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张远】惜春——孤僻者的理由


惜春---孤僻者的理由



红楼第八钗贾惜春似乎老是占其他金钗的便宜----因为她的戏份很少,似乎都是排在二姐迎春和三姐探春之后的点缀,就连作者在第一次介绍她时,也懒得用墨,仅仅用八个字敷衍了事:身材未足,形容尚小。倒是刘姥姥会奉承人:“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个神仙托生的罢!”曹公借用一个乡下老太太的口语好歹为自己对惜春的吝啬用笔做了一个补偿。但惜春到底是什么好模样,谁也不知道,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或许她比妙玉更有一份清净之姿,比柳湘莲更有一份看破红尘之心。那么,是谁造就了惜春的孤僻性格,孤僻的惜春又为什么会“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呢?

惜春是贾珍的胞妹,想必也是贾敬的正室夫人所生,但却和哥哥的年龄相差甚大,比亲侄子贾蓉都小十几岁。兄妹几乎没有什么共同语言,何况贾珍的心思是在女人身上做工夫的,但却从来没有用在这个小妹妹的身上。整部红楼梦里几乎不见兄妹有过什么交集之处。惜春很小就被贾母以溺爱孙女的名义接到荣国府抚养,那惜春的娘可能在惜春出生不久便离开人世,剩下一个道士父亲,只爱烧丹炼汞,追求自己的长生不老,得道成仙,余者一概不放在心上,这个“一概”就包括自己的女儿惜春。子不教父之过,缺少父母亲情的惜春从懵懂的儿时就生活在奶妈丫鬟中间——那是一帮类似打工的保姆。

或许惜春的幼小心灵上比寄人篱下的林黛玉还觉得是在别人的屋檐下,记得那次刘姥姥“吃个母猪不抬头”的宴席时吗?书中有这么一段精彩的描述: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史湘云撑不住,一口饭都喷了出来,林黛玉笑岔了气,伏着桌子嗳哟,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心肝',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只说不出话来,薛姨妈也撑不住,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惜春离了坐位,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众人之笑,各有神态,但有个细节可以看出,宝玉可以滚到贾母怀里,王夫人可以指着凤姐,探春的饭碗可以合在迎春身上,唯独惜春是拉着她的奶母叫揉揉肠子,虽然此处是个喜剧,但可以看出惜春在大观园里正是少女的的年代。只有奶母是可以亲近的人。

她的嫂子是个“又没才干,又没口齿,锯了嘴子的葫芦,只会一味瞎小心,图贤良名儿的女人”(王熙凤语),对于小姑子更是懒得待见,接到西府养活正好少了自己的麻烦,就好像没有这个人一样。这里也有一个细节:嫂子尤氏来到大观园不是去凤姐那里蹭吃的,就是到寡妇李纨那里歇息聊天,从来到不去惜春那里过问,那次进园,还是惜春知道嫂子过来,让丫鬟把尤氏请到住处来的。从侄媳妇秦可卿的丧礼,到老爹贾敬的出殡,哪里见到过惜春的影子。惜春对于宁国府没有一点感念之处,看来不是因为“身材未足,形容尚小”的原因所能推责过去的,是惜春实在不愿意回到“一个仆人焦大都大骂出口的东府”里来。


不愿意回到宁国府的惜春在荣国府有怎么样呢?惜春在红楼梦里第一次有语音的镜头是那次送宫花的时候:迎春和探春在窗下围棋,二姐下围棋是安逸的消磨时间,三姐下棋也许会从棋局中锻炼积蓄自己的智勇。唯独四小姐惜春和水月庵的小尼姑智能儿一起玩耍。并戏言“我明儿也剃了头同他做姑子去呢!”出家人一般不问俗事,那一般人也很少过问出家人的事,小小年纪的惜春竟然开口问道谁来管各庙里的月例银子,在她的心中出家人是清净的,是像她这样无父母疼爱的孩子归宿之所。的确,大姐元春早早入宫,二姐是个用锥子扎一下也不知道哎呀一声的木头人,整天抱着一本《太上感应篇》来看,似乎其他人和事与自己无关,三姐时时刻刻因自己的庶出的身份而应对成扎手的玫瑰,似乎姊妹们之间也很少那么贴心地关怀。

探春组织海棠诗社,每人都有一个雅号,因迎春和惜春不擅于诗词,所以她俩的雅号也是宝玉随口指点自己的住处而起的,虽说才华不如薛林,但宝玉等直接没有谦让一下惜春,也显得太轻率!如果说惜春有画画的才能,我倒觉得她是逼上梁山的,贾母当着刘姥姥的面夸下海口,让她这位孙女画个大观园,其实惜春连画笔和染料的样数还没有宝钗懂得多,无奈接到这个差事,惜春也没有什么激情,推来推去,冬天挨到春天,谁也没有看见她的大观园图到底有没有画成。

