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这「丑男」帅爆了

阅0转02017-10-12

记住这个奇怪的名字。


李丰田


《无证之罪》完结好几天了,但一想到他,后脑勺就一阵凉。


有这种感受的,不光是Sir。


剧中男主秦昊的媳妇伊能静,被他半夜吓哭。


吓的都不敢睡了……三更半夜的米粒妈吓哭……



被吓出阴影的,还有网友。


我以后走在街上看见类似打扮的人都得绕着走,太特么可怕了。心理阴影



甚至还引起了“怕屋及乌”的连锁心理:


太恐怖了。以后路上看到丰田车我都绕着走



虽然车是红了一把,但感觉厂家永远不会找他代言……


一个戏里的角色,怎么这么厉害?


要Sir说他可以算是,今年国产片最出众的反派,没有之一——


李丰田

Toyota Lee



这是一个杀人越货强奸抢劫藏尸……坏事做尽的大反派。


但他之所以挺了好几集没被抓,原因就是因为他极其小心,做案不留一点证据。


说到《无证之罪》观众对他的印象,最深的,反而是一个简单动作


抽烟


就上面这一个镜头,不多,Sir也就反复看了个十几遍。


李丰田歪着头,吸着腮,眯着眼,明暗之间,把抽烟拍跟吸毒一样瘆人。


跟Sir有同感的网友,不多,也就占领了豆瓣页面。


抽烟的截图下面,都是20 的回应。


衬托着隔壁男主秦昊,特别的落寞和惆怅。



没看过《无证》的可能会奇怪。不就是抽个烟,至于这么大反应?


不,李丰田抽烟,可不止瘆人那么简单。


他一抽烟,就要出事。


先看他怎么抽吧——


日常点烟,都是有火星,没火焰。


可李丰田点烟,明晃晃一团火,照得五官尤其扭曲、吓人。


什么原理?


其实,李丰田的烟,是着抽的。



去掉烟尾的滤嘴,噙住烟头,反着点。


由于滤嘴周围还有一圈烟纸,所以才会起火焰。


看到这一幕,网上的小伙伴们不淡定了!


炸了

碉堡了,河正宇啊!

真是太tm的帅了!!!!


可光叫好没有用。


到底炸在哪?吊在哪?帅在哪?


幕后团队打造他的细节,究竟秘密在哪?


问Sir呀!


Sir今天特地来一篇,专门揭露李丰田吓人背后的门道。


要塑造好这个反派,首先他得是一个——


常态里的变态


接着上面的说:


抽烟,属于常态;但你反着抽,就是常态里的变态。


但抽烟这个强有力的印象标签,只是元素之一。


《无证》中的李丰田,没有像精神病那样失控的歇斯底里,而是用各种恰到好处的变态标签,制造了一种真实的恐惧


首先,穿衣打扮就异于常人——


外缝线的老破棉袄,一双老款的翻毛皮鞋,一副连线手套。



很多人不认识这鞋。不怪你,你太年轻。


但Sir的火眼金睛一眼就认出,这是旧式日本军鞋,曾经在中国80年代以前很流行。


整体这副造型,好像是从上个世纪穿越过来的。


冷不丁出现,显得非常不合群,引起看惯了现代衣着的观众,直接的不适。



穿得破、穿得旧,是一种隐蔽自己的常态;


而穿出一种反时代的突兀感,就是常态里的变态


除了衣着,李丰田使用的器物,也变态。


他去跟黑社会老大要钱,厚厚一沓人民币,咋装?


只见李丰田,默默从裤兜里掏出个……大妈买菜常用的草莓环保袋。



这哪里像收入正常的大老爷们,反而像经济拮据的社会边缘人。


好处是,走在路上,很少人会打量,够低调。


说完了打扮,再说说,打人。


都知道,会叫的狗不咬人。


李丰田,也是这号人物。


旁边逼逼半天的小混混,一看就不厉害。


而他人狠,话少。但别人只要一出手,他也不含糊。


顺手抄起什么,都是致命家伙。比如这个烟灰缸,连砸15下。


15下,你看了一点不嫌烦,只有害怕。



打人下手狠,是常态;


