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节 惹祸的边将
让司马炎感到郁闷不已的不是别人,而且被别人早已言中会惹祸,自己却不相信,而委以重任的胡烈、牵弘。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这首大家都能够耳熟能详的《敕勒歌》,描述是鲜卑族的游牧生活。鲜卑族是中国古代东胡系游牧民族,居于鲜卑山(今大兴安岭),因此为族名。鲜卑以游牧为生,善骑射,所制“角端弓”为古代有名的武器。魏晋时期鲜卑族的崛起,给汉族带来了巨大的灾难(后有详文介绍)。
  邓艾曾经招纳投降的鲜卑人数万人,安置在雍州、凉州之间,与汉民族杂居。内迁的各少数民族往往被统治阶级视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而备受欺压与盘剥,没有今天各族兄弟是一家人的待遇。朝廷担心高压日久会生出祸患,因此朝廷出雍州、凉州、梁州的一部分设置秦州。
  公元268-269,秦州地区连年大旱,各族人民在饥饿线上挣扎,朝廷不但不给胡萝卜吃,而且还经常抡棒子。火上浇油的是派更为火烈,在西部素有威名的胡烈为秦州刺史。胡烈一上任,便刺刀见红,横征暴敛,弄得鲜卑族牛马不得安宁。
  恰巧此时,都督扬州诸军事的大将军陈骞与扬州刺史牵弘弄别扭,陈骞(公元211年-292年),字休渊,三国时代曹魏司徒陈矫之子,陈骞为人很有度量,能够包涵别人的缺点,每次任官都能把治地管理得相当称职,常居于外州的他,深得各方士民之心。他与贾充、石苞、裴秀都是司马炎的重要心腹,而当中陈骞的智计是最出色的,连贾充等人亦自愧不如。
  但是陈骞向来不敢忠正直言,和司马炎说话,总摆出一副正直的模样;但是见到司马衷(太子,司马炎的儿子),却异乎寻常的恭敬,大家都以为他人品近乎献媚。被封为大将军之后,在外负责都督扬州诸军事。牵弘是名将之子,性格刚毅,属于有勇无谋的武夫,曾经打败吴国丁奉的进攻,史称“果烈”。两个性格迥异的人,不掐架才怪。
  在一次打败吴军的进攻之后,因为牵弘不听从陈骞的调令,双方就互相对司马炎打小报告,陈骞对司马炎说:“胡烈、牵弘都是有勇无谋,自以为是的武夫,不是镇守边关,安抚边境军民的材料,他们肯定会给国家惹祸,造成耻辱。”
  司马炎认为小题大做,为了尊重陈骞的意见,以及表示对牵弘的信任,别把牵弘逼到孙皓的阵营中,于是把牵弘召到京城,好是一顿安抚,可能感觉西部就需要这样的武夫,就把牵弘调为凉州当刺史,成为胡烈的邻居。
  至于胡烈,司马炎认为陈骞和他没有什么冲突,现在胡烈在秦州大棒抡的那么好,之所以也把他拉上被诽谤的名单去,肯定是为了自己诽谤的理由看起来更充分一些,也就没有对胡烈采取什么行动。
  司马炎给自己埋雷本来就很愚蠢,更愚蠢是把不相关的两颗地雷变成了连环雷,瞬间把晋朝的边疆炸出了一个十年的大洞。
  往往最放心的人,就是让你最费神的人。
  话音未落几天,当时居住的鲜卑族部落是秃发部,首领树机能为了部落的生存大计,被迫带领鲜卑族与胡烈展开恶战,秃发树机能略懂些兵法,前三次和胡烈交战的时候,均派出老弱病残与之交战,并且是大败而去,胡烈杀得兴起,便领兵追杀,结果在万斛堆被秃发树机能包了饺子,胡烈大怒,与众道:“今天虽然败了,但是若能杀了此乱贼,也是大功一件!”拍马舞刀,直冲上山,胡烈身受数十伤,羞愤自刎而死。
  胡烈死后也拉人垫背,都督雍州、凉州诸军事的扶风王司马亮救援不力,也被罢官。边关告急,司马炎不得不启用杜预,任命杜预为秦州刺史,并且派尚书石鉴代理安西将军,统领秦州各项军事,讨伐秃发树机能。可惜司马炎选错了搭档,石鉴与杜预两人之前就有矛盾,两个人不可能精诚合作,剿灭秃发树机能。
