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有多少中国人,赚够了看大病的钱

阅0转02018-03-12




年前,一篇“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刷爆朋友圈,引发了关于流感防治、医疗资源分配乃至患者尊严等问题的大讨论,也勾起了无数人的焦虑和担忧。文章的作者是一位事业有成的北京中产人士,然而,这样的身家在一场流感的袭击下也显得捉襟见肘。而没有相同财力的绝大多数普通人呢? 


重大疾病就像随机摇号,谁也不知道哪天会摇到谁的头上。而它带来的灾难,不仅是肉体、精神上的,还有金钱上的。有多少人、多少家庭的积蓄足够抵御疾病带来的经济风险、支付重症监护病房一日千金的账单?如果积蓄不够,那该怎么办呢?


七百万人因病致贫

中国人的腰包虽然还不够鼓,但是医疗账单却已经叠了起来。2016年,中国的医疗卫生总费用达到了46344亿元,平均下来大约每人花了3351元(个人支付占70%)。考虑到同一年中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只有17110元(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更是只有10129元),这个医疗支出的占比相当惊人。


巨额的医疗费用已经成为了中国人肩上最沉重的负担之一。2016年国务院扶贫办建档立卡的统计结果显示,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贫困户占建档贫困户总数的42%,总共牵涉到七百多万人,而这还不包括那些虽然最终情况还不至于沦落到贫困的范畴、但也花掉了不少家底的人,也不包括连治疗的钱都没有的人。


女儿患上白血病,父亲欲卖肾救女


当一个家庭必须通过降低生活水平来支付医疗费用的时候,就认为该家庭发生了“灾难性卫生支出”。如何衡量灾难性卫生支出,不同国家地区均有不同的标准,而世界卫生组织给出的定义是,当卫生支出超出了某段时期内家庭总消费的40%时,就认为发生了灾难性卫生支出。


全中国有多少人有自信不需要靠降低生活水平省钱看病,永远不需要面对这样的灾难性卫生支出?


根据2008年第四次国家卫生服务调查的数据,当将中国家庭按照收入分为五个层次的时候,最贫困组、次贫困组、一般组、次富裕组到最富裕组发生灾难性卫生支出的比例分别为15.8%,14.4%,12.8%,11.4%,10.7%,情况比越南还差。可见即便是富贵人家,也不见得能经得起病魔的折腾。


一位母亲抱着患有脑瘫的孩子


以这个冬季的热门话题流感为例,大家常常认为它只是感冒般的小病,但事实并非如此。在2003-2012年,中国的城市居民,每十万人中大约有10人会直接或间接死于流感。


除了致死率高外,流感住院的花销也很惊人。2013年的一项回顾性调查显示,流感病人的平均住院花费达到了9594元,其中来自城市的病人平均要花掉9436元,农村患者平均要花掉10287元,分别占到城乡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1%和113%。


一场流感,就可能会让农村人一年多的努力付诸东流。对于60岁以上的患者来说,流感更加凶险,产生的平均住院费用也翻倍增加。


患上流感住院的老年人


当然,尽管流感带来的经济损失惨重,但无论如何也无法跟因病致贫的大户肿瘤相比。在你阅读这篇文章的时候,就有几十个中国人新确诊患上肿瘤或者因肿瘤而死亡。


中国人就连肿瘤发病率都要比国际平均水平更高。据国际癌症研究中心(IARC)做的报告预计,到了2030年,中国将每年有487万癌症新发病例,死亡病例数达到360万。国家癌症中心于2012~2014年调查了14594名癌症患者,其中77.6%的人表示患病给家庭带来了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


癌症儿童患者 无钱医治家人一度放弃


从费用上看,全国肿瘤患者平均每次住院费用为24018元,考虑到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不仅一次住院,则大致总体花费在6-8万左右,如果再考虑维持治疗期间的费用,那么癌症治疗花费将在10万左右,这已经是最保守的估计。对于那些需要移植、并发感染的血液肿瘤病人来说,费用动辄可以超过一百万。



