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门海战:大清海盗张保仔的最后狂奔

2019-07-01

19世纪初,世界各地都处在战火纷飞的多事之秋。拿破仑战争几乎将整个西半球拖入长期军事对峙,东方的白莲教起义也让清帝国疲于奔命。位于两个不同文明体系间的珠江口,也不可能因此而独善其身。日益严重的海盗问题,几乎同时让清朝和澳门的葡萄牙人感到非常棘手。

最终,冲突升级为1810年初的虎门海战。其结局也在诸多方面,成为了日后不同历史桥段的预演。

两个世界的边缘

16-19世纪 澳门都是两个独立世界体系的交汇点

从16世纪中期开始,澳门就是东亚与外部世界交流的主要口岸。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以这座小城为中心的珠江三角州地带,也是两个世界的边缘。这里既是贸易的交汇点,同时也在扮演不同文明间的缓冲区。

既然是一个诸多文明和经济模式交融的地方,就容易存在双方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活跃在广东沿海的各海盗集团,就让清朝官方与澳门当局都感到头疼。由于此地一直非常倚重海洋经济,所以无论帝国的海禁政策如何实施,都从未杜绝类似的团体重生。等到王朝的步入控制力下降的中后期,那么海盗的数量、规模和活动空间都会随之膨胀。尤其是在世界局势紊乱的19世纪初,珠三角几乎成为这些走私劫掠船队的天堂。

白莲教叛乱让清朝被迫从其他地方抽调资源和兵力

张保仔的崛起,就得益于这样的时代背景。他早年加入的郑一集团,虽然有很大规模,却不敢在行为上过于放肆。直到清朝陷入白莲教之乱,无力在边缘区域保持强大的军事存在,这个红旗帮势力才正式开始野蛮生长。加上张保仔在郑一死后,成功的和郑一嫂成为姘头,几乎变成了珠江口的最大野生力量。海盗们也开始袭击那些往返固定航行的外国商船。作为澳门宗主的葡萄牙人,本土正陷入了拿破仑战争。其影响从可大西洋海岸,一直辐射到东方的印度和南洋群岛。在很大程度上也限制了欧洲国家对珠江口海盗的反击力度。

1805年,随着清朝解决了白莲教问题,开始着手加强对沿海地区的管控。受到新一轮海禁影响的红旗帮,自然将压力转嫁到澳门和所有西方商船身上。因此,即便很难迅速得到有力支持,澳门的葡萄牙当局还是被迫对张保仔的势力进行反击。

澳门本地守军使用的 中西结合帆船

1807年5月,由巴雷托指挥的2艘小型战舰,就在澳门附近水域同数十艘红旗帮的海盗船遭遇。虽然2艘战舰都是改良版中国式帆船,但在武器和人员素质上更胜一筹。因此张保仔的部下输掉了他们与澳门当局的首次大规模交锋。

但红旗帮的势力却没有得到任何遏制。因为他们还是能够依靠走私或掠夺来的欧洲枪炮,不大击败偶尔赶来攻伐的清军水师。加上欧洲局势的最新变化,让巴雷托率领船队远赴巴西去向国王若昂四世效忠。张保仔的队伍就得以继续在珠江口为所欲为。

因拿破仑战争而被迫赴巴西避难的若昂四世

首次强势反击

战争期间 英军也乘势进占开普敦 锡兰和马来亚

1808年,来自印度的英军抵达澳门,并短暂的对此城施行武装保护。他们的目的并非在于打击海盗,而是为了控制欧陆国家的外海基地,断绝任何可能与法国势力的勾兑。此类行动也发生在荷兰控制下的开普敦、锡兰和马六甲,澳门不过是整体计划中的小小一环。

英军的到来,在客观上减轻了葡萄牙守军的重担。此前,他们必须将活动范围限制在澳门的炮台射程之内。防止过度出击,让本岛变得兵力空虚。但英军的强行入驻,让这个问题不复存在。加上来到澳门的各国商船主都强烈抗议,葡萄牙人决心彻底解决张保仔的红旗帮船队。在所有准备工作完成前,又有1艘来自东帝汶的葡萄牙商船被海盗劫持,全部成员都在抵抗中遇害。这让澳门当局加快了行事速度,并祭出了强于此前的船队规模。

19世纪初的葡萄牙海军服饰与护卫舰

1809年9月,炮兵上尉何塞被任命为新澳门舰队的指挥官。他的兵力包括了3艘纯西式的小战舰、39门火炮和250名中葡船员。在英军答应助战的情况下,较大的公主号和贝利萨里奥号离开澳门,连夜寻找在附近水域活动的张保仔船队。至于较小的罗拉号,则专门为2艘护卫舰提供补给。

