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上古神话解读(五):夸父逐日(中)

【文章说明】

本文系上古神话系列解读第五篇,解读对象是“夸父逐日”神话。受限于篇幅,本文将拆分为上、中、下三期。本篇是第二期,主题为《学界各家对“夸父逐日”神话的解释》,感兴趣的读者关注更新即可。

在上一期文章中,笔者主要从相关文献的成书年代、叙事结构、文本源流三个方面探讨了“夸父逐日”神话的叙事源头,即该神话最早出处的问题。其结论为:《山海经》中的“夸父”神话就是后世“夸父”神话的蓝本。


本期文章将以此结论为基础,集中探讨第二个问题,即学术界关于“夸父逐日”神话的各种解释。这个问题,与当前人文学科的很多其他问题一样,都还处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阶段。其根本原因在于可靠证据链的严重缺乏,但“科学精神”的匮乏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对此,笔者虽学识微薄,但也愿为人文学科的“科学化”进程略尽绵力。故而,本期文章将列举诸多关于“夸父逐日”神话的典型学说,略谈一谈其中的问题所在。如若有冲撞该说持有者之处,还请海涵。本文仅代表个人微末之见。


1.解读“夸父逐日”神话的三大派系

与很多其他神话传说一样,对“夸父逐日”神话的解释也是五花八门。但大致可以分为人文神话和自然神话两大派系,还有一个少数派,即只着重于解读其精神意义,而不考虑其历史文化背景的“思想派”。

其中,人文神话是指以人为中心的神话类型,其本质是人类对其自身及所在社会群体的认识和描述,比如始祖神话,发明创造神话,战争神话等。在众多“夸父逐日”神话的解读中,将其定性为人文神话的典型解释有“战争说”、“测影修历”说、“旱灾说”、“求雨说”、“祭祀仪式说”、“普罗米修斯盗火说”等。


自然神话则是指以自然万物为主体的神话类型,其本质是早期先民们利用原始思维方式对自然现象的解读,具体对象有天地宇宙、日月星辰、山川湖海、风雨雷电、花草树木等。比如盘古开天地,风伯雨师雷神等,就是典型的自然神话。

在众多“夸父逐日”神话的解读中,将其定性为自然神话的主要有“云神说”、“水神说”、“白昼拟人说”、“月神说”等。

其实,关于神话起源的“自然解读”和“社会解读”观点,笔者已在《中国上古神话的起源与发展》一文中做了详细解释。此处的人文神话与社会神话,无非就是古人“神话创造”的对象不同罢了。


但在“夸父神话”解读的众多说法中,有一类特例有必要单独标明,即基于“人类意识层面”或者说“精神层面”来解读神话的视角,即上述笔者所说的“思想派”,毕竟这与客观的人类社会视角还是不一样的。其中,典型代表有“光明说”、“自然抗争说”、“寓言说”等。


综上所述,学界各家对“夸父逐日”神话的解读范围甚广,几乎涵盖了神话学研究中的普遍可能性。其中,影响比较大的是人文神话视角下的“战争说”、“旱灾说”、“测影修历说”三种,后文将对此重点解说,其余则简略带过。


2.解读“夸父逐日”神话的三大重要学说

(1)战争说

“战争说”认为,“夸父逐日”神话反映的是夸父部族与神争霸,或是与黄帝部族之间的战争。持“与神争霸”的是茅盾先生,他将“夸父”形象比附于古希腊神话中的巨人族“泰坦”,借助泰坦家族与宙斯家族的神权争霸来解释“夸父逐日”,这明显是受西方神话学研究影响的产物。

持“部族战争”说法的是张启成,他认为“夸父逐日”反映的是炎帝后裔夸父族和黄帝部族的又一次权力争夺战。其逻辑依据是:第一,夸父是炎帝后裔,证据为《山海经·大荒北经》中的“后土生信,信生夸父”及《山海经·海内经》中的“共工生后土”,而共工是炎帝后裔;第二,应龙实为黄帝部下,《山海经·大荒北经》中又说:”应龙已杀蚩尤,又杀夸父”,叙事语境实为炎黄之争的后续;第三,《山海经·大荒北经》中,对“夸父逐日”行为的评价是“不量力”,这与该神话系统中黄帝及黄帝部族的主导地位是合拍的。

