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人生观后感1

2016-11-26

影片虽然是以二战为背景,却提出了一个永恒的教育话题:保卫童年和保卫童心。如果说教育是一门艺术,那么教育属于有心人,一件看似普通的小事,高明的教育者也能将它作为一次教育的良机。如果说幼儿宛如一棵幼苗,那么儿童的成长需要阳光雨露,教育者(无论是教师还是父母)的爱心就如这样的阳光雨露。每一位教育者要时刻准备用一颗爱心,去呵护每一颗幼小的心灵,使他们能茁壮成长。孩子的心是纯正的,透明的,烂漫的,稚嫩的。在孩子的烂漫童心中,一棵狗尾巴草和一个电动小汽车等价;一块蒙垢的石子比一块金子更有光泽,对一辆坦克的期待可以使他在集中营中坚强的生活下去……  为了保护儿子,调动自己的智慧和潜能,甚至牺牲自己,这就是普通而伟大的父爱!在某些方面,动物是值得我们尊敬的,比如对“爱”的理解。有人说,爱自己的孩子是连母鸡都知道的,而怎样爱孩子在人类却需要思考。其实,“爱”在教育上从来就不是问题,有问题的是我们已经将它遗忘。现在教育界经常提倡“爱的教育”,细细想起来,乐观的时候我们可以说:“终于我们提倡爱的教育了。”但悲观的时候,我们也可以说:“怎么现在才提出爱的教育呢?”爱,本来应该是一种原始的冲动,是生而有之的,现在却需要我们努力寻找。这是一个缺乏爱和被爱的年代,如果我们为“爱”而提倡“爱”(虽然这样有点像在玩文字游戏),那么所谓的“爱”,其实都是人类拿来自欺欺人的一些漂亮的废话。爱,本来就是教育应该有的东西,现在却仿佛要成了教育全部。没有爱的教育自然不是教育心中无爱,没有爱,一根稻草都能把人绊倒再也爬不起来。战争,使得最原始的东西得到充分的体现,基度使我们找回了我们遗忘已久的东西——爱,让我们知道世上原来只有“爱”才是永恒的,永远不会被战争消灭,而只会在战争和黑暗中变得更加坚定。关注孩子,保卫童年和保卫童心只是我们重新拾起失去的东西,思考怎样“爱孩子”是每个人都要做的事,而且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曾经听别人这样说,在这样一个现实的年代,我们经常怀着这样的心情:每次看到孩子总想抱抱,总是对他们怀着一种悲悯,为他(她)来到这人世间将要遭受的种种不幸和苦难而感到说不出的悲凉。在这个时代,一想到孩子的未来,就觉得制造生命实在是一种罪恶。所以,如果不能给后代留下一个有希望的世界,那就不要留下后代。开始我不理解她这种感情,以为她很悲观,看了这部电影之后,我豁然开朗。在成人的社会中,我们宣称自己是多么爱自己的孩子,但我们却常常自作聪明,自以为是的来判断孩子的所作所为。我们经常为自己的儿子假设一些想当然的理想而忘记孩子的真实愿望,为我们自己的那些所谓的见解而忽视孩子的思考;我们经常剥夺了儿童的话语权利,使儿童的童年过早夭折;我们常常理所当然地忽略了童心;我们常常以大人的思维来判断孩子的一切,不管孩子的认可。然而,快乐是孩子自己创造的,而不是大人制定的,即使在我们看来多么无聊的游戏,儿童也玩得不亦乐乎。做父母的要经常像基度一样为孩子多创造一些他们愿意进行的“游戏”。惟有孩子纯正烂漫的童心才能真正诠释“游戏”(即使这个“游戏”孩子只能在无聊的等待中才能实现)的乐趣。  曾经看过这样则故事 :一天,一个小男孩因母亲外出,他独自在家照顾妹妹莎莉,无意中发现了几瓶彩色墨水。那些瓶子对他有着极大的诱惑,小男孩忍不住打开瓶子,开始在地板上画起了妹妹的肖像。不可避免地把室内各处洒上了墨水污渍,家里变得脏乱不堪。他母亲回来时,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但她同时也看到了地板上的那张画像——准确地说是一片乱七八糟的墨迹。她对色彩凌乱的墨水污渍视而不见,却惊喜地说道:“啊,那是莎莉!”然后她弯下腰来亲吻了她的儿子。这个男孩就是本杰明·威斯特,后来他成了一个著名的画家,他常常骄傲地对人说:“是母亲的亲吻使我成了画家。”这位母亲可能并非教育工作者,可她对孩子的爱非同寻常,那对孩子潜能的珍视,对孩子想像力的呵护,对孩子未来的高度关怀。正如文章指出:“对于一个未成年的孩子,我们永远都不可能预测他将通过何种方式、何种途径去实现未来的人生价值,获取属于他的成功。我们要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鼓励、再鼓励!剩下的一切都交还给他自己———让孩子做孩子的事,他往往能在“不可能”或“不太可能”中找到可以献身的东西,也往往能达到似乎不可能达到的目标。”在成人的社会里,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希望,不仅有他自己的理想,还有父母的重托,有时候甚至还是家族荣辱兴衰的象征,一个很正常的成长过程受到了各个方面绳索的拽曳,那些绳索,有的可以正确提升,有的是拔苗助长,有的是愈缚愈紧,在这种合力的作用下,快乐的成长过程让他们对生活感到恐惧甚至厌倦终止自愿放弃生命。于是精彩的童心不再向我们敞开,而是默默地消逝在童年的时光中,未留下任何的痕迹。我们对童心的漠视已经发展到了极致,这时候,《美丽人生》带给了我们人文关怀,使我们重温了一个父亲是怎样保卫孩子的童心,让孩子对生活保持始终不断的热情。  保卫童年和保卫童心首先要自己拥有一份童心,自己首先要回到童年。就像电影中的基度,带着童年般的热情和乐观为孩子做一场令人吃惊的“游戏”。即使是在临死前,当纳粹押着基度经过儿子的铁柜时,他还乐观地、大步地走去,暗示儿子不要出来,同时也似乎在暗示儿子应该像他一样乐观、勇敢、大步地继续生活。