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老秋寿眉与新秋寿眉的对决,感受它们不同的淳和醇

《1》

秋风渐起的时候,出去办事。

经过一个街角的咖啡店,有帆布的大伞,有藤条的桌椅,有常春藤砌成的围栏,隔绝了旁边马路上的喧嚣。

这种街角咖啡店的文化,已经盛行了几十年了。

什么时候,能改成茶馆文化呢?

改成街角茶馆,用中式的围栏,中式的照壁修竹,中式的小桥流水景观,防腐木的古朴桌椅,人手一杯奶茶或者清茶,照样可以坐一个下午。

就像西湖边的那家茶楼。

点一壶绿茶,点一些茶点果碟,就可以在那里呆一个下午。

看窗外的青山碧水,看湖中的倒影斜塔,看夕阳西下,在湖面上洒下万点金光。

美景当前,总愿意放飞思维。

想起有一个女子,为了爱,放弃修为,泯灭种族,甘愿永镇雷锋塔下。

想起有一个女子,伤心而亡,永远长眠在西湖之滨。

想起有一男子,被贬到了远离政治中心的杭州,在这风景如画满城烟柳的城市,别的没干,先在这湖里修了条长堤。

还有一个男子,英雄了得,终身没有娶妻,死后也被葬在了西湖边上,永远陪伴着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

永镇雷峰塔的是白素贞,长眠西湖的是苏小小,修堤的是苏轼。

英雄是武松武二郎,他的衣冠冢被立在苏小小墓的边上。这位打虎英雄,生前没有娶妻,死后,终于和名妓扯上了关系——做了邻居。

不知道武松愿不愿这样的安排,但苏小小肯定不愿意。

她喜欢的是风流倜傥的白衣公子,哪会爱上一个打虎的草莽武夫?

这般错配,必定又是一段孽缘。

《2》

霜降的时候上山,S师傅说,我们尝尝老一点的秋茶怎么样?

他说的时候一脸的谄媚。

因为,他的老茶,全部都进了村姑陈的仓库。现在他要想喝点老白茶,感觉一下老白的韵味,得跟我借。

李麻花在一边偷笑:哈哈,仓管来讨茶喝了。

我白了她一眼,回S师傅说,好呀,我们喝2017年的寒露吧。

点名2017年寒露,不是没有原因的。那是目前留存数量最多的一款寒露茶了。

村姑陈从2014年开始收集寒露茶,一收就是6年。

每年卖一些,存一些,细数一下,每个年份的寒露茶,其实量并不是太多。

上次花了一天时间,彻底盘了一次仓库,统计出来的结果是,历年存下来的寒露茶里,只有2017年的寒露是最多的。

想了很久,为什么别的年份都没留下几十斤,反倒是2017年的寒露留下最多呢?

按理,2018年倒春寒天气冷,茶叶内质丰富,应该是2018年的茶留下最多才是。

后来去翻从前喝茶试茶的品鉴本子,才恍然大悟。

2017年采茶迟,山上3月23、24号才开始采茶。这是平常年份采牡丹王的日子了。

由于开春晚,又闰六月,2017年的天气一路热到爆炸,直到霜降,还可以采白茶——于是那年就诞生了唯一的一次霜降茶。

既是茶季推迟又延长,那2017的寒露存量略微比往年多一些,也就正常了。

《3》

还沉浸在回忆中,李麻花已经开始吵着要泡茶了。

她主动洗好杯子,烫好盖碗,还称好了5克干茶,眼巴巴地坐在那里,等着喝。

难怪她这样的表现,我平时确实比较抠门,好茶们一律存着,除非要测试陈化情况,否则肯定不会轻易拿出来喝,都是黑天黑地的把它们密封上好几层,再存在深宅大院般的大仓库里,等闲不让她动。

S师傅也是,每次想喝什么老茶,得专门挑我上山的时候,还要做各种铺垫和伏笔。

看来,葛朗台*陈的名号,是要被坐实了。

为了一雪前耻,今天就让她们好好喝喝这泡2017寒露茶。

并且,还大方地抓了二两,送给S师傅,让,你拿着喝吧。其实心里肉痛得半死,面上还得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来。

