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输了,票房这么凉的影帝怎么会是他!

想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切入比较合适。

索性直接单刀直入吧。

最近上映的《雪暴》大家看了吗?

实名颜粉,蝉主奔着张震去的,结果秒爬墙廖凡。

从未想到过,第一次,居然觉得张震没有廖凡帅!

张震

廖凡

迷幻之处在于,你看他第一眼,他长这个样啊?第二眼,嗯不帅,再看一眼,awsl!我可以!

不到五分钟,广撒网拿下了他所有资料。

乐于分享是蝉主一贯的优秀品质,于是敲下这篇文章。

长着一张身负八条人命的脸

在码字之前,向身边的小伙伴们做了个简单的调研。

“廖凡,知道是谁吗?”

“emmm不知道...”

“《让子弹飞》老三,《邪不压正》朱潜龙,《白日焰火》张自力,呐,就是跳舞那个警察咧”

“噢,原来是他呀”

以上对话充分体现了:

廖凡的知名度,两个字概括,不红。

一句话概括,还没有自己演的配角红。

又一个“戏红人不红”的典型(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的典型了...)。

对于廖凡的长相,世面上流传着一句狠话:长着一张身负八条人命的脸。


还有更狠的网友说,从小就觉得他长了一张活不到结尾的脸。

也不能怪人家网友,谁让廖凡就长了一张十恶不赦的脸,感觉下一秒就要撕破衣服暴走把人给吃了。

不过,要说长相,怎么能不提朱元璋?

相似度99.99%

低“烂片率”,是作为一个“戏比人红”的演员该有的修养,廖凡也不例外。

《邪不压正》,把朱潜龙塑造成了一个彻底的坏角色,坏到什么地步呢?

就是坏到我们已经失去理智忘记这是电影角色,开始讨厌廖凡了(详情请参照冯远征)。

但除了彻底坏和恶,廖凡还让朱潜龙有爱恨也有恐惧,有大野心也有小狡诈。

“大反派”和“真小人”,廖凡融合得滴水不漏。

《让子弹飞》,张麻子六个小弟,第一次露脸,就记住了老六和老三。

他有一种神奇的巫力,只要看了他第一眼,就会不自觉在接下来所有的画面里努力寻找他的身影。

《白日焰火》不用说了,最后的那段独舞,虽然看不懂也不敢问,反正就是觉得很厉害。

也让廖凡成为了第一个拿下柏林影帝的华人演员。

廖凡独舞solo

几撇小胡子,圆礼帽,黑白灰+小西服,从外观上廖凡散发一种“严肃老干部”的不好惹气质。

谁能想到,他居然是个喜欢害羞的“中年耿直男”。

豆瓣鹅组上有个“廖凡采访金句集锦”的盘点帖,点进去后就开启了廖凡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对nc粉

“演员需不需要粉丝争番位?”

“为这个事纠结,证明这帮人也没什么正经事可干,实际当事人也不在乎这个事,外面却打破头了,一看就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就是不按套路

《天天向上》有一期请来了廖凡的中学老师,常规操作回忆了一大段煽情戏码后,涵哥问他还记得吗?

廖凡眯起眼睛,作回忆沉思状,然后说“忘了”。

段子随手拈来

《让子弹飞》采访,姜文说自己练体力,发哥和葛优说自己练智力,廖凡就厉害了,记者问他练什么,廖凡:德智体全面发展。

关于神秘

“您除了拍戏之外,给人感觉都很神秘”

“神秘吗?我天天在这附近溜达啊,也没人认识我....”

朋友是拿来当炮灰的

“您的微博都是宣传多(潜台词:咋都不分享个人生活)”

“都是他们(团队)老让我发,我才发的(原来您发宣传都嫌多)”

“唯一能体现您生活的是在黄觉老师的微博里。”

“在谁(微博)?”

“黄觉老师。”

“行吧,下回我跟他断绝来往。”

还有争宠part

《心理罪》路演,有李易峰粉丝遗憾感慨李易峰没来,廖凡说:“你看你和李易峰这么没缘分,不如转粉我吧。”

电影里明明长着一张硬气又凶狠的脸,戏外却活脱一个“萌汉”。

柏林影帝,十足戏骨,长得不帅,说话耿直,不走套路,就是我们看到的廖凡的全部。

剩下的,还是个谜。

他当配角演的戏

总抢主角的镜

关于廖凡的传说,“廖凡像一切”必须拥有姓名。

两张图片完美诠释

其实这条传说真正的含义是:演什么是什么。

蝉主之前写梁博时,记得他说过一句话很在理“连乐器都分不清的人,单纯地就觉得他的歌好听,普通老百姓和专业音乐人喜欢的才是好的音乐。”

演戏同理,真正的好演员是普罗大众和专业人士都觉得你的戏演得好。

廖凡可以说做到了。

《雪暴》男一张震,《邪不压正》男一彭于晏,《心理罪》男一李易峰。

哪一个不是当下食色年代的正义使者美男子,但大多数观众眼里,最扎眼的无疑是廖凡。

演技是首要前提,其他的附加原因就无须赘述了。毕竟演技是作为演员的根本素养,剩下都是次要条件。

不是说彭于晏,李易峰没有演技,只是跟廖凡搁一起,容易被盖过光芒。

《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复杂病态的渣男皮条客。

反叛的狡诈走狗朱潜龙。

跟李易峰对手戏,谁是大佬一眼能辩。

女装大佬也没在怕的。

哪怕跟真正的女人站一起,建国输了吗?没有!

