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康之治 第十节 争先

天下的局面如同一张棋盘,司马炎和孙皓先后在这张棋盘上布下自己的棋子,以求取得棋局的胜利。

在交趾和西陵,孙皓取得了胜利,暂时压住了司马炎一头。而在朝廷上和功臣与宗室苦苦挣扎的司马炎,也在思考着展示力量的对策。

司马炎的起手,选在了帝国的北方。

从司马炎即位以来,北方先后出现了三股势力:拓跋力微、刘猛、以及秃发树机能。这三股势力对晋王朝的北方边境造成了不小的威胁。而这三股势力,和两汉以来北方草原民族的变迁息息相关。

这块地域上原本生息的是草原上的庞大族群——匈奴。

无论是匈奴,还是之后的鲜卑、乌桓等。他们这样的古代民族是怎样形成的呢?

在草原上,原本散布着许多部落,部落的部众进行着放牧、劫掠其他部众等以维系生存。随着部落的种群逐渐增多,所要求的生存资料也越来越多。但仅仅靠自己部落进行放牧、劫掠和自保已经感到力不从心。

南匈奴

因而许多这种状况的部落开始抱团,推举一个强盛的部落作为他们之中的宗主,以形成部落联盟。众人拾柴火焰高,大家有马一起放,有黄金一起抢,别人敢抢我们大家一起上,这不就更加强大了吗!

不但如此,在劫掠其他部落的同时,其他部落的人口也逐渐被吸纳入这些部落联盟之中,使得他们更加壮大。

更进一步而言,在部落联盟之中,他们有着相似的语言,和互相通婚的血脉关系,就此也便有了部落向古代民族迈进的开端。

匈奴正是以这样类似的方式形成的古代民族。

秦汉以来,匈奴和中原政权产生了十分“密切”的关系,从和亲到战争再到和亲再到战争的过程中,匈奴在和汉王朝的斗争中逐渐衰弱,分化为北匈奴和南匈奴。

北匈奴作为反汉的“顽固派”,坚持着对汉王朝的战争。但伴随着北匈奴在西域势力的消逝,以及南匈奴和汉朝越来越亲密的联系,势单力孤的北匈奴越来越感到力不从心。最终在东汉明帝时期,名将窦宪在南匈奴单于的帮助下出击北匈奴,大破敌军,在燕然山勒石记功。草原上的北匈奴部众,一部分西迁,一部分留下成为趁机占据草原的鲜卑的一部分。

而南匈奴在汉朝的支持下打击北匈奴,最终在河套地区和山西地区扎根,逐渐汉化,开始从事农耕,成为为东汉王朝戍守边境的一支部族。东汉王朝甚至设置了使匈奴中郎将,名义上是保护南匈奴单于,实际上是为了加强和南匈奴的联系,以便驱使南匈奴为东汉王朝作战。

除此之外,匈奴余部还分散为休屠匈奴、卢水胡等部落,有的也并入了其他民族。

至于占据了草原的鲜卑,在吸纳了草原上的其余部众后,逐渐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草原部落,也时有袭扰南匈奴乃至汉王朝的举措,汉王朝采取贿赂与打击并重的办法,暂时还能安定北部的边境。

草原上的部众走向了不同的方向。此时,伴随着东汉末年的到来,东汉朝廷逐渐走向崩溃,鲜卑和南匈奴也迎来了不同的机遇。

鲜卑部众之中出现了一位出色的首领——檀石槐,让草原上的许多部落首领向他归附,扩大地盘。他统属下的鲜卑部众包含了十二部,分别由十二位部落首领统属,这十二支部落加上檀石槐本身所属的部落,成为了鲜卑的主体。借此,檀石槐北拒丁零,南袭汉庭,西击乌孙,东退夫余,将鲜卑部落发展到了极盛。

但再牛的老大也免不了生老病死的自然规律,随着檀石槐的死亡,鲜卑再度分裂,西部鲜卑逐步迁徙前往河西,剩余的鲜卑部众分为三部分,一部分由步度根率领,占据云中、雁门区域,一部分由轲比能率领,占据代郡、上谷区域,三是原鲜卑联盟中所谓的“东部大人”所统领的,散布在辽西、右北平和渔阳塞外的若干小集团。

在这其中,轲比能的势力最为强大。在依靠表面顺从东汉朝廷,和边塞的汉人头目阎柔联合的方针,借此逐渐发展起来的轲比能有了统一鲜卑诸部的野心,在争斗中杀死了阻挡他野心的步度根。但他的野心一直被戍守边境的曹彰、梁习与田豫一次次击得粉碎。心怀不满的他开始联合诸葛亮袭扰曹魏的边境,最终被曹魏的幽州刺史王雄派刺客刺杀而死。

