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乡情野趣:挑一担酸杏去换醋(作者 李修运)

    那年,我八岁。我们家的院落里有一棵遮天蔽日的大杏树。杏树树冠不高,大约四尺高,我经常爬在树老柯子上睡觉,手脚翘在树枝上,像个硕大无朋的蜘蛛。

  春夏之交,杏子青青,坠折了枝头,满树上挤挤挨挨的,像扎堆儿看热闹的孩子。阳光照在杏树上,斑斑驳驳,露脸的杏子便呈现一半儿青一半儿微黄。这时,父亲便抱着一根长竹竿,在毫无过错的杏树枝桠间无理取闹地搅和着,无辜的青杏们便雨点般落了一地。把青杏装在两只木桶里,父亲挑着,扁担颤颤悠悠,忽闪忽闪,八岁的我跟在后面跌跌撞撞,我们走在西南方向通向三十里外古邳镇的土路上。

   三十里好漫长,走了十里不到,我累哭了。父亲掏了一个熟鸡蛋给我,我吃了,噎得“哏哏嘎嘎”的,他从路旁掐了一张蓖麻叶,从小河里掬来一包清水,我喝了,甜煞人了。父亲把青杏倒在一只桶里,腾匀出一只桶装我。我坐在木桶里,在父亲扁担的忽闪忽闪中,甜蜜地睡着了。

   一阵人声鼎沸,把我从梦中惊醒了。睁眼一看,到了一处繁华之地,街道两旁店铺林立,红男绿女,引车卖浆者熙熙攘攘,各种腔调的叫卖声交织成网,小吃部煎炒烹炸的香气扑面而来。这就是古邳,响名全球的古邳。

   突然,有人喊:“关老爷巡街了啦!”热闹的街道霎时安静下来。只见一个身高七尺,面若重枣,一尺长髯飘飘,着麦绿色战袍,牵着枣红马的将军在窄窄的街道上走来。他左手拿刀,右手牵马,微微点头向两边的人致意。走到我跟前,那马嘶鸣低首,我就有如神助般地飞速腾空骑到了马背上,在一阵轻缓马蹄踏街的“嘚嘚”声中,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中巡街一圈。行至御史街,突然掉落的东西砸在我头上。抬头,只见临街商铺的二楼有个女子倚窗在吃枣子,她轻佻地“吃吃”笑着,又一枚枣落下来,被我接在掌心。我愣了,看着惊为天人的她,真是俏比西子胜三分,那脸吹弹可破,那眉眼勾魂夺魄。关老爷的马弁关景悄声告诉我说:“快走!这骚蹄子祸害人!”原来她就是貂蝉,养父王允死了,吕布也死了,她好吃懒做便坠入烟花。关老爷低声吼道:“秽物,不看你父王司徒的情分上,定将你碎尸万段!”我依依不舍看着貂蝉,和尚说女人是老虎,小小的我觉得老虎很招人喜爱。

   巡街结束,关公隐遁了,连同他的马和随从。我父亲早已在街头大柳树下焦急地东张西望。他看见我,声泪俱下叫道:“我的儿呀,你跑哪去了;我们还有正事没办呢,你要走丢了,我还活个什么意思!”

   我们在大柳树后面找到一家酱园店,用青杏换了满满两木桶醋。仿佛关公给我神助,让我练气化神炼神还虚,我跟在父亲后面一溜儿小跑,一气跑了三十里也不累。父亲捋了一把柳树叶放在盛满醋的木桶里,木桶里的醋就不往外晃荡了。父亲说:“关老爷在一千五百五十八年后的今天邂逅相遇你,是你的缘分,他把忠仁义勇这棵苗子种在你身上了。现在乱哄哄的讲阶级斗争,抹杀了人性中善良的天性,让恶性抬头。孩子,将来即便你做个普通人。也要讲究仁义啊,不贪不占不涩不滑,吃亏处事宽厚带人,不讲回报,人做天看。”我记住了,我终于做成了普通人,我的外貌怯弱而忠厚,内心却强大无比,坚不可摧。我混迹在芸芸众生中,以一言一行传播关公的精髓。

    母亲腌制了好多坛子的糖醋蒜,那是我们的菜肴也是我们的零食,我们一直吃到第二年夏天收获了又一茬新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文化佳园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潮汕同乩“关公老爷”上身,你见过吗?
桥西区新华街街道
微信原创一周年感言
观前街的长度
最有“味道”的南昌老街,还有多少人能认出它来?
【甘宁界·诗歌】:王洲平‖《梦中的杏树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