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最怕你低俗猥琐,还暗赞自己风趣幽默

阅0转02017-10-12

  1“幽默”从字面上理解是形容有趣或可笑,它是建立在心照不宣和共识之上的快乐,具有某种默契的意味。
但总有人会把低俗当成幽默,把无知当成偏见,把嘴贫当成了直率,而且还觉得自己的情商特别高——
@大只笨鸟:“我在读大学时,每次想起爸爸朋友的儿子就觉得特别恶心。说实话跟他一点都不熟,他却经常跟我开黄色玩笑,又说自己的老板包养了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孩,又经常问我有没有看过某种片,不想理他,他就说我装纯洁。”
有些女性碍于面子以及教养没有当场翻脸,或装作没听见,却让一些人以为天下所有异性都很享受自己的幽默——
@明舞落叶:“这是小时候的阴影了,有几个长辈每次见面都显得很亲昵,开黄腔逗我,让我很难受,当时也不知道如何反抗。大人们把这当成逗弄孩子的把戏,配合着笑,那些笑声回想起来真恶心。”
也有不少自恃长辈的人,选择在微信群污染环境,还沾沾自喜——
@蚵仔煎:“有一次莫名其妙被亲戚拉进一个家族群,里面有非常多的男性长辈都是直男癌,喜欢在群里说粗口以及侮辱女性的话,更经常发一些低俗的动图和视频链接,每次发完后群里都迷之安静,后来我直接退了。”
当然也有人受不了这种“幽默”,选择当场翻脸——
@秋风:“一直在美国留学,所以衣服都是偏欧美时尚感的。暑假回国穿了一字肩和牛仔短裤陪父母参加婚礼,结果被一名同桌吃饭的阿姨吐槽,说我穿得太暴露了,很不正经,还笑着说:不会是想勾引谁吧!我当场气炸了,直接硬怼:我父母从小就教我别对他人指手画脚。”
或许在这个喜欢开玩笑的时代,总有人打着有趣的旗号,反而让正经人不正常了起来。
2前段时间,小米在郑州大学举办招聘宣讲会,负责宣讲会的一名小米员工表示:
“如果你是英语或者阿拉伯语专业都可以来,因为我们有海外市场。如果你是日语专业的学生,那你可以走了,或者我建议你们去从事“电影事业”。
这句看似玩笑的话,遭到日语专业学生的强烈抵制,涉嫌对专业的歧视。最后小米官方被迫道歉,涉事员工也在全公司通报批评,做出深刻的检讨。
如果说不想涉足日本市场,直接说不招日语专业就可以了,企业有这个自主权。但是非要把人骗进来,然后在现场卖弄自以为幽默的低俗玩笑,实则暴露了龌龊的内心。
这已经不是个例了,不少学日语的同学早已司空见惯。在他们身边总有一些自以为很幽默的男生,会带着调戏的语言说:“哥们的专业有前途啊,我以后有看不懂的片你来给我翻译呗。”
把无知当偏见的人,可以尽情地在他人身上找乐子,且当事人还不能较真,否则会被人定义为没度量,最后只能将郁闷往肚子里藏,表面还要装作无所谓。
从人之常情来看,内心怎么想,别人无权干涉,但是作为招聘现场有绝对话语权的面试官,能当着200多人的面,把这份龌蹉对着来应聘的女性毕业生,是恃强凌弱的下流作风,侮辱了每一个人,包括他自己。
3这种不分场合的攻击性玩笑,每一刻都在上演,逐渐蔓延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
女生在朋友圈发个自拍,就会有男生回复已撸;吃香蕉或者膝盖上有一道淤青,旁边就会有揶揄的嘲笑,浑然不顾及女生的心理感受。
七夕那天,有小情侣在朋友圈发自拍,就会有人假装幽默地评论:“酒店订好了吗?”如果是单身一人,别人就会评论:“这么晚还一个人啊,果然没有性生活啊!”