不久就听见一声枪响,历经磨难的基度惨死在德国纳粹的枪口下。虽然基度死了,但他给儿子的爱却永远留了下来。 “回到童年”,对于儿童来说是使他(她)回到应该属于他(她)的天地,而绝不是在童年的窝里冬眠。生活的确需要去奋斗,要“有所取”,可是生活是人生的过程,如果失去了过程中的乐趣,不是去做生活的主人,而是沦为生活的奴隶,这样的生活必不是成人们所追求的,肯定也不是孩子们所喜欢的。把童年还给孩子,就象把天空还给白云,把草原还给牛羊,把星星还给夜空,把歌唱还给小鸟,让孩子拥抱自然,拥抱生活。正如电影中“游戏”——把残酷当作游戏。对成人,则是要让成人的精神一个从头再来的机会,像片中的父亲一样为呵护孩子纯洁的心灵不惜牺牲自己。  《美丽人生》这部电影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反法西斯电影,它不是要向孩子灌输我们习惯的那一套:“孩子,记住这一刻,记住爸爸妈妈是怎么死的,以后有机会出去一定给爸爸妈妈报仇!”有这样一个情节值得我们关注:一家商店的橱窗上贴着“犹太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标语,孩子好奇地问父亲那是什么意思。父亲的解释是:个人爱好不同,就像有一家五金店门口挂着“西班牙人和马请止步”的牌子,而另一家蛋糕房就是不欢迎“中国人和袋鼠”……孩子说:“我们的书店什么都可以进去。”父亲就找了两样不喜欢的东西:生番和蜘蛛不准入内。同样的事情曾经发生在中国,这一片段很容易使我们想起在上海租界出现的“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在中国,我们的大人又是如何教导孩子们的呢?霍元甲飞起一脚把这个代表殖民耻辱的牌子给踢飞了,至今我都还可以回忆起这令人感到痛快淋漓一幕。但是,就是这一脚,要么是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形成狭隘的“爱国主义”;要么拳脚加武力,把对生命的杀戮转化复仇和胜利的快感。最终都使孩子的心荒漠化,暴力和复仇占领了他们的心灵,爱的力量荡然无存。我们都受过那样的“爱国主义电影”的教育,这种说教的电影传统在中国经常重复。  是“血淋淋”地“直面现实”来教育后代,还是换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温情脉脉的“欺骗”方式来表达对后代的希望?或许两者都有各自的价值,国度不同、文化不同,两者很难评价,但在考虑民族发展的角度看,无疑贝尼尼走得比我们要远。我们不用评判,但可以比较:在平衡成人世界和儿童世界的时候,我们通常选择成人的眼光来展示“血淋淋的现实”,而贝尼尼选择了后者,他有远见地考虑到了民族的未来属于儿童,所以即使是在集中营里,基度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只是在给儿子演戏,没有发自内心对生活热爱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灿烂的、让人喜悦而充满力量的笑容!基度知道噩梦是暂时的,相信美丽的人生才是永远的,所以才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儿子纯洁幼小的心灵,也正是因为相信所有的一切只是暂时的一场疯狂游戏,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他们,基度才会以“欺骗”的方式来使儿子的心灵不受伤害子。  曾经有评论批评这部电影,说贝尼尼对大屠杀故事喜剧式的处理,他们认为贝尼尼对于那场惨绝人寰杀戮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于轻松了,甚至有人认为他采取的是一种好莱坞式的商业化的手法。而我则认为,贝尼尼的电影风格的确过于大胆和独特,但其风格与其说是来自好莱坞,还不如说是意大利电影喜剧风格的传承。提起意大利,很容易使人想到海滩、阳光、草地、威尼斯的小船,这是一个充满浪漫情调的国度。意大利的浪漫中多少掺杂一些凄美,我们能做的只是靠近她,欣赏她,把心盛满浪漫而深沉的感受后再离开。或许正是这种情调的陶醉,使贝尼尼构置了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而是使他的喜剧童话成为一个感人的寓言。贝尼尼肯定相信所有的一切只是暂时的一场疯狂游戏,最后的胜利还是属于他们:乐观的、热爱生活的人们。就算在集中营里,基度脸上始终带着笑容,只是在给儿子演戏,没有发自内心对生活热爱的人,是不会有这种灿烂的、让人喜悦而充满力量的笑容!基度知道噩梦是暂时的,相信美丽的人生才是永远的,所以才如此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儿子幼小纯洁的心灵。    月白。 2008-09-29

  30

  1

  0

  评 论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看美丽人生
优酷佳片 | 我的父亲不完美,但是他爱我
《美好人生》
阿尔巴尼亚译制片《小贝尼》1978清晰版
阿尔巴尼亚电影——《小贝尼》(国语)*
教育的最高境界——无痕教育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