从惜春的活动出场来看,她几乎都是跟着两个姐姐姐的后面,如芒种时节祭祀花神的玩耍,跟随贾母去清虚观打醮,以及大观园里的各个宴席,很少有惜春的独角戏。探春知道为二哥哥做双鞋子,兄妹有时有常常私下聊聊知心话,宝钗的哥哥虽是个呆霸王,也还会经常哄妹妹,妹妹也找哥哥要点螃蟹之类的开个宴席。而惜春的哥哥贾珍是个只知道自己一味高乐的人,表面上他恭谦有礼,却是一肚子男盗女娼,惜春又是天生地一种百折不回的廉介孤独僻性。如果有个好哥哥好嫂子多关爱一二,惜春也不至于冷面冷心。要说《红楼梦》书中无闲笔,这里还可说到一个细节,王熙凤在检抄大观园时,来到迎春处,迎春已经睡着了,凤姐吩咐:“不必惊动小姐”,到底迎春是自己的亲小姑子。到惜春处时,因惜春年少,尚未识事,吓的不知当有什么事,故凤姐也少不得安慰他。这样的安慰,只能让惜春更加心慌胆怯。


惜春的丫鬟入画在检抄大观园时,被搜检出有男人的靴袜等物,实际上这是入画的哥哥让妹妹收着的,怕的是放在他婶婶家会被吃酒赌钱花掉了,一块为奴才的兄妹二人有个相互照应,本无可厚非,就连王熙凤也说“也倒可恕”,但惜春看来,却是不可饶恕的,原因有两条:一是这些姊妹,独我的丫头这样没脸,我如何去见人!二是入画是东府过来的丫头,是“你们”管教不严,况且东府里有多少不堪的闲话,所以“你们”有事,别累我!她心中的理论是“善恶生死,父子不能有所勖助”,“不做狠心人,难为自了汉”。她的哥哥贾珍是不好的,自然入画的哥哥私自传送东西也是坏的,她似乎看透了这个世界一切都是肮脏的,总想躲避逃离这个丑恶人间,所以她羡慕妙玉在栊翠庵的清净。


在红楼里,每个人都有独特的秉性,或者说是与生俱来的因缘,惜春便是有佛缘之人。不过与宝玉不同的是,惜春仿佛是由空入空,而宝玉是由色入空。妙玉则更不相同,妙玉身在槛外,心在槛内,而惜春从送宫花那一回起就已经隐隐透露出她的化外之心了。一般来说,入得佛门,须得慈悲为怀,而惜春却无半点慈悲,起码对她的丫鬟入画来说,是不近人情的,司棋被逐,迎春虽是软弱,不肯为她去求情,到底主仆一场,也是眼泪婆娑,叫人送给司棋一个绢包儿做个想念。任凭入画怎么求情,惜春咬定牙关,断乎不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惜春的极度自私,就是入得佛门,也不得善缘。据说后来的惜春“缁衣乞食”,境况悲惨,并非如续书所写取妙玉的地位而代之,进了花木繁茂的大观园栊翠庵过闲逸生活,还有一个丫头紫鹃“自愿”跟着去服侍她。


本文作者张远,山东临朐人,资深红迷。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作者本站部分文集:

司棋----走入死棋的女人

刘姥姥PK史太君

《红楼梦》里的石榴裙并不迷人

莫效此儿形状——我眼中的贾宝玉

悲凉的母爱

香菱:你的眼泪早已凝结成霜


联系编辑:15264706799

投稿信箱:330894227@qq.com


名家字画推荐


【作品名称】花开富贵➕傲雪迎春

【作品尺寸】牡丹100X50梅140X70

【作品价格】2副410元包邮顺丰

【作品编号】s35

【画家简介】墨涛,大连人。1959年出生,中国书画协会理事、研究员、中国书法艺术研究院特聘书画家、长安东方书画画院院长、其作品凝重厚实,形神兼备,尤其擅画梅花。

带你走近红楼梦,快来识别关注吧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xiaomanmanjun  > 蒋勋红楼梦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梦中谁最可怜之绝情女子贾惜春
尘锁红楼:作为正室,王夫人比邢夫人善良
悲叹贾迎春:不带锋芒的善良,最终必将自己刺伤!
红楼梦金陵十二钗判词及赏析
高考名著名篇训练之《红楼梦》选择题、简答题练习
论文:贾探春人物分析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