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红楼梦:凤姐说鸳鸯一向是个可恶的,鸳鸯究竟有哪些可恶之处?

2021.11.07

《红楼梦》里有很多大丫头,如鸳鸯、平儿、袭人、紫鹃、晴雯、侍书等,这些丫头都是挺拔尖的女孩,只是出身低卑而已。但在古代,出身很大程度上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尤其是对于女孩而言,有一个好的出身,基本能决定后半生是富贵还是贫贱。

这些丫头各有性格,其中被大多数人认为最有奴性的当属宝玉屋里的袭人和秋纹,而最没有奴性的是鸳鸯和晴雯。


鸳鸯可说是贾府最体面的大丫头,因为她是贾母的大丫头,贾母对她也极为依赖,一时一刻也离不开鸳鸯。在贾府,主子有身份有地位,奴才也跟着有体面。同是小姐公子,宝玉的大丫头就比探春和迎春的大丫头受追捧,就是这个道理。

贾府的丫头眼界不低,虽是奴婢,但因常年在主子跟前耳濡目染,因此见解不凡,而这正是凤姐说的,贾府的丫头比别人家的小姐都强的原因。

曾有人怀疑,鸳鸯不过是个奴才,既不能识文断字,又接受没什么别的教育,怎么就知道宋徽宗是画鹰画得好,而赵子昂又擅长画马呢?

其实,跟在贾母身边多年,鸳鸯也不需要知书识字,只消跟着主子就能听说不少文化常识了。贾母是个十分讲究的人,对屋子的布置,对审美的追求,她一样都不曾马虎,而鸳鸯是个聪明的,即便学不到十分,学到八分也很不错了。


贾母是个爱说爱笑的人,在潇湘馆,当着王夫人、薛姨妈、凤姐、宝钗黛玉宝玉探春等姊妹和刘姥姥的面,还特意细细地讲了软烟罗的四种颜色及质感等,刘姥姥也跟着见了世面。

日后倘若刘姥姥回了他们庄子,说起这种贵重的纱罗,就有人疑惑她不过是个村里老妇,一辈子没见过世面,并且就此得出结论认为刘姥姥不可能知道这种名贵纱罗,那岂不是画地为牢了?

讲了这么多,是想以刘姥姥的经历为例,验证鸳鸯跟在贾母身边已久,想必也见了不少世面,虽说身份始终是个丫头,但那眼界和见识却不下于那些中等人家的小姐了,而这对于鸳鸯而言是利是弊?


凤姐是管家媳妇,又喜欢在贾母跟前奉承,自然也是和鸳鸯多有来往,看她俩关系,还十分融洽,以至于鸳鸯敢在凤姐生日那天当着众人的面向凤姐敬酒,凤姐还不敢不给面子,推让几番后照样饮完,可见她还是十分尊重并在意鸳鸯的。

鸳鸯在凤姐跟前的面子,固然和贾母有关,但也有几分是她靠自己本事挣来的。而凤姐是怎么看待鸳鸯的?

王熙凤是个十分精明的人,围绕她和鸳鸯之间的故事,有一件就是邢夫人和她商议讨鸳鸯给贾赦做小老婆的事,而凤姐素与这个婆婆不大交好,但又碍于儿媳身份,不欲得罪婆婆,也想撇清自己干系,因此,凤姐私下暗忖鸳鸯的脾性及为人,其中有如下一段描写:

凤姐儿暗想:“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虽如此说,保不严她就愿意。我先过去了,太太后过去,若她依了,便没话说,倘或不依,太太是多疑的人,只怕就疑我走了风声,使他拿腔作势的。那时太太又见应了我的话,羞恼变成怒,拿我出起气来,倒没意思。不如同着一齐过去了,她依也罢,不依也罢,就疑不到我身上了。”

看到此处,未免对凤姐为人一笑,当着众人的面她和鸳鸯表现得亲切友好,也十分愿意给鸳鸯面子,但私下她却认为鸳鸯“素习是个可恶的”,那么,在凤姐眼里,鸳鸯究竟有哪些可恶之处呢?


宝玉的丫头晴雯的判词里有这么一句话:“心比天高,身为下贱”。在古代“下贱”两次并非伤人恶语,古今异义的词不少,这个词意思是指人出身卑微贫寒。晴雯卑微表现在她无父无母,自小流浪在外,是赖嬷嬷的奴才,在贾府,她是奴才的奴才,比起鸳鸯、紫鹃这些家生子身份更低,起点更低。

晴雯的这句判词,用来形容鸳鸯依然十分恰当。前面说了,因长期在贾母身边耳濡目染的缘故,鸳鸯的眼界、见识已然不低,还是凤姐那句话,“便是我们的丫头,比人家的小姐还强呢”。

鸳鸯的好,不止是凤姐看得到,贾母更是对惜春等人说,鸳鸯比她们这几个姑娘都强,连平儿都坦然说:“那原是个好的,我们哪里比得上她。”(第三十九回)。

正因这“好”,鸳鸯才形成了高傲的心气,鸳鸯才在邢夫人端详她的时候,先是“自己倒不好意思起来,心里便觉诧异”,随后却也只是“猜着三分,不觉脸红,低了头,不发一言”,直到听说是赦老爷,方才“红了脸,夺手不行”、“只低了头不动身”、“只管低了头,仍是不语”、“仍不语”,最后私下对平儿说:“别说大老爷要我做小老婆,就是太太这会子死了,他三媒六聘的娶我去做大老婆,我也不能去。”

鸳鸯后面的话更为决绝:“纵到了至急为难,我剪了头发作姑子去,不然,还有一死。一辈子不嫁男人,又怎么样?乐得干净呢!”

