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越剧《红楼梦》对宝玉形象的净化

2020.06.15

关注

众所周知,原著中的宝玉是“泛情”的少年。他的“博爱”甚至多于他对黛玉的一往情深。所以他也做出了一些有违礼法的举动,例如吃鸳鸯嘴上的胭脂、跟袭人偷试云雨情,他甚至还和一些男性也发展过暧昧关系,例如见琪官:“妩媚温柔,心中十分留恋,便紧紧的搭着他的手。”又在发现秦钟跟智能偷情时,笑对秦钟说“等一回睡下,再细细的算帐”。宝玉的这些感情历史,《露泪缘》也没有完全保留,只是这样叙述:

这宝玉女孩儿队里偏和气。就是那仆女丛中也香甜。虽然与众人情意好,和黛玉相亲相敬更相怜

其实这样的处理方式虽有刻意规避之意,但处理的仍然不够明晰。因为这一变化体现了道德约束的重要性,陈亚先指出,艺术作品须体现它的“教育”、“认识”和“审美”价值,其中的教化作用应当是最主要的部分,一旦偏离这三方面要求选材,就会难以得到观众认同。

徐进受此影响,有意过滤了宝玉“意淫”、“泛爱”的一面,对宝玉的这些不当言行在越剧版《红楼梦》中都予以了裁剪,惟独保留了他在宝钗处闻到冷香丸时说“这香气好闻来”,以及他偷用胭脂被黛玉发现的两处情节。徐进自道,他之所以保留这两个情节,是要表现宝玉少年时代的幼稚。宝玉的这些情节也确实比原著中的描写收束了不少,这与宝玉首次出场时“手里舞着一串佛珠”的动作一样,显得他天真无邪,调皮稚拙,充其量也是不懂男女之间的规矩而已,无伤大雅。徐进旨在描写宝玉思想的纯净和单纯,为他情窦初开的美好奠定了基础。鉴于服务剧情,宝玉和琪官的关系也变得非常清白。第二场里写道宝玉在旧庙与琪官话别的场景。

宝玉道:“怎奈是肺腑之交难分手”,琪官道:“但愿得鱼雁往来多传书。”

之后二人交换汗巾留念,二人别去。这一情节展现的是朋友之间的友谊,删除了原著中的暧昧情节。中国社会因受儒家思想熏陶,戏曲艺术自然也不例外,作为一门传统艺术,也要注重剧本中伦理道德的维度。

在比较早期的剧本中,原本还有金钏之死的情节,这虽然可以忠于原著,但却淡化了宝黛爱情的表达,为了将重心放在宝黛的爱情故事上,金钏一节终被移除。此外,宝玉与众多丫鬟之间的关系也是一大亟待梳理的内容,特别是宝玉与袭人的关系。原著中的宝玉跟袭人关系微妙,他们的价值观虽然有差异,但这不影响宝玉“素喜袭人柔媚娇俏”,自从拉她共同领受警幻仙子所训之事后,便“视袭人更比别个不同,袭人侍宝玉更为尽心”,二人早就超越了普通的主仆关系。然而在徐进笔下,宝玉和袭人的关系更多是一种对立关系,原著中的亲密情节自然也不存在,与之相关的戏份也不是很多。在第三场的《不肖种种》里,看见宝玉为晴雯画眉,袭人便赶紧劝说厌烦读书的宝玉“读书要紧”,在看到他与琪官互换得来的汗巾之后,又批评他“不分上下贵贱”、与下人“平起平坐”、“与戏子结朋友”等。徐进削弱了袭人的温柔顺从,而把封建迂腐的一面加在她身上,使之成为封建群体中的一员。例如袭人还深赞宝钗劝学之举,又不满黛玉小器,与宝玉明显对立;在第五场《闭门羮》中,袭人又与贾政站在同一立场,向宝钗诉说她理解贾政鞭笞宝玉的苦心,只可叹这二爷“未见本性改半点”。剧中的袭人虽侍奉宝玉尽心尽力,但也只是“保姆式”的周到,并非精神上的关怀,所以宝玉自然对她好感全无,甚至一度“拂袖而出”。

从上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宝钗在学界的地位被认定为“维护封建正统”的人物,她的顺从与宝黛的叛逆截然不同。徐进剧本的改编净化了宝玉的思想,淡化了宝玉与丫鬟之间的复杂纠葛,只为强调宝黛之间爱情之纯粹,成功加强观众对二人爱情悲剧的共鸣。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袭人一心撮合宝钗与宝玉,最后如愿以偿,却没保住姨娘的位置!
北昆《红楼梦》:好一场繁华旧梦
邓 彤 《宝玉挨打》课堂实录
红楼有梦 黛玉有泪 越音相伴 试问梦里落花带走谁的心
《红楼梦》高考阅读试题精选,最后两道妙不可言!
小戏骨版《红楼梦》:让一群孩子演一出悲剧,是否太残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