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公报案例:银行卡盗刷赔偿案件中举证责任的承担

裁判要旨

1.银行负有保障储户存款安全的义务,应努力提高并改进银行卡防伪技术,最大限度防止储户银行卡被盗刷。


2.借记卡章程关于“凡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发卡银行均视为持卡人本人所为”的规定,仅适用于真实的借记卡交易,并不适用于伪卡交易,银行不能据此免责。


3.在无任何证据证明持卡人自行泄露银行卡密码的情况下,不应判令持卡人承担部分损失,从而减轻银行的赔偿责任。

宋鹏诉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新门口支行借记卡纠纷案

案例来源:

《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17年第12期


简要事实:

原告:宋鹏

被告: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新门口支行


2012年6月19日,宋鹏在工行新门口支行申请办理借记卡(牡丹灵通卡)一张。


2015年8月5日凌晨,宋鹏上述卡内资金在河南省驻马店市一农村信用社自动取款机上被取款六次,金额合计14094元(含手续费94元)。


2015年8月5日9时54分,宋鹏因银行卡被吞没在工商银行办理了吞没卡领取手续。当日9时57分,宋鹏向南京市公安局鼓楼分局中央门派出所报案,称其工商银行工资款被人盗刷14000元。该所作出鼓公(央)立字(2015)9226号立案决定书,对宋鹏银行卡内人民币被盗窃案立案侦查。


宋鹏系中国人民解放军94991部队战士。审理中,该部队向法院出具证明一份,主要内容为宋鹏在2015年8月5日2时18分至8时一直在南京市钟阜路1号的单位,从未外出。


裁判理由:

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宋鹏持有工行新门口支行发行的借记卡,其与工行新门口支行之间依法成立储蓄存款合同关系。工行新门口支行作为经营存、贷款业务的专业金融机构,负有保障储户存款安全的义务。本案中,宋鹏名下借记卡于2015年8月5日凌晨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某信用社ATM机取现六次合计14094元(含手续费),在发现上述取款短信后,宋鹏致电工商银行客服进行了挂失,随后又向银行办了相关手续,并向中央门派出所报案。


根据中国人民解放军94991部队出具的证明,宋鹏在银行卡被异地取款的时间段内并未外出,综合现有事实,足以认定在前述六笔取现行为发生时,宋鹏持有借记卡且人在南京。


工行新门口支行认为上述六笔取款行为不能确定是盗刷行为,对此,因银行持有借记卡交易过程的大部分证据,故应由其承担证明存款被合法正当提取的举证责任。现工行新门口支行未能举证证明案涉借记卡系合法正当取现,宋鹏在银行卡交易时间点存在往返驻马店、南京的事实,亦未能举证证明宋鹏授权他人使用借记卡及泄露密码的事实,故其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综上,宋鹏主张其借记卡账户内的存款被他人在异地盗刷,应予以采信。案涉借记卡系银联卡,河南驻马店某信用社接受伪卡交易的行为系代表工行新门口支行,故应认定工行新门口支行在涉案借记卡的防伪技术上未尽到防范义务,已构成违约。宋鹏要求其赔偿存款损失14094元,具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予以支持。工行新门口支行关于宋鹏应向信用社主张权利的辩解意见无法律依据,不予采纳。


关于使用密码进行交易即视为本人交易问题。《中国工商银行借记卡章程》规定“凡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发卡银行均视为持卡人本人所为”。该条款系银行单方制作的格式条款,具有免除己方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情形,工行新门口支行依法应履行提示及明确说明义务。因该条款与其他条款并无明显区别,且系小号字体,现有证据亦不能证明工行新门口支行依法就该条款的内容向宋鹏进行了提示及明确说明,故该条款应为无效,不应适用


关于本案应否移送公安机关处理问题。宋鹏系基于其与工行新门口支行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提起的本案诉讼,工行新门口支行基于储蓄存款合同应承担的民事责任与他人利用银行卡实施盗刷行为而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并不是同一法律关系。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一条的规定,公安机关是否侦破本案并不影响宋鹏通过民事诉讼要求银行承担民事责任。工行新门口支行承担责任后,可依法向有关责任人进行追偿。工行新门口支行关于本案应移送公安机关处理或中止审理的辩解意见不能成立,不予采纳。


