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论古龙武侠小说的独特风格

2016-06-11

  摘 要:古龙的武侠小说把目光投向了西方,大胆借鉴,中西结合,洋为中用,用西方现代文艺手法写中国武侠小说,从而继梁羽生、金庸之后,将武侠小说的创作又带入一个新的高潮,使武侠小说获得了长远的发展,在新派武侠小说中独树一帜,为武侠小说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关键词:新派武侠小说;古龙;风格
  中图分类号:I24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5-5312(2013)35-0005-02
  武侠小说发源于唐传奇,在经历了漫长的发展后,到民国时期出现了平江不肖生、还珠楼主、王度庐等创作群体,他们掀起了武侠小说创作的一个高潮,

从而使武侠小说成为读者最多,影响最大的通俗文学之一。后来梁羽生、金庸等人迅速崛起,在人物的塑造,心理的刻画,环境的描写,气氛的渲染等方面作出了较大的突破,使原已走入山穷水尽地步的旧派武侠小说迈入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武侠小说也从此步入了文学的大雅之堂。因此,以梁羽生、金庸等人为代表的作家群体所创作的小说又被称为“新派武侠小说”。
  在文学创作中,当一种模式渐渐成熟时,作家便开始了对另一种创作方法的尝试。金庸的“历史主义”这一种模式经过创造,模仿,完善等过程已经到达了巅峰,“历史主义”新派武侠小说已经面临末路,文坛呼唤新风格的出现,读者也需要换一种阅读口味,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古龙出现了。由于创作之初深受梁羽生、金庸等人作品的影响,古龙早期的作品主要以模仿梁、金等人的创作模式为主,“历史主义”式的武侠小说层出不穷,如《苍穹神剑》、《剑毒梅香》、《武林外史》等,到了创作的中期,从《浣花洗剑录》开始,古龙有意在创作模式上寻求比较大的突破,创作风格有了较大的改观,由此而渐渐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创作风格。
  一、丰富多变的叙述手法
  与同时代的武侠小说作家在文体上所采用的单一风格相比,古龙的武侠小说在很大程度上显示出了文体的丰富与完善,他率先采用散文体体式行文,运用诗化的语句分行分段,造成文字简洁明快的效果;攫取意识流的错综时空,布设蒙太奇式的场景组合,加快小说的节奏感;并以“正言若反”的笔法,塑造特立独行的人物与诡异离奇的情节;更独创一种特殊的“非叙述人”的对话体,自问自答,极为别致。将悬疑小说、惊悚小说、言情小说的基本因素,与武侠小说的“叙事模式”加以结合。在立足于旧有模式的基础上,注重引进西方及日本小说的创作模式,将推理、悬念等创作方法加之于武侠小说身上,使武侠小说更加具有趣味性和可读性。古龙此种方法乃受到日本武侠作家柴田炼三郎的影响,“柴田炼三郎擅长以推理和侦探手法渲染内容情节,着重悬疑的烘托和各色各样阴谋诡计的解谜与揭露来写小说。”柴田作品另一个特点就是擅长写同一个主角的一系列短篇,这些短篇既可各自独立成篇,又可连缀起来成为一个大的长篇。柴田炼三郎的这两个创作特点在古龙的武侠小说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从《名剑风流》起,古龙就开始以悬念探案的方法作为故事的脉络,发展到后来的《楚留香传奇系列》、《陆小凤传奇系列》最为明显。其中《楚留香传奇系列》的创作灵感亦受英国间谍小说名家弗莱明的《007号情报员》系列的启发,楚留香这一人物身上就具有詹姆士?邦德的影子,以《楚留香系列》之《血海飘香》为例,一具具海上浮尸不断的飘来,迫使楚留香和他的三位红粉知己不得已停止了闲逸安适的海上漂游岁月,转而开始侦查这宗神秘离奇的案件。表面上看,楚留香所要追究的是命案的真相,一具具尸体背后的凶手,实际上,神秘凶手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犯下如此滔天重案,其背后一定有某种深层的不可告人的原因。随着楚留香、胡铁花等人锲而不舍的追查,凶手终于水落石出,证明了高洁的“妙僧”无花及冷酷的丐帮新任帮主南宫灵正是此案中辣手无情,弑师夺权的凶手,而此二人又恰好都是楚留香的老朋友,友情的挣扎,前代的恩怨,一连串的血债,宿命式的冲突相互纠缠在一起,极大的丰富了文体所要表现的内容。