轲比能死后的鲜卑部落进一步离散,各部开始独立发展,逐渐发展出了拓跋鲜卑、慕容鲜卑、宇文鲜卑等部落。

鲜卑诸部

在其中,拓跋鲜卑的首领拓跋力微逐渐强大。

成为部落盟主,将部众迁徙到盛乐的拓跋力微明白,在之前的草原民族之中,匈奴和乌桓都因为贪图小利,劫掠中原而引起和中原政权的对抗。尽管抢掠能获得一些财富,但高度军事化的草原民族东征西讨,竭尽民力,并不利于发展。因而拓跋力微采取了和曹魏友好的政策,以壮大自己的部众,并将自己的儿子拓跋沙漠汗送入洛阳充当人质。一直到曹魏被西晋取代,拓跋力微都采取和中原王朝交好的策略。

但一个强盛的部落联盟体出现在边境,这始终让中原王朝如坐针毡。西晋王朝一直谋求着削弱拓跋鲜卑的策略。司马炎的第一个落子,便准备着手于拓跋鲜卑。

正好,拓跋鲜卑不断吸收的汉文化,让草原上的其他部落也感受到了不安:如果草原的习俗最终被改变,那么这些部落大人们的利益必将受损。在各种因素的交织下,时任幽州刺史的卫瓘决定对拓跋鲜卑下手,一场预谋就此揭开了大幕。

咸宁三年,西晋准备送前往朝贡献礼的拓跋沙漠汗回到草原。得知消息的拓跋力微很高兴,派出治下的各部大人前往迎接他。

幽州刺史卫瓘没有立即让拓跋沙漠汗回到草原,而是想方设法拖延了他回归部落的步伐。他的计划正在一步步实施,拖住沙漠汗,便是第一步,接下来,需要草原部落上的各大酋长进行配合。

在洛阳居住多年的拓跋沙漠汗汉化程度已经很深,这让草原上的部落酋长们感受到了威胁:一旦沙漠汗继承了拓跋力微的位置,部落首领的职务很有可能成为世袭制,那时候,他们就更难染指部落首领的地位了。

宴席结束后,卫瓘的使者私下给各部的大人们送上了厚礼。

“想必各位已经见识到了拓跋沙漠汗的能力,一旦他成为草原之主,你们的地位还能有现在这般崇高吗?卫大人希望各位大人在首领面前说一些该说的话,这样对大家都好。”

各部的大人明白了卫瓘的意思,便一起先行赶回去。

拓跋力微问他们:“我的儿子在洛阳这么多年,他的能力怎么样呢?”

“沙漠汗大人的武艺不同凡响,拉开空弓也射落飞鸟,这似乎是学到了中原人怪异的法术,我们感觉这是乱国害民的征兆,惟愿首领大人明察啊。”

拓跋沙漠汗离开草原之后,拓跋力微相继生下了许多其他的儿子,对这些儿子也都很喜欢,加上年过百岁,年老体衰的拓跋力微失去了年轻时的判断力,对拓跋沙漠汗也有了怀疑。

“既然如此,那就除掉他!”拓跋力微苍老的脸庞中露出了凶光。

各部的大人们相视一眼,急忙飞奔到拓跋沙漠汗身边,杀死了他。

不久之后,拓跋力微反应过来这是反间计,后悔不及的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也就在同一年患上重病,不久便死去。

受卫瓘贿赂的其余有望成为首领的部落酋长借此挑拨各部和拓跋部鲜卑的关系:“首领恨听信了你们的谗言杀害了沙漠汗大人。现在想要全部收捕你们的长子杀掉以报复你们!”各部的酋长纷纷逃离,就此,拓跋力微手中的部落联盟首领的地位旁落他人,拓跋鲜卑的势力也大不如前,晋王朝就此也除掉了一个眼中钉。

拓跋鲜卑的威胁暂时除掉了,但并州的匈奴却发生了叛乱。这也吸引了司马炎的注意力。

匈奴分裂后,南匈奴对中原政权的威胁逐渐降低,东汉王朝的注意力开始更多转移到西边的羌族身上。

然而南匈奴的地位很大程度依赖于东汉王朝的扶持,当东汉王朝的精力越来越少用于南匈奴时,南匈奴的实力也越来越低。

与此同时,南匈奴也逐渐汉化,开始从事农耕生产。甚至成为中原王朝编户齐民的一部分。

胡人内迁图

鲜卑的部落酋长并不乐意看到汉化的出现,同样,处于南匈奴中下层的人民更加不乐意:他们名义上作为东汉王朝的一部分,却并没有享受到中原王朝子民同等的待遇。相反,歧视和更深一步的压迫让南匈奴的中下层人民生活更加困苦。