葡萄牙人很快就遭遇到在附近巡弋的海盗船袭击,后者不仅在船只结构上参考了西洋技术,也几乎装备了全部的欧式武器。但面对护卫舰级别的对手,他们还是在战力上落入下风。部分海盗便选择避开强敌,转而寻找只装有5门火炮的罗拉号下手。但30名船员一直拼死抵抗,直到只剩8名幸存者时,挣扎着抵达了澳门炮台的射程内。随即,新的一批海员接管了这艘小船,并在第二天又重回战斗位置。

首批被武装起来的 公主号护卫舰

1809年9月15日,3艘葡萄牙小船遭遇到迄今为止的最强对手。足足200艘大小不一的红旗帮船队,企图将他们包围并发起了一整天追击。尽管兵力严重不足,葡萄牙水兵还是依靠更好的线膛炮还击,在海上不断同海盗们迂回周旋。后者的火炮数量众多,但来源非常复杂,从16-19世纪间的型号都有。加上海盗从未接受过良好的射击训练,在颠簸的海上很难命中目标。等到太阳西沉,所有人便驱船返回位于珠江口以内的基地。何塞带着他的小型舰队,心有余悸的返回了澳门。

由于这场冲突的规模和结果,引起了广州的清朝地方官注意。担任连广总督的张百龄,要求在珠江内侧施行物资封锁,同时派人联络澳门守军。双方达成一致,葡萄牙人将船队规模扩大到6艘,清军也出动60艘水师战船协助。

19世纪的中国式帆船 也开始吸纳大量的西方技术

激战虎门

19世纪前期的虎门海峡油画

1809年11月,澳门总督卢卡斯将舰队规模扩大为6艘护卫舰。760名中葡船员与120门火炮,让他们敢于直接冲入珠江口寻敌。清军水师则与他们约定,从内侧的上游出发,里应外合的进行夹攻。于是,担任澳门首席法官的米格尔便亲自率军出征。

29日,葡萄牙人开始接近位置险要的虎门。由于深知西方船队的威力远在清军之上,张保仔派出大批海盗拦截逆流而上的澳门舰队。然而,虎门附近的海峡地形,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海盗们发挥。他们无法展开优势兵力,而是需要在两岸之间排队进入射程。加上海盗虽然拥有西方火炮,但大口径武器依然部署在船头位置,自然更加倾向于集团冲锋后进行跳帮肉搏。葡萄牙护卫舰则依照经典的战列线理念,一字排开的封锁海峡。用部署大量火力的侧舷形成防线,朝着聚集在一起的海盗船密集射击。虽然大口径火炮同样稀缺,但凭借射速、精准度和专门杀死人员的葡萄弹,成功将红旗帮拦在海峡内侧。

19世纪的护卫舰 有足够实力击败普通海盗船

在15艘船被击沉后,张保仔的舰队一度出现溃散。靠着大型指挥舰的策动,全体成员又在葡萄牙战舰的射程外完成了重组。接着,过程与前次类似的激战又发生了一遍。这个细节足以说明,远东在19世纪时的海战策略依然与公元前无异。三国与六朝时期的长江水战阵型,几乎被海盗们自然复刻到了珠江海口。可见双方在理念上就存在巨大差距,很难依靠器物的修修补补和简单的堆砌数量就获得平衡。

如果清军水师在战斗中顺流而下,就可以让不可一世的张保仔全军覆没。但在澳门舰队奋战9小时后,他们依然没有姗姗来迟。迫于无奈,葡萄牙人在弹药即将耗尽前离开。严重受挫的海盗们也不敢发起追击,任由对手安全撤回澳门水域。

清军水师在整个军事行动中都无所作为

实际上,清军一直对张保仔船队的规模和战斗力都非常忌惮。出于保存实力的需要,他们并不情愿自己亲自动手,只能靠澳门船队充当一线剿匪力量。毕竟,珠江上游已经被大致封锁,海盗们如何不能冲破下游的拦截,就会被困在当中饱受物资耗尽之苦。

为此,张保仔在12月11日率领200艘船的舰队再度出击,以极大的声势逼近澳门本岛。结果在开阔的水域,葡萄牙护卫舰又击沉了他们的15艘船,迫使其他人都逆流逃回虎门附近。张保仔自知形势危急,单方面向澳门传达了求和之意。在被当地总督拒绝后,其内部也开始出现了严重分化。最终,之前加盟他们的黑旗帮向广州官府投诚,加入到清军水师一边。

