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李洁 | 日俄战争为什么会打到中国来

阅0转02018-03-12


1904年2月9日零时35分,停泊在旅顺军港外的俄太平洋舰队3艘主力战舰遭到了鱼雷的袭击,日俄战争就此打响,和之前的甲午、之后的珍珠港一样,日本人靠不宣而战赢得战争的先机。

日本和沙俄打仗,为什么会打到中国东北来?这里的来龙去脉,不能不交代清楚。


1894年,甲午战争大清战败,次年李鸿章被迫签下《中日马关条约》,赔了巨款,割了台澎,但其实当时日本人的狮子大开口还不止于此,他们还要求清政府割让辽东半岛。本来清朝也只有乖乖就范的份儿,但俄、德、法三国却看不过眼了,特别是俄国,这倒不是因为他们仗义,而是因为俄国的太平洋舰队就驻扎在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要是日本吞了辽东,对他们威胁太大,于是三国联合出面,逼迫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给了中国,而且在赎金数额上,俄国单独力压日本只准向中国索取3000万两白银(日本原拟5000万两)。此即“三国干涉还辽”。

为此,日本与俄国结下深仇大恨,并将其锁定为头号假想敌。日本政府从中国获得的2.3亿两白银,大部分用于军备上。

不过,沙俄也是别有用心,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在一班亲贵和将军的鼓动下,觊觎我满洲,企图将之变为“黄俄罗斯州”。清国君臣并非没看透俄人的野心,只是为了消弭迫在眉睫的日本危机,才不得不打起“联俄御日”牌,借外力以自保。

1896年春,为酬谢“还辽”之恩,李鸿章奉懿旨以祝贺新沙皇尼古拉二世加冕为由,出访俄国及欧美列国。在圣彼得堡,李氏遵旨与俄财政大臣维特签下了以防范日本侵占满洲为主旨的《东清铁路条约》(因两国约定不对外披露,故时称《中俄密约》)。至此,已修建数年的俄国西伯利亚大铁路不再按原规划从阿穆尔河(黑龙江)北岸的俄境逶迤而建,而是改成了自中国的满洲里入境,经齐齐哈尔、哈尔滨、牡丹江、绥芬河直通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参崴)。

李鸿章参加尼古拉二世加冕典礼

东清铁路修进满洲,立即被日本政府假定为沙俄指向本国的枪刺。日本人固执地认定,俄人的目的是先霸占满洲,再染指朝鲜半岛,最终侵犯日本列岛。

第一位担任总理大臣的军人山县有朋元帅就明确警示各位同僚:

露国(即俄国)兴建西伯利亚铁路,意图驱逐欧洲人在东亚之势力,吞并朝鲜,威胁日本。铁路每延长一寸,日本寿命则缩短一寸。

为此,日本举国上下发愤图强,穷兵黩武气氛越来越浓,从欧洲大国贷得的巨额资金全部用于购置巨舰和扩建军工企业。

就在《中俄密约》签订一年多以后,即1897年冬,鲁西南的流民杀害了两个在当地传教的德国牧师。于是,借口“巨野教案”,德皇威廉二世下令远东舰队强占了胶州湾。为防德舰北犯京津,慌乱的清廷遂按与俄“密约”,延请俄国派出军舰入泊旅顺口,前提是俄政府必须承诺将在危机过后撤走俄舰。尼古拉二世正中下怀,遂令其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做出承诺,随后,太平洋舰队的5艘主力战舰即开进旅顺口。

日俄战争期间停泊在旅顺港口的太平洋舰队

这个因果关系请记住——是中国民间的擅杀给德皇提供了抢占胶州湾的口实;是清廷为了遏制德国人北上,请求俄舰入驻旅顺口的。

然而,翌年春季,德国租下了胶州湾以后,沙俄居然食言,拒不撤离旅顺口,并以防备日本为托辞,强行租赁了旅顺口和大连湾。俄租旅大后,为防备日本人的进袭,对李鸿章时代修筑的要塞进行了大规模地扩充,同时,东部西伯利亚军区第三师(后扩编成第三军)和太平洋舰队大部分战舰进驻了旅顺口。由此,日本人对俄国人的疑虑越来越深,扩充军备的步伐越来越大。