与此相反,投靠了汉王朝的南匈奴王族们生活更加优渥。贫富差距的强烈对比让南匈奴的中下层人民开始抛弃南匈奴的王族挛(luán)鞮(dī)氏。

落后就要挨打,何况是一个自己的人民都抛弃的部落酋长。活跃在河西走廊,投奔汉朝更早的休屠匈奴(西汉名臣金日磾的后代)开始打上了南匈奴的主意,时不时就前来敲打一下。

这种情况一直到黄巾起义的爆发。汉王朝准备征调南匈奴的兵来镇压黄巾起义:毕竟之前就把南匈奴的兵当条狗用,让你咬谁你就去咬谁,非常好用。

南匈奴单于羌渠准备答应,却遭到了部众们的强烈反对。

愤怒的部众们杀死了羌渠,另外立了一位新的单于。羌渠的儿子於夫罗失去了单于的继承权,只得投靠汉王朝,寻求东汉爸爸的庇护。

然而东汉爸爸也在黄巾起义的打击下行将就木,顾不上於夫罗的请求,见此状况,於夫罗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带着手下的几千骑兵和黄巾军合作,抢他娘的吧!蔡文姬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被掳走的。

蔡琰

东汉王朝的权力最终到了曹操手中。此时於夫罗也已去世,匈奴单于的位置落入了於夫罗的弟弟呼厨泉手中。为了削弱南匈奴的势力,曹操将趁着呼厨泉来邺城朝见的机会,将呼厨泉留在了邺城,只让右贤王去卑回平阳担任监国。进一步,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部,将五部匈奴安置在并州的不同地方。每一部设置部帅统帅部众,同时在每一部中设置了汉人司马来监督他们。

五部帅并没有实际权力,和中原王朝的编户齐民并没有区别,这样一来,南匈奴的上层和下层,全都纳入了中原政权的有效控制之下。

然而,曹魏的政权逐步落入到了司马氏手中,对南匈奴的控制也就不如之前。其中匈奴左部的首领——休屠匈奴的刘豹在晋代魏的过程中逐步统一了五部。刘豹获得了南匈奴王族刘宣的承认,以於夫罗儿子的名义就此成为南匈奴的单于。这位刘豹生下了一位著名的儿子:刘渊。

刘豹

同时,南匈奴的另一支——匈奴右贤王去卑的儿子刘猛成为匈奴右部的首领。泰始七年,觉得地位大不如前的刘猛叛逃出塞,准备继续过刀尖舔血抢劫的日子。先后被并州刺史刘钦、监军何桢、胡奋所击败,最后被手下杀死,部众交由兄弟刘训兜率领。这支匈奴,最终成为匈奴的铁弗部。这支匈奴后来也出现了一名著名的首领:赫连勃勃。

刘猛的反叛在棋盘上并没有掀起多大风浪,司马炎仍然继续进行着他的对弈。

此时司马炎的棋盘上展现出了一大块实地,但在边角上,他仍然面对着一块大威胁:秃发树机能。

西北的边患在晋王朝的招抚并用下,暂时得到了平息,秃发树机能也沉寂了一段时间。尤其是咸宁三年(公元277年),司马炎派出一位老熟人:在毌丘俭之叛中投降的勇将文鸯前往讨伐秃发树机能,将他打得大败,看起来,秃发树机能不会再兴风作浪了。

然而第二年司马炎接到了一封奏疏,奏疏上写着:“凉州刺史杨欣很可能处置不好和羌族的关系,很可能会导致对敌军作战的失败。”

司马炎并没有重视这封奏疏:杨欣在前年刚征讨了凉州的叛军,将凉州安定了下来。这封奏疏来得实在莫名其妙。

但六月来的一份军情通报证实了这份奏疏的判断:杨欣因为采取高压政策,引起了羌族的叛乱,沉寂许久的秃发树机能再次起事,和杨欣在武威交战,将杨欣杀死。

朝堂上就讨伐秃发树机能的人选展开了争论,仆射李憙(xǐ)推荐了一个人,引发了轩然大波。

李憙推荐的人,正是刘渊。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自诩华夏正统的朝臣们坐不住了,孔恂和杨珧率先表示反对:陛下您要是任用刘渊,等刘渊杀死了秃发树机能,恐怕凉州的祸乱比之前更大!这才好不容易才压下了让刘渊出征的主意。

朝廷上的重臣都认为伐吴是第一要务,秃发树机能只是小打小闹,并不能构成威胁,但司马炎并不这么看。

一旦在伐吴的过程中让秃发树机能扩大了势力,西北的战事便没有那么好解决了。但让司马炎头疼的是:他一直没有想到好的人选。

“谁能够为朕讨平这些叛胡呢?”朝会上的司马炎发问了。

“陛下如果信任臣,臣请求出战。”有人应声而出。

司马炎看向那人,似乎有些眼熟,他突然想起,之前接到的那封警告杨欣会失败的奏疏,似乎正是此人所写。

此人来自兖州,因为以门客的身份替在王凌之叛中死去的令狐愚收尸并且守孝三年,得到了兖州上下的赞许,因而得以推荐做官。

他便是担任司马督的马隆。

“你如果能平定叛贼,朕又有什么不信任你的呢?你准备用什么策略去平贼?”

