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10.11】他们以为,只是杀了一名作家而已……

阅0转02017-10-11

  【今日主打】
1985年10月11日
江南遗孀提起诉讼
1
1985年的10月11日,一名叫崔蓉芝的台湾女士,在美国发起了一项诉讼。
崔蓉芝不是为自己起诉,而是为自己的丈夫起诉,她起诉的对象,是台湾当局。
而起诉的理由也很简单:台湾当局谋杀了自己的丈夫。
崔蓉芝的丈夫,叫刘宜良,是一名作家。
他有个更有名的笔名,叫“江南”。
1984年10月15日——也就是崔蓉芝起诉的一年之前——刘宜良在家中被人射杀。
这就是当年震惊海内外的“江南案”。
1984年10月17日,“江南案”于台湾首次见报
2
事情,还是要从江南这个人说起。
江南(刘宜良)1932年生于江苏靖江县。1949年,国民党兵败大陆,17岁的江南随着蒋家势力一起撤到了台湾。到了台湾后,江南在蒋经国主持的“国防部”组织的政治干部训练班和政治干部学校受训,然后在台北市师范大学英语系读书。毕业后,江南担任了《台湾日报》的记者。
江南(刘宜良)
1957年,江南以《台湾日报》特派员的身份来到了美国,并且加入了美国籍。但他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份:国民党的情报员。
从1982年开始,江南开始系统地研究当时已经做了五年台湾“总统”的蒋经国,并在1983年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写成连载,以“江南”为笔名,开始在《洛杉矶论坛报》上连载。
江南的《蒋经国传》中披露了不少蒋家不为人知的内幕,包括国民党内部派系斗争以及蒋经国一些私生活。由于当时台湾依旧处于高压政治状态下,所以这个连载当时在海内外造成了巨大的轰动。
有人拍手,就肯定有人不爽。
1984年10月15日上午9点,江南在自家的车库里遇到了两名素昧平生的人。来人也不多说,直接掏出手枪,对着江南的眉心就是一枪,然后在他的胸膛和腹部又补了两枪。
倒在血泊中的江南当场身亡。
3
江南在自家车库被人射杀,立刻震动海内外。
由于江南已经是美国公民,一个美国公民在自己家中被如此残忍地杀害,联邦调查局立刻介入调查(后来事实证明,FBI如此快速反应,还有其他的原因)。
很快,当天行凶的两个人就浮出水面:一个叫吴敦,一个叫董桂森,都是台湾人。
案情就此告破?当然不是,复杂的谜团才刚刚开始显现。
首先,吴敦和董桂森不是一般的人,他们都是台湾“竹联帮”成员。“竹联帮”是当时台湾的第一大黑帮,他们专门跑到美国来杀一个作家,难道是黑帮仇杀?
很快,联邦调查局又公布了第三个涉案人:陈启礼。
陈启礼更不是普通人,正是曾经一手把这个帮派带到巅峰的“竹联帮”老大。
陈启礼年轻时的照片
这就更让人怀疑了:
黑帮万里迢迢赶到美国来杀一个作家,而且还是老大(虽然陈启礼当时已经渐渐淡出江湖)亲自压阵,这背后肯定不简单。
那么黑帮杀人,就可以逍遥法外吗?
当时还真有不少人还真是这么推测的,因为“竹联帮”势力极大,这桩凶杀案背后又肯定有人指使,结局如果是不了了之,也不意外。
但是,1984年11月12日,就在“江南案”发生还不到一个月的时候,蒋经国忽然亲自下令,发动旨在打击台湾黑社会的“一清专案”,将竹联帮老大陈启礼和成员吴敦抓获(但拒绝引渡给美国),董桂森逃亡巴西。
尽管明眼人都看得出是美国在背后施加了强大的压力,但台湾当局能迅速将杀人的黑帮成员绳之以法,倒也让不少人有些意外。
凶手落网,案件告结?
