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虐待、造假、延误致死......美军医院丑闻骇人听闻

阅0转02018-07-01



在美国,退役军人历来被视为“国家英雄”,受到广泛尊重和优待。


但是,退役军人在国内遭受的卑劣待遇,却完全颠覆了人们长期以来对国家退役军人服务机构的信心。

 

文︱王培志  国防大学政治学院教员 

编辑 | 李雪 瞭望智库

本文为瞭望智库原创文章瞭望智库(zhczyj)


2018年4月26日,被特朗普总统提名担任退役军人事务部长的白宫医生龙尼·杰克逊宣布放弃该提名,同时否认关于他“工作时过度饮酒”“不当分配药物”的指控。


就在大约一个月以前,他刚刚被特朗普提名接替丑闻(被控违规接受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球票、帮妻子用公款赴欧洲旅游,属于“行为失当”)缠身的戴维·舒利金出任部长。


实际上,杰克逊和舒利金绝非个案。多年来,美国国防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所属医疗机构丑闻不断,多位高官落马,在全美造成了恶劣影响,令退役军人及家属尤其寒心。


1

规模庞大,阵容豪华



 

 

美军伤兵在接受治疗


59所医院、363所医疗诊所、281所牙科诊所、255所兽医诊所,各类卫生工作人员13.8万人(其中军人8.5万人、文职人员5.3万人)!


这样庞大的医疗系统属于美军“三重医疗保障系统”(TRICARE)。美军现役、退休、预备役军人及其家属的平时医疗保障主要通过该系统实施,由国防部TRICARE管理中心管理。


该系统在全球设立6大区,利用军队卫生资源,以民间医疗服务网络为补充,采取划区联勤保障的方式为军队提供服务。


此外,美国退役军人事务部还掌管着大约1600多个医疗机构,包括150多家医疗中心、130多家疗养院、800多个流动医疗和社区门诊部、40多家康复治疗中心。


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标识


其中,隶属于国防部的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以美国著名军医、伤寒和黄热病病源的发现者沃尔特·里德少校命名,位于华盛顿西南部的莱斯利·麦克奈尔堡),无疑是一颗最耀眼的“明星”。


沃尔特·里德少校

注:2011年9月,它与国家海军医疗中心合并,成立沃尔特·里德国家军事医疗中心,位于华盛顿州蒙哥马利县贝塞斯达镇。


这所规模最大、条件最好、堪称“王牌”的美军医院,由沃尔特·里德研究所、陆军病理学研究所、陆军肢体残疾服务中心及其他几个小型研究所组成,自1909年5月1日开始收治病人,向患者提供身体检查、医疗评估、健康教育、紧急门诊护理、脊柱按摩、外科整形修复、安装假肢、精神和药品滥用治疗等一系列治疗。


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越南战争,有数十万美军伤兵在这里接受治疗。进入新世纪,它又成为“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伤兵的第一护理医院”。


伊拉克战争期间,布什总统及军方高层曾多次前往该中心视察工作并慰问伤兵。


   布什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看望伤兵并颁发勋章

注:在2003年和2004年的“自由伊拉克行动”中,该中心还曾向在伊拉克和科威特的美军战地医院派遣了200多名医护人员。伊拉克战争期间,中心平均每年收治来自全球的美军伤兵16000余人。


每天都有从战场归来的伤兵因四肢受伤遭细菌感染在该中心截肢。它还为战争造成的肢体残缺、脑损伤、失明、严重心理疾病和精神疾病患者中负伤的军人提供治疗和康复训练。


因为中心名气太大,许多美国总统、军政要员都在这里体检、治疗,约翰·潘兴、德怀特·艾森豪威尔、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乔治·马歇尔、冯·诺依曼等众多美国历史名人都是在这里驾鹤西行。


今年1月12日,特朗普总统在此体检;5月14日,第一夫人梅拉尼娅在此接受肾脏血管栓塞手术。


2

管理混乱,草菅人命



 

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


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在美国甚至全球医疗界享有盛誉,得到五角大楼和退役军人事务部的无数褒奖。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十几年前突如其来的丑闻令美国朝野万分震惊。


2007年2月,《华盛顿邮报》刊登《军人们不受重视,受挫于陆军顶级医院》等一系列文章披露,该中心大量门诊器械被霉菌和寄生虫感染,医护人员短缺,基础卫生设施严重不足。


“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接受康复治疗的受伤士兵住在老鼠乱窜、蟑螂满屋、充满细菌的病房内”


“有些伤兵竟躺在满是血污的病床上睡觉”


“他们在备受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的同时,还必须忍受医院的官僚主义作风和麻木不仁的规章制度”


“伤兵和家属们不得不忍受长时间的排队等候,必须到8个不同部门填写至少22份表格,才能享受医疗福利”


“大量重伤军人因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救治,很多人落下终身残疾”


“很多伤兵痛不欲生,自暴自弃,长期酗酒甚至吸毒”……


丑闻曝光后,在美国社会引起轩然大波,当时的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表示,必将追查到底!


