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容忍“抖音好友”小程序在微信传播,就像中国容忍八国联军侵华

抖音好友,你到底想干啥?

这款小程序打开后,会要求授权匹配抖音号或分享到群,寻找抖音好友。点击授权匹配抖音号,会提示获取微信公开信息(昵称、头像等)。

我们在打开抖音的时候,会看到除手机号外的登录方式:头条号、微信号、QQ号和微博号,通过这四个账号的授权就能一键登录抖音,免去手机号注册的麻烦。

头条号的用户主要为更新头条内容的作者,而微信和QQ则有更广泛的用户群。虽然我不知道抖音登录用户数据的分布,但是也能据此猜测,使用微信和QQ授权登录的用户量最大,特别是全民普及的微信号。

因此,使用“抖音好友”这个小程序,会直接抓取使用微信授权登录的用户信息进行比对,然后看到你的哪些微信好友在玩抖音。

这应该是“抖音好友”小程序表面上的目的。而在这款小程序的“服务类目”中也赫然写着“熟人交友”。

微信用户答应么?

使用聊天软件的用户都有过体会,无论是微信、QQ、陌陌、探探等任何聊天软件,都会在你登录后,要求读取手机联系人的权限。

使用微信的用户,会放开这一权限。让你看到哪些手机好友使用了微信,从而通过手机号加TA为微信好友。因为微信主打的正是熟人社交。而使用陌陌、探探,这些陌生人聊天工具的时候,你会选择拒绝。

因为一旦你同意读取手机联系人,这些软件会向你的手机好友发送短信,比如,你的朋友XX在探探上默默喜欢你。这无疑形成了对手机联系人的严重骚扰,也是对自己隐私的泄露。

同样,抖音软件也是一款陌生人视频社交工具。很多用户,依靠在抖音跳舞、唱歌、扮丑、搞怪吸引陌生人关注,以获得更多流量和收益分成。

这些用户很多都不愿意让自己的亲人、同事、好友知道自己抖音上拍摄的内容,以免见面尴尬。而现在“抖音好友”小程序,突然就把你的微信关系链抓取,并匹配到抖音号上。意味着,你能看到其他微信好友的抖音内容,她也能看到你的。

假如你穿着暴露在抖音跳舞赚钱,你的爸爸通过微信知道了,你的同事知道了,你会感觉很没面子。显然,抖音好友小程序在侵犯用户的隐私权,微信用户因此被骚扰,这是他们不能答应的。

微信能答应么?

聊天软件的最核心资产就是用户关系链,微信之所以强大,是因为有10亿用户千丝万缕的关系链。现在“抖音好友”小程序,要去窃取微信最核心的资产,微信能答应么?

这让我想起2010年的3Q大战。360当时推出一款名为“扣扣保镖”的应用,名为帮助QQ用户去广告,同时也会涉及抓取QQ关系链。为此,腾讯将360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到法院。2014年2月24日,这场耗时3年多的官司有了终审判决:最高人民法院认定腾讯诉奇虎360不正当竞争案胜诉,奇虎360赔偿腾讯500万元经济损失。

抖音好友小程序抓取微信关系链做自己的熟人社交,这比“扣扣保镖”还赤裸裸。就像一些微信群主建立了微信群后,有群友加群里每个人好友,然后再克隆一个微信群,这都会被原群主嗤之以鼻,并冠以“窃贼”的骂名。微信群主保护自己的关系链资源都如此上心,何况一家以微信关系链作为核心资产的企业呢?

所以,微信应该不会答应“抖音好友”这种挖墙角的行为,大概率会禁止这款小程序。如果不予禁止,陌陌、探探等任何聊天工具,都能跑到微信里抢用户关系链,这就像中国清末被八国联军瓜分一样,是丧权辱国的做法。

抖音的焦虑

抖音一直以“受害者”“我弱我有理”的姿态与腾讯竞争,被很多媒体称之为“碰瓷营销”。

就像《人民日报》的一篇报道写得那样:一位老大爷在公园里偷公园树上的杨梅,而公园明令禁止不准游客摘杨梅。可老大爷还是不顾自己的老胳膊老腿爬到树上摘,结果掉下来摔死了。然后就像公园索赔数十万元。人民日报评论:我死我有理,是对道德和法制的践踏,应该禁止。

还记得中国道德滑坡的里程碑事件么?彭宇案与扶老人被讹诈,舆论滔天。这开启了老人群体最为畸形的产业:碰瓷业。

抖音一直在营销上说自己被微信封杀,又说微信对自己抖音的强大惧怕了。现在却又开发小程序搜刮微信用户关系链,有读者评价: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其实这背后正是折射出抖音的焦虑。作为一款陌生人之间的短视频平台,其本身就是一个与头条号一样的内容平台。但是一些舆论非要说抖音能做社交挑战腾讯,甚至还有多篇文章做这种推论和猜想。

我不知道这是否背后有企业在推动这种论调,还是抖音团队被这种论调影响,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做社交。在蓝鲸TMT就这个问题对磐石之心的采访中,我谈了一个观点:社交是一个大的层面,而内容性产品,包括抖音、今日头条这些新媒体内容平台,都只是人类社交活动的一个很小的层面。现在很多人非要用一个很小的社交的点与一个很广泛的社交面来对比,这要么是外行,要么是别有用心。

抖音这种内容平台的创作者,更多人是为了通过拍摄内容获利。在利益的驱动下,才会去拍摄短视频。而为了流量,又要把短视频内容做的更吸引眼球,于是就只能将这样非正常的内容展示给猎奇的好爱者,而不是自己身边的人。

其实,与流量和金钱为先的平台谈道德底线似乎没有意义。比如,抖音刚刚因为主动传播烈士邱少云被火烧的搞笑视频被相关部门禁止了广告投放权限。

而微信这种社交平台并非利益驱动,它与陌陌、探探有很大的不同,它涉及的是人最为频繁、普通、正常的生活、工作等方方面面的社交活动。在这样的社交平台之下,为用户提供公众号内容服务、电商服务、支付交易等等,是顺理成章的。

这种本质的区别,限制了短视频平台发展社交的可能性,也意味着短视频平台永远只能属于内容平台。“抖音好友”小程序的出现,正是抖音对自己无法自建熟人关系链的焦虑,对平台发展前景与未来的焦虑。

因为社交关系是永恒的,而内容是有时效的,从报纸、电视、网络到博客、微博、公众号、直播、短视频,内容平台一直随着技术的变化而不断变化,生命周期是有限的。(完)

其他精彩文章:A股暴跌,可是特朗普最想刺破的是中国房地产泡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微信推出新版,真的要“拳打百度,脚踢头条”了?
爆款小程序是如何做出来的
小程序怎么玩?学会这些,让你赚得钵满盆满不是梦!
社交立减金将给小程序带来哪些可能?
想做爆款小程序,这四个营销工具一定不能忽略!
微信小程序颠覆淘宝,传统电商命运将被微信改写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