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神医是如何快速练成的!?

2013-07-26

中医技术殿堂点评:原文作者很有才华,专做中医有点屈才了!
呵呵,其实我自己都不是神医,因为我有很多病都不会治疗,而且我治疗的患者之中,也有少数患者没被我治愈的,所以我写这篇文章,其实只是调侃一下。
就好像一个沦落到靠写文字赚取稿费糊口的书生,写了一本书叫做《如何快速成为百万富翁》,这个是很具有讽刺意义的。
神医是能治百病的,远远超出了凡人的境界,神医这个职称,中医界最多,他们能治百病,面对任何病患,都毫不犹豫的接下来治疗,具有手到病除的自信,这才是神医。但神医有一个特点,能治百病,却治不好百病,最重要的,是神医们不能治自己的病,我们经常可以看到,那些医术横行天下的神医们,最后自己往往死于非命。很显然,这个神话不攻自破,神医临死也没用明白到底应该怎样治好这些病痛,否则他自己不会病死的。
我也有被人以当成“神医”的时候,治好的那些稀奇古怪的病名,让人误以为我是手到擒来的神医,结果很多怪病和难治之病的患者逐渐蜂拥而至,搞得我焦虑不安。其实我的医术一点儿都不神奇,学生们都知道,冰台老师的治疗理论简单的土得掉渣。我只是经历的忽悠术多了,就开始懂得拨开面纱看实质了,结果发现往往病名听起来恐怖吓死人的,其实都是一些小毛病,那当然就比较容易得手,治好这些病,其实没什么值得炫耀的。
有些患者我是不会接手的,比如我谈一个没接手的病例:前几天一个老太太两腿胆经坐骨神经痛,她找我给她治疗,按说这些腰腿痛属于我的主治范围,但我看了她一眼,就直接拒绝了,我说,你的病,是心病引起的,我治不了,即使我治好了你的这些病痛,过一段时间一定还会复发的,为什么?因为你心眼比较小,性格比较小气,心胸狭隘,经常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生气发怒,怒气伤肝,肝气郁结导致气滞血瘀,你的经络不可能通畅到哪里去,所以长期不是这里痛就是那里痛的,而且肝气旺就会影响你的胃,所以你不仅坐骨神经痛,你还有胃口也不好,吃不下多少东西,吃点东西就把胸口给堵住了,而且还便秘,有时候几天都不解大便,你还睡眠不好,睡着了也容易惊醒,一点小动静你就醒了,醒了就半天都睡不着,你还头晕,眼睛看东西也感觉发雾不清楚….老太太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连连点头,说我太神了,没把脉就把她的病全说出来了。这神吗?其实一点都不神,很简单,我虽然没把脉,但一看她长相和表情,眉头不展,脸色晄白,加上症状表现,我就知道了这人的症状不好治疗,我又不是心理治疗师,所以能拒绝就尽量拒绝。我治病没有诀窍,只是临床见的太多了,我以前遇到类似患者也比较多,曾经努力治疗过,几乎都没有好的结果,所以总结出来“心病还须心药医”这么个经验而已。
我是觉得真正的治病医术,应该都是不神奇的,大道至简。当然也不排除确实有一些复杂繁杂的病情,那也是肯定的,我也经常遇到,遇到了就很难搞定,就令我感到头痛。不过这只是极少数,更多的还是没那么复杂,很多看似很复杂的病情,结果往往只是一个小问题。临床上接触各种各样疼痛症状的多了,后来我发现人们受主流医学影响太大,受影像片的误导太多,把很多本来很简单的病情病因,都想象得太复杂了,都深以为不会太容易,一旦看到那些超出想象的快捷疗效,就难免会感到神奇。
很多人都知道冰台不治脏腑病,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冰台其实也治愈了很多脏腑病。不是冰台的立新七针不能治脏腑病,而是我规定了只治该治的病,不治不该治的病。