但打人后的习以为常,是常态里的变态


李丰田揍完挑衅他的小混混,就跟干了一件脏活一样,先掸棉袄上的烟灰,掸了一半,发现手上有血,就近用头顶的锦旗,擦血。


对,还顶着半边脸的血,好像习以为常。



这是单挑。


打群架的李丰田,更变态。


他完全不讲规矩和章法,浑身上下都是武器。


不信?你看这群架之后,一脸鲜血、面无表情的他,把烟往嘴边递的时候,才意识到嘴里面有东西……


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家伙的半拉耳朵,被李丰田含在了嘴里。



别人的身体,对他来说只是毫无价值的烂肉。


这两处变态的打人细节,真正证明了一件事:


什么叫“人命如草芥”。


什么叫“杀人越货如家常便饭”。


从这些不显山不露水的细节,才看得出编剧力。


最变态、令人发指的,当属李丰田杀人


他杀人,跟高智商犯罪不沾边。


反而非常原始、粗蛮。


他可以用铁锹一锹一锹,剖开尸体,只为了“好烧”。



也可以用融化的铁水来浇活人,只为了“不留证据”。



当然,更多的杀人时刻,他并不走极端。


比如火烧金主任、绳勒邵海,枪杀火哥,都是寻常手段。


这些寻常手段里,都有一个变态的小动作——


你说杀人这么一件膈应人的事,李丰田的嘴,一直不消停。


弄死金主任,他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个小面包,就吃了起来。




勒死邵海,他还有心思喂鱼,喂鱼也就算了,还随手拿一把鱼食,扔自己嘴里。



在火葬场准备用铁锹砍郭羽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个鸡腿,啃个没停。



编剧想暗示的,是一种本能、兽性的表现。


正如扮演李丰田的演员宁理说的:


他更像动物,兽性才是占据了他性格的主要部分……


开拍之前,看了好久的《动物世界》,为了能够摸准动物的兽性,可以在表现的时候更好的体现李丰田的心理。


其实,单论变态,李丰田的戏跟其他戏比还差得远。


太多影视剧中有吃人、虐待、囚禁的……花样百出的变态方式,考验的只是编剧的脑洞容量。


但《无证之罪》这样一部社会派推理的剧,走的是现实主义路线。


那么反派的变态必须真实可信,而且,就要长得像你身边的人。


这,就需要塑造人物的“第二个面”——


变态里的常态


说得通俗点,就是加点人味儿


别看李丰田可怕,其实他真正可怕的地方,就在于他……


不缺人味儿。


因为只有不缺人味儿,你才会相信这种恐怖的真实存在;


只有让你感觉熟悉,你才会觉得这种坏人,离你不远。


所以行为举止上,李丰田更像一个路上随处找得着的,质朴民工。


爱喝白酒,懂牌子,老酒鬼。


吃面时那个热乎劲儿,和一个累了一天的体力劳动者没区别。



还有,虽然话少,但一开口必是金句。


李丰田说话很有效率,俩字居多。字不多,观众反而句句留心。


偶尔蹦出一两句,还是生活气息浓烈的东北式幽默,在犯案时候说出口,尤其显得瘆人、不合时宜——


他跑去郭羽家绑架,不着急动手,先开口嘲笑郭羽:


你说天黑就报警……

你家天黑是几点啊?