当这种无处不在的性骚扰被包装成幽默的幌子后,覆盖到所有人群,而女性群体被攻击得最惨。生活中的所有物品:黄瓜、笔、香肠等等都变成了意淫的对象。
咪蒙的最新文章里,有一段令人反感的影射语言:
首先,明确你的任务,目标、执行原则、时间线,你都要跟布置任务给你的主管确认好。有什么疑惑,当场就要提出来。比如主管让你买一根黄瓜,你要问清楚尺寸,12厘米的和18厘米的,用起来还是很不一样的。
当高喊女权主义的大V也开始拿这类梗调戏时,更多的女性读者只会被潜移默化地固化思维和忍受这种偏见。
很多时候,语言上的性骚扰难以界定,大部分人会默认成一种玩笑,你若生气地反驳,只会被觉得心眼太小,连玩笑都开不起。
对于她们来说,沉默是唯一的选择,是一种无声且弱小的抗议。这样的抗议在某些人眼里,更像是默许,日后将更加地肆无忌惮。
4如今,但凡是聚会,别有用心的人总会鼓动去玩真心话大冒险。
他们专挑心仪的对象下手,问的都是极其敏感的针对性话题:“和异性的最亲密行为是什么?”“上一次是什么时候?”“第一次ML什么感觉。”等等,满足了内心的窥探欲。
如果拒绝真心话,选择大冒险,那么他们将安排一些猥亵的低俗动作,好满足色欲的内心。
热衷于玩此类游戏的人,也别给自己洗白了,什么促进感情交流,讨论心理问题都是借口,莫非你还能问出什么有深度的问题?你是要一本正经地问别人:黑洞信息悖论的解决方法是什么吗?
这种风气在大学也越来越普遍——
@馒头包子:“大一的时候,有一次部门聚会,因为大部分都是新生,彼此不熟悉,所以气氛会比较尴尬。为了搞热气氛,男部长竟要我们在座的每个女生都得说一个黄段子,我不讲就一帮男生起哄。我气的当场走人,之后退出了部门。这种把低俗当幽默,水平low到尘埃里的部门不参加也罢。”
在职场上,各种团建活动成为性骚扰的重灾区。美其名曰促进员工的友谊,内容却怎么低俗怎么来,你去看看某些公司的年会现场,不了解情况的人还以为在聚众涉黄(还有更多辣眼睛就不放出来了):
员工在跳捂裆舞
员工双腿夹矿泉水,女员工用口拧出来
没有哪个职场新人不会遇上几个爱开车的男领导,如果有,那一定是女领导。
@百叶宁:“女上司带着我和几个客户吃饭,我还未婚,就听着一群大老爷们喝酒讲黄段子。我在一旁很尴尬,旁边有个男的看我不笑,还问我听得懂不,并一本正经地解释,简直不要脸。饭后,女上司也很无奈,她即使很讨厌这种饭局,为了工作也只能忍下去,不然显得不通人情。”
这些男领导们擅长在任何场合开黄腔,如果身边有年轻女子就更为助兴了,使得雄性激素和肾上腺素互相对撞,智商阈值像秃顶的地中海那般狂泻而下。
5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大多数喜欢讲荤内容的人,都以长者和领导居多。他们享受着上位者带来的权力,喜欢看着女下属尴尬而无可奈何的表情,觉得很受用。
这里面除了一些人的修养堪忧之外,更多的领导是想通过服从性考验,来测试新人,并彰显自己的权威。
在职场上摸爬滚打了十几年的领导并不傻,太了解新人的抗拒和难受了。当新人入职后,往往被要求做各种难为情的低俗动作,以此测试新人的忍耐程度以及接受程度。
当新人的洋相丑相都出尽,最后的矜持和心理防线也被攻破了,出于模仿以及依靠的心态,公司的洗脑文化就能趁势而入,将新人迅速变成忠实的一枚棋子。
这就好比传销组织,为了让你最大化地被洗脑和接受组织文化,必然要求你每天和其他人围在一起抱西瓜、说开心一刻、听各种成功学等等,久而久之人就傻了。
你可能会说只要自己不被公司洗脑就可以了,勒庞在《乌合之众》提到:当个体融入群体时,个体的个性会消失,而会表现出群体中独有的特性。
当公司某个部门处于这种低俗的氛围时,你会在不知不觉中同化并深陷其中。到最后为了测试你的忠诚度,各种年会上恶俗的下流表演,将让你成为最闪亮的那颗星。
所以不要在这种环境里还要坚持自我了,碰到这种极品领导和文化氛围,换部门换公司才是最好的选择。
短期之内,社会上的这股风气也并不会消失,我估计那种人也不屑于看这种文章。但如果有人敢对你进行口头上的性骚扰,并且嘴硬:“我开个玩笑而已,你至于吗?”
我希望你能大声地说:“滚,我从不和傻逼开玩笑!”
来自:向太阳挥手  > 心灵鸡汤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对不起,你低俗的幽默冒犯到了我
结婚致辞
如何做一名有魅力的婚礼主持人
你嘴上说的话,就是你的人生之 幽默
一个人到底可以幽默到什么程度?
锵锵三人行 | 当奋斗多年的事业遭遇性骚扰,你该怎么办?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