什么是该治?什么是不该治?不都说医者仁心吗?你冰台怎么可以这样?不错,我是一个行医之人,但我并非纯善之辈。我这是说的大实话,我只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凡人,从来没把自己不当个什么东西,我就是一个土里吧唧的草根针者。凡人一定会有七情六欲,喜怒哀乐,爱恨情仇之类,那就不可能纯善的。曾经有人规劝我,特别是一些佛教徒,他们看我剃光头,总以为我跟他们是一伙的,老是变着花样的向我灌输他心目中的佛法,说你如果免费治病,免费传授医术,造福于穷人的话,就会积功德,会感到很快乐。呵呵,我不这样认为,我说如果我那样做的话,我不感到快乐,我会感到很不快乐,因为我见人就免费治疗,见人就免费传授的话,就会感觉自己就属于没主见的人了,你这岂不是让俺任人摆布?而且往往帮助到的并不一定是我最想帮助的那部分人。就好像台湾张钊汉医师的原始点疗法,他是免费传授出来了,很多人都感谢他,颂声一片,很多人都免费学到了,高兴并快乐极了。但实际上有几个人免费学了是去免费治病的呢?都利用人家的免费医术和治疗思路去为自己创造更多的利润,谁敢说你不是?
其实很多的佛法研修者都误读了佛的思想,变成了一种愚昧的糊涂行善。这个世界不是一展平的,我们也不能把他想象成一展平,否则就是躲避事实,这是很不负责的一种人生态度。我的人生阅历告诉我,并不是所有穷人都值得同情和可怜,也不是所有的富人都是非法致富的。你穷,为啥不反思自己所作所为?你嫉妒别人富有,为啥就看不到人家辛苦付出发家致富的过程?我一直认为,穷得善良穷得有志气的人,才值得我去帮助,又穷又恶的人只会令我退避三分。我只是治病,不是治人,在我治病的时候眼里只有病痛,没有贫富身份,所有患者来了都一视同仁,所以绝对不会劫富济贫。何况我现在的医术也并不够高,我也希望有人能够帮助我快速变得更高深,我并不是国家培养出来的专业医学人才,我也希望自己有个更适合发展的空间,于情于理我现在都没理由将自己摆在行善积德的位置上。我能安分守己,偶尔通过一些网络途径,书写一些文章对医者或患者们明示一些我领悟出来的治病道理,让他们少走弯路少上当受骗;我靠自己双手,遵循自然法则,道法自然,踏踏实实扎针治病,收取合理的费用;我治病不坑人不害人,不以法术幻术魔术忽悠患者,不虚假夸大病情病因。我认为这些行为已经足以积累很厚的功德了,还要我怎样?当然了,我这个合理收费,是相对于其他同行和医院而言。我比同行们的疗效好,比他们毒副作用小,比他们收费高点,我觉得这很公平很正常啊。我比医院疗效好,但我的费用又比医院低太多太多了,我觉得这也很正常,因为医院的开支费用比我大太多了,人家医院要养活那么多人,要大兴土木扩建,羊毛总是出在羊身上,所以收你巨额医疗费也可以理解。
划不划算,信不信得过,都不是由我说了算的。总之,病痛在你患者身上,决定权也在于你,一句话:你觉得谁合理,你就去找谁治。
如果找我治疗,我先申明:我只是一个玩针的人,诊治范围有限,不是所有病都能治的,也不保证所有患者都能被我治愈哦。
不过,总有那么一些人,认为针灸之针术是无所不能的。
尤其一些顽固的现代针灸学者,习惯了自我,坚信治病毫针足以,没有必要九针齐备,所以虽然面对九针之众可以团结作战,也仅取其一二行医治病。
我曾经同一些玩毫针的人探讨,我说你们为啥这么固执的只用毫针,其余几支针均置而不用呢?结果我才发现他们坚定不移的观点,是来自于黄帝内经开篇所说的那句话:“余欲勿使被毒药,无用砭石,欲以微针通其经脉,调其血气,营其逆顺出入之会”,他们说,黄帝这里讲的是用微针呀,微就是细小啊,连王冰注解都说“微,细小也,细小之针,调脉盛衰也”,调气血应该是用毫针,所以毫针才是最好最适用的。
我勒个晕啊,这可真是一句误导贻害千年啊,王冰既不是圣人,又不是明医,除了曾经注解《黄帝内经》,后世几乎名不见经传,可见他的能耐其实是非常有限,凭什么他注解的就一定是对的呢?