做人,真是难,难,难。

做一个爱茶的人,更是难上加难。

做村姑陈的读者,更难,等了三个段落了,这茶还没开始泡,瓜子都嗑了一大盘了。

已经有人在心里嘀咕,你再啰嗦,我就取关。

哼哼,真的取关。

《4》

移船相近邀相见,添酒回灯重开宴。

白居易约琵琶女喝酒,是用的这句承上启下。

村姑陈絮叨完毕开始喝2017白露,便也化用这句吧,重新烧开了水,开始冲泡。

沸水冲入的瞬间,坐在盖碗上方的我,鼻端便已经闻到了很浓郁的老寿眉才有的,不确切一点说,是老秋寿眉才有的陈香和药香。

及至喝一小口茶汤在嘴里,汤刚一入口,这股浓郁的、直冲而来的陈香和药香,便裹在稠滑的汤水里,给了我们最强有力的一击。

那是一股苍老的植物叶片,经历了岁月沉淀之后,与空气中的氧分子经过了诸多的碰撞,交互,褪变,最终焕发出来的一种新的、有别于新秋寿眉的、独属于老秋寿眉的陈香。

很多茶友不明白陈香,觉得这股气息很迷幻,很难以捉摸。

甚至觉得陈香是老白茶的所有香气里,最不可想象、最容易被误导、最经常被识错的一种香气。

尤其这股陈香,还经常混和在药香和花香当中,就更让人难以分辨了。

其实,这便是因为对陈香的不理解造成的。

老白茶,说到底还是植物。一款植物叶片苍老、老旧之后会生成的气味,大多数植物都会生成。

找一些真正的老白茶,多闻几次,便知道了。

今天这款2017寒露茶的陈香,便可以成为教科书般的存在。让列位看官闻过之后,喝过之后,从此识得陈香为何物。

《5》

2017寒露的陈香,它像大多数秋寿眉一样,是与药香混搭在一起的。

并且,由于年份真实、并且是三年陈的老白茶,这股陈香+药香+花香的综合气息,便裹在了浓厚的,重重的,稠滑度极佳的茶汤当中。

浆感十足的茶汤,像一层水膜,包着芳香分子,让这香气,更加不易挥发,不易飘散,从而更加凝固,更加隽永。

列位看官不知道有没有在雾气深厚的天气里,闻过盛开的鲜花?

那花蕊中散发出来的清香,由于被大量细小水分子包裹的缘故,较之晴朗开阔的天气,更加浓郁,更加沉郁,挥发得愈发缓慢。

所以雾天和雨天的花香,更小,更细,更幽。

这便是老白茶的茶汤,香气更浓郁,更沉迟,更低调的缘故——大量的香气被稠滑锁住,层层包裹,只能少量、缓慢地释放。

而这款2017寒露的汤水,之所以给人极度醇厚的感觉,也得益于它年份的真实——其实只要产区好,工艺好,储存条件好,只要区区的三年茶龄,这款白茶便已经非常非常之稠滑,非常非常之醇厚,汤感非常非常之饱满了。