笔者认为,战争说的概率是很大的,但上述论证的不足之处也显而易见。茅盾先生的说法完全忽略了神话形成的特定历史背景,着重于借助西方神话的现有模型来比附。

而张先生的说法,虽然特别关注了上古社会部族战争的现实情况,但显然舍弃了绝大部分“夸父逐日”神话文本内容,而且也没有对《山海经》中的文本渊源与可信度做考证。比如,其使用的《山海经·海内经》中的文献证据“共工生后土”之后是“后土生噎鸣,噎鸣生岁十有二”,与“后土生信”明显矛盾。再比如笔者在上期文章中讲到的《山海经》中两个“夸父逐日”神话文本的差异等,以及《山海经》的成书次第问题等。


(2)测影修历说

“测影修历说”认为,“夸父逐日”神话反映的是古人观察日影变化以修正历法的现象,也有说是制定历法。由于认可这种说法的学者较多,就不再依次列举。其主要的逻辑依据有:

第一,从“夸父逐日”的“逐日”行为来看,其与《尚书·尧典》中的尧帝任命羲、和氏守四方以测日影一样,有“敬日”和“测影”的元素,故可解神话文本中的“夸父与日逐走”、“欲追日影,逐之于隅谷之际”的文献记载;

第二,从文字训释方面看,“夸父逐日”神话中的“入日”和殷商甲骨文中的“入日”一样,是一种太阳崇拜祭祀仪式,同时带有测度日影的天文学观测性质,即可解《山海经·大荒北经》中的“入日”记载;

第三,从观测日影定历法方面看 ,夸父之“杖”很有古人观测日影使用的天文仪器“圭表”的性质,而“大树”也是上古观测日影的重要“标尺”之一,故可解“杖化邓林”的记载。

一般认为,这种说法的主要缺陷是:难以解释“夸父逐日”神话中的“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的情节。此外,也没有可靠证据能证明夸父的身份是主持历法修订的日官。而且,若是通过测定日影编修历法,理应选择一个固定的地点,而非“禺谷”、“河渭”、“大泽”如此广阔的区域。


(3)旱灾说

“旱灾说”是近年来比较受重视的一种解释,持此说的人也颇多,如徐元济、王红旗、丁世忠、张春生、王青等人。其核心观点为:“夸父逐日”是对上古时期黄河、渭水流域严重旱灾的反映,属于灾难型神话。其主要的逻辑依据有:

第一,从“逐”字的另一字义“驱逐”看,“夸父逐日”可解读为夸父部族对带来严重旱灾的“太阳”的驱逐。当然,实际上进行的应该是巫术仪式活动;

第二,从文本“饮于河渭,河渭不足”的表层含义看,可能是对河渭流域旱灾的变相反映,而“北饮大泽”也顺理成章地成为寻找水源的直接行动;

第三,从“杖化邓林”这一情节,加之清人毕沅注解的“邓林”即“桃林”的说法,再结合古代“桃木”辟邪驱魔的能力,“夸父之杖”遂成为“驱逐太阳”的工具;

第四,从与其他神话原型比对看,'夸父逐日”神话与掌管水旱的大神“夔”有许多相似甚或相同之处,如音韵、事迹、职权等;

第五,从“夸父渴死”及主水之神“应龙杀夸父”看,夸父极有可能是求雨而死,而在古代“曝巫求雨”是比较常见的求雨之法。因此,也解释了“夸父之死”的问题。

笔者认为,“夸父逐日”神话确实很可能是一则旱灾神话,但上述几条依据的说服力还不够,有不少内容还停留在主观解释的范畴,比如与“夔”相似的说法,还有“夸父之杖”辟邪驱魔的解释,以及“逐”作“驱逐”的解释等。


3.小结

综上所述,学术界对“夸父逐日”神话的解读角度是多方面的,而且各有各的理论依据。其中,有不少“论说”的论证过程非常精彩。但整体上还处在各家说各家的局面,一直未有定论。当然,这对作为人文学科范畴的神话学研究来说,一向是“家常便饭”的事情。


——本期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好运来吉  > 传说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上古小讲堂:夸父为何逐日?
神话里隐藏的历史秘密:夸父逐日
谁知道关于“夸父”的典故?
“夸父逐日”的多重解读
“夸父逐日”神话新释
夸父为何逐日,学者研究之后感慨:夸父是中国最早的天文学家!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