  二、简洁明快的语言运用
  与金庸、梁羽生的典型中国古典小说的传记语言所不同的是,古龙武侠小说中的语言简短而有力,充满诗意而又富含哲理。受到西方作家海明威的影响,古龙作品中采用其“电报体”式的语言对话方式,再加上中国古典通俗小说的语言特色,从而形成一种新的语言风格,这种语言风格不但言简意赅,而且可以给人带来轻松愉快的阅读感受。如《天涯明月刀?楔子》中写道:“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除了”电报体”采用,古龙亦吸纳了海明威独特的语言创作风格―“冰山原则”。所谓“冰山原则”指的就是作品中精炼的语言犹如浮在海面上的冰山一角,而潜藏在海面下的大部分则为作家的语言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需要读者阅读后自己去理解和体会。这一特点在古龙作品中人物塑造与景物描写上运用最为出色,如“春天、江南、段誉正少年”短短几个字就交待了时间、地点、人物,没有多余的笔触,从而给读者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
  古龙从高中时代就开始尝试写新诗、散文,因而其作品中的语言又有着强烈的诗化、散文化的倾向,如《天涯明月刀》中第一章的开场:“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穹苍做洪炉,溶万物为白银。”作品中长短句错落有致,搭配合理。长句读来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短句如半山的石块截住水流,可以收到波澜壮阔的效果。
  古龙武侠小说中语言的最大特点便是富含深刻的哲理以及对人生充分的感悟,这些语言多由主人翁之口发出,表达了古龙自己的观点。古龙也经常在作品中发表自己对人生、对爱情、对女人、对生死的看法,这些语言涵义深刻、文字洗练,往往引起读者很深的共鸣,这样的语言也因此而被古龙迷们称为“古龙妙语”。例如《风云第一刀》中写道“真正聪明的女人都知道,她无论和哪个男人说话时,懂得的事都该比那男人少一些。你只有在爱上一个女人的时候,她才能伤害你。大多数女人都只能伤害真正爱她的男人。”;在《白玉雕龙》中写道:“每个人都有彷徨的时候,彷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在彷徨中不做抉择,因为一旦有所抉择,就不会再彷徨,就会照选定的方向去行事。”   利用格言警句方式来达到作者介入书中讲述道理的目的,西方哲学家尼采是最先使用此方法的。他曾经说:“格言、警句──在这方面我在德国人中是第一号大师──是“永恒”的形式:我的野心是要在十句话中说出旁人在一本书中说出的东西──旁人在一本书中没有说出的东西……”古龙对于利用格言警句的方式也有相同的看法,在武侠小说中古龙大量的采用了名言警句来表达自己对人生、对生命、对生活的看法 “利用格言警句方式来达到作者介入书中来讲述道理的目的,而且使用之频繁,古龙可说是武侠小说第一人。”
  三、别开生面的武打场面
  武打场面历来是武侠小说中精彩的情节之一,对武功的描写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传统的武侠小说偏重于对“武”的描写,人物一出场就开始打斗,没有多少情节的变化和人物性格的描写。后来发展到梁羽生、金庸的武侠小说,二人对武功的描写做了很大的改进,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作品主人公初出江湖时武功都不甚高强,甚至常常被人欺负。随着情节的发展,主人公“碰巧”遇到了高人的指点,或者“偶得”一本武林秘籍,在不断的成长与感悟中成为一代宗师;二是对武功招式的突破。梁、金二人所创的武功招式有板有眼,且都有好听的名字。如金庸的“降龙十八掌”、“打狗棒法”、“黯然销魂掌”等,金庸对武功及武打场面的精彩描写曾在一个时期成为众人模仿的经典,惹无数读者无限的遐想。