某乎上有个问题,“廖凡为什么有那么多戏演?”

演个配角,都比主角抢镜的演员,没戏演才奇了怪了吧。

一次采访,主持人问为什么找他的片子那么多,却依然低产?

廖凡:“不,我已经拍得比以前多了,主要是像我这样的替身比较难找。”

这个理由....很强。

不过从这个回答中,也能看出,廖凡对于演戏,真的很认真。

老师和身边朋友都评价他是性格很“笨”的演员。

很多人都知道阿米尔汗为了拍《摔跤吧!爸爸》增肥暴瘦,也知道“小丑男”杰瑞德·莱托为了演《达拉斯买家俱乐部》的艾滋病人,减重40斤。

但却没有人知道,廖凡为了演《白日焰火》的颓废警察张自力,也曾增重20斤。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演一个很健壮的坏人,健身三个多月。

原先每天都跑步,后来跑到膝盖伤了,也练器械,练到肩膀又伤了,他还庆幸,我还可以走路锻炼。

拍《建党伟业》,从马上摔下来,接着转场就立马去了海南拍《非诚勿扰2》,后来回北京复查,才知道是颈椎错位和肌肉萎缩,整个肩膀钉了12根钢钉。

拍《师父》,每天喝米汤,4点钟起来练功,两个月练了720个小时的咏春拳。

包括电影里被混混群殴的戏,都是真打。

但这些苦他从不主动说,当媒体问他拍摄的困难时,他只是淡然一笑,称为了角色,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不卖惨不建人设不挂流量,就算跟小鲜肉演戏,“演技碾压”的通稿也从没出过。

《邪不压正》上映后漫天通稿高捧彭于晏好帅,臀线优美,可又见到几个文字夸赞廖凡一骑绝尘的业务能力?

孟京辉曾说过,

廖凡在生活中不是很有光彩的人,但他在舞台上可是个大演员。他身上有很消瘦的诗意,目光中有一种贪婪的东西,舞台上的他总是魅力四射。

廖凡说“只要让我干这行就高兴。”

“我不是明星”

“我也没有过得很惨”

都知道廖凡、李冰冰和任泉都是上戏表演系93级的同班同学。

还在上学时,李冰冰和任泉就已小有名气混得风生水起,但廖凡却因为长相而游离在主流影视圈的边缘。

对他有提携之恩的刘奋斗曾说过,

“廖凡这张脸非常不讨巧,游离国人审美之外,不沾小生,也不算丑角。”

同班同学大红大紫时,廖凡还在学校里默默搞着戏剧创作。

后面拿了影帝后,有记者问他,当初为什么会去演话剧?

你是不是觉得后面应该会接“打磨演技,滋养演员”之类的话?

“中年耿直男”廖凡老师不,他答道“因为我学的就是戏剧表演啊,毕业之后又去了话剧院,不演话剧演什么?”

无法反驳,记者离当场去势可能就差一点。

一边钻研话剧,一边低调地演着各种绿叶野草。

直至近几年,才慢慢有了绝对男一号的戏来找他。

有影迷心疼他20多年都在演配角,在《开讲啦》的演讲中,他说“我一直都不觉得自己在演配角啊,每一部戏,我都当自己是男一号来演”。

拿完影帝后,找上廖凡的片约和代言不断,但他只接了两个,一个是自己真心喜欢的汽车品牌,一个是公益性质的代言。

剧本也一样汹涌扑来,他也只挑感兴趣的剧本,基本还是保持每年2-3部作品的频率,跟以往一样。

本可以拿完影帝“趁热打铁”,乘胜追击赚热钱,但他选择不打乱自己的节奏,从出道保持到了现在。

廖凡说,“人生高峰不必来得太早,来得太早,高峰后全是下坡。所以别着急。这个社会太着急了,着急没有用。”

有个小片段,廖凡拍完杂志硬照,经常会亲自去挑选照片,并让摄影师删掉一些很帅的照片,因为他觉得那些照片不够真实。

当被追问这样选出来的照片可能不够符合大众审美时,廖凡调侃道:“我迎合,他们也不会买我的账,因为我费特别大的劲儿,可能也达不到效果,那还不如做自己。”


有人说廖凡也许注定爆红不了,大家对他交杂着喜爱和同情,对此,廖凡有自己的回应。

“我过得真不惨”

“我不是明星,对于戏痴,我更想当一个好演员”

就像他在电影《一半海水一半火焰》里说过的一句台词——

我和你不一样的地方是,

你是为生活所迫,而我是喜欢干这行!

2014年的柏林电影节,廖凡恍若横空出世,媒体闪光灯蜂拥而至,万户知晓。

时至今日,媒体依然习惯用“大器晚成”来形容他,但他对此不置可否。

“不是我变了,只是你们看待我的角度变了。”

为被迫营业的两大男神,点个“在看”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小酌千年  > 人物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他是丑到想去整容的影帝,演技牛仍沦为配角,终得刘德华张震赏识
因为长得“丑”,他10年无戏可拍,如今终逆袭成黄金配角!
我本南方露着腰如今东北裹着貂, 且看四个南方银东北如何冻成狗
张震为什么没有大紫大红?
【明星苑】陈坤倪妮新剧的这位配角很惊艳,曾与范冰冰马思纯同剧飚戏
供妻子留学12年不接戏,61岁凭潜伏出名,今越老越红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