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登录

开通VIP,畅享免费电子书等14项超值服

开通VIP
晚清风尘女子从良记

晚清上海的青楼妓馆

大家都知道,在旧社会,娼妓是公然存在的营生。不过,有一点需要澄清:最早的娼妓并非你想象中的出卖皮肉之人。娼者,倡也,原指倡优、女艺人;妓者,伎也,也是指伎艺人。

唐宋以降,官方一直将娼妓编入“乐籍”,也说明娼妓跟音乐的不解之缘。换言之,娼妓之本义,是指演艺圈的女优——我们也不要以为“女优”一词来自日语词汇,其实它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汉语名词,如《万历野获编》载,“至今往来南北,携数十女优,及恶少数辈,遇豪家即令演剧。”所以,如果岛国的苍井空老师生活在中国的明清时期,时人也会以“女优”相称。

当然,在中国古代,女优跟色情业的界线也没那么分明。一方面,至少有一部分、女优、歌妓,除了从事“歌舞佐酒”的正业之外,有时候也会做点“侍寝”之类的副业;另一方面,从前的风尘女子,只要是档次稍高点的,通常都得懂点音乐和舞蹈,比如晚清时,妓女接待客人,“夜度而外,日侑酒,清歌一曲,足以怡情”。

晚清青楼的内部情景

不过,献演也好,献身也好,吃的都是青春饭,等到年老色衰,愿意捧场的恩客自然就少了。因此,旧时娼妓在从业若干年之后,如果条件允许,她们往往会金盆洗手,这叫做“从良”,然后像苍老师那样找个好男人嫁了。

但在古代,娼妓从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乐籍”制度下,娼妓需要征得官府批准“脱籍”,即脱离“乐籍”,才得以从良。不过到了清代前期,朝廷裁革京师教坊“女乐”,又废除“乐籍”,理论上已不存在“官妓”,娼妓从良不再需要经过“脱籍”的程序了。清代堪称“繁荣娼盛”的是私妓。私妓从良,一般来说,则必须先跟青楼的老鸨解除合约。

私妓与老鸨之间的合约,可以分为三种:第一种是聘请—雇佣合约,只有老鸨礼聘过来的青楼头牌才有资格签这类合约,青楼给她们提供工作场所,她们按月给老鸨上交“寓金”,至于额外的收入,全都归自己支配。她们也有人身自由,合得来就在青楼干下去,合不来就收拾包裹走人,从良当然不成问题。

晚清上海的风尘女子

第二种是有年限的卖身契。签这类合约的娼妓,通常都是被家人卖入青楼的苦命女子,她们接客得来的钱物需要全部交给老鸨,青楼只提供她们食宿。她们必须在青楼服务完合约规定的年限,才可获得自由身。如果想提前退休,很抱歉,请交一笔赎身钱。

第三种是无限期的卖身契。这类娼妓往往从小就被拐卖入青楼,终身隶属于青楼。不用说,她们若想从良,需要缴纳的赎身钱就更多了。

如果有意从良的娼妓拿不出那么多的赎身钱呢,怎么办?来看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7月20日《中外日报》报道的一则社会新闻《济良所拟开女优彩票》:天津妓女小连芬,自幼被人拐卖于娼寮,后来,其父辛苦寻得女儿下落,便到天津巡警总局报案。巡警总局作出裁定:小连芬由“济良所”(收容、救济失足女性的民间慈善组织)择配从良,其家人给娼寮缴交赎身钱。但小连芬的身价很高,要洋元二千元。

其父哪里掏得出这一大笔钱?济良所便想了一个令人拍案叫绝的办法,发行“女优彩票”:“现该所以所定女优身价较昂……不易出,方拟仿各省彩票办法,出彩票三千张,每张二元,共取彩六千元,得头彩者即领小连芬”。

这种“女优彩票”并非天津独有。1908年8月26日的成都《广益丛报》也刊载了一则“女优彩票”广告,标题很是醒目:“欲作天台客者,请快买女优彩票。”据研究者考证,“女优彩票”最早应该出现在广东,“中头彩者,可将当地小有名气的妓女娶为妻室;妓女自己购买此种彩票,中大彩者可赎身从良”(参见刘力先生论文《清末彩票的泛滥与媒体舆论的呼禁》)。