确实,端在村姑陈手上的这杯2017老白茶、老寿眉、老寒露茶汤,此时正呈现着果冻样的汤感。

轻轻摇晃杯子,汤水不是像水一样荡漾的,它是像镜子一样,呈镜面感在晃动、抖动。

物理学知识告诉我们,只有半固体状的物体,受震荡之后才会晃动,如果是单纯的液体,比如清水,它受外力震荡后,只会流动、波动、滑动,却不会像果冻一样晃荡、摇晃。

2017老寒露茶的汤感,呈现出这种半固体才有的状态,便是因为它的年份,是老白茶。它的汤水里,有丰腴的胶质,还有丰沛的养分,丰富的芳香分子。

有了这些多元的、大量的内含物质浸出在老白茶的茶汤里,这汤水喝起来,才会有醇和厚的感觉。

醇,就像老酒一样,水分挥发了,留下的都是岁月沉淀下来的精华。

厚,是内质饱满、丰盈,是丰富多元,是包容并蓄,是高山的温光水气土,与岁月融分贯通后,凝成的精魂。

这是新白茶所不具有的,一种资源。

《6》

喝过2017年的寒露茶之后,喝了2020年的秋分茶。

是刻意想要对比,对比三年陈的秋寿眉,与新茶秋寿眉之间的汤感区别。

因为S师傅问了个问题,他说,老白茶醇厚,但新白茶的汤有时候也醇厚,这两种醇厚,我感觉是不一样的,但又讲不出来到底区别在哪里。

在他的要求之下,2020的秋分茶,也被烧开了水,烫热了盖碗,冲泡了出来。

趁热闻香,新白茶的香气,甜花香如繁花似锦,粽叶香似弱柳扶风,淡淡的草药香,是荷塘里的那片新绿,才露出尖尖的嫩角。

汤水晾到微凉,小小地啜一口。

稠滑的汤水,紧紧包住了舌面。

一边的李麻花发出惊叹,呀,这新茶怎么也这么稠?

S师傅在一旁含蓄地微笑,细瞧,还有三分得瑟隐藏在其中。是对自己的得意之作,那种发自肺腑的喜爱和得意。

我白了李麻花一眼,说,也不看这是谁的作品?

话音未落,S师傅的满脸褶子,更深了。

继续细细喝这款新白茶的汤,果真,汤水里的稠度,是极浓的,极富有浆感的,包裹感极强的。

暂且不论新白茶里如此稠滑的汤感,S师傅是怎么做出来的,单论它的这稠度,这滑度,这厚度,就与前面刚刚喝过的老白茶,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

若与前面喝的2017寒露茶相比,2020秋分茶的稠度,浆感,厚度,是肯定比不过三年陈的老大哥的。

但是,若说2020秋分茶茶汤不厚、不稠、不够有浆感,也不对。

它也是厚的,稠的,滑的,只是与老白茶老寒露相比,新秋分的稠度,滑度,厚度,略有欠缺。

就像昊然弟弟与靳东哥哥站在一起,说他不帅么,肯定不行。但没有那种岁月的沉淀罢了。

新白茶的稠度,淳和,润泽,饱满,是“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清新灵动。

老白茶的稠度,醇厚,浆感,浓郁,是“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沉郁苍桑。

《7》

新白茶,淳和,润泽。

老白茶,醇厚,沉郁。

新白茶是小杜,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

老白茶是老杜,丹青不知老将至,富贵于我如浮云。

我们喜欢小杜的清丽,也喜欢老杜的沉郁。

我们喜欢新白茶的清新,也爱上老白茶的沧桑。

终有一天,我们会把新白茶存成老白茶。

再从中,感受它从年轻到成年,再到苍老的涅槃时光。

那是岁月对青春的回想。

看完这篇文章

您或许还对这些内容感兴趣 #

点击下面文字即可阅读


2020年,小陈茶事“白茶春茶笔记”

完结篇:这一年,太姥山的改变

第36篇:今年白茶总体产量如何?

第35篇:水润万物,雨生百谷,谷雨茶归来

第34篇:太姥山高山茶园的鸟语花香,不想下山了

第33篇:天气对今年白茶的品质有什么影响?

第32篇:春茶季,村姑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

第31篇:春茶季,我犯了一种病,看到白茶就想采

第30篇:直播选茶,一天试了30多款毛茶!

第29篇:在茶园写稿是种什么感受?

第28篇:亲民冠军春寿眉来啦

第27篇:没有烘干的白茶有什么特征?

第26篇:太姥山版《石头记》

第25篇:春茶季的一天(内含彩蛋故事)

第24篇:今年春白茶品质有哪些变化?

第23篇:茶农的鸟枪换炮

第22篇:白茶里的花香,来自茶园边上的野花吗?