双方的战术理念差距 在布阵上非常明显

最后一搏


时间进入1810年,红旗帮的船只又在一系列小规模冲突中被频频击败。葡萄牙人也不再深入内河求战,而是将舰队部署在东面的大屿山附近。这样就可以和澳门的炮台互为犄角,形成一道下游的封锁链。

眼看部众就有挨饿和分崩离析,张保仔在1月21日发起了最后一搏。这次,红旗帮及其附属海盗团体几乎倾巢出动,其兵力达到了史无前例的300艘船和20000多部众。船上或单兵使用的枪炮也多达1500门。他们选择避开澳门的岸基火力,直接扑向停靠在大屿山的葡萄牙船队。因为只有干掉这6艘西洋护卫舰,才能确保自己的成功突围。在发现这些目标后,大量的海盗船便开始两翼迂回,准备让对方被困在舰队与岛屿之间。

虎门的海盗 被清朝和澳门封锁在珠江口内

葡萄牙人面对这一突然起来的反扑,在慌乱中也发生了康塞科号搁浅事件。为了自保和帮助友军,其他船迅速准备好用一侧的火力反击。他们故意等对方靠到很近的位置,才集中发射所有的枪炮。过于集中的海盗船,再次面临前后阻隔问题。当靠前的战舰被炮弹打的千疮百孔时,后面的同伴却无法开火射击敌军。利用他们的混乱,葡萄牙人将搁浅的船只拖出,从而增强了己方的攻击力度。但红旗帮的数量依然非常巨大,丝毫没有因畏惧火力而表现出退怯的意思。

一直负责实际指挥的何塞注意到,在海盗船队的中心位置有1艘体型巨大的船只,上面还有加装的木质高塔。这个显眼的目标,实际上就是张保仔舰队的旗舰。之前,由于庞大的兵力规模,她一直得以隐藏在后排深处。现在却由于大量的船只分散迂回,开始暴露在葡萄牙人的视野内。

19世纪的澳门 由岸基炮台提供可靠的防御体系

明白其意义的澳门舰队,立刻集中6艘护卫舰上的远程火炮射击。由于加装了不必要的上层建筑,海盗旗舰的船体结构被大大削弱。在被炮弹不断命中后,船体终于破裂浸水,并以最快的速度开始倾覆。周围的其他战船,由于失去了旗舰的巨大打击而迅速溃散。张保仔虽然也得以死里逃生,却从此失去了继续突围的希望。

此后的两周,数万海盗被全部封锁在珠江以内,张保仔不得不向葡萄牙人求和。何塞便亲自搭乘1艘小艇前往其驻地,接受整个红旗帮的投降。同时,澳门当局也准备了较为合理的善后事宜。通过首席大法官米格尔的从中调解,昔日的海盗头子得以在投降的基础上加入清军水师。于是,曾经让清朝官府都忌惮无比的红旗帮,一次性向水师上缴了270艘大小船只、1200门枪炮和大量的刀枪等冷兵器。张保仔也在之后的12年里,成为清朝肃清其他海盗的主力急先锋。

成为清朝水师将领的 张保仔

纵观这场持续数月的战争,无疑是在为几十年后的历史进行铺垫。清朝对于珠江口等沿海地区的控制,实际上从未达到自己的理想状态。每当时态发展到不可收拾,其最可靠的动员力量还是来自遭多重限制的澳门。但葡萄牙也已经不是那个可以独立拱卫一方的海上强权,英军可以轻易进驻的整体大势,将在近40年后带来影响巨大的鸦片战争。

张保仔及其部众 将成为清朝剿灭其他海盗的急先锋

至于在顺从与反叛之间摇摆的本地海盗,还将在清朝的军事体系中扮演水面王牌角色。他们的生活环境、接受的技术革新都让内河的正规水师看上去相形见拙。哪怕是在太平天国战争的前期,他们都将不断被抽调去北方的长江巡防。用半土半洋的战船,为清帝国的生存而出力。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thing88888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中英鸦片战争发生在清朝?NO!看铁血大明怎样让大英帝国赔款谢罪
同样是打仗,明朝打的英国赔款道歉,清朝却如此丢脸!
明朝水师击败的是西方海军主力舰队吗?
英国汉学家李约瑟为何说所有欧洲国家联合都不是明代海军的对手
英国在明朝就炮击并占领了虎门炮台?最终却赔了银子并道歉!
不可一世的大英帝国竟向明朝赔过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