并没有。
4
1985年年初,一个叫“白狼”的台湾人,忽然惊动了美国和台湾。
“白狼”说,他手里有一卷录音带,里面涉及“江南案”的真正内情。
如果“白狼”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说的这番话,也不会有什么人信。但“白狼”不是普通人,他本名张安乐,他的身份,是原“竹联帮”的总护法——他是陈启礼的“亲密战友”。
而且,没多久,张安乐就真的向美国联邦调查局交出了那盘录音带。
录音带里,陈启礼的声音非常清晰:
“……在情报局里面,我的名字是郑泰成,我的本名是陈启礼,我的编号码是730063。我的工作是……我是汪局长直接……情报局汪局长吸收我入情报局,我直接听命于汪局长……”
这盘录音带一出,海内外一片哗然——陈启礼在录音带里所说的“汪局长”,就是台湾军情局局长汪希苓。
换句话说,哪是什么黑帮仇杀,明明是黑帮受台湾当局指令,出于政治目的,暗杀了江南。
张安乐(右三)在纽约召开新闻发布会,右二为江南遗孀崔蓉芝
案情发展到这一步,美国朝野上下也震动了。国会中甚至有人提出,要停止对台军售。
当时的国际环境是:美国刚刚在1979年和中华民国断交,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正处于蜜月期,这种在别人国土上公然射杀他国公民的恶性事件,给当时希望和美国暗通款曲的台湾造成了极大的压力。
1985年1月10日,蒋经国亲自下令,逮捕“国防部”军情局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要求彻查此案。1月13日,台湾“中央社”发布消息,承认情报局官员卷入“江南案”——但强调:这是军情局自己擅作主张。
而此时的陈启礼和吴敦还关在监狱里,生死未卜。
陈启礼(左四)和吴敦(左三)在法庭上
张安乐又出手了。
1985年3月1日,“白狼”张安乐出席了洛杉矶台湾人社团所召开的“江南命案演讲座谈会”,宣布他手上还有第二盘录音带!
为此,张安乐还上了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热播节目《60分钟》,在节目上,他直接就指出,指使谋杀江南的幕后元凶,是蒋孝武。
蒋孝武,是蒋经国的儿子。
如果蒋孝武参加了这场谋杀,那么真正的幕后指使究竟是谁,也就不言自明了。
没多久,台湾当局对'江南案'做出了正式判决:
判处陈启礼、吴敦、汪希苓无期徒刑,胡敏仪、陈虎门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
那么,“江南案”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吗?
还是没有。
因为虽然杀人凶手和幕后指使基本都已经浮出水面,但还有太多的谜团有待解开:
台湾当局为什么要杀江南?
“竹联帮”为什么会介入?
“白狼”张安乐为何如此仗义?
真的是蒋孝武下令杀人的吗?
这些人的结局究竟如何了?
5
根据这33年来多人的回忆和记述,我们开始复盘。
首先,台湾当局为什么要杀江南?
写《蒋经国传》固然是诱因之一,但有一种观点认为,《蒋经国传》付印时,江南收到了各种渠道的招呼,已删除了大量对蒋家不利的言论,总体基调还是肯定的。真正让江南引来杀身之祸的,是他写完《蒋经国传》后,还准备翻译吴国桢用英文写的自传《吴国桢传》。
吴国桢是谁?此人原是蒋介石亲信,先后担任过上海市市长,重庆市市长以及台湾省主席,后与蒋家父子闹翻,避居美国,用英文写了自传,其中有大量对蒋家不利的言论和秘闻。台湾方面最后由宋美龄出面(也有传闻两人关系非同一般),说服吴国桢放弃了出版念头。
而江南还要将吴国桢的自传翻译成中文版出版,自然很容易引来杀身之祸。
吴国桢
不过,根据后来入狱的军情局副处长陈虎门叙述的版本,杀江南是另一个原因:
他们当时发现,江南不仅拿台湾军情局的钱(按《中国时报》历史评论员林博文的说法,江南只是每个月领几百美元,写一些美国见闻给台湾当局),还拿大陆的钱,换句话说,江南是一个“双面间谍”。而陈虎门认为,杀掉江南的原因,就是“制裁”,和其他无关。
但据后来军情局局长汪希苓后来的回忆,在射杀江南后,台湾情报人员发现,江南同时也为美国FBI做事——这也能解释FBI后来为什么一定要彻查到底。换句话说,江南可能是一个“三面间谍”。
那么,第二个问题来了:“竹联帮”怎么会介入?
