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老庄战斗的几个问题
 本帖最后由 旅行家一片叶 于 2013-5-8 20:31 编辑

刘老庄战斗的几个问题
       2013年3月18日,是刘老庄八十二烈士壮烈殉国七十周年。一部反映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四军第三师七旅二营四连陷入敌军重围、英勇抗敌、直至战死最后一人的主旋律影片《八十二壮士》在全国公影。这个真实的、残酷的战斗发生在淮安市淮阴区的刘老庄。战后,四连被三师党委命名为刘老庄连,继承先烈遗志,传承光荣的革命精神。斗转星移,沧海桑田。四连现为济南军区铁军叶挺独立团“刘老庄连”。
       影片用艺术的手法精心的记述了先人们抗日图存、敢于牺牲、战火纷飞的一段战斗往事。观后,笔者查询了相关史料,对整个战斗过程、四连的战斗力、连队的兵力及是否全部牺牲、进攻敌人的番号及是日军还是日、伪军、敌人的兵力及装备如何,等等相关情况进行了梳理。
        一、刘老庄战斗发生的背景。据《淮安抗战风云录》,从1942年11月起至1943年10月间,是新四军在淮海区生存最艰难的时期,不但要全力对付日伪军优势兵力的扫荡,还要防止国民党军从背后下黑手(皖南事变),部队一旦集中极易陷入重围,只能化整为零,日夜不断的转移,运动在日伪军扫荡的空缝中,坚持分散的游击战,达到保存力量的目的。珍贵的革命文物,四连指导员李云鹏的家书就记录下了当时淮阴地区敌我形势的情况:“此处地面荒乱,土匪猖獗,交通不便,**常常下乡“扫荡”与清乡,使儿也没有一定住所。”家书还对自己没有尽到孝道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及投军报国的自豪和责任,真实的反映了那个时代英雄们的炽热的感情世界和救亡图存的凌云壮志。
        二、四连被敌合围死战前后的情况。据《新四军在淮安纪事》,1943年3月16日,扫荡的日军第十七师团一部在涟水县梁岔镇发现并紧紧围追四连。17日中午至黄昏时段,敌我双方在淮阴老张集一带发生了激战,四连成功摆脱敌人的围追堵截,转移至刘老庄宿营。可以肯定的是,四连已经人困马乏、急需休整,到达刘老庄时已是晚上。18日清晨,敌人发现刘老庄有新四军,立即以优势兵力成功合围了四连。刘老庄战斗打响,直至黄昏以四连全部战死结束。
        从1946年6月17日华中版的新华日报刊文《八十二烈士》及原十九团团长胡炳云在刘老庄殉国50周年作文《哭老战友》等资料来看,当时和四连一起突围到刘老庄的还有二营营部和六连。战斗一打响,二营营部和六连趁着混战,先期突了出去,四连陷入重围。四连没有在庄内固守而选择在庄外的交通壕,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固守待援,二是择机突围。战斗刚开始后,连队主官没有想到由此陷入绝境,两者终不可得,遂全连死战殉国。
       三、战斗简况及敌人的兵力、装备、损失情况。据刘老庄连提供的《军中标杆——记济南军区铁军叶挺独立团“刘老庄连”》一文:此次战斗,四连连续打退日伪军1000余人的五次冲锋,经受数小时的断续炮击,苦战整日,共击毙敌170余人,掩护了人民群众安全转移。以解放军一贯的严格的宣传纪律,英雄连队的新闻通稿至少经过团、师或旅、军三级审核才能发布。这短短的不足60字的高度概括性的语言,含有丰富的信息,基本上还原了刘老庄战斗的过程。胡炳云将军在《哭老战友》提及:敌指挥官为川岛。并透露出四连配备一杀伤力极大的武器——枪榴弹,这是新四军兵工厂自制的武器,提高了部队攻坚的水平。
       敌人为日军、伪军共同组成,人数在1000人以上至1500人之间,日军为第十七师团一部及伪军潘干臣一部,伪军应包括驻在淮阴城的部分,因为淮阴城距刘老庄较近,且战斗持续近一个白天的时间,驻淮阴城的日、伪军应当接受川岛的命令支援刘老庄的战斗。日伪军的装备,对四连防御造成毁灭性打击的是山炮、迫击炮、投弹筒,再加上一些骑兵。没有电影中出现的坦克。如果敌军有坦克,凭借优势兵力和强大火力,一下子就可突击到四连阵地,一举解决战斗,用不着承受巨大的损失进行反复冲锋。四连也不可能反坦克武器,防御工事就是简易之极的交通壕,坦克带领步兵冲击,最多两个冲锋,四连就会垮掉。刘老庄战斗共击毙敌170余人,吻合现在公布的各类史料,这个数字应当可信的。