军方随即展开独立调查。一石掀起千层浪,该中心不仅存在管理不善、设施陈旧、卫生状况恶劣以及对伤兵救治不力等问题,甚至还发生过一名伤兵自杀身亡的恶性事件。


这次,美国人彻底愤怒了。


3月1日,中心主任乔治·韦特曼少将被解除职务。


被迫辞职的美国陆军部长哈维


第二天,陆军部长哈维也“主动”辞职。


12日,陆军军医局长凯文·基利中将(2002~2004年任该中心主任)以“提前退役”为由辞职,成为第三位“下课”的军方高官。此前,他曾不顾《华盛顿邮报》的批评,轻描淡写地告诉哈维有关报道“耸人听闻”。


陆军军医局局长凯文·基利


随后,一批陆军部负责医疗卫生事务的官员也纷纷下岗。


国会众议院负责国家安全与外交事务小组委员会就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丑闻专门举行了听证会。曾在该中心接受过康复治疗的部分伤兵代表作证:美军的医疗制度在该中心已经“垮掉”,难以令人信赖。


陆军中士约翰在听证会上作证


3

夸大药效,不义敛财



 

不仅如此,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某发言人称,曾在该中心工作的一位医疗师涉嫌违反职业道德,错误地虚夸了在治疗严重受伤的驻伊美军时所使用的药品功效,为药品企业进行黑幕操作。


这位名为蒂莫西的退役医疗师,曾于2003~2007年间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工作,后在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分校医学院任副教授,还曾获得过乔治敦大学法学学位。


在医疗中心工作期间,蒂莫西极力向退役伤兵及家属们推荐一种由美国美敦力公司生产的促进骨骼生长的药品——一种名为Infuse的蛋白质。


他称这种药物有神奇的疗效,在医疗中心救治那些在伊拉克战争中骨头粉碎的士兵时,该药物的疗效远好于其他产品,治愈率高达92%!


实际上,该项药物的研究并没有得到医院的授权。2008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就曾对Infuse的安全性提出了警告,并禁止将其用来进行颈部外科的治疗,因为该药物可能会导致患者呼吸困难。


美敦力公司发言人证实,蒂莫西确实是该公司产品的有偿咨询顾问,并且,公司还为其在医疗中心的研究项目提供了大笔赞助,但未投资于Infuse产品的研究。


该发言人并未透露何时聘用蒂莫西以及向其支付酬劳的总额。不过,我们看到,在2008年下半年的销售中,美敦力公司以Infuse为代表的生物工程类用药的销售额达到4.19亿美元。从中可见,蒂莫西必是狠狠地赚了一大笔钱。


不仅如此,陆军调查人员称,蒂莫西撰写的一份报告中所列举的病人和受伤士兵的数量大大超过医院所记录的数量。


报告里的有些病人根本不存在,医院也没有这些人的就诊记录,所有的信息都是伪造的。此外,蒂莫西还曾伪造中心4名医生的签名。


4

阴阳名单,害死老兵



 


曾长期在退役军人医疗系统内工作的退休医生萨姆·福迪透露,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退役军人医院通过制作“阴阳名单”(指患者候诊名单),隐瞒了大约1400~1600名患者候诊超时的问题


其中,至少有40名退役老兵在漫长的等待过程中因未得到及时医治而死亡。


当一名退役老兵预约就诊时,他的信息先被输入电脑,然后被截屏打印出来。实际上,电子预约系统中根本没有留下患者信息。


“在华盛顿的退役军人事务部看到的‘官方’候诊时间完全是虚构的。他们一边造假,一边向上级报告:我们的候诊时间不到10天,完全符合规定。”


“但实际上时间要久很多,半年,9个月,有些情况下需要等21个月之久”。


据了解,美国退役军人医疗制度规定,患者候诊时间应控制在14~30日之内。


在家等待救治的美军退役士兵


退役老兵托马斯·布林曾有癌症病史,在出现尿血症状后,家人迅速将他送入退役军人医院。急诊室的工作人员在病历上标注“情况紧急”,需要在一周内就医,然后就让布林回家了。