从台湾当局的角度考虑,原因自然很容易理解:官方不方便出面,让黑帮代劳——从孙中山开始,国民党就有利用江湖帮派的传统。
那么,“竹联帮”为什么肯加入呢?还是和陈启礼有关。
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执掌“竹联帮”的陈启礼就明确表示,要将“竹联帮”的命运与国民党捆绑在一起。在政治主张上,陈启礼和他的“竹联帮”也和当时的国民党一致:坚决反对台独。陈启礼曾在一个公众场合说过一句话:“如果经国先生去世,台独掌权的话,我是要带领竹联帮起来反抗的。”
他还说过:
“我宁可让共产党统治台湾,也不能让台独掌权!”
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公开说这句话,还是很惊人的。
经过中间人牵线搭桥,陈启礼最终和原海军中将,台湾军情局局长汪希苓坐到了一起。陈启礼表态愿意为国民党做事,尤其是暗杀海外的“台独“分子,而汪希苓却提出,需要他派人“教训”另一个在美国的作家,就是江南。
曾有人评价,蒋经国把汪希苓看做是第二个“戴笠”,而汪希苓则把陈启礼看做是第二个“杜月笙”。
1985年4月,“江南案”在台湾开庭,图中为汪希苓
刺杀江南,在陈启礼看来,和他的初衷也不违背:“污蔑”领袖蒋经国,就是动摇国民党在台湾统治的根基,也是让“台独”有可乘之机,“竹联帮”是“为国除奸”。
负责行凶的杀手之一吴敦,后来在接受一次采访中也表示:
“当时回到台湾后,我们每人拿到了2万美金的奖励,我说这个钱我不要,我们是为国除奸,要了钱,就变成拿钱杀人了。”
那么,陈启礼他们当时是否会预料到,台湾当局会“杀人灭口”?
6
于是就要解释第三个问题:张安乐为何“仗义出手”?
17岁就加入“竹联帮”的张安乐毕业于台湾淡江大学历史系(本来可以硕士毕业,但在毕业前夕因为一场严重的斗殴失去了文凭),一直在“竹联帮”扮演“军师”的角色,更在陈启礼入狱期间担任过“竹联帮”的代理老大,是陈启礼最信任的人之一。
年轻时的张安乐
射杀江南后,陈启礼曾来到当时已在美国的张安乐居所,双方都没有谈这件事,但聪明的张安乐已经知道,陈启礼远程赴美,必然和这件事有关。据张安乐在接受《鲁豫有约》的采访中表示,他当时就对陈启礼说了一句话:
“小心被杀人灭口。”
而陈启礼的回应是:
“我想到过,所以我事先录了一盘录音带。”
在陈启礼返回台湾前,他把录音带交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张安乐。
果然,回台湾不久,陈启礼等人被台湾当局拘捕。据当时的台湾警大校长侯友宜回忆,后来他们才知道,当时整个打击黑帮的“一清专案”,主要目的就是逮捕陈启礼。而陈启礼被捕时对警察说了一句话:
“你们怎么可以抓我?你们把事情捅大了。”
因为陈启礼知道,大洋彼岸的张安乐,肯定要拿出录音带了。
陈启礼被逮捕时的照片
其实在向美国上交录音带之前,张安乐通过各种渠道向台湾当局发出过条件:
停止“一清专案”;将陈启礼等人由军事法庭移交正常的司法机关;停止追缉逃亡的董桂森。
但台湾当局没有给予回应,而是通过在纽约的华人黑帮给张安乐传话:愿意出100万美元,买回他手里的录音带。
根据张安乐自己的回忆,当时纽约的黑帮给他传话:
“做伙计帮老板干活,哪有出卖老板的?”
