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夫人在贾府败落中的责任

2012-05-31

王夫人在贾府败落中的责任

2012-05-30 08:52:46

归档在 张望红楼 | 浏览 1938 次 | 评论 1 条

贾府的败落,根本的原因是政治上的失宠,不仅得罪了圣上,而且与有势力的亲王也处于敌对状态。主要的罪证是帮助甄家转移藏匿抄没的财产,其次是贾赦、贾珍、贾琏乃至薛蟠的胡作非为,包括王熙凤惹下的一些人命官司。但百年贾府,正如探春所言“可知这样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说明败落始于内因。那么,王夫人在贾府的内乱方面,应负有一定责任。

王夫人在贾宝玉婚姻大事上倾向于宝钗,造成了贾府继承人无可挽回的悲剧,但有情可原。林黛玉进府后,紧跟着又来了个薛宝钗。在日常起居中,宝玉与黛玉的情感越走越近,这让王夫人看在眼里,却急在心里。其实,在第三回,王夫人与黛玉初次见面,就提醒过她,家里有个祸根孽胎,“若一日姐妹们和他多说了一句话,他心上一喜,便生出许多事来。所以嘱咐你别理会他。”可惜黛玉并未将这个提醒往心里去。薛宝钗不得不主动亮出金锁,第八回薛宝钗故意要看宝玉的通灵宝玉,反面的三个用途未念,偏念出正面的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这里宝钗的丫环黄金莺配合很好,说:“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引得宝玉去看她的金锁,正反两面,一面一句,道是: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而且,这个金锁有和尚说了,必得有玉才配。莺儿也添油加醋,说我们姑娘身上还有几样世人不知道的好呢。尽管有贾母抵挡,但终未抵过王夫人、薛姨妈和她们的侄女王熙凤合力窜掇,使得薛宝钗如愿以偿。这直接导致了宝玉两次出家,最后悬崖撒手。王夫人其实是知道黛玉在宝玉心中分量的,紫鹃为黛玉情辞试探宝玉,听说黛玉要回去,宝玉顿时魂魄失守,一头热汗,满脸紫胀,眼珠发直,口角遍流津液。宝钗大礼,显然对宝玉伤之弥深。但若从父母择媳的角度,宝钗随分从时,亲和乖巧,美丽健康,而黛玉体弱多病,尖酸刻薄,难以持家,选择宝钗虽造成了巨大悲剧,亦有情可原。

王夫人在处理和解决与宝玉惹事生非的丫头方面,扑风捉影,但出手过重。王夫人日常生活中,绷得最紧的一根弦就是“我总共这一个宝玉,断不能让你们勾引坏了。”第三十回,王夫人午间小憩,听到了宝玉与她的丫环金钏的对话,分明是宝玉无心无肺的惹事,但王夫人却骂金钏“下作小娼妇,好好的爷们,都叫你们教坏了。”将金钏赶了出去。导致金钏投井自尽。司棋虽曾因宝玉情解石榴裙,但她跟表哥潘又安在大观园私约密会,赶出去并不为过。但晴雯、蕙香和芳官的被逐,实属冤枉。晴雯是老太太看中,予的宝玉。检索书中,王夫人不过与晴雯仅有三次交道。但由于她“眉眼又有些像你林妹妹的”,长得又“水蛇腰,削肩膀儿”,妖妖调调,有些黛玉的模样,王夫人就很不待见。又加上她的性格脾气跟黛玉也差不多,说话很伤人,在园子里得罪了王善保家的等刁妇,所以常在王夫人面前告状:“宝玉屋里的晴雯那丫头,仗着他的模样儿比别人标致些,又长了一张巧嘴,天天打扮的像个西施样子。”王夫人见到晴雯时,不巧正看到晴雯衫垂带褪的春睡之态,因此王夫人很火,“我看不上这浪样儿!谁许你这么花红柳绿的妆扮!”“天天作这轻狂样儿给谁看”。不过几天,王夫人硬是让人把四五日水米不进、蓬头垢面的晴雯从炕上拉下来,吩咐:“把他贴身的衣服撂出去,馀者留下,给好的丫头们穿。” 把她赶了出去。向贾母回话时却说:“宝玉屋里有个晴雯,那个丫头也大了,一年之间病不离身……前日又病倒了十几天,叫大夫瞧,说是女儿痨,所以我就赶着叫他下去了。”事实上,晴雯并不娇弱,更没有一年病不离身,只因半夜赏月受凉而得了小风寒,至于女儿痨更是无从谈起。晴雯逐后,宝玉曾哭道:“我究竟不知晴雯犯了何等滔天大罪!”蕙香因与宝玉同日生日,仅仅在夜宴时开了句玩笑:“同日生日便是夫妻。”遭到驱逐。芳官是戏子,小戏班解散后安排到宝玉房里的,王夫人认定“戏子没一个好东西”就把她赶了出去。王夫人唯一最信得过的是袭人,但也正是袭人早在第六回就与宝玉有了肌肤之亲。这对王夫人其实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