然而,医院一直没有为布林做预约,家人不停给医院打电话,院方说其他病人情况也很危急,但预约就诊已经排到7个月以后了,让布林耐心等待。


结果,布林在候诊过程中饱受病痛折磨,在等到就诊安排通知前就去世了。


像布林这样在名单上但已去世的老兵,医院的处理办法仅仅是将他们的名字从名单上抹掉。


更可恶的是,“阴阳名单”的做法是菲尼克斯退役军人事务部门故意为之,甚至美国军方高层对此全都知情。


医院内部工作人员也感到愤怒,但是他们一旦开口就会被炒鱿鱼。


事后,菲尼克斯市退役军人事务部官员回应媒体时称,部长对退役军人医疗服务“掺假”一事表示心痛。


仅此而已。


5

一笔旧账,两眼泪光



 

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丑闻的影响还未消散,好事的美国媒体又翻出了退役军人事务部的一笔旧账:


2007年,美国约有40~60万名伤残军人需要得到福利和援助,但退役军人事务部却一再拖延,有的伤残老兵甚至无法等到援助就已死亡,许多个人申请书和重要证明材料在十几个杂乱的单位传递过程中甚至被遗失;


在少数州,退役军人平均要等657天才能拿到应得的补贴;


还有许多退役军人事务部下属医疗机构存在经费紧张、人工不足的问题。


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退役军人事务部2005年向国防部报告称其财政缺口为10亿美元,而当年该部发给员工的奖金竟高达380万美元!


2013年11月,南卡罗来纳州一家退役军人医疗中心被曝在过去数年里,因候诊时间长或处置不当,导致至少20名老兵死亡。然而,有关部门对此一直未采取有效行动。


从战场回来的士兵处于漫长的等待状态,在某些特殊医疗项目上,甚至得不到治疗和护理。


伤残美军写真


退役军人事务部承认,由于等待的名单太长,不得不取消对一部分心理疾病患者的治疗。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教授在其著作《三万亿美元的战争——伊拉克战争的真实成本》一书中曾强调:


“我们目睹了退役军人在官僚作风下经历的梦魇,包括申诉长期被积压、要求长期得不到满足”


“对待重伤者,退役军人事务部表现得却像是在对待二等公民一样,在数以千计的退役军人心中,留下了一道不可磨灭的伤痕。”


不少网民也表示,退役老兵在战场上幸存下来,但却在家中悲惨死去,这种现象让人情何以堪!


受伤致残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士兵


6

违背医德,虐待囚犯



 

2013年11月,美国医学职业精神研究所和开放社会基金会共同完成了一项针对美国军医的研究报告——《被抛弃的伦理:反恐战争中的医学与虐囚》。


撰写该报告的研究小组,包括19名军队、医疗、法律方面的美国专家。他们对军队医疗人员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拘押场所中的所作所为的公共记录进行了研究。


注:这些拘押场所多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在海外的秘密监狱及在古巴关塔那摩湾美国海军基地。


该报告显示,“9·11”恐怖袭击之后,美军少数军医违背医德,协助有关方面在审讯囚犯中采取多种手段施虐,如殴打、水刑、强行灌食、强光刺激、剥夺睡眠、噪声干扰等。


“有关方面为了急于获得情报以防止未来发生新的恐怖袭击,国防部及中情局不恰当地命令一些军队医务人员违反了他们应该遵守的‘不造成伤害’的道德规范。军医的这些有违医德的做法包括设计、参与及促成对拘押人员进行折磨及残酷、非人道且侮辱性的对待。”


但是,国防部一名发言人坚称这些囚犯得到了人道的医疗对待,报告中的种种指控失实。


无独有偶,2004年8月19日,英国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曾刊登美国明尼苏达州大学史蒂文·迈尔斯教授的一篇文章(根据美国国会听证会的证人陈述、阿布格莱布监狱囚犯和看守士兵的宣誓证词、医学症状以及媒体报道等资料撰写),从中可见,伊拉克阿布格莱布监狱的军医和护士完全清楚战俘被折磨和虐待羞辱的状况。


但是,他们不仅没有向上级报告,还通过毁掉医疗记录和出具虚假死亡证明的方法,掩盖囚犯被虐待致死的真相


2003年11月,美军审讯者用电线将战俘捆绑起来,头朝里推入一个睡袋,然后坐在他的胸口上,并且用手堵住他的嘴。结果,犯人因窒息死亡。


然而,军医居然出具了一份“自然死亡证书”!