据此,一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十九条、第四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二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第三十三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三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南京新门口支行赔偿宋鹏损失14094元。


宣判后,工行新门口支行不服一审判决,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认为:本案二审中争议焦点为:1.诉争的交易是否属于伪卡交易;2.本案是否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或者中止审理;3.关于宋鹏存款损失的责任承担问题。


关于争议焦点一,即诉争的交易是否属于伪卡交易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


本案中,宋鹏系中国人民解放军94991部队战士,其名下借记卡于2015年8月5日凌晨2时许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某信用社ATM机取现六次合计14094元(含手续费),在发现上述取款短信后,宋鹏在当日早晨便致电工商银行客服进行了挂失。当日上午9时54分,宋鹏因银行卡被吞没在工商银行办理了吞没卡领取手续,并向中央门派出所报案。中国人民解放军94991部队出具的证明表明,宋鹏在8月5日2时18分至8时一直在南京市钟阜路1号的单位,从未外出。


原审法院根据上述事实,综合考量涉案银行卡账户凌晨短时间内异地交易、河南省驻马店市与江苏省南京市的距离、宋鹏的职业身份、宋鹏的挂失报警时间以及宋鹏的陈述等事实认定诉争交易为伪卡交易并无不当。工行新门口支行认为对伪卡交易的认定标准应当采用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并无法律依据,本院对其该项上诉主张不予支持。


关于争议焦点二,即本案是否应当裁定驳回起诉或者中止审理的问题。宋鹏的起诉系基于民事上的储蓄存款合同关系,与他人利用银行卡实施盗刷行为而应承担的刑事责任并不是同一法律关系。宋鹏与工行新门口支行之间的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本身不涉及犯罪,亦没有证据证明宋鹏系实施盗刷行为的共同行为人,因此,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并不影响工行新门口支行对宋鹏的责任承担。


故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涉及经济犯罪嫌疑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条关于“人民法院在审理经济纠纷案件中,发现与本案有牵连,但与本案不是同一法律关系的经济犯罪嫌疑线索、材料,应将犯罪嫌疑线索、材料移送有关公安机关或检察机关查处,经济纠纷案件继续审理”的规定,本案应当继续审理。


关于争议焦点三,即宋鹏存款损失的责任承担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商业银行法》第六条、第三十三条规定,商业银行对储户存款具有安全保障义务。工行新门口支行为宋鹏提供借记卡服务,就应当确保该借记卡内的数据信息不被非法窃取并加以使用。并且,工行新门口支行作为发卡行及相关技术、设备和操作平台的提供者,在其与储户的合同关系中明显占据优势地位,应当承担伪卡的识别义务。


案涉伪卡交易能够进行,说明宋鹏持有的真正银行卡内数据信息可以被复制并存储到其他的伪卡内,并且伪卡输入密码后还可以进行正常的交易活动,因此工行新门口支行制发的借记卡以及交易系统在防伪技术上存在缺陷,工行新门口支行未能履行交易安全保障义务,给宋鹏造成了经济损失,应承担赔偿责任。


工行新门口支行上诉称宋鹏对泄露交易密码存在过错,但并没有提供证据证明宋鹏对其持有的借记卡没有妥善保管和合理使用,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虽然根据工行借记卡章程规定,凡使用密码进行的交易,发卡银行均视为持卡人本人所为,但该规则适用的前提是当事人持真实的借记卡进行交易。


因此,工行新门口支行在没有证据证明宋鹏存在违约或违法犯罪情形的前提下,应先行承担资金损失。本院对工行新门口支行认为宋鹏在未能证明银行导致其密码泄露情况下应当承担相应责任的主张不予支持。


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一山行人  > 民事法律文章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借记卡被盗刷,银行应否承担责任?
工行储户储蓄卡遭盗刷两个月后仍未获补偿
中银必读 | 银行卡被盗刷案件裁判规则及应对措施
陈润娟诉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广州白云支行储蓄存款合同纠纷案
异地伪卡盗刷银行全赔案例
银行未尽保障借记卡款项安全义务的违约责任 ——河南开封中院判决高鸿飞诉工行开封鼓楼街支行储蓄合同纠纷案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