不幸的是,1900年(庚子年)年中,一场突如其来的义和拳运动起自鲁西南,并席卷直隶省,在慈禧太后的默许下,拳民们竟杀进京城,誓言“灭洋扶清”。拳乱很快蔓延出关,奉天(辽宁省)登时大乱。拳民和部分官军对俄籍在建铁路工程人员及家眷的追杀,让尼古拉二世有了极好的出兵中国的借口。于是,15万以上的俄军以“保侨护路”为名,从7个口进犯并强占了奉、吉、黑三地(当时尚未建省),并在时称“庚子国难”的义和团运动尘埃落定后拒不撤军。

按光绪二十八年春(1902年4月8日)签订的《中俄交还东三省条约》,全部俄军于18个月内分3批撤出中国。1903年4月,本是第2批俄军撤走的期限,俄军应撤出金州、奉天、牛庄、营口、辽阳、铁岭、开原、长春、宁古塔、珲春、哈尔滨及吉林。不料,日期已过,俄军毫无动静!10天之后,即4月18日,俄公使雷萨尔突然向清国外务部提出了全部撤军的7项前提条件,直将满洲视作俄国独享的禁脔,逼中国立即认可,且不准对外界泄露。

外务部即从前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是朝廷依李鸿章生前的奏请改名的。

面对咄咄逼人的俄公使,总理外务部王大臣奕劻和外务部尚书那桐等人十分恼怒。送走雷萨尔后,大臣们密谋良久,终于议出一个被逼无奈但却非常有效的选择……

4月19日,北京城里,春雨霏霏。这一天,清廷为已故的军机大臣、文华殿大学士荣禄发丧。在京的文武百官和各国驻华公使均出席了这位深受慈禧太后信任的满族亲贵的葬礼。

年近七旬的外务部左侍郎联芳,是已故的李鸿章的老僚属,曾任北洋武备学堂监督,跟随李中堂办外交多年。这位老臣,不动声色地与日本公使内田康哉搭讪了几句,之后,就貌似悲伤地沉浸在了“呜呼哀哉”的吊唁气氛中。

内田康哉立马掂量出了中国第一副外长披露的信息的份量!当晚,他即冒雨赶往庆王府,拜见了主持外务部的庆亲王奕劻。

庆亲王奕劻

事后,有消息称,日本公使对奕劻和其子、商部尚书载振直言:“如缔结此约,则东三省不复为中国所有!”

当时出版的《日俄战纪》载文,为了阻碍条约的签订,日本公使甚至对奕劻父子和那桐“说理与金钱并用”!

日本人很快就把消息传给了美国人。

4月25日,美国率先向俄政府提出抗议,称其在满洲的行为已违背了列国公认的“门户开放”政策。4月26日,美国务院训令其驻华公使:阻止中国接受俄国撤军的7项条件。

随后,刚刚与日本结盟的英国也向俄国政府提出了抗议。

俄政府一时慌乱不已,竟公开谎称“并无此事”!

大清国的外交高官们,为了尽可能地保全国家利益,再一次祭起李鸿章用惯了的“以夷制夷”的法宝,而这法宝,确实又一次显灵——通过使中俄秘密交涉的国际化,清廷暂时顶住了俄人的外交进剿。

此时,最有外交经验的李鸿章,和许景澄、张荫恒等在“庚子之乱”中被冤杀的洋务高官,都过世数年。慈禧太后只好依靠庆亲王奕劻带领一班并不出色的外交大臣们苦撑危局。

应该说,从“联俄拒日”,到“联日拒俄”,是老大帝国当时唯一的外交抉择。好在,晚年的慈禧太后总算不再糊涂,开始厉行新政,中国的外交工作也因之回归了理性。

然而,诚如李鸿章生前所叹:“恃人终难久矣”!借力日本,暂时挡住了俄人的这一波灾难,但却给中国带来了更深远的祸患。

记住,是中国的内乱给了俄军越境盘踞的口实;是中国政府暗请日本出面力压俄国撤军的。

战争是一项风险极大的抉择,没有必胜把握,焉敢挑起战争?一旦失败,轻则像身边的老大帝国一样,赔款割地;重则有可能亡国灭种!所以,日本政府确曾为避战做出过努力。

力邀俄国军事首脑库罗帕特金上将访问本国,就是日本人的努力之一。

曾在中国的拳乱中极力鼓动沙皇出兵中国的库罗帕特金,此时已经理智多了。出访之间,他即签署了命令,要阿穆尔河沿岸(即黑龙江东岸与北岸的俄境内)赶修兵营,以安置从中国撤回国内的50个营的兵力。而且,日本人也探明,此人虽为敌国军头,但却是反战派,因之是有可能化干戈为玉帛的关键人物。