此事曝光后,一个军事法庭仅宣判审讯者犯过失杀人和玩忽职守两项罪,象征性判处罚款6000美元、60天内不得离开军营。开具虚假死亡证书的军医未受到任何追究。


一名囚犯被打得昏死过去,失去了知觉,医生将他弄醒,然后任凭看守继续滥施暴力。还有另外两名犯人称,医生甚至让从未接受过任何医护训练的看守给囚犯缝合伤口。


2010年10月26日,英国《卫报》报道,美国“维基解密”网站公布的大量美军伊拉克战争秘密文件中,发现了军方秘密训练审讯人员的手册,里面有医疗专家教授审问人员使用的审问技巧:


羞辱、威胁、酷刑以及强迫裸体,等等。


很显然,这些都大大地违反了《日内瓦公约》。


7

冰山一角,谁是元凶?



 

正如时任众议院民主党议员约翰·提尔内在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丑闻听证会上所说的那样,该中心的情况并非特例,只是“冰山一角”。这种事情在美军医疗系统中已是普遍现象,且正在发展成为系统性的问题。


其一,频繁作战导致美军伤亡数量居高不下,医疗资源保障乏力。



据统计,自独立以来,美国参与的战争和对外的军事行动多达200余次。仅伊拉克战争中,除数万名阵亡、负伤军人外,还有10多万退役军人患有严重的心理疾病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他们多数没有工作和稳定收入,成为家庭负担,不得不依赖国防部和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医疗机构得以救治。其中,有些老兵因不堪忍受长期病痛和歧视,选择自杀或实施暴力犯罪。


有军方医疗专家称,尽管战场上援救伤兵的行动与技术有了长足发展,但大批伤兵被集中送到后方导致医院人满为患,远远超过了其承载限度,也增加了医院人力和设施的负担,医疗经费和护理人员严重短缺,药品、器械保障严重滞后,甚至曾出现大量假冒伪劣医疗器械,因此工作上出现重大疏漏不可避免。


在伊拉克执行任务受伤的直升机驾驶员


其二,官僚主义盛行、监管机制缺位。


沃尔特·里德陆军医疗中心丑闻之所以愈演愈烈,所暴露出的问题正是官僚主义盛行、缺乏监管。据一位曾在该中心工作多年的知情人士透露,早在2004年就有伤兵家属写信投诉至国防部,但没有引起注意。


2005年2月,美国《沙龙》杂志也公开了有关此问题的报道,仍未引起军方高层的“兴趣”。


根据后来军方调查显示,2006年9月,韦特曼少将的助手曾提醒他病房在管理方面出现了许多问题,伤兵及家属的投诉很多,结果还是无人理会,不了了之。


陆军高层对该中心的管理混乱情况也早有耳闻,却没有启动任何监管机制,起初象征性的调查,也仅仅是为了应付媒体和退役军人及其家属。


因丑闻辞职的陆军军医局长基利中将表示:


“最近的事件——一部分由于某些人的失误造成,一部分因我们体制的缺陷造成——令我们所有人的声誉大损。”


其三,员工素质参差不齐,服务质量不高。


退役军人事务部2009年曾表示,该部下属的医疗机构中,人员短缺的问题非常严重。新员工一般需要2~3年的工作经验,才能高效工作。


2007年5月,处理老兵申请的员工中,40%的工作年限不足3年,20%不满1年。为了训练新员工,医院不得不将许多经验丰富的老员工调离一线岗位。


各医院为了应付暴涨的伤兵,只得临时雇用员工,那些培训不足的员工将延长处理事务的时间、降低准确度、增加上诉比例。


此外,各医院还必须面对每年大量员工退休的压力。在一些员工培训不足的军队医院,处理退役军人申诉、索赔事务速度较慢,处理时间也相应延长。


近年来,退役军人及家属对医疗人员的投诉直线上升,突出反映了美军少数医疗人员技术不精、管理机构把关不严的问题。


2013年,康涅狄格州一家隶属于退役军人事务部的医院竟误将一把手术刀留在了一名退役军人体内,直到 2017年3月才被发现。该退役军人起诉了医院,随后参议院退役军人事务委员会举行听证会,对涉事军医进行质询,并协调解决赔偿事宜。


或许,美国一天不停止发动战争,美国军人在海外及自己祖国所遭受的痛苦就将这样一天天地持续下去。


伤残美军士兵写真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美国军医院对伤兵救治不力 陆军部长辞职
美军士兵的福利真多呀,这5项你可能没听说过,咱们也有好的做法
组建退役军人事务部中国人都点赞!
退役军人事务部:绝不允许污辱英烈、蓄意抹黑退役军人形象!
重磅来袭!陆军第81集团军政委方永祥将转业出任退役军人事务部副部长
退役军人事务部能为退役军人带来哪些好处?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