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四女卖臭豆腐赚生活费 攒钱来年再考研

2014-12-07

资讯要闻长江日报朱佳琦2014-12-04 15:25
1
大四“坚强女孩”卖臭豆腐赚生活费的励志故事感动了不少人,因为现在很多贫困学生都很自卑,被生活压得抬不起头来,但是闫红平却用她的坚强、乐观诠释着她的人生之路。
她是考研(微博)“领路人”
“没有‘平姐’跟我一起复习,我都学不进去了”,李明说,备战研究生考试时,“平姐”每天晚上都给他定好第二天去自习室的时间,而且“不只唠叨一遍”, 对此,他经常笑“平姐”啰嗦。和闫红平合租公寓的孙振笏对此最深有体会,他今年成功考上了本校研究生。刚开始那段时间,每天早上,他都在闫红平出门一个小 时后,才起床去自习,后来闫红平“看不下去了”,“逼”他早点起床。
在这些好兄弟眼里,“平姐”除了像一个大姐姐,更给了他们精神上的 支持。不了解她的经历时,大家都很好奇:她怎么这么“拼”?有次,闫红平和孙振笏闲聊时的一句话让他至今仍印象深刻:“对别人来说,我是一个只有初中文化 的打工妹考上了不错的大学,但对我自己来说,今年不管考不考得上,我都要尽全力,至少要对得起自己”。
“可能她这样就叫‘绝处逢生’吧”,在男生们看来,这样一个内心强大的坚强女孩也让他们更懂得了珍惜,无论在学习上还是生活上,他们都学着向“平姐”看齐。
买不起书,蹭书看
初三时,不到16岁的闫红平成了孤儿。
于是,“北漂”赚学费成了别无选择的选择。连初中文凭都没有的她多次碰壁,终于在北京一家洗浴中心找到了份包吃包住、月薪600元的工作。第一天上班, 就从早上8点干到了第二天凌晨2点,除了迎宾,她还要向每位客人推销泳衣、浴巾。18个小时的超强度工作后,她回到宿舍偷偷哭了起来。想到原来的同学此时 已结束了一天的学习,回家吃了父母做的饭菜,早早进入了梦乡,而自己却累得腿都站肿了,就觉得将来还是要读书。
买不起书,闫红平就天天去超市里躲着看。有时下班早,她就绕路去一家出售图书的超市,捧起书就看,往往是超市晚上11点打烊了,她才不舍地放下书回宿舍。
考上湖北工业大学后,闫红平愈发喜欢看书了,只要有时间就会泡在图书馆。她说,刚上大学时,看到周围的女孩穿着漂亮的衣服,还有着唱歌、跳舞等才艺,家 庭生活都比自己美满,而自己似乎什么都不会,曾一度有点自卑。后来,她把所有能挤出的时间都泡在图书馆里看书,看了不少成功女性的人物传记,“我没有别人 聪明,只好将勤补拙”。闫红平说,读的书越多,越觉得自己的心境和过去不一样,“气质是从内散发出来的,我希望做有气质的女孩”。
她比同龄人更懂感恩
至今让闫红平最感遗憾的一件事是,大三寒假在工地实习时,88岁的爷爷突然去世了,她第一时间赶回家,仍没见到爷爷最后一面。
由于爷爷患有白内障,懂事的闫红平经常帮他修指甲,“怕他自己剪不好弄伤了”。先打盆水让爷爷把脚泡着,再不断往里加热水,半小时后,她把爷爷的脚擦干,用锉子磨掉爷爷脚上的老茧,再小心翼翼地修剪脚指甲……回忆起这些,闫红平愈发思念爷爷了。
为了给爷爷争气,也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闫红平拼尽全力学习。每到期末考试前,班上同学都拿着书来向她请教,有时还会把大家聚起来来个“考前集体复习”,她是“辅导老师”。
大学期间,闫红平共获得了一次国家励志奖学金、两次校级二等奖学金、两次国家一等助学金。她的年级辅导员兼班主任龚爱娥说,每年10月份申请助学金时,班上另外43个学生从来不主动申请,“大家都想把这个名额留给她”。
尽管今年考研失利了,但闫红平准备“来年再战”,最大的愿望就是考研成功。她始终坚信:知识能改变命运。“现阶段先好好经营这个臭豆腐摊”,她笑着说, 自己没有啥大梦想,只想赚钱养活自己和帮助他人,“如果我以后赚到钱了,想资助一些读不起书的孩子”,或许,只有她最懂得贫苦孩子对书本的渴望。
在该校土木与工程学院党委副书记凃清松印象中,这个女孩格外乐观、开朗。他感慨地说,闫红平身上这股“不服输”的劲头是90后大学生身上极少见的,“但她比同龄人更懂得生活的不易,这种有梦想的大学生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
请来帮帮这个“坚强女孩”
编后
闫红平好强,浑身充满了正能量。哪怕生活再艰难,也坚持自食其力、不忘梦想。许多读者看完这个“坚强女孩”的故事,都提出想帮帮她。晨报倡议,如果想帮 闫红平,湖北工业大学附近的读者最好能照顾一下她的生意,经常去买碗她的臭豆腐,或者为她提供一份适合的工作,这是最能帮到闫红平的,也是对这个“坚强女 孩”最大的尊重。
好同学
为“平姐”撑场
昨天中午,闫红平的同班同学李明、沈博闻、孙振笏、黄开都来到她的臭豆腐摊前给她“撑场”。“长沙臭豆腐一份4元,不好吃不要钱!”几个大男生一站到摊后,就开始大声地“叫卖”起来,全然不顾周围人的眼光。
上午11点,他们先帮闫红平把棚子支了起来,然后点火、炸臭豆腐、调酱汁,动作一点也不显生疏。不到20分钟的时间,就卖出了6份臭豆腐。这让闫红平暂时忘却了身体上的不适。
闫红平告诉记者,她最大的愿望还是明年考研成功,“我相信知识能改变命运”,现阶段,她只想臭豆腐摊的生意有点起色,或者找到份不错的工作。
沈博闻说,闫红平在同学面前很少讲自己的家世和经历,但大家都感到她比同龄人成熟、干练些,所以喜欢喊她“平姐”。
来源:长江日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wangliya  > 未命名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我的孙女闫羽慧
【不说再见】快毕业了我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南阳市一中17岁女孩闫书楷参加“洋高考”——同时被五所国际大学录取
考研姐
导姐叨逼叨:2014年第一个周一 赖床迟到的举个爪(2014年1月6日)
李军:从漂泊的农民工到在校博士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