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飄》中的女人

2015-08-05

《Gone With The Wind》中文翻译为《乱世佳人》或《飘》,我更偏向于后者,因为就像电影里所说的那样一个文明的时代如风般消失了。  

电影的经典和原作的伟大我无法付诸于文字,于是我决定从一个比较小的角度来谈一谈这部经典——谈谈《飘》中的女人。      

其实,在小说的所有女性人物中,最令我钦佩的应该是梅兰妮,她弱小纤细,却能在最需要勇气的时候,表现出惊人的强悍。哪怕梅兰妮的生命像游丝一般细弱,她也能为呈现出绵延不尽的坚韧。正是在梅兰妮绵绵若存的性格衬托中,斯嘉丽的个性才得到了不断的张扬。      

或许,我喜欢斯嘉丽的原因之一在于,她几乎说出了所有女人心底里的话,甚至是潜意识中的丑陋想法。她对梅兰妮的态度,其实也是许多女性面对优秀、卓越对手时,那种半是嫉妒、半是自以为是、自我慰藉的态度。如果说梅兰妮的苍白生命映衬了斯嘉丽的绚烂个性,那么,她的存在也让斯嘉丽明白了:阿希礼只能给予她友谊,而非爱情。      

斯嘉丽颠覆了我对魅力女人的期待,她果敢、算计、狡猾、顽强,甚至具有强烈的征服欲。但是,瑞特对她的着迷却每每让我在阅读中深叹:按说情感的发生是没有理由可言的,可是瑞特却在小说的许许多多片断中,不断剖析他的情感,袒露他醉心与斯嘉丽的原因。当然,原因是作家给的,如果主人公能自主思考的话,他们两人的相像或许不应该是瑞特坠入爱情的主要原因。      

美国南方女性少有斯嘉丽这种强悍的生命力,和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执拗,更重要的是,我始终相信,瑞特的爱来自于一份男性的征服欲:从第一次见面开始,他始终知道斯嘉丽不可救药的爱着阿希礼,而他此后的所有努力,就是要将这份感情夷为平地,虽然他最终颓然放弃。      

因此,阅读《飘》,我的心始终纠结在那份征服与被征服之中,斯嘉丽要征服爱情、征服贫困的境遇,征服要达到目的的一切人和事,却忘了倾听自己内心;瑞特要征服斯嘉丽,要征服她的芳心,挑衅制度和伦理规则,可是他最终承认了失败。这样的故事,从长卷式的岁月中,看到沧海桑田的变迁,从十几岁豆蔻年华,直看到人物铅华殆尽,渐渐老去。难怪,面对《飘》,有阅读《红楼梦》的相似感,南方神话和战争荣光的破灭,在我的心中引发的更是为沧桑生命的领悟。      

历史已经遥远,但是,我依然爱看电影和小说的《飘》,爱那种不问对错、不扪良心的第一反应——或许,因为我偏爱真实,偏爱不加虚饰的的真话,哪怕它们粗糙丑陋。我喜欢斯嘉丽,喜欢那份拒绝打磨、粗糙直接的强悍,更喜欢斯嘉丽在粗糙之下又有着美丽剔透形象的矛盾错愕。      

每一次我觉得斯嘉丽应该对阿希礼死心了,觉得她应该意识到瑞特的真爱时,她却偏偏执拗的坚持少女时期就有的最初的爱恋。现实自私如斯嘉丽,可是她却始终不放弃心中那份纯真的情愫。看到这里,掩卷长叹,人啊,每每有不可捉摸的地方,参不透那个灵魂的黑洞。梅兰妮是虽然是个完美的人物,可聪明的她偏偏坚定的把斯嘉丽的一切表现崇高化,以天真的信任来以一当十地维护自己的爱情。     

其实,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斯嘉丽,因为我们不惧跌落摔伤的危险,执意要追求得到那份其实很不合适的爱情,却漠视了身边最好的、最适宜的爱人。      

我发现,和斯嘉丽一样,一个再现实自私的人,也会在心中留一个虚幻的高贵影子当作期盼的目标,人生就是如此矛盾。人人都要找一个平衡点。其实,梅兰妮在无意中成了最睿智的人:不论事实如何,坚持自己的信念,让善良和纯真来捍卫尊严,也让自尊和信任使任何威胁自己、羞辱自己的人汗颜。有时候,固执己见并非弱点,善良也并不是软弱。人性中最坚强的部分总是最早衰竭,而最顽强的,能坚持到最后的,总是那柔软的部分。      

战争在摧毁自然和人文的同时,也把人性剥得赤裸裸,让不同的人在战争的非常态下,显示出真实的自己。斯嘉丽常常以为“当我经历过最坏的事情后,什么就都不再可怕了”,可是,生活给她的答案却是:我们从来都敬畏生命,因为我们的自以为是常常落空。每一次不期而遇的遭遇,都仿佛是天大的事,而这,或许就是生命的神秘……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Asurakoo  > 我的图书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得不到的和懂你的——《飘》斯嘉丽的爱情
女人做最糊涂的事莫过于负气结婚
爱情追忆—《乱世佳人》
飘读后感
Gone with the Wind
美国译制片《乱世佳人》1939超清版中文字幕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