王夫人在安排李纨、探春、宝钗代理主事事上,较为妥当,但支持不够。事发第五十六回,王熙凤身体不适,不能理政,王夫人只好钦点李纨、探春、薛宝钗临时主事。探春极富持家的能力,并有着强烈的忧患意识和责任感,在主事七、八个月的时间里,她不管凤姐缩了头,李纨和事佬,宝钗“不管己事不开口,一问摇头三不知”,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些改革,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抑止住败落的势头,但还是让大观园出现了一线生机和活力。但王夫人并没有因势利导,不但基本上不过问,而是通过抄检大观园,让三个代理者靠边站了。宝钗主动搬出园子,避开了是非。探春和李纨都成为了抄检的对象。当“异兆发悲音”的中秋之夜,贾母身边的孙子辈都走散了,探春独此守候时,不仅让人感觉到了贾府的悲凉,也让人感觉到了探春心中的迷茫和忧伤。

王夫人自作主张夜袭大观园,带来内部混乱,是最大败笔,但未加反醒。“抄检大观园”事件的起因很简单,贾母房中的丫头傻大姐在大观园的山石背后拾得一个五彩“绣春囊”,华丽精致地绣着“两个人赤条条地盘踞相抱”,傻大姐误认为是“两个妖精打架”。刑夫人借此发难,其实她发难是冲着她的儿媳妇王熙凤去的,但王夫人不知怎么想的,竟在未告知老太太的情况下就擅自决定抄检大观园。王熙凤对这次查抄从内心是抵制的,但事情牵扯到自己,不搞清楚就会落到自己身上,所以身不由己,不得不查。王夫人安排以她为首,其余人员有周瑞家的、吴兴家的、郑华家的、来旺家的、来喜家的五家陪房以及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这些老婆子大多受过小姐丫环的气,找不着这样的机会整治,所以在抄检中态度相当恶劣。晴雯是大观园中最美的丫环,心直口快,从不媚上,成为抄检的首要目标。“只见晴雯挽着头发闯进来,豁一声将箱子掀开,两手捉着底子,朝天往地下尽情一倒,将所有之物尽都倒出”,给王善保家的一个没趣。探春“秉烛开门而待”,扬言“我就是头一个窝主……我原比众人歹毒……只说我违背了太太,该怎么处治,我去自领。” 并严正警告说:“你们别忙,自然连你们抄的日子有呢!”说着声泪俱下,悲愤至极。当王善保家的自恃是邢夫人陪房,上前掀弄探春衣襟时,探春结结实实给予了一记响亮的耳光,这一耳光打退了王善保家的,但却没能打醒王夫人。这次抄检的直接后果,便是逼死了晴雯、司棋,赶走了四儿、入画和所有唱戏的女孩子,促使惜春、芳官、蕊官、藕官等少女选择了葬送青春的出家之路,宝钗也避嫌搬出了大观园。遭此浩劫,大观园由盛转衰,灾难一个个接踵而至:异兆悲音,迎春误嫁,宝玉疯颠,元妃薨逝,黛玉魂归,直至贾府被抄,群芳凋敝,“悲凉之雾遍被华林”。

王夫人放权于王熙凤当甩手掌柜,凤姐虽有能力,但对其未严加管理。从王夫人的处事风格和行为看,她确实不太具备持家的本领,将诺大的荣国府交与凤姐管理实是明智之举,王熙凤也具备管理和驾驭能力。但人都有弱点,王熙凤热衷权力和虚荣,贪钱图利。她弄权铁槛寺草菅人命,挪官银和府中人员的月银擅放高利贷。对上曲意奉迎,对下严酷盘剥,对情敌不留活口。功过基本相抵,后来不仅自身下场非常凄惨,也引发了贾府的危机。在这其间,王夫人对其监督不够,约束不力。

    王夫人的行为和做法,虽然是在贾府大趋势下犯下的错误和失责,但它客观上加速了贾府毁灭的进程,因此她亦难逃其咎。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3gzylon  > 文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重要情节简述(24)
高考名著名篇训练之《红楼梦》选择题、简答题练习
《私语红楼梦人物》
红楼梦重点情节简答题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