  与梁羽生、金庸笔下那种有板有眼,名实俱在的武功相比,古龙笔下的武功则是有名无形,玄妙奇异。古龙的武功讲究“快、准、狠”。从《多情剑客无情剑》开始,古龙开创了独特的武功描写方式,武打场面化繁为简,武功招式由博至约,注重环境的描写、气氛的渲染以及人物内心活动的描写是古龙武功创作的特色。在此方面,柴田炼三郎的影响不可忽视,柴田笔下的人物武功皆简单明快,如《眠狂四郎》中的眠狂四郎所自创的“圆月剑法”,把剑术升华至艺术的高度,把武功招式和武打场面浪漫化,且打斗的招式往往单一而有效,“一招之间,胜负即判”武打时注重场面的烘托。柴田的这些创作特点几乎全为古龙所用,小李飞刀,例不虚发;西门吹雪,剑出人亡;丁鹏磨刀,随手一挥,刀光飞起,转瞬即逝。萧十一郎凭借一把割鹿刀,总能在三招以内击败对手,阿飞所用的也只是一把普通的铁剑,但是又快,又准,又狠。在《多情剑客无情剑》中,李寻欢与上官金虹最后一战,也是全书最为精彩的一战,古龙甚至隐去了武打场面的描写,通过写观战者在地下室外面的焦急等待来吸引读者,最后李寻欢走出来,淡淡一句“他输了”来结束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比武,这样的描写虽不着一字于武功,但却给人留下了丰富的想象空间,足以让人细细品味这一场武林中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战。古龙笔下的高手对决,没有一点多余的套路,胜负只在一招,“这一招是生命在极限状态下的奋力拼搏,其生命跃动是无比强烈的,极其绚丽的,它饱和了对生命的全部追求,一霎那的辉煌凝聚成永恒。”
  除了对武打场面的化繁为简,对环境气氛的渲染之外,古龙亦引入自己对武功的独到理解――“杀气”。杀气是高手经过长期历练后所形成的充溢全身的萧杀之气,也是高手对峙时由于精神高度紧张而散发出的一种氛围。正是对杀气的描写,使得古龙武侠小说中无招描写往往比有招描写更加让人惊心动魄,“招还未出,杀气已到”。此时,“无招胜有招”。古龙的武功强调“攻心为上”,高手对决,双方的情绪、衣饰、姿势,乃至肌肉的松紧,土质的硬软,对手的朋友,站立的风向,太阳的位置,全部都考虑进去,这已不单单是武功的对决,更融合了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不可谓不精彩。由古龙对武打场面及武功的突破性描写可以看出古龙“求新、求变、求突破”的意志和行动。
  古龙把目光投向了西方,大胆借鉴,中西结合,洋为中用,用西方及日本现代文艺手法写中国武侠小说,从而继梁羽生、金庸之后,将武侠小说的创作又带入一个新的高潮。古龙从一个为生活所迫而写武侠小说的作家,渐渐成为在台湾与诸葛青云、卧龙生齐名的作家,继而与梁羽生、金庸并驾齐驱,最终成为在武侠小说史上拥有一席之地的作家,其奋斗过程实属不易,能有今天如此之地位,乃是因为他看到了新派武侠小说的不足,需要革新,在漫长的武侠小说发展史中,古龙犹如一颗流星划过无边无垠的天际,在那一刹那间留下了永恒的美丽。古龙是个在艺术上不断锐意进取,不断创新的作家,他是台湾新派武侠小说的杰出代表,香港名作家倪匡曾由衷赞叹:“在古龙武侠小说出现之前,金庸是众人模仿的对象,但只有古龙能突破金庸的模式而另创一种新风格。”古龙的出现,在武侠小说史上有重要的地位,武侠小说也在他之后别开生面,焕发出勃勃生机。
  参考文献:
  [1]冯湘湘.古龙“偷师”柴田炼三郎[J].世界华文文学论坛,2005(02).
  [2]龚敏.从梁羽生、金庸到古龙―论古龙小说的创新[A].林保淳主编.古龙与武侠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台北:台湾学生书局,2006.
  [3]陈小林.从技法的突破到意境的跃升:以《楚留香传奇》为例[A].林保淳主编.古龙与武侠小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C].台北:台湾学生书局,2006.
  [4]古龙.说说武侠小说(代序),《欢乐英雄》[M].珠海:珠海出版社,1995.
  [5]方忠.古龙武侠小说创作史论[J].镇江师专学报,1998(03).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xzlxtx  > 科学 创新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金庸小说中的武功》(上)
金庸与古龙武侠小说创作风格
武戏文唱——《多情剑客无情剑》札记之二
6.关于我对武侠的一点心得
被拍摄最多的武侠小说不是金庸和古龙, 而是这部武侠小说
金庸武侠小说人物武功排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