库罗帕特金

5月底,库罗帕特金如期到访了东京。日本君臣高规格地接待了这位假想敌国的陆军上将。天皇睦仁接见了他,元老伊藤博文和山县有朋、总理大臣桂太郎、外务大臣小村寿太郎、陆军大臣寺内正毅,都与他举行过气氛良好的会谈,尤其后三位主要大臣,更分别与他进行了长时间的会晤。他向每一位与之会谈的日本政要都传达了沙皇陛下以及他本人真心避战的良好愿望。日本各政要则以各自的方式表达了共同的心声,即俄军务必撤出中国,以使满洲门户开放,让各国利益均沾;俄军并撤出韩国,以让日本在该国拥有优先权益。唯其如此,战争则定然可免。

6月4日,在东京,库罗帕特金向沙皇发去了奏报,陈述了自己的感受:

毫无疑问,以天皇为首的日本人,在欢迎我时仍然相信有可能和平解决远东各种问题。我得出的结论是:日本人不会因为满洲打仗,但如果我们不停止在朝鲜的军事政治活动,就会爆发战争。

日本人满心期待地送走“露国”贵宾以后,库罗帕特金却奉沙皇尼古拉二世之旨,到了旅顺口,与好战的远东总督阿列克谢耶夫等人开起了闭门会议。日本人被对方发出的各种信号弄得稀里糊涂,不知他们究竟要选择战争还是和平。

谋求避战的最后努力,就是日本主动提议与对方就满洲和朝鲜问题举行谈判。于是,8月3日,在圣彼得堡,俄外交大臣拉姆斯多夫与日本驻俄公使栗野慎一坐到了谈判桌前。

看起来,这一次,轮到日本人替中国和朝鲜“主持公道”了。栗野敦请俄军从中国的旅大租地之外的满洲全境撤军,并将进驻朝鲜半岛的俄军撤出。正所谓“山不转水转”啊!8年前,中国惨败给了日本之际,正是俄国人挺身而出,才为中国赎回了辽东半岛。此番,日俄两国换了角色,唱白脸的改唱黑脸了。

结果,从圣彼得堡谈到东京,从上一年8月谈到今年1月,对方非但没有接受日本的妥协方案,反倒不断向满洲增兵!谈判这半年,也正是对方向远东扩增军力最迅猛的时间!

就在日俄两国开始谈判之时,东清铁路的支线南满铁路全线通车,这条铁路当即成了俄军向远东运送军械与兵力的大动脉。 从8月至年底,俄军已在旅顺口和半岛各战略要地布署完兵力。

进入1904年,日俄战争已经黑云压城。

到了2月6日,所有在旅顺口的日本外交官和侨民,都集中起来登上了一艘英国轮船,撤到了直隶湾(渤海湾)对岸的烟台。这一来,旅顺驻军和老百姓全都知道战争已临近。

所以,到了两天后的子夜时分,巨响从海面上传来时,惊醒的人们都明白了:日本人打上门来了,战争打响了!

日俄战争,从海上打到陆上,从我辽东半岛打到俄属库页岛,从上一年隆冬打到下一年盛夏,至双方媾和的《朴茨茅斯条约》签订之时,战争已历19个月。根据该条约,俄国将旅大租借地及南满铁路交还日本,俄军撤出中国和朝鲜半岛;双方于北纬50度分割库页岛(俄称萨哈林岛,日称桦太岛)。

这个因果也请记住——正因这一场战争,中国东北才避免了被沙俄鲸吞的噩运;也还是因为这一场战争,日本才有了驻军我辽东半岛的机会,这支军队,即罪恶之师关东军。

这一场战争,改变了中国的命运。


来自:村上龙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1904年的朝鲜之争图解
历史上最惨烈的战役:日俄在中国旅顺的二百三高地争夺战
从多角度分析日俄战争
日俄战争经过研究
关键时刻的关键人物:端纳 策动第一次抵制日货(2)
抗战这个“美人”10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