其实,微这个字,在古汉语里面,除了细小之意,还有“精妙、高深”等含义,我觉得综合内经全文,这里这个“微”应该是精妙的意思才对。也就是说黄帝这句话应该理解为“我希望不让百姓受到毒药的伤害,不再受砭石的痛苦,希望通过精妙的针法去疏通他们的经脉,调理他们的气血,来治疗百姓的病痛”。黄帝这句话,是在《九针十二原第一》开篇就说的,紧接着后面详细讲解了九种针具各自的巧妙形状与功用,并且随后指出“皮肉筋脉各有所处,病各有所宜,(九针)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那么前言所说这个“微针”,除了指九针之精妙,还能有什么解释更合理的?黄帝乃明君,岂能单用毫针来以偏概全呢?
类似现象其实还有很多,历代很多名医大家都曾误导过后人。即使到了现在,如国家十二五重点出版物《针灸学通史》,在谈到《灵枢?刺节真邪第七十五》“刺大者,用锋针,刺小者,用员利针”这段话时,是这样解释的,说锋针主大的病灶,员利针主小的病灶……差点没把我笑瘫痪了,古文里的“大小”就一定是现代汉语里大和小的意思么?如此误解曲解古人之意,还是国家重点出版物,岂不是硬生生的误导我们这些没文化的人么?如此下去,让后人们情何以堪啊?
由此可见,有的人研究针灸几十年了,也没明白自己手里那支针到底有多大能耐。每当我看到那些津液枯竭,脏器功能丧失殆尽的患者,居然有很多针灸医生趋之如骛的去拯救他们的生命,而且运用的正是针术,我就实在无语。我虽然没啥文化,但我明白很多事理。通常情况下呢,没文化的人是不能承担重任的,所以我只能投机取巧的替人解决一点小病小痛,同时又是一个拈轻怕重的胆小鬼,遇到那些阴阳形气俱不足或眼见无力回天的患者,我会以自己能力有限为由推却,所以我算不上真正的医生,也从未把自己当成个医生在看。
我冷眼观察了十几年,总结了一个规律,我发现很多行医的人,特别是一些民间自学成才的“神医”,这些人身上能量特别大,这些“神医”们面对病患的时候,根本不会先衡量自己能力的大小,他们认为自己身后有十万天兵天将作为后盾,头上有玉皇大帝祖师爷以及各路神仙护着,一支毫针所向披靡,针天天开,针地地裂,针人人得长生不死,有这等雄心壮志还能怕的了谁?所以不管患者的病能治不能治,都要接手,越是别人治不好,医学界不能治的病,他们越要治,因为一旦碰巧弄好了,就更能显示自己的医术高超,往往大医院里的医生们反而不敢如此。所以我认为民间这些神医,才是真正的医生,他们能治癌症、白血病、先天性心脏病、小儿脑瘫等等,他们见不得患者,只要见到就一定伸手揽活儿。绝对不是为了贪图诊费的事儿,诊费高点算个啥啊,人家治病从不考虑个人得失,也压根儿不会顾忌医疗事故等问题,人家冒着风险为你治病,你还拿诊费说事,未免太小瞧人了吧?神医们这是“医者仁心”,应该赞啊!