第21篇:那明星般的清明白牡丹

第20篇:疯狂的古树茶

第19篇:几张图教你分清白牡丹的等级

第18篇:特级、一级、二级白牡丹的区别

第17篇:为什么白牡丹比牡丹王更招人喜爱

第16篇:下雨天,试毛茶正当时

第15篇:白毫银针进入尾期,白牡丹正式出场

第14篇:春茶季,茶山上的那些过客们

第13篇:春茶季,太姥山高山上的雾

第12篇:捉急,春白茶还在采就急着催上市

第11篇:缘何牡丹王成为新茶友的挚爱

第10篇:半山已经采牡丹王,山顶还在采银针

第9篇:茶农们的笑脸

第8篇:茶界出名的套路

第7篇:福鼎茶农的未来之路

第6篇:春茶季伊始,茶农一天赚多少钱?

第5篇:白毫银针里的中庸之道

第4篇:试毛茶是一场与饥饿的战斗

第3篇:日光萎凋了两天的毛茶白毫银针什么滋味?

第2篇:白茶里头采的都是米针么?非也!

第1篇:喜大普奔,太姥山的白茶开始少量采摘了!

……

2019年,小陈茶事“白茶春茶笔记”系列文章

2019白茶春茶笔记的结尾:我的山居生活

第37篇:春茶季,我在太姥山做了一个梦

第36篇:茶得微风拂,春逢谷雨晴

第35篇:为什么现阶段的新白茶不能压饼?

第34篇:为什么采摘春寿眉的茶农特别少?

第33篇:贾府四艳,可堪匹配白牡丹的四个等级!

第32篇:从湘云到宝钗,戏说白牡丹和春寿眉的区别

第31篇:我卖了三十年铁观音,所以比你懂白茶!

第30篇:你永远叫不醒那些装睡的茶友

第29篇:你是不是买到名叫“白牡丹”的春寿眉

第28篇:春末的春寿眉迎来主场,汤水淳滑、花香清芬!

第27篇:山岚坐看风吹雨,云卷云舒漫太姥

第26篇:今日太姥山大雾,为何高山云雾出好茶?

第25篇:送走白牡丹,迎来春寿眉

第24篇:春茶季茶农的朋友圈

第23篇:为什么不建议在春茶季的时候上山寻茶

第22篇:挑捡白茶,春茶季必不可少的技术活!

第21篇:两年时光,终于等来清明白牡丹

第20篇:太姥银针诞生记,讲讲白毫银针的分选!

第19篇:萎凋槽出来的白茶,没有收藏价值?

第18篇:白毫银针和白牡丹的毛茶,毫香与花香如何转化?

第17篇面对外省银针的大举入侵,福鼎茶农在想什么

第16篇:教你分辨外省银针和福鼎银针的区别!

第15篇:福鼎茶农的新变化:农残检测机!

第14篇:论小白茶的倒下!

第13篇:荒野白茶采摘正当时!

第12篇:以为买的是白毫银针,其实,它是牡丹王

第11篇:科普:从外观上分辨白毫银针和牡丹王

第10篇:哪来那么多抛荒和荒野白茶饼?

第9篇:路边,你方唱罢我登台的广告牌

第8篇:现阶段就上市的春白茶,慎买!

第7篇:采茶的从来都是老妪,哪来的少女?

第6篇:春茶季,那些关于福鼎白茶的认识误区

第5篇:讲讲白茶的第二级抛荒白茶

第4篇:那个穿茶服在茶园摆拍的,是不是你?

第3篇:你造吗?白茶,也会受原生家庭的影响

第2篇:头采米针缘何成为茶界网红?

第1篇:太姥山春白茶正式拉开序幕

……

喜欢文章就点个赞
作者  | 村姑陈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小陈茶事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怀有这些独特能力 为人处世鹤立鸡群
十种女人注定以离婚收场
如何让酸性体质变成弱碱性体质
每到冬季,手脚干裂很疼治验方三则
土豆饼大解放----自制笑脸土豆饼
“网购防骗技巧”教您网购如何防忽悠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