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中国黑帮的日本奋斗史

阅0转02013-03-03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已获授权

来源:壹读(ID:yiduiread)

作者:张小羁

在三年前的6月,日本华人帮派“怒罗权”的4名中国籍成员及日本本土著名黑社会组织“山口组”3名成员涉嫌斗殴,遭到逮捕。

报道说,这两方是在行走时发生冲突后开始斗殴,互相用木板及啤酒箱打砸对方。

华人黑帮在国际上出了名的狠,日本山口组则被公认为是最庞大的东亚黑帮组织,狭路相逢勇者胜。华人黑帮和日本黑帮,到底哪个比较能打?而中国的黑帮,是怎么在日本生根发芽发展壮大的?

“怒罗权”是个啥?

怒罗权中的“怒”代表愤怒,“罗”表示罗生门似的团结,而“权”代表权力。意思是指愤怒抗争、声张权利、团结一致。而从他们在日语里的读音“ドラゴン”,翻译出来就是“龙”或“龙的传人”(Dragon)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和中国有着某种关系的组织。

1985年前后,怒罗权这个自发性的互助组织开始出现。

主要成员都是正在中学读书的“残留孤第二代”。二战后日本曾秘密下令让社会低层军人在中国“安家落户”,这些没能回到家园的日本人的后代就成了“残留孤”。

直到1970年中日恢复友好邦交之后,他们才得以回国。

但是由于语言障碍等等问题,许多“残留孤”在社会中遭到歧视,这也是他们最初决定组织起来的原因。但在社会和文化冲突中,组织性质逐渐改变,成为一个专门和日本人作对的犯罪组织。

如今,许多“残留孤三代”也加入其中。

20世纪90年代,怒罗权开始表现出犯罪倾向,包括袭击警车这类犯罪活动。

到了现在,他们的势力已经扩展到整个关东地区。怒罗权所涉及的经营看似合法、比如夜总会、脱衣舞俱乐部等等,但他们经常为了和其他黑帮争夺地盘发生暴力事件,警察把他们成为“中国黑手党”,涉嫌勒索、贩毒等犯罪活动。

△1998年一篇关于怒罗权的报道是这样说的“日本最坏的摩托帮”,

该帮派之后演变成一个秘密会党。

1999年,千叶县、东京都内发生的120起抢劫、抢夺案件都和“怒罗权”有关,成员中有47人被捕。

华人帮派干掉山口组传人?

从上世纪90年代到最近几年,日本人一直都纠结于中国人在日本过的高犯罪率,这个问题还曾一度影响日本国民对中国的好感度。

在本世纪第一个十年,日本登记在录的华人从30万人升至约68万。随之而来的是攀升的犯罪率。日本2009年的一项统计数据表明,日本国内发生的有外国人参与的犯罪案件中,有中国人的达到了45.2%。一些报道表明,来自中国的犯罪分子偏爱盗窃这一行当。

在这其中有组织的犯罪团伙里,华人帮派的身影参杂其中。海外华人黑帮的能打指数向来是国内人民以及国际人民的谈资对象。

在日本的黑帮也不例外。

网上曾有这样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言:日本著名黑帮“山口组”8代传人,警察都搞不定,竟有5人死在了华人黑帮“福清帮”的手上,还说的有名有姓的:1997年,福清人张海松带领着30个福清人和山口组交战,将手下有八万人的山口组首领山本元一击毙。

这个说法有可能是同胞们自嗨YY的结果,在对华人黑帮人物颇有了解的李小牧在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曾否认了这个传言:

“实际是中国东北帮的头目与日本关中地区的帮会住吉会头目发生口角,后来在咖啡馆谈判时,由一名杀手打死日方一人,重伤一人。当时日本黑帮报复,抓了东北帮头目的司机,捅了21刀。最后暴尸街头。”

好吧。真相里的华人黑帮比谣言里的更开挂。

事实上,华人的犯罪团伙不但没有干掉过山口组的大头子,还跟山口组有着近乎守望于江湖的关系。

华人帮派和山口组有着紧密的合作,例如,山口组会向华人盗贼团伙提供信息和后勤帮助,告诉盗贼们富裕人家住在哪里并给他们带路,当然山口组也不白干,完了事儿得分红,大家和气生财。