晚清《点石斋画报》中的青楼女子

也有的娼妓为了从良嫁人,企图以逃跑的方式脱离娼寮,但这么做有风险——可能会被娼寮的人抓住。1877年(光绪三年)1月16日的上海《申报》报道了一件妓女逃跑的新闻:烟妓翠珠16岁时,被舅父卖给老鸨黄李氏,身价60元(银元)。从业十余年后,翠珠遇到恩客邬甲善,情投意合,便决定从良,嫁给邬氏。

二人遂借着看戏之机,密谋私奔,谁知被老鸨的人发觉,捕至公堂。老鸨说,翠珠想从良嫁人,可以,但请交出100元赎身钱,有当年翠珠的卖身契为据。司法官说,翠珠十年卖笑,已为青楼赚了不少缠头金,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最后裁定:邬甲善支付赎身钱60元,翠珠随邬甲善而去。这个结局还不算坏。

在“乐籍”还存在的时代,比如明朝与清初,娼妓若获准从良,官方还会给她发一张证书,叫做“娼妇从良执照”。某博物馆就收藏有一张清顺治九年(1653)十月十六日颁发的“娼妇从良执照”,大约一尺见方,宣纸制成。明人陈玉秀辑录的《古今律条公案》也载有一则“娼妓从良执照”公文:

“蹇生不辰,卖落烟花。趁钱则龟妈受用,构祸则蚁命承当。思至伊门已经一十二载,扣偿伊债奚啻八百余金。不遂从良终无结果,恳天赐照主张,庶免生为万人妻,死作无夫鬼。为此街恩上告。批曰:妓者沉酣脂粉,笼络勾栏,或一夕易一夫而含羞,解金扣带,笑吹银灯,良有由也。今某志欲从良,弃秦楼之风月,罢巫山之云雨,撤章台之杨柳,终身抑事一夫,此梦之觉而醉之醒者,合与执照,任其所从。”

清初的娼妓从良执照

不过,清代自康熙朝之后,已无官妓制度,私妓在法律上则处于灰色地带,因此,官府应该不会再给从良的娼妓颁发“从良执照”了。那么从良的娼妓还可以怎么证明自己已成了良民的身份呢?对某些名气比较大的青楼头牌来说,还是需要有一张从良的证明文书的,否则,从良了,嫁人了,以前的恩客还找上门来,岂不尴尬?

这事情要是搁在现代社会,倒容易解决,只需经纪人给“狗仔队”透个风声,马上,“青楼头牌从良嫁人”的消息就会传遍网络。但晚清之时,还没有互联网啊,虽然已出现照相机,但显然还没有办法像苍老师那样开个微博,晒出结婚戒指照片。不过,那时候已经有大众报纸了,所以,有的青楼头牌在决定从良嫁人之后,会在报纸上刊载“从良公告”。

老作家流沙河先生回忆成都旧生活的文章提到,清末民初时,成都的《新新新闻》就经常刊登娼妓从良的公告:“我家中曾订有《新新新闻》。县城罗快报每晨骑车去成都,取得报纸,黄昏骑归,送订户家。灯下看报,初中生的我能看懂国际时事和地方新闻,就是看不懂广告版的‘包医花柳’、‘白浊三日断根’、‘专割包皮过长’,又不好问大人。还有‘从良启事’,天天都有,千篇一律,我都能背诵了,还是不懂。其文曰:‘□□年幼无知,误入青楼,今蒙□君拔出火坑。从今以后,新知旧好,一概谢绝。’文中□□是一女子之名,如素云、春芳、秀兰之类。□是赵钱孙李周吴郑王皆可。上高中才知道这是妓女脱离苦海,嫁人从良,表示决心。”

不知当年的恩客们看了心中女神的“从良启事”,会不会哭昏在厕所。

不管怎么说,风尘女子能够金盆洗手、回头是岸,是好事情。君子成人之美,不图一己之欢,那些有风度的恩客,对从良的女神,应该会送上祝福。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从APP上打开文章,阅读全文并永久保存 查看更多类似文章
来自:前度施郎款款归  > 稗趣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古代男子热衷为青楼女子赎身,为何很快又将其抛弃?原因太现实
古代青楼最后的结局都是如何?她们为何都喜欢在腰间系一根红绳
古代青楼女子肚子大了之后,怎么办?有多种办法,最好是找到生父
古代怡春院女子,色衰年老后往何处去了?常见的有5种结局
古代青楼文化4
十八世纪伦敦嫖娼指南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