而张安乐的回话是:
“当老板要杀掉为他干活的伙计时,伙计的朋友应该不应该站出来?”
由于台湾当局始终没有正面回应,而张安乐知道,如果关在军法处,“要把你做掉就把你做掉了”(凤凰卫视,2011年5月28日《王牌大放送》,张安乐接受采访时所言)。所以,张安乐选择上交录音带,以让台湾当局“投鼠忌器”,保全陈启礼等人的性命。
至于张安乐后来宣称的“第二盘录音带”,完全是假的。说蒋孝武参与此事,也没有任何证据。张安乐对此的解释是:
“汪希苓是家臣嘛,说牺牲就可以牺牲,蒋孝武是儿子,虎毒不食子。”
很多年后,张安乐回忆此事时表示,他确实冤枉了蒋孝武,但“没有内疚”,“你从父亲那里得到很多的资产,承担一些父债应该的吧?”
那张安乐为什么不直接指认是蒋经国呢?
“因为蒋经国是当时台湾的安定力量。”张安乐解释。
(张安乐的这些原话来自2016年5月18日,《鲁豫有约》,《张安乐黑白人生》(下))
7
好了,该说下这些人的最终结局了。
先说那些个“家臣”吧。
汪希苓入狱后,享受着与正常生活基本无异的待遇:拥有一套独立的公寓,有会客室、书房、客厅等,家人还可以同住。他1991年即被释放,并以中将军衔退役,享受高额养老金。
陈虎门,在1987年5月28日就被提前释放出狱,1993年以“陈奕樵”为名晋升少将,八年后从军事情报局退伍。退休后在泰国曼谷经营餐厅。胡仪敏结局不详。
然后是“为国除奸”的人。
陈启礼,入狱后在1988年蒋经国逝世的百日“大赦”中被释放,随后在台湾成立承安消防器材公司,经营消防器材生意。1996年,台湾当局再掀“打黑风暴”,陈启礼逃亡柬埔寨,并在当地做起生意,直到逝世也没有回过台湾。
2007年,陈启礼因病逝世,遗体运回台湾时,引发著名的黑道“世纪葬礼”,台湾数千名黑白两道人士前往参加公祭,日本山口组、住吉会、稻川会和香港新义安等帮派也派代表前来吊唁。台湾当局出动大量警力,以防不测。
陈启礼葬礼
吴敦,入狱后关了大概6年多后被释放,出狱后投身影视行业,做起了制片人。大陆观众比较熟悉的电视连续剧《画魂》、《天涯明月刀》,以及电影《大灌篮》、《刺陵》等。
吴敦
《大灌篮》由周杰伦主演。但其中另一个让人瞩目的角色,是扮演“萧岚”的陈楚河——他是陈启礼的儿子。
董桂森,“江南案”发生后逃亡巴西,在巴西被捕后又被引渡回美国,1991年,死于美国监狱内的一场械斗(也有人怀疑他是被借机谋杀)。
张安乐,在公布录音带后不久,就被FBI以贩毒罪拘捕,判刑15年(张声称自己从不碰毒品,后有证人称当时受利诱做了伪证)。张安乐在坐了10年牢后被释放回到台湾,利用“竹联帮”的势力成立“韬略集团”,下辖29个子公司,以承包工程业务赚取了大量利润。
1996年台湾“打黑”,张安乐同样受到牵连,逃亡海外。在海外流亡期间,张安乐的“韬略集团”在大陆的江门、深圳、东莞、南昌等地设立多家工厂,涉足运动器械和电子产业,他旗下企业生产的安全帽,曾一度占到全世界安全帽销量的45%。
2005年,张安乐成立“中华统一促进党”,自任总裁,公开提出“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口号。2013年7月1日,在海外流亡13年的张安乐手举“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的标牌返回台湾,一下飞机即被拘捕,但不久后就被准许以100万新台币保释。目前张安乐定居台湾。
2013年,张安乐一下飞机就被拘捕
因为“江南案”,这些人的人生命运全都发生了巨大改变。
