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有个菜园子

   春天。父亲,第一次,破例在我家里住了十天。他是来给女儿种菜的。


  新房子是我们精心挑选了一年才买下的,主要是相中了一楼有个六十平方的院子。我们想着在院子里种菜,满足着自己的喜好,还能吃到放心的蔬菜。每每想到,阳光底下,满园子精彩碧绿的菜,我都禁不住陶醉着。


  老公的的想法是把园子全部种上菜,我也赞同。可是,父亲,有点不高兴了,种这么多菜,你们吃的了吗?儿子也吵着给他的狗狗在院子里打造一个阳光房。我和老公坚持着,狗可以养在家里,院子还是多种菜,这样周末可以少回乡下老家,多睡会懒觉,休息休息。听到这些,父亲欲言又止,最终还是按照我们的意愿,默默地把院子里种满了菜。


  种菜是父亲擅长的精致活,黄瓜西红柿辣椒韭菜...各种菜分类分区,宛如一个小规模蔬菜园。父亲回老家后,每次打电话回家,总不忘问问蔬菜的长势,耐心的告诉我各种菜怎么施肥、浇水和采摘。夏天到了,在父亲的遥控指导下,菜园子的菜长的嫩嫩绿绿,园子里到处飘满了蔬菜的清香。



  有了菜园子真是省时省力。下班后,不用急着跑菜市场,周末,也不用起早买新鲜的蔬菜。节省了买菜的时间,可以在家里睡睡懒觉,看看大片,刷刷微信,好不惬意。我和老公暗自庆幸当初的明智决定。

  接到父亲的电话,是一个周六上午。我正在菜园子里摘菜。

  电话里,传来父亲洪亮的声音,想让公交车捎点东西给你,有时间去车站接吗?


  我能想象的出,父亲捎的东西,只不过又是一些他菜园子里种的大葱土豆芸豆,还有母亲做的我喜欢吃的面鱼。母亲经常会在箱子的缝隙里塞一些扎的紧紧的塑料袋子,袋子里是一把杏仁,一袋炒的香脆的黄豆,或者黄灿灿的小米,箱子总是被塞的不留一丝缝隙。母亲,是恨不得把自认为女儿用的着的东西全塞到箱子里。

  菜吗?爸,不用的,园子里的足够吃了。

  还有杏呢!父亲急了。父亲的杏树,种了有三十年了。小时候,杏子刚刚泛出一丝黄,我和哥哥就迫不及待的偷偷摘着吃,父亲心疼他的杏,也心疼他的孩子,总不忍责备。等到杏子熟了,满满一树的醉杏,都成了我和哥哥的美味。

  爸,朋友刚送了一箱子呢,你留着和妈吃吧。


  他们的杏甜吗?咱家的可是很甜很甜啊,你把朋友的还给他吧,就说你有了!

  听到父亲的话,我忍不住笑了,爸,我怎么能跟朋友这样说呢?人家也是一片心意啊。

  电话那端的父亲,声音突然低落了下去,那,算了吧,不发车了,本来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  挂了父亲的电话。面对满园子的菜,刚才还是心情美好,此刻,我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想到父亲的满心喜悦就这样被我击碎,他该是多么的失望啊!


  老家村东面,父亲有一个菜园子。每次看到市场上有新品种的菜,父亲总是想尽办法找到种子,因为父亲的用心,菜园的菜类是村里最齐全的,菜也是长的最好的。父亲,就像一个神奇的魔术师,源源不断的变出女儿喜欢吃的各种菜,生怕自己菜园子的菜类少了,对女儿失去了诱惑。每次回家,都会采摘一大堆菜给我们带回,父亲一脸的满足,那神情像极了个孩子。可是,自从有了自己的菜园子,我有多久没有看到父亲孩子似的模样了?

  我自责着,该回老家,看看父亲的菜园子了。

  第二天,我们到家的时候,父亲正在院子里摊晒着他的金银花。每年春天,山上开出第一朵金银花,父亲就会背上背包上山采摘,晒干,密封。只因我的喉咙经常发炎。曾劝过父亲,不要再去采了,年龄大了,腿脚不灵便,山上的金银花越来越少,现在药店都有卖的,父亲总是说他采摘的是野生的金银花。想来也是,药店里的金银花怎么能跟父亲采摘的相比呢?

  太阳底下,父亲的金银花像朵朵浪花,泛着金色光芒。不知道,这一大簸萁的金银花,又是父亲在烈日下,在山上采摘了多久?


  母亲正在院子里喂鸡。初春时买回的小鸡,此时已长大,围着母亲叽叽喳喳快活的叫着。等那满笼子的母鸡下了蛋,母亲断然是舍不得吃的,会仔细放在纸箱里,等着给回家的我们。看到我们回来了,母亲责怪着,怎么不打个电话?也好让我们准备准备饭菜啊......母亲嘴里责怪着,眼神里却满是掩藏不住的欣喜。拉着儿子的手,摸着他的小脸蛋,把冰箱里的桃子杏子李子蓝莓,一股脑全拿出来,似乎想把所有的好东西让儿子全吃进肚子里。

  父亲乐颠颠的跑去烧水,泡茶,摆出桌子,和老公坐在家门口过道的阴凉处,边喝茶,边聊天。

  趁母亲给儿子洗水果的空闲,我说,妈,我去村东面的菜园子看看,摘点菜。

  夏天,都是这些菜,家里西院子的小菜园里都有,不用去了!

  见我执意要去,母亲才吞吞吐吐的说,村东面的菜园子让你爸改了。我们打算种上果树,正想问问你们,除了果园里的果子,还有什么你们喜欢的,果园里没有的,我们再种点。本来,那菜园子,就是想着多种点菜,你们可以多回家几趟,其实,我们是个老脑瓜,你们平时工作那么忙,再说现在大城市想吃什么菜没有啊......

  母亲,说着。我的喉咙像堵着一团棉花。从菜园子到果园,父亲想尽办法,只不过是想让他的孩子心底多点念想,多回家几次,他们能多看几眼自己的孩子。想着年迈的老父亲,毁掉陪伴自己四十多年的菜园子,一颗颗水灵灵的菜,似乎也挂满了晶莹的泪珠,父亲的心情该是何等黯淡,在他的世界里,失去的不是一个菜园子,而是他整个世界里等待的喜悦。 


  泪水涌了出来......

  不想让母亲看见我眼里的泪水,我转过头,向门口望去。

  父亲,正坐在门口,抽烟。腰杆已没有了年轻时的挺拔,伟岸的身影已佝偻,显得越发瘦小。原来,老去只是片刻,心酸酸的。我走过去,轻轻伸出手搂住了父亲的肩膀:爸,过几天抽个时间,去把我的园子重新规划一下吧,做个阳光房。您,明年可要多种菜啊,我还要经常回家拿的,我喜欢吃的......

  哎哎......父亲怔了一下,瞬间,使劲点着头,应着,好好好,我把菜园子再扩一扩.....

  几滴眼泪落了下来,落在搭在父亲肩膀上的女儿的胳膊上......

                                              文\于里杰

(文章来自作者投稿,转载请注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 老家园子
超级新鲜的【油炸蔬菜圆子】——菜圆子和菜园子
所有的杂草都拔了吧
母亲的菜园子
爱的牵挂
父亲的菜园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