一寸光阴一寸金

提起巨额的医药费,就不得不提起扬名在外、让人闻风丧胆的重症监护室(ICU)。


顾名思义,重症监护室就是为重症病人特设的监护病房。它跟普通病房的主要区别就是拥有各种监护设备,能够时刻监护重症病人的病情变化,便于随时抢救。


在普通病房,可能医生护士一天只在查房的时候来看几次病人,而在ICU,医生护士随时都守在监护设备边,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病人的心跳呼吸就会停止。


在医院重症监护病房忙碌的医护人员


中国ICU的起步相当晚,1982年,协和医院才建立了全中国第一间ICU,当时里面只有一张病床。由于建设要求和医治难度较高,此后ICU的发展速度并不如人意,直到1989年底,卫生部将“拥有ICU病房”定为三甲医院评选的硬性指标后,ICU才在中国大地如雨后春笋一样涌现。


ICU刚刚开始普及的时候,就已经因为极其昂贵的收费而声名鹊起。根据1989年第四季度北京数家三甲医院的数据,当时普通住院病人的平均医疗花费是1600元左右,而住进ICU的病人的平均花费达到了24524元,是普通病人的14倍以上。


近三十年过去了,ICU依然还是那么贵。根据2011-2012年北京13家顶级三甲医院的ICU住院数据,每位患者在ICU平均花掉了9.7万元,而如果加上他们在普通病房的花销,每个ICU患者的平均住院费用则达到了14.6万元。住进ICU,就好像给医院买了台印钞机。


在重症监护室门外为女儿的生命和巨额医药费担忧发愁的父亲


光从数额上看,ICU确实昂贵,如果跟别的国家对比一下呢?每位患者在ICU的日均花销大约是8000元人民币,低于2005年美国的3500美元,高于2012年印度的299美元。


考虑到年份不同和三个国家经济发展的差异,研究人员用人均GDP校正了这个数据,计算了每日ICU花销除以当年人均GDP的比例,结果美国是8.1%,中国是19.8%,而印度是20.2%。也就是说,即使看起来费用没有美国高,但中印两国的ICU看病负荷,实际上却比美国重得多。


为什么住ICU会那么贵呢,钱都花到哪里去了?


中国患者在入住ICU期间,有42.2%的费用花在药物上,有20.1%的费用花在了一次性医疗耗材上,另外,ICU的花销里还有15%的实验室检查费用,以及8.7%的医务人员的人工成本。


由于进口药品和耗材的效果明显优于国产,所以往往是重症病房的首选,但同时,进口的汇率及高昂的关税也让医疗费用成倍增长。ICU的检查费用跟普通病房是一样的,但由于重症病人病情变化快,所以做的检查多,相应费用就提高了。


ICU病房繁多的账单


当有人抱怨ICU的费用高昂的时候,往往会有人抛出“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八千块买一天的命贵吗”的质疑。这样的质疑看似是在肯定医疗服务的价值,但其实很霸道,因为首先,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ICU确实很贵,而且,八千块的钱并不是全部交给医生充当赎金换命的,而是用来买药买耗材做检查的。进入ICU的患者和家属,必须做好花光了钱、但依然人财两空的心理准备。


事实上,即便是在中国最好的医院,ICU病人的死亡率也超过了27%。如果刨去那些病情比较稳定、只是术后送ICU进行短时间观察的手术病人,那么ICU病人的死亡率甚至可以达到40%以上。


在中国,那些最终死亡的病人的花销反而比幸存病人的还要高,这一点与美国正好相反。在美国,85%以上的中大型医院在ICU设有临终关怀病区,这些接受临终关怀的重症病人只接受简单的、减轻痛苦的治疗,希望在安详的状态下离世,因此费用不会很高、住院时间也较短。而相对来说,中国ICU患者相对来说会在无望的情况下坚持更久,他们对治疗和抢救的需求更高,因而花费更大。