  杜预(公元222-284年),字元凯,今陕西西安人。出身于官宦世家,博学多才,通晓政治、军事、经济、历法、律令、工程等,多有建树。杜预任尚书七年,经他斟酌修正的种政务数不胜数,当时的人称他为“杜武库”,意思是说他富有才干,像一个储藏武器的仓库,无所不有。如果放在现在可以称为“杜硬盘”了。这一时代被人称作武库的人比较著名的大约有三个:一个是钟会,钟武库;一个就是杜预。赞美一个人是武库,大约是一是取起博学多才;二是文武双全,并且取其儒将之风。
  杜预也特别爱读《左传》,自称有《左传》癖。因为有才,司马昭被他的才华所折服,为了将杜预拉入自己的阵营,便将自己的二妹妹嫁给了他。
  如贾充虽然是《晋律》的主编,而实际上杜预担负了最繁重的劳动,全部《晋律》的注解都是由他完成的。杜预虽然几乎没有什么武艺,连骑马都不会,射箭的技术也很糟糕,他一射箭,随从都躲到他身后很远的地方,但每有军事活动,朝廷都要召他参谋规划,常常能够给敌人以致命打击。杜预多次被司马炎启用出镇边关,在任期间杜预提出了五十多项安边兴国的建议,均为朝廷采纳。
  相比之下,石鉴的水平就差了一些,才能一般,是个睚眦必报的主,杜预与石鉴本无恩怨,只是因为杜预的哥哥与石鉴的女儿过不下去,离婚了,石鉴便开始找杜预的麻烦,当杜预做河南尹(河南郡长官,因为是京师所在的郡,所以不称为太守)时,石鉴恰好是杜预的顶头上司——司隶校尉(相当于州刺史,辖京师及附近各郡,及纠察京师百官。)石鉴找了个借口,一本就让杜预赋闲在家了。
  现在杜预又在石鉴手底下干活,石鉴自然不会忘记给杜预双小鞋穿,明知秃发树机能现在兵力强盛,石鉴还是就派杜预出兵攻打他。杜预则认为,敌人乘胜士气正盛,马又肥壮,而官军匮乏,应当集中力量运输草料和粮食,等到春天再出兵进讨,然后以五点不可,四点不须来陈述战略。
  两人争吵一番,石鉴便上奏朝廷,说杜预延误了军用物资的征集调拨,直接用囚车把他押送到廷尉,杜预还好是皇亲,用免去侯爵赎罪了事。
  石鉴爽了没有几天,便不顾实际的军事实力对比,高高兴兴的去征讨秃发树机能,自然也败兴而归,败给了略懂兵法的树机能,还好能够活着回京述职,不过在述职报告中,把败多胜少该成了胜多败少,把自己的吹嘘了一番。恰巧此时杜预得以再度被重用,便一道折子把石鉴吹起来的牛皮给捅破了。石鉴也不是软柿子,结果双方用折子乱砍,弄得司马炎焦头烂额,一气之下把两个人同时罢免。
  司马炎还是对石鉴偏爱有加,免职没有几天,便再度任命石鉴当豫州刺史,争取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结果石鉴再次辜负了浩荡的皇恩,攻打吴军时,在俘获首级的数量加了很多水,被司马炎以弄虚作假的罪名革职,规定终身不得再起用。
  但是后来,司马炎还是食言了,石鉴的官路依然亨通,在没有什么功勋,屡屡犯错的情况下,官职却一直比辛苦奋斗的杜预的高,即使杜预取得了灭吴的旷世战功。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克星吧。
  祸不单行,西晋、鲜卑两军经过长达一年多的交战,晋军不仅没有消灭树机能,反而引起更多被压迫的少数民族纷纷加入反晋的斗争中去,树机能带领各民族的军队相互配合,并肩战斗,引爆了最后一个地雷,要了牵弘的命。
  凉州、秦州等战略要地的失守,让司马炎寝食难安,虽然吃了很多后悔药,但依然很头疼,便召集众大臣商议此事。只见一大臣进言:“臣举荐一人,他可以帮陛下平定叛贼。”
  又一大臣进言:“臣极力赞同。”
  同时出来举荐的人会是谁,那谁会是被举荐的人呢?
  欲知详情如何,且听下节分解。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秃发鲜卑
神鬼莫测率三千特种兵大破鲜卑:这个小人物难道真是穿越者?
血雨腥风两晋南北朝(4)
二十岁单骑退雄兵,威震鲜卑,使二十万胡人归降的猛将
第十九节 勇气与智慧并存的马隆
三国头号物理学家,精通机械工程,用磁铁对付骑兵,威震国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