新型养老护理模式,推动了护理保险服务中采纳认知症对应型共同生活护理、小规模多功能型服务,也使得自身取得了较大的发展空间。因此,有学者认为,“通过对NPO的实际考察,最大的发现就是,NPO拥有社会运动这种批判精神,同时也进入到社会内部,作为担当社会系统一部分的市民经营体活跃地开展活动。它们在护理保险制度方面的活动就说明了这一点。护理保险是经常受到批判的制度,但NPO成为该制度的经营者,与企业、公益法人、医疗法人进行竞争,试图做些只有NPO可以做的事情。由于NPO的出现,有些方面已经发生了变化。NPO进入到制度内部带来了变化和影响。已有的公益法人、社会福祉法人、医疗法人、企业等已经开始受到来自这个拥有不同价值观和行为规范的竞争对手的影响”。


NPO法人“大家来此集合吧”开创了一种小规模多功能的日托服务——“富山型日托服务”,即针对老年人、残疾人、残障儿童,在同一机构内提供福利服务的一种方式。托老所里老年人、残障儿童、残疾人在一个空间里接受服务,托老所弥漫着家庭氛围,老年人和孩子在一起心态年轻了,核心家庭成长的孩子也可以得到如同祖父母的关爱。


四、居民参与及互助的形式,为日本养老护理事业提供了创新性和未来发展方向。


养老护理NPO是以开展市民自由的社会贡献活动为目标的,他们既开展护理保险事业,又从事社会贡献活动。因此,养老护理NPO在对老年人提供服务的时候,始终肩负着团体的使命,参与者都是由于对组织的目标认可,既是提供养老护理的服务机构,也是会员之间的互助组织。养老护理NPO是会员制,有理事、会员参与的形式、有偿制度外服务从事的形式,也有志愿者参与的形式。NPO与会员之间的关系,既是雇佣者也是具有团体运营责任的社员,这种会员关系与企业员工和公司缔结的雇用合同关系不同。例如,作为家庭助手在NPO里工作的员工,同时也是NPO法人的会员。像“北九州爱之会”有正式会员、活动会员和赞助会员。在很多场合,NPO的服务提供者与社区老人是同一地区、社区生活的居民,这就决定了养老护理NPO的活动方式是一种居民参与及互助型的。


养老护理NPO凭借与行政不同的视角、灵活的有先驱性的活动而显示了创新性和未来发展方向。这类组织“是生活在同一社区中的居民之间本着邻里扶助的精神成立的一种自发性的福利服务供给体,它的目的不在于营利,而在于通过互帮互助,营造一种民主管理体系和比较宽松的社区生存环境,它的经济来源和劳动力来源主要是政府资助与社会捐助、经营收入以及志愿者提供的无偿劳动”。养老护理NPO致力于发挥本地志愿者的功能。从近年来的情形看,养老护理NPO中,志愿者数量有了一定程度的增加。据全国社会福利法人协议会《全国志愿者活动现状调查》,以志愿者为目的的团体中,以老年人福利为活动中心的团体占57.7%,活动内容以辅助用餐为多。其次是访问活动、咨询、陪聊、交流活动、外出陪伴等。越来越多的志愿者加入到养老服务领域将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今后,随着“团块世代”老年人养老护理需求不断增大,养老护理NPO提供的上门服务、日托服务、短托服务、长期服务以及老年保健咨询和指导服务的居家养老护理还将不断发展。同时,养老护理NPO在预防老年人疾病、维持老年人健康的预防护理体系建构方面,也将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我们有理由相信,养老护理NPO将会作为日本福利服务供给体系的一支重要力量,与地方政府、营利企业各自承担不同职责,共同发展福利事业,这将是日本未来的发展趋势。


来源:养老网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韩睿cmd8s7mgup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日本的介护保险制度
日本启示录:日本养老产业的培育之路
日本养老院什么样?
“银发之国”如何应对老龄化
刘柠:日本人怎么养老
社区居家养老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