所以我经常告诉我的学生们,我说你们如果江湖上遇到某位针灸郎中,看他不分青红皂白无论什么病都肯接下来治疗的,特别是他们敢于承担脏器功能都已经衰竭殆尽的患者,这种人的能量是我们无法与他相提并论的,我们千万不要嘲笑他们,我们应该以非常肃穆的态度恭敬他们,因为这样的神医,将来一定会越来越不多见了。他们保持着混沌未开的纯真,与天斗,与地争,与大自然作对,试图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所有生命都长生不灭,这种能量,我们必须得佩服!但是,大家请记住我的话,佩服归佩服,遇到这种人我们最好保持一定距离,我们一定要坚决申明我们只能通过调理经络气血,解决个颈腰腿痛之类小毛病,我们不能包治百病,也不懂治疗绝症癌症,更不能把所有适应症的患者都治愈,因为我们只是凡人。我们申明的目的,就是免得今后别人以讹传讹,误以为我们跟“神医”们是一伙儿的,把我们也归入“神医”这个行业里去,那一旦来个什么运动,我们就解释不清,黄泥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
废话少说,直接纳入正题,患者须知:针灸的作用,无非是通过调理经络来起到恢复脏腑功能而已,有个前提,必须是患者脏腑功能尚存,只不过受经络不畅的影响导致功能暂时失调的脏腑病,才可以有治愈的希望。因为“十二经脉者,内属于脏腑,外络于肢节”,“皆内外相贯,如环无端”,这个流通环节中任意一处受堵,都会影响脏腑,针灸医生一旦将瘀堵的经络疏通了,营卫系统正常了,脏腑的功能也就恢复了,这就是针灸医生通过扎针能够治好一部分脏腑病的原因,所谓“故善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但是,如果患者年久失修,脏腑功能已经衰败得差不多了,也就是说真正的属于“阴阳形气俱不足”,那就“勿取以针”,如果针灸医生不分青红皂白,依旧针刺补泻,或者施以艾灸以企图扶阳,必然就会出现“补阳则阴竭,泻阴则阳脱”,活人之医术摇身一变就成了杀人术。即或暂时有效,最终一定会加剧患者病痛的。那正确的医治方法该怎么办?“如是者,可将以甘药,不可饮以至剂,如此者弗灸,不巳者因而泻之,则五脏气坏矣”。
注意啊,古人认为“病生于内,其治宜毒药”,《黄帝内经》全篇很多章节里都把治疗脏腑病的内服中药称作毒药,但患者到了“阴阳形气俱不足”这个程度的时候,可不是说用毒药,而是“调以甘药也”,甘药是什么?自己思考。
如果玩针的人不明白这些道理,妄以为针灸无所不治,那就大错特错了。
也有高明的“神医”,他们通常是以专门治疗晚期癌症世界绝症之类而出名,因为只有治疗这些病才能够赚大钱,人之将死,什么都不重要了,你只要能给他治好病,多少钱都愿意给你,神医比将死之人更明白这些道理。由于江湖阅历丰富,他们懂得察言观色,见机行事,懂得趋利避害,加上也明白克制许多疾病的方法,日积月累就建造了一个强大的生存平台,主动或被动替他渲染传播的人有一大把,所以“神医”们长期行走在悬崖的边缘处,却很少有失手的机会,胆大撑死,胆小饿死,一直能够保持“神医”的声誉。
曾经听一个学生说他的朋友晚期肝癌腹水,已经快不行了,但患者家人去台湾请到了一个针灸大师来扎针,说扎了几天居然有很好效果。我因为相隔甚远,无法亲眼目睹其整个诊治过程,但类似的情形我以前也见过不少,真正的神医却从未见到过,大多是“外来和尚好念经”,以法术幻术魔术忽悠患者及患者家属,先展示一番“神通术”镇住了患者,通过心理暗示给了患者一丝效果,还有的就是巧妙的利用了患者残存的气血做文章。至于说他们扎针能够逆天,我始终不相信,《黄帝内经》说得明明白白“是故用针者,察观病人之态,以知精、神、魂、魄之存亡,得失之意,五者以伤,针不可以治之也”。因此我特意向朋友了解一下那“神医”的施针程序,说大师是用毫针扎的,是在患者背部浅刺,而且都是在背的上部扎针,扎了几次针之后患者气色好转了,睡眠也好些了。我说那就是了,这大师果然是个高手,但患者很快会不行的。此话怎解?看官们你们有所不知,这“神医”是个懂得利用气血的“高人”,虽然患者油尽灯枯,但他懂得挑油灯之灯芯,便能够让患者及家属看到希望之光。这种人往往出场费张口就是几万几十万,非寻常人可比。果然,这位针灸大师几十万诊费得手,转身回去之后,我的话就应验了,患者时隔没几天,生命就画上了句号。