没钱怎么办

对于中国人来说,一旦罹患重大疾病,全家卖房筹集医疗资金的选择并不罕见。但是,全国家庭自有住房套数平均只有1.044套,并没有多余的住房可以卖,更不要说农村家庭的住房还有85.62%属于难以变现的自建住房。换句话说,卖房已经是大多数人筹钱治病的终极手段,但即便如此,也依然不能保证够用。


为治疗儿子,卖房300万的父亲


在这样的困境之下,医保又能帮到多少呢?2012年开始,城乡居民大病保险制度陆续在各地启动,作为对普通医保的补充。然而,由于目前政策的不完善不成熟,大病医保尚没能如预期一般解决居民因病致贫的问题。


首先,大病医保对“大病”的界定至今还有很多争议。广东省2017~2018年实行24种重大疾病的保障政策,但如果患的大病不在这份目录里,就报销无望。


有些省市则按照医疗费用的数额来确定是否大病,这样的规定对那些疑难杂症患者更好,但也会带来新的问题:举个例子,假如“大病”的定义是住院花费3万以上,那些原本2万元可以治好的病人可能会为了追求更高的报销比例而过度医疗。


另外,很多省市的大病医保都设置了报销的封顶上限。比如西藏最高报销14万,重庆最高报销20万等。然而,很多学者都进行过测算,认为就算不设封顶线,也不会对医保基金带来太多负担,因为患大病的人毕竟是少数。


再者,大病医保的报销目录跟普通医保大同小异,除了少部分地区为大病医保单独设置了特殊药品目录外,在大部分地区,很多昂贵的肿瘤靶向药物、高级的抗生素依然需要自费购买。



虽然大病医保号称报销比例不低于50%,但实际操作时,病人需要自费承担的医疗费用往往还是会超过这个比例。以湛江为例,这是全国大病医保发展最早、最成熟的城市之一,2013年,全市共有5638人享受大病医保待遇,共报销1476万元,人均也只有2600元。


有人说,既然普通医保和大病医保无能为力,那为什么不提前买商业保险呢?还有人振振有词地指责同胞——自己不买商业保险,自己不努力,还怪医保不行。


但其实,赔付金额较高的商业保险,对大部分中国人只是一种奢望。按照目前主流的保险价格,50岁的人想要买重大疾病商业保险的话,一年的保费要三千元以上,对于很多家庭来说,想给一家几口都买上商业医保是不可能的。加上大部分人对各类医保的保障范围、力度都糊里糊涂,根本也没想过要去买额外的医保。


为省钱在医院打地铺的病人家属


花光积蓄卖房卖车之后,医保报不了的部分,患者和家属要从哪里筹钱?


答案是借债看病。2010年出版的《中国中低收入群体医疗服务与医疗保障研究》中提到,对城市家庭来说,自付的医疗费用中,有8.9%需要靠借债弥补;而对于农村家庭,则高达20%的费用需要借债才能筹集到。


等可以借的钱都借完了之后,慈善救助便是很多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虽然近年来网络捐赠弄得红红火火,但与庞大的医疗负担相比,依然是杯水车薪。


女友肿瘤复发无钱治病 男子裸身跪地求助


卫计委负责人曾于去年6月召开的全国扶贫与健康会议上做出承诺,保证将在2020年时确保每个重病患者都能够得到合适的治疗,但这个承诺显然不足以让所有人安心。


对于一时半会发不了财的普通人来说,要怎么样才能抵御高昂医疗费用带来的风险呢?答案很老土,爱惜身体,勤加锻炼,有不适及早就医,有闲钱的可以再买点赔付额度高一些的商业保险。实在没办法,就祈祷噩运不要降临到自己和家人的头上。



来自:松竹同音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ICU(重症监护室)8000元一天的收费是否合理? 它一般包括哪些费用在内?
两难 难以承受亲人生命垂危之痛,更难以承受ICU治疗费用之重一朝进了ICU 一夜返贫……
别误读“一月输液330公斤”
微创手术也要进 ICU,是不是小题大做?
ICU(重症监护)病房并不神秘
ICU医生看《功夫熊猫》 不知病人呼吸机停电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