华人搞死日本帮派头子,日本人民不乐意了

不过,华人帮派在不断壮大扩张的过程中,不免会和日本的地头蛇们产生摩擦。

比如在抢地盘这个问题上,本来收取保护费各人有各人的地盘,但近年来华人帮派野心变大,爱财的手开始伸向固有地盘以外,就发生了李小牧口中的2002年东北帮和住吉会的武斗事件。

于是当地的中国人商铺们无辜躺枪,它们开始遭到一系列攻击。

当时的日本媒体也不给华人好脸色,口诛笔伐。

一个外地帮派竟然敢挑战本国的黑社会,这激起了日本人民强烈的爱国情感。当地警方甚至启动了一个名叫“环境净化”的活动,言下之意这片土地在华人染指之前是很“干净”的。

虽然日本警察和媒体把这些帮派叫做“中国黑手党”,但其实这些华人帮派没这么上道,华人帮派的高调,更多是因为他们作为外来者,受到的关注特别多。制造这些暴力事件的中国帮派因为日本媒体特别的“垂爱”总上头条,但其实他们是规模较小的街边帮,在中国本土也没有大本营。

比如上面那个暴力事件不知怎么就传成了“中国帮派击毙山口组传人”,但这种类似的谣言在日本可不少见。在新世纪初,有报道说著名香港本土黑帮14K要在诸多日本城市中建立分部并已经招揽了几千人,后来证明这是一个谣传,陈浩南们还是更喜欢铜锣湾。

在这点上,华人帮派可能让日本媒体和人民失望了,没能达到他们的预期。

客场作战的华人帮:山口组也敬他们三分

年轻一辈的华人帮派更加开挂,抢劫商店,找商店勒索要钱,殴打商店里的顾客……

除了少数私底下秘密进行这些暴力活动,大多数行为都嚣张地在警察与媒体眼皮子底下进行。对于当地酒吧和妓院的业主来说,这些华人帮派制造的麻烦使得业主们向日本帮派缴纳费用,以求庇护。

所以在日本有这样一个传言:

是山口组给钱给华人帮派让他们去搞点动静出来的。

中日两方帮派的高层其实也有良好的互动:

山口组的代表曾被发现在2010年4月出席台湾大湖帮派创始元老李照雄的葬礼——颇有惺惺相惜之感。

△李照雄出殡。山口组因为遭到限制入岛,于是只有四个中生代大哥级别的代表得以参加。

而2011年在一项针对监狱中的山口组成员的调查中,有11.3%的人表示本派和华人帮派有业务合作,7.5%的人竟认为华人帮派是很主要的一个合作伙伴。两方的业务合作主要在于交换信息,处理赃物以及毒品交易。

虽然中日两方的黑帮帮派貌似和谐相处,互惠互利,但总归是一对竞争关系,双方不可能不暗暗提防对方,互相较劲。好强的华人帮派正在逐渐夺取山口组的地盘。

一位山口组成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说:

“我们面临最大的问题是华人黑帮的崛起。他们在所有的领域和我们抢生意——妓院、赌博、黑货市场。”

本来山口组在日本人心中的形象是挺有经济头脑的,但华人帮派有着炒鸡会做生意的名誉。他们被认为更拼命、更聪明。对于山口组来说,他们眼中第一重要的事是活着,钱是第二位的,哪里见过华人帮派为了钱财可以不要命的彪悍架势——参见东北街边帮捅日本帮派头目21刀。

与此同时,对于黑帮中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摩托党,年轻的华人帮派也搞得有声有色。华人摩托帮被认为比日本同行有组织有纪律得多,并且华人帮派掌握更多的资源,因为老一代黑帮前辈慷慨砸钱支持这些年轻后生玩儿。本来已经输在起跑线上了,日本帮派还花大量时间自己人打自己人,而强烈的民族认同感让华人们一致对外。

比如在北京奥运会传递圣火的时候,日本长野的福清帮成员还组织起来,保护圣火传递,殴打了试图破坏传递活动的极端分子。

听起来貌似和在其他国家一样,华人帮派在日本似乎混得不错,即便和山口组这个强大的对手客场作战。

不过,有分析称,如果照现在这个趋势,中国向日本的移民人口继续上涨,势力不断扩大并导致更多不满,山口组也不是吃素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hello kitty啊,两方之间有可能说翻脸就翻脸。

日本黑道的江湖,可能要不太平啊。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