正是这傲气,在凤姐眼里,反而是“可恶”了。

王熙凤是金陵王家的小姐,高贵的出身,养尊处优的环境,让她觉得鸳鸯这种大丫头可恶,她曾放言,普天下的人,我不笑话便罢了!可见凤姐打心底里瞧不上的人可不少。

王熙凤骄傲,自有她骄傲的资本。出身、家境、容貌、才能,她一样也不缺。可鸳鸯她们呢,凤姐大约觉得她们不应该那么骄傲,她们明明出身卑微,将来就是配小子的命,最多做个姨娘,没想到因为长期跟在主子身边,渐渐变得“眼高手低”,这可不可恶?


可但站在鸳鸯的角度,我们会发现她心气高自有心气高的理由:丰富的知识储备,不凡的眼光和见解,聪明的头脑,灵巧麻利的手脚,主子的看重和信赖。

而这些足以让她有理由鄙视贾赦那个昏聩好色的大老爷,他贪多嚼不烂,但凡有点姿色的女孩,他就不放过。所以,鸳鸯只能用最为决绝的誓言,彻底拉清她和贾赦之间的界线。

但鸳鸯的聪明灵巧,除了造成她过高的心气之外,也让她在贾府众人面前有些摆架子和拿大,甚至有些行为略显不妥当。

第四十回,刘姥姥进大观园,饭席上,鸳鸯想了个主意,要拿刘姥姥取笑。这主意不是当主子的出的,反而是个大丫头出的,虽说也无伤大雅,但刘姥姥到底是老年人,又是贾母的客人,与王家沾亲带故,也是个穷人。试想,如果刘姥姥家但凡有些体面,鸳鸯大概也不会出这样的主意。


刘姥姥虽说也配合着凤姐和鸳鸯说这个笑话,但事后难免感慨了一声,说喜欢他们家行事,说这是“礼出大家”,凤姐和鸳鸯两人当时也听懂刘姥姥话里的意思了。

刘姥姥固然不恼火,但终归心里不会那么舒坦,毕竟再怎么着,论年龄,她都能给凤姐和鸳鸯做祖母了,论关系,她还算得上是贾母的半个客人,是贾母留下她住几天的。

第二点,鸳鸯平日和主子们说话,口气依然不小,大有半个主子的味道。尤氏、李纨是两个“菩萨”,固然不介意,凤姐和鸳鸯有共同利益,也不理会许多,但鸳鸯开口讲的那些话,即使在主子奶奶跟前,腰杆也笔挺笔挺的:

这里尤氏笑道:“老太太也太想得到,实在我们年轻力壮的人,捆上十个也赶不上。”李纨道:“凤丫头仗着鬼聪明儿,还离脚踪儿不远。咱们是不能的了。”鸳鸯道:“罢哟,还提“凤丫头”“虎丫头”呢,她也可怜见儿的。虽然这几年没有在老太太、太太跟前有个错缝儿,暗里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总而言之,为人是难作的……新出来的这些底下奴字号的奶奶们……少有不得意,不是背地里咬舌根,就是挑三窝四的。我怕老太太生气,一点儿也不肯说。不然,我告诉出来,大家别过太平日子。这不是我当着三姑娘说,老太太偏疼宝玉,有人背地里怨言还罢了,算是偏心。如今老太太偏疼你,我听着也是不好。这可笑不可笑?”

鸳鸯讲的话固然没有问题,立场中正,点评到位,但细看这口气,略有些居高临下的姿态,可不俨然是半个主子了?

第三次,是在第七十五回,鸳鸯硬生生地怼了尤氏:

贾母……因见……尤氏吃的仍是白粳米饭,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那人道:“老太太的饭吃完了。今日添了一位姑娘,所以短了些。”鸳鸯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贾母笑道:“这正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鸳鸯道:“既这然,就去把三姑娘的饭拿来添上也是一样,就这样笨。”尤氏笑道:“我这个就够了,也不用取去。”鸳鸯道:“你够了,我不会吃的?”地下的媳妇们听说,方忙着取去了。

尤氏来荣府吃饭,下人盛了他们吃的饭给尤氏这个主子,被贾母看见了,她问怎么回事。鸳鸯、王夫人等人解释说现在府里已没多的饭,都是可着头做帽子。


鸳鸯见贾母在问,就骂那盛饭的下人,说让她把三姑娘的饭添上来。尤氏忙说自己这个就够了,不用取,鸳鸯硬生生说了一句,你够了,我难道不吃的?意思是尤氏作为主子吃的这碗饭,吃的可能是她们奴才的分例。

鸳鸯出发点也许是为尤氏好,是希望她也能吃到主子们吃的红稻米粥,但不排除她也有在贾母跟前依照贾母的意思讨好主子的可能。贾母怎么想,鸳鸯就怎么做,见贾母细问了,她才发号施令,这就有摆架子、逞威风的可能。

然而,这正是人的两面性,心气高的人,纵使是个丫头,也难免会有恃才傲物或颐指气使的种种可能,而这些“可恶”之处,在凤姐、平儿等人眼里,可能是判断鸳鸯大概率不愿意给贾赦做小老婆的原因了。

参考文献:《红楼梦脂汇本》,曹雪芹著,脂砚斋评,岳麓书社。

作者:端雅。欢迎关注我的百家号:红楼夜思。从书里,看更广阔的人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liuhuironge  > 红楼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青眼看红楼 | 鸳鸯形象探究
红楼梦四大丫鬟是谁?四大丫鬟里为什么没有晴雯?
鸳鸯女空羡鸳鸯|红楼人物点评第一弹
《红楼梦》中的鸳鸯拒婚究竟有多大胜算?
红楼梦里的丫鬟与男主人关系和身份进阶之路
24、红楼梦:奴才毕竟是奴才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