但这些可能都没有一个人的改变更大,因为那个人命运的改变,影响到了一个政权的更迭。
8
这个人,就是蒋孝武。
蒋孝武是蒋经国的次子。尽管蒋经国从来没有公开说过,但明眼人都看得出,蒋经国是按照自己“接班人”的方式,在刻意培养蒋孝武的:
蒋孝武一开始就被蒋经国安排进入了情报部门,之后又让他担任多个部门要职,涉足了党务、军特、宣传等重要系统——一切的路子,都是蒋孝武的爷爷蒋介石当初培养他爸爸蒋经国的路子。为了不让兄弟争权,蒋经国还特地让三子蒋孝勇进入商界,远离政界(老大蒋孝文喜欢夜店酗酒飙车,已被淘汰出局)。
蒋孝武其实也是沉迷酒色,评价不高
为了让蒋家第三代顺利接班,蒋经国培养了一批既无个人班底又对蒋家绝对忠诚的第三代人物,这些人的名字在现在都是赫赫有名:陈履安、宋楚瑜、连战……蒋经国这样做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渐渐取得实权,为蒋孝武接班护航保驾。
然而,张安乐曝出蒋孝武是“江南案”幕后主使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虽然蒋孝武有冤枉之嫌,但他正是台湾军情局的实际主管,怎么也难逃干系。
1986年3月,蒋孝武被派往新加坡任“台湾驻新加坡商务代表团副代表”。1988年升任“代表”。1990年1月改任“亚东关系协会”驻日代表——毫无疑问,他从此就被排除出了台湾的政治中心。
而因为蒋孝武被卷入“江南案”漩涡,台湾政局的前进方向,也开始发生改变。
1985年8月16日,蒋经国在接受美国《时代杂志》专访时,第一次明确指出:“中华民国国家元首”依“宪法”选举产生,从未考虑由蒋家人士继任。
自此,蒋经国彻底放弃了由蒋家第三代接任的想法,台湾的民主进程由此迈开脚步。
最后,作为呼应开头的结尾,江南的遗孀崔蓉芝在1990年终于获得了台湾当局的赔偿:145万美元。
馒头说
“江南案”还原出来,可以让人津津乐道的地方应该不少:
台湾黑帮的猖獗,江湖人士的义气,牵扯政治的下场,蒋家王朝的气数和机缘,等等等等……
但我觉得不能把这个案件的本身给忽视了:一个作家,写了一本书,然后就被人射杀了。
“江南案”发生在1984年,掐指一算,离现在其实并不遥远。而就在30多年前,当人类社会都觉得自己已经进入文明时代时,在一个已经在物质上步入现代化的地方,还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这确实还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
柏杨对江南之死的评价是:“江南是最后被害者,以后蒋氏父子就再也不敢重犯,再也没有机会重犯了。”
无论过去,现在和未来,无论在世界任何角落,这应该也是所有文明时代的人的共同期望。
来自:拔涉者文摘  > 历史天地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俞飞:那一枪,终结蒋家王朝
29年前,台湾最黑暗的一夜
金丛林 : 再谈江南命案
江南案
与李敖交友,收陈水扁当徒,当政府特工,促两岸统一…陈楚河之父陈启礼,60年台湾风云录(下)
台湾竹联帮大佬为什么要感谢毛主席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热门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