       四是四连的战斗力如何。事实上,1943年,是日军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第六个年头,侵华日军经过长时间、不间断的损耗,不断从本土补充新的兵员,单兵素质有了明显的下降。作为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四军和八路军,经过敌后战场的生死磨炼,指挥员和士兵的战斗素质都有了很大的提高。确切的讲,敌我双方就士兵的素质来说,差距不会很大,差距大的还是敌我的装备和保障。这一点,据《新四军在淮安纪事》,可充分说明:1943年2月16日,日军独立十二旅团大队长石井中佐率主力从淮安东凤谷村出发,进至阜宁西北张家集,新四军一部主动迎战,俘虏石井等十余人,我军无伤亡。日军中佐级别的指挥官被生俘,这是全面侵华战争初期是不可想像的。
        四连确实具有很强的战斗力,且武器装备不会太差,配有杀伤力极大的机枪、枪榴弹,加上手榴弹,弹药相对充足。这和七旅的历史传承和连队主官的战斗素质有关。七旅的历史渊源是叶挺独立团,是共产党领导的“铁军”。十九团团长胡炳云,建国后被授于少将军衔,曾任志愿军第9兵团参谋长入朝作战。连长白思才16岁参加红军,经历长征和平型关战斗,历任战士、班长、排长、团作战参谋,特别是团作战参谋这个岗位,让白思才锻炼了把握全团军事斗争的思路、谋划和实践的能力。直至今天的解放军,团作战参谋仍旧是青年军官的首先岗位。白连长在牺牲刘老庄时才24岁,已是身经百战、英勇善战的优秀指挥员。政治指导员李云鹏同样的年轻、同样的了不起,担任过文化教员、团政治处干事和副指导员。现存的李云鹏烈士的家书,从行文的字迹、行文的流畅、行文的情感,无愧军中才子。
       辉煌历程,将雄兵勇,铸就了铁骨四连。
       五是四连当时有多少人,是否有幸存者。淮阴区有周氏三兄弟,英勇抗日,皆为人杰,号称“周家三虎”。四连全部牺牲后,正是周文科、周文忠两兄弟亲手掩埋了烈士忠骨,并点数烈士为82人。当时有名重伤员,有经历者亲眼看到过,一说发现后不久就去世了,一说是过几天才去世,没有留下姓名,到今没有人知道82烈士中最后牺牲的人是谁。这也说明,在那个危急的时刻,新四军在团、营、连这三级的花名册是不健全的,主要是牺牲太多,兵员补充频繁,没有时间进行严格的政审、登记、上报,跟着部队跑就是士兵了。据原十九团政治处组织股长张桂生回忆:四连副指导员左书明带领四连炊事班随营部和六连先行转移……敌人进入刘老庄后,挨家挨户用机枪扫射,我30几位伤员不幸全部残杀(这批烈士应不属四连编制)……这说明当时四连不止82人。苏皖区党委书记金明在一重要的报告中指出:我十九团一个连,被敌人1600人围击,从晨至中,除突围20余人外,余均壮烈牺牲。还有一说,四连副指导员和几名未成年小兵突了出去。可以肯定,四连不止82人,也不是全军覆没,还有幸存者。可能是考虑其它因素,对幸存者没有作宣传。
     上述的这些情况,文史工作者应当为后人们尽量留下最大限度接近真实的战斗的全过程。从敌我双方讲,一个连队死战殉国,都是值得记叙的事。敌军的指挥官、参战兵力番号及构成、火力配置等情况都应搞清楚,是对先烈们最好的纪念。  
       壮士一战敌胆寒,马革裹尸激后人。七十岁月枯荣过,巍巍陵前白花飞。惨烈的战事并不遥远,英雄就在我们的身边,差不多都被遗忘了。只有正视历史、还原历史,认清我们的弱点,知道我们的过去,才能警示我们的现在和将来,做到自强不息、敢于担当、开拓未来。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民族脊梁不死,家国英雄永生。
                                                                                                 写于5月3日22:14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天下小粮仓  > 抗日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抗战70周年阅兵臂章披露 刘老庄连英模部队作为徒步方队受阅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