我知道我讲完这个故事,一定还是有人不信这世上没有神医。有人坚信这世上所有的病,都是可以治愈的,治不好,不是这病不能治好,而是医生的医术不够高。他们的理由就是内经那句话:“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却不知,你所奉守遵循的这句话,其实是出自于《灵枢九针十二原第一》,这句话可是有前提的,这篇文章的前面可是先阐述了九种针具,讲明了“皮肉筋脉各有所处,病各有所宜,(九针)各不同形,各以任其所宜”,然后很清楚的指出“凡将用针,必先诊脉,视气之剧易,乃可以治也,五脏之气,已绝于内,而用针者反实其外,是谓重竭,重竭必死……五脏之气,已绝于外,而用针者反实其内,是谓逆厥,逆厥则必死”,先有九针作为前提,然后有禁忌提醒,再然后才有这句话的。你就区区一支毫针,医理不明,针术的真正作用都没明白,仅仅靠死记硬背一些经络穴位主治,也敢断章取义夸海口,无论什么病都敢接下来治疗?还口口声声“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此举焉能不让明理之人掩口而笑呢?
其实,患者们啊,你只要还有点脑子,就能明白一些道理,不会轻易让神医们忽悠了。别说当今天下无神医,因为当今天下的神医都早逝了,即使是古代的神医们,也不是包治百病的,扁鹊、华佗、孙思邈、张仲景…哪一位是包治百病的呢?华佗治疗曹操头痛,虽然能够“随手而差”,也只是缓解而已,曹操的头痛仍然经常复发,我相信华佗必定已经尽力了,但曹操可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华佗这么个神医怎么可能治不好我的病,一定是没有努力给他治病,他坚定地认为“佗能愈此,小人养吾病,欲以自重,然吾不杀此子,亦终当不为我断此根原耳”,所以曹操一怒之下杀了华佗。如果华佗一出手就彻底治好了,曹操头风痛怎可能复发呢?也就不可能杀他了。
有些病,是治不好,也不可能治好的,为啥呢?我的理由一点都不偏激,用自然规律足以解释明白。因为,这世间,除了生命不可逆转,有很多事,都是不可逆转的,也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到了某些境界,不管你法术幻术气功能量多高深,都不可能好使。更何况现代人“以酒为浆,以妄为常,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满,不时御神,务快其心,逆于生乐,起居无节”,以至于到了“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的程度,这样的患者,又如何能够让你坚信““言不可治者,未得其术也”?
啰里啰嗦的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我不知道今后如果投稿出书的话,稿费会不会多给俺一点?呵呵,我说归说,玩针灸的您,千万别受我的影响,我是胡说八道的,继续走你的路,让冰台说去吧。
不然,你就会变得手足无措了:冰台你说的调气血方法吧,俺又不会,俺原来的毫针你指出的弊端也确实是那么回事,这可让俺咋办哪?
扎了好多年,曾经满腔自信的您,这一下子,突然感觉不会扎针了,对不?
嘿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Wei Li Hua  > 中医养生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转]冰台论治
[转]冰台论治(五)
大道至简--立新七针2013-7-11 00:00|查看:33|——作者: 冰台
[转] 揭开立新七针神秘的面纱---气血河道理论(一)
“靳三针”配穴特色..qi转载
失眠的针灸治疗;取穴少而神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