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休道顽石难成玉:越剧《红楼梦》宝玉人格的重塑及其现代价值

2020.06.15

关注

在曹雪芹的原著里,宝玉的形象其实并不简单,似乎总是心性不定。他虽将黛玉视为挚爱,但行为却常常与之相悖,他与不同的女性、甚至男伴都有过逾越礼法的行为;他虽然对女儿有怜惜之情,却也曾毫不客气地对开门丫头施以拳脚,发泄不满,他的性格可谓同时呈现了“玉性”和“石性”。正如贾雨村所言,他是一个具有正邪二气之人,故既不能成为仁人,又不至于成为恶人。

曹雪芹笔下的宝玉飘忽不定,亦正亦邪,这让后世的改编者们多了一些取舍空间。恰如《露泪缘》一样,在越剧里,宝玉顽劣的一面(即“石性”)正是编剧削斫的对象,“玉性”的一面则成为增补的对象。他的风流不羁已甚少表现,而是增添了他对女性的同情和爱护的一面。例如主动帮助晴雯画眉,提醒紫鹃要多加穿衣,免得生病,在黛玉葬花时,他也不约而同地在山坡上收集落花等,故整体的形象可谓从玉石二性兼有,转化为“偏玉性”。


由于演出的需要,戏曲人物都是脸谱化的,他们往往善恶分明、忠奸易辨,情节一般也都是通俗易懂、雅俗共赏的。徐进的改编就是为了适应普通大众的审美需求。越剧《红楼梦》一改小说中宝玉形象的二元性,转而确定为正面人物,这样的打磨和塑造就是为了使主人公的形象清晰明确。从上文分析可见,越剧版的宝玉是一个深受封建压迫,却又勇于反抗、追求自我的青年,这与上世纪50年代对原著小说《红楼梦》的主流解读是非常吻合的,故而获得成功。

不仅如此,徐进的越剧版《红楼梦》在当今也依然保持着良好的口碑,经典不衰。对于这一问题,我们可以尝试透过剧中宝玉的形象来寻找答案。

除了反封建的意义,徐进重塑宝玉的另一重价值就是宝黛爱情的纯美。对美好爱情的追求几乎是所有人之所向,然而如今,人们对感情的追求越来越多和物质追求联系在了一起,精神层面早已不再是最主要的方面。越剧《红楼梦》中的宝玉,对黛玉的矢志不渝反倒成为了一种难得一见的高贵精神,这种宣扬纯美感情的剧情也在一定程度上吸引了现代观众的眼球。


此外,在教育层面,越剧版《红楼梦》也颇具启示意义。与贾宝玉不同,当下的社会为孩子提供了更多出路。但是中国家长的教育观念还是没有与时俱进,反而还是较为传统。他们依然认为读书考试才是改变命运的唯一出路,更有甚者动辄奉行棍棒教育,这样的方式其实与《红楼梦》中的贾政没有区别,未尝不是贾政在现当代社会的缩影。剧中宝玉最终的离家出走,或许也给一些身为父母的观众,留下了一点反思的空间。


越剧向来被目为“钟情才子佳人”的剧种,也往往被学者指出少于“触及社会深刻矛盾”,但这其实并不代表越剧没有人文关怀。越剧的转型也十分重要,正如著名越剧小生茅威涛所言,为才子佳人戏“注入全新的人文观照”,也是提升越剧在现代社会地位的方法之一。就徐进重构的贾宝玉而言,他在封建时代稀有的真挚情感,以及对“虎妈狼爸”型的贾府的抗拒感,不正是针对了现代社会的弊病吗?

    另外,尤伯鑫指出,改编自小说的戏曲剧本的成败关键在于,不仅要忠于原著,又要合乎戏曲创作规则。纵观徐进对《红楼梦》的再创作,的确既符合戏曲的特点,又没有偏离原著。如宝玉在中了家人设计的圈套后后,情绪十分激动;再如他在哭灵后立刻决定离家出走,既没有按照封建家长的意愿认真读书,也没有去参加科举,这就更合乎了部分红学家的口味。

    不仅如此,原著《红楼梦》中的诗词是辅助人物形象的重要表现方式,与之遥相呼应,戏曲中围绕宝玉形象而设定的唱词也有着同样的作用。王安祈评价此剧“超脱飘逸、清婉灵秀”,这很大程度是由其中的“曲文唱词”表现出的。例如在第一场《黛玉进府》中,宝黛初次相见时,宝玉唱道:“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一语道中林黛玉的绝俗清丽;“眼前分明外来客,心底却似旧时友”则是工整的对仗句;又例如最后一场《宝玉哭灵》中的“九州生铁铸大错,一根赤绳把终身误”,气势澎湃激昂,充份展示了宝玉的悲愤之情。这些唱词优美雅致,富有诗意,能将宝玉诗化的内心世界恰到好处的衬托出来。


    名画《蒙罗莉萨的微笑》有一个引人注目的特点,就是不论我们从哪一个角度观看,画中人都会报以笑意。越剧《红楼梦》也有这样的妙处和价值,这部剧之所以堪称经典,正是因为它不受时代和价值观的局限。

刘再复曾说过:“有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贾宝玉。”在越剧《红楼梦》里,徐进对贾宝玉的解读就是专一。他把温暖分享给身边的侍女、友人,甚至落花,但他的一片真心则全部转化为对黛玉的痴情和坚守,他的深情打动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

越剧《红楼梦》之后又曾以新面目亮相舞台,著名红学家周思源看过后,认为剧本还须加强展示贾府的“兴衰荣枯”,并为此提出详细的建议,又预计只需20分钟左右,就可以把这些补充的情节演好,而全剧的片长应该仍未超过3小时。对此,著名越剧演员、在1999年新版越剧《红楼梦》中分别扮演宝黛的郑国凤和王志萍认为,若一味“加强了贾府兴衰的成分”,就会“削弱了宝黛的主线”。如果再按周思源的意思加以突显贾府的兴衰,很可能会进一步淡化宝黛爱情。徐进借宝玉跟黛玉、家人的关系,来含蓄地展现封建社会的问题,其实已经是一个很好的处理方法了。何况越剧的“长处”原本就是重在表达爱情的细腻,而并非展现社会历史层面的宏大。


令人深感惋惜的是,徐进先生已于2010年去世了。但他留下的这部《红楼梦》剧本却成为了难以超越的经典之作,不仅为代代观众喜闻乐见,雅俗共赏,也启迪了不少影视作品的创作。如乐蒂、任洁;凌波;林青霞、张艾嘉等主演的影视版本,从不同的角度继承了了徐进作品的精华。更有意义的是,徐进的这部《红楼梦》剧本还带动了大众对原著《红楼梦》的关注和探讨,对原著《红楼梦》的传播做出了巨大贡献。

本站仅提供存储服务,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举报
打开APP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更多类似文章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有梦 黛玉有泪 越音相伴 试问梦里落花带走谁的心
邓 彤 《宝玉挨打》课堂实录
越剧《红楼梦》中紫鹃这些话,比原著中更感人!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越剧电影《红楼梦》诞生前后 l 马信芳
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深度访谈昆曲《红楼梦》总导演曹其敬
再谈《红楼梦》作者是位戏曲大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