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文化现象(2)——文化强国可以战胜军事强国

神奇的文化现象(2)——文化强国可以战胜军事强国

(2010-09-26 20:18:00)

现在,许多国家将文化作为一个国家的“软实力”。文化看似没有法律的强制作用,但它的潜移默化影响力量不可低估。从世界上许多国家的发展历程上都可以证明这一点。一个没有形成为核心价值观并为其他国家所效仿的国家,永远不能称之为强国。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不同民族之间既合作又竞争的过程。在合作与竞争中,不掌握先进物质生产力的民族不会占据主动和优势地位,没有振奋的精神和高尚品格的民族也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因此,物质因素和精神因素对于一个民族发展,具有同样重要地位和决定作用。

中国是农耕文明,所以,历史上总是经受外族的入侵。但是,外族人无论如何统治它,始终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它的文化性状。因为中国已经形成了的自己独特文化,有了自己永远不灭的精神脊梁。中华文明还具有很强的同化功能。孔子说:“夷狄之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文化对异质文化的吸收和消化能力是惊人的,明显的例证是对佛教的吸收。自秦汉大一统形成以来,代表中原文化的汉民族在与北方游牧民族历次战争中,即使被打败,但最终仍然是文化传承上的主动者、胜利者。中国领土的扩张,跟俄罗斯不同。俄国是靠军事扩张,中国是靠民族融合,文化的认同,用先进文化和先进生产方式向边疆地区扩张。如辽的统治者自己就说,我的典章制度,跟中华是一样的,我也是中华。他认可了自己是中华大家庭中的一员。

北魏鲜卑游牧民族虽然运用武力征服了中原,但是由于拓跋部落是一个文化较低、社会生产力落后的部族,对各民族人民进行残酷的掠夺和压迫,迫使各民族人民不断起来反抗,已经直接威胁了北魏王朝的统治。拓拔珪意识到鲜卑族的文化与中原文化的差距。他认为,要维护自己的统治,必须改弦更张,吸收汉族的优秀文化,北魏王朝完全采取汉族的典章制度,依靠汉族知识分子,完成了由不固定的游牧生产方式向内地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转变。拓跋宏(孝文帝)主政时,力排众议,积极推行汉化,不但要求年龄在35岁以下的鲜卑族贵族大臣必须学习汉文,会讲汉语,会书写汉字,朝廷议事,不许用北方各少数民族语言,一律用汉语,违者免官。拓跋宏还决定迁都,在公元493年将首都从接近牧场的平城(大同),迁移到地处中原中心的洛阳,远离游牧文化。迁都后,下令禁止穿胡服,服饰遵汉制,百姓若有不从命者,将追究当地官吏的责任。实行均田制,调整赋税制度。

再以清朝为例,满族人是用武力占领中华大地的。但清朝从第二代君主康熙帝开始,就系统学习汉文,接受汉文化。在确保满族优势地位的基础上,任用汉人,采用汉制。全面实施明朝管理体制和汉语汉字。当然,在满州人入关之前,统治者已经在事实上接受了汉文化,要求官员和知识分子都必须学习研究汉文化,还将《三国演义》作为重要的军事教材。后来,末代皇帝溥仪竟然不会写满文,不会说满语了。这难道不是文化的神奇力量吗?

同样,印度文明过早地成熟,使得它积弱不振,长期是以阴柔为主调。从孔雀王朝以后,印度几乎没有过几天独立的日子,老是不断地受到游牧民族,或伊斯兰教徒的入侵。伊斯兰教徒在印度建立政权,统治了几百年。但是尽管如此,印度始终如一保持了文化的一贯性。这主要是由于印度婆罗门教、佛教和印度教一脉相承,在民众形成了一种宗教文化认同。在一般人看来,喜欢侵略扩张的民族是强势文明;受侵略被征服的民族是弱势文明。而印度的生命力,就在于它在长期地被奴役被统治被征服的过程中,始终能以自己的文化来同化外来的统治者,以柔克刚。

日尔曼人虽然在军事上占领了罗马城池,他们看似是胜利者,但他们同样被罗马文化所征服。所以有人说,一个国家的强大,不仅仅体现在导弹、军舰、潜艇、计算机、航天飞机上,因为这些物质的东西是可以摧毁的,只有民族文化、民族精神深入地渗透到社会的主流时,这个民族才是真正的强大。有学者曾说过,文化征服,是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最彻底的征服。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任何一个民族都可以征服中国,但是若想彻底改变中国文化,把它像埃及那样彻底消灭它的原有文化是办不到的。中国从商周以来,遭到过多少北方的游牧民族入侵,游牧民族建立了多少个蛮族政权,但时至今日,我们已经找不到匈奴人、鲜卑人了和契丹人了。可能在东北的部分地区还能找到他们的踪影,绝大部分人已经被同化了。可见中国传统文化具有强大的引领力和同化力中,华文化具有自身存在价值和顽强的生命力量。中国传统文化的“同化”能力,并不仅仅表现在数千年来对周边少数民族的同化,更表现在对外来文化的吸收与改造方面。这样一种以柔克刚,应该说是世界文明发展史上的一个奇特的值得研究的现象。

文明在游牧民族的冲击之下,弱小的,地域非常狭小的农耕世界处在游牧世界的包围之中,导致了文明反向地扩张到游牧世界生活里去,其结果是原来游牧世界、游牧民族生活的地区,现在反倒变成了文明地区,实现了农耕文明。看起来游牧民族是入侵者是胜利者,但是经过长期地冲突以及融合以后,游牧民族反而纷纷地都皈依了文明的生活方式,改变了游牧的习性,开始过上了定居的农耕生活,整个人类文明就是这样在扩展。文化的熏染,文化精神的养成,从来不是暴风骤雨般的易姓革命,而是以渐进的方式,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统治者以及社会各阶层的民众。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西行的玄奘  > 传统文化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新疆博物馆【成吉思汗中国古代北方草原游牧文明展】
新疆博物馆之成吉思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