马隆应声而答:“臣请求征募勇士三千,请陛下不要问这些人的出处。臣带着这三千人西征,足以平贼!”

“好!朕答应你!”司马炎立即封马隆为讨虏护军、武威太守,着手准备西征。

马隆

“陛下,现在兵员已经太多,不宜再行赏募征兵,马隆这样的小官不过是吹牛,不值得信任。”朝臣上出现了反对的声音。

“朕意已决,无复多言!”司马炎的声音很坚定。

马隆征募了能拉动强弓硬弩的三千五百勇士,带着他们去武库挑选武器。

武库令故意危难马隆,拿出了一些曹魏时期的残缺武器提供给他们,引起了马隆部下的强烈不满。

御史中丞借机继续弹劾马隆图谋不轨、

“臣把这条命交到战场上以报答陛下,武库令却给臣魏时的腐朽兵器,这不是陛下任命臣的本意!”马隆据理力争。

“不用多说了,打开武库,马隆要什么,就给他什么!另外,给他们提供三年的军资!”司马炎给了马隆强力的支持。

马隆的军队立即开拔,向西渡过温水,秃发树机能的数万部众占据险要以迎击马隆,还派出了偏军埋伏在马隆军后,准备前后夹击。

必须说,受到汉化的秃发树机能在军事上颇有本事,他的应对没有什么问题,这也正是他能接连斩杀胡烈、牵弘、杨欣等人的原因。

但秃发树机能没想到,他面对的马隆,并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军事天才。

但凡军事天才,都有擅长的方面。马隆擅长的方面,则是布阵。

他将诸葛亮的八阵图进行归纳总结,写出了一套军阵的理论说明——《八阵总述》。

书中对每套军阵只有短短三十二个字,但只要好用,便是好书。

马隆就这样给秃发树机能上了一堂布阵课。

马隆事先按照八阵图制作了偏箱车,这种车用处很多:如果遇上开阔地形,可以就地作为扎营的鹿角,如果遇上狭窄的地形,就在车上放置木屋,士兵在木屋上射箭,下面的人推车前行,谁靠近就一箭射死。

马隆靠着偏箱车步步前进,一时让秃发树机能找不到办法。他决定让骑兵穿上铁甲发起强攻:你不是有箭吗!我用盔甲挡住弓箭强冲,看你怎么办!

但秃发树机能没有注意到一个细节:马隆的军队,穿的都是犀牛皮制成的盔甲。

秃发树机能的重骑兵冲到车前,突然发现道路两侧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着他们,这股力量越来越大,让他们再前进也十分困难。

“这一定是有神仙相助!快跑!”秃发树机能的部众吓得纷纷逃走。

其实并没有神仙相助,只是马隆事先在道路两边放置了磁石,骑兵们的重甲自然被磁石吸引过去,战斗便使不上劲。

秃发树机能这才发现,他所面对的是一位军事天才,他并不是马隆的对手。身边的部众越来越少,他自己也被马隆的部下所杀。

此时马隆的军队行军已经过了很久,由于交通不便,朝廷一直得不到这支军队的战报。

十二月,马隆的使者终于赶到了洛阳,向朝廷送上了秃发树机能的人头和凉州已平的消息。

司马炎十分高兴:“看吧!如果听你们的,现在已经没有秦州和凉州了!”

“传旨!重赏马隆!”

司马炎的力排众议和绝对信任,让马隆在西北取得了极大战果,司马炎本人也尝到了绝对皇权带来的至高荣耀和权威,他接下来的重心,要转向另一场以他的绝对意志所贯彻的战争了。

参考资料:

1.(南朝宋)范晔,《后汉书》

2. (晋)陈寿,(南朝宋)裴松之注,《三国志》。

3.(唐)房玄龄等,《晋书》。

4.(宋)李昉等,《太平御览》。

5.(宋)司马光,《资治通鉴》。

6.王仲荦,《魏晋南北朝史》。

7.周伟洲,《汉赵国史》。

8.张金龙,《北魏政治史》。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不沉俾斯麦  > 晋南北朝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拓跋鲜卑:悄然而至的强邻
第十八节 耍连环计的卫瓘
就因为射杀一只小鸟,他不仅丢了皇位,还性命不保,究竟为何?
鲜卑族
鲜卑的故事(四十二)秃发鲜卑
鲜卑的故事(五十二)无舅无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