这么粗蛮的人,还偏偏爱用萌态的表情符,反差印象感极强——


郭羽给李丰田发短信,李丰田几乎秒回,话都不说,就一个笑脸



这些变态举动,偏偏都来自日常生活。


再看,还有。


继续深入,你看到李丰田作为一个反派,做的都是亡命的事,居然会……


怕死。


警察有了他的指纹后,他的反应很直接——偷摸躲到一个小角落,把手指伸进浓酸,烧指纹。



还有,《无证》结尾的内燃机厂大战。


林队突然出现,枪指李丰田。李丰田见状,顺势躲在了严警官的背后。


躲得严严实实,连根毛都不敢露。



怕死也算了,他居然还怕疼


一个人时的李丰田,和前面被人玻璃瓶敲头时,可不一样。


那时的他满脸是血,但面无表情。但一个人浓酸烧手指时,他也会疼得滋哇乱叫。


再深入下去,你还有发现。


为了扎实人物性格,编剧还在李丰田的命运深处,埋了两颗种子。让他在绝情中也有那么一丝人情味儿


一个种子,是童年阴影。


他生下来就是个野种,妈妈也是“稀有职业”,一个“算死人卦”的农村神婆。


但妈妈早死,他成了孤儿、混社会的野孩子。


从小到大,都携带着用死人骨灰做成的嘎拉哈。


家庭,是他变态的萌芽。


第二个种子,是他的亲情羁绊。


就算李丰田这么一个变态,也曾有过相好,有过儿子。


虽然相好怀着孩子就跑了,但李丰田好像并不薄情,一直记着。


后来,这对母子在警察的调查下双双身亡。


这一刻他才从内心,真正成了孤家寡人。


只有这样安排,他杀人的原因才不会简单肤浅——只是报复社会,毁灭世界。


其实他生存下去的理由,跟骆闻是一体两面——都是为了给家人复仇。


所以在跟骆闻对峙时,他也露出了少有的一丝愧疚和怜悯,眼角泛泪说了一句:


遇上我

是你命不好




看到这你应该明白,为什么Sir说这个人物,少见的好。


为什么伊能静和网友能怕成那样?就因为他够真。


变态与常态的交织,纪录片般的白描再加上推理故事的戏剧烘托,让这个人物有了真实人物一般的,多面性。


表扬完编剧,不得不提一提这位杰出的配角演员(在很多人眼里,他已经演出了男一号的效果):


宁理。


宁理老大不小了,年轻时候的模样,长得还很像王大锤——



可惜,没王大锤运气好,49岁,这才算真的为大众熟知,红了。


Sir不信运气。


Sir一直觉得,所有的惊鸿一瞥背后,都是无数次油一身汗一身的胶着仗。


宁理也不例外。


他是地地道道的科班出身。1987年考入上海戏剧学院,毕业后作为专业人才直接输送到上海人艺。


对,就是演艺表演的最高殿堂,话剧表演。


几年后,他从舞台转战银幕时,很轻易就获得奖项的青睐,如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演员提名、珠影小百花最佳男演员奖等。


是其他演员,也许就乘风直上了。


但,他姓宁,总有那么点拧——


他居然丢下一切,出国学习了。


1996年,他跑到大洋彼岸的明尼苏达大学读了三年电影制作。


据他说,最大的收获,就是彻底打开:


“其实技术的东西都容易掌握,教育的关键,是培养一种开放的思想方式。”


之前虽然主演了很多戏,但感觉前途暗淡。因为在拍戏过程中,我很多超出演员表演范畴的想法要与导演商量,当时就想,当演员太局限了,这么折腾下去只会越来越浮浅。

美国三年,美式教育都是老师带着学生聊、讨论,没有权威性的总结。

老师说,任何东西都没有标准答案,我的作用就是开发你的想象力,给你想象的动力。


一回来,人们发现,宁理又不一样了——


此前,他的荧幕形象跟今天的王大锤很像,憨憨逗逗的,有些谐星的感觉。


如1992年的情景喜剧《小浦东传奇》。


他演男一号“阿土根”,对一个患皮肤癌的女子不离不弃,一举一动都是典型的上海小男人。



海归后,他的戏路广了,表演方法也“反常”了。


在07年的电视剧《幸存者》中,宁理演了一个反派角色小野君。他不按常规,一改日本军官脸谱化的塑造,时不时一挠后脑勺,既坏又楞,既冷酷又可爱。


简单说,斯文败类、温柔变态。



这么看来,今天的丰田狂屠、社会我袄哥的种种奇葩印象……


这种反弹琵琶的演技,绝非空穴来风。


从今天开始,记住宁理。


过去,我们总是羡慕国外影视剧的那些反派。


有范、有劲、有逼格。



而大多国产剧的反派,不是气场太弱,就是太脸谱、太表面,太假。


直到看到“李丰田”,这个编剧、幕后和演员无缝合作的高级产物,这个终于不输美剧的大反派,我们才敢拍胸脯说:


看见没?


正宗国货!咱也拿的出手!


来自:风过静无声  > 影视幽默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说烂片太容易,但这对不起「西游伏妖」的半部好戏
量的“常态”与“变态”【图】
【高量柱】变态是涨!
王子量学  掌握好量柱的常态
量的“常态”与“变态”
隐性假阴真阳,常态示跌变态示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