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看到好文章,想保存怎么办!

下载APP
战国风云之诸子百家(三)——流血的仕途

2015-11-24

长假之前的一篇讲的是法家集大成者韩非,是如何由韩国贵族成为秦王嬴政的偶像,再戏剧性地由秦王的座上宾沦为阶下囚,最终在嬴政默许之下被杀的。促成韩非之死的其中一个关键人物就是韩非的老同学李斯。

和出身贵族的韩非不同,李斯年轻的时候只是楚国的一个小吏,大概是久处卑贱之位、困苦之地,为了谋求更好的发展,就跑去拜荀子为师,学习帝王之术。荀子本人算是个非主流的儒家代表,他提倡性恶论,即人类生来就有逐利好色等等原始的欲望,应由礼和法共同约束,礼仪道德用于教化,而法治用来维持秩序,所以他教出了两个具有典型法家思想的弟子韩非和李斯就一点也不令人奇怪了。

李斯从荀子这里把如何辅佐君王的理论知识学到手之后,就琢磨着要去哪里学以致用,思考了一番,他决定去秦国。当时的战国七雄,论综合实力之强和发展势头之快,自然非秦国莫属。在学术研究上李斯可能不如韩非,但在实际操作上,出身小吏的李斯却比韩非强,而且也因为出身卑微,他也没有韩非那种欲保全故国的情感羁绊。对李斯这样致力于摆脱卑贱困苦追求功成名就的人来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这次考验是李斯始料未及的,眼看在秦国经营了十年,鲜花和掌声似乎唾手可得。作为行动派,李斯为自己再次争取到了机会,他上书秦王,从百里奚、蹇叔说到商鞅、张仪和范雎,论证了没有外来人才就没有今天强大的秦国。这封谏逐客书起到了力挽狂澜的作用,李斯挽救了自己的仕途,官复原职,不仅如此,数年后还因为能力出众,晋升为执掌刑狱的廷尉。也正是在廷尉任上,李斯受命抓捕韩非并最终处死了这位老同学。关于李斯与韩非一个主张先灭韩一个要存韩的不同政见,以及李斯是否因嫉妒杀人,前一篇韩非之死作者已经详细分析过,此处不再赘述。

秦王政二十六年,秦灭六国,天下一统,嬴政自称始皇帝,此时的丞相是王绾,他提议秦始皇分封诸公子,而廷尉李斯提出了截然相反的意见,那就是用郡县制代替分封制。这条暗合韩非“中央集权、君主专制”思想的建议被秦始皇采纳。两年后,除列侯之外(多数为有军功的武将),李斯作为排名仅在丞相之下的卿,陪同秦始皇进行第一次东巡,这时他在朝中的地位已经稳如泰山。

李斯晋升为大秦丞相的时候,距离他初入秦国已经过去了三十四年。从楚国小吏到相国舍人,再由郎官做到长史、客卿、廷尉,见证了秦扫灭六国,最后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这条仕途不可谓不辛苦。同年,大将蒙恬北击匈奴,筑长城、越过黄河,徙边设三十四县的一整套动作也已基本完成。看起来相安无事的两个人,绝想不到日后你死我活的命运。

还是秦始皇三十四年,博士淳于越非议秦始皇的政令,由此引起了李斯焚书的谏言:“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李斯正在一条一条实践被他处死的老同学韩非的治国思想。文化专制这个主张韩非老早就提出过,而在韩非之前,商鞅也曾经向秦孝公提出焚书建议,只不过当时没有贯彻执行。

除了郡县制和焚书之外,丞相李斯还有何政绩呢?史记李斯列传是这么说的,“明法度,定律令,皆以始皇起。同文书。治离宫别馆,周遍天下。明年,又巡狩,外攘四夷,斯皆有力焉。”明法度定律令,这本来就李斯的强项,做廷尉那么多年不是白做的,督造离宫别馆、外攘四夷、秦始皇再次巡狩的组织工作,李斯都出了力气。而作者要说的重点是“同文书”三个字,也就是统一文字,这点倒是个了不得的成就,想想若是华东华北西北各用各的文字,大家互相来往交流的时候还得配翻译,那会是个什么乱糟糟的情形?

有种说法把统一度量衡、统一货币、修筑驰道的功劳也算在李斯头上,作者并没有在史料中找到这样的直接证明。史记秦始皇本纪倒是有过这么一句“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除了统一文字这一条在李斯列传中有相互印证之外,度量衡也好货币也好驰道也好,很难说始皇帝和丞相李斯到底谁才是主创。尤其统一度量衡这一条,商鞅变法时就有过关于这方面的变革,李斯绝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作者只能推测,作为丞相,李斯在参与和执行这些制度变革方面是下过功夫的。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李斯权势最盛的时候,长子李由为三川郡守,三川郡位置非常重要,在汉代改名为河南郡,居天下之中,是咸阳通往东方的要道,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而任命李由为三川郡守,可以想见李斯受秦始皇重视的程度。李家与皇室互通婚姻,是儿女亲家,“诸男皆尚秦公主,女悉嫁秦诸公子”。李由回咸阳探亲时,“李斯置酒於家,百官长皆前为寿,门廷车骑以千数”,虽然车骑以千数这种描述夸张了点,但丞相府的盛况是不难想象的。

月盈则亏,水满则溢,万事万物都逃不过盛极而衰的规律。秦始皇三十七年,嬴政死于东巡途中,李斯如何秘不发丧,赵高如何半胁迫半利诱李斯与之密谋,矫诏赐死始皇长子扶苏和大将蒙恬,如何把胡亥扶上帝位,是妇孺皆知的故事。李斯所做的这个选择,不但将自己和族人引向了死路,也为刚刚大一统的秦帝国迅速覆亡埋下了伏笔。

让我们来看一看这场沙丘之变中的众生相。先来看公子扶苏,按现有史料还不能明确判断扶苏的政治观点是属于儒家还是别的什么家,但在秦始皇坑杀方术士的时候,扶苏上谏劝阻,且按史记记载,扶苏不止一次与秦始皇意见向左并据理力争,于是才被派遣到蒙恬那里去监军,由此可以看出扶苏的政治倾向至少是和秦朝通行的法家思想不太一致。插句题外话,所谓坑儒,实有谬误,起因是秦始皇发现在求仙药这件事上被术士们骗了,才抓了相关的四百六十人坑了,不排除有儒生牵连在内或误抓误杀的可能。但要真是以儒生为主要打击对象,大一统后的秦朝,儒生何止区区四百六十人?再说回到扶苏,扶苏与秦始皇意见向左,那是否就被秦始皇厌弃了呢?不见得,若是厌弃扶苏,想要处置他甚至处死他,有很多方法,哪怕是贬出咸阳,也多的是穷乡僻壤可以安排,为什么要把他放在蒙恬身边监军?蒙恬是谁,出身将门,蒙氏三代都有军功,蒙恬自己北击匈奴督建长城徙边设县,蒙恬的弟弟蒙毅在朝内官至上卿,把扶苏交给这样的人调教,说没有历练他的意思作者是不信的。史记中说秦始皇临死前有诏书留给扶苏,让他将军队托付蒙恬,速回咸阳奔丧,而据现有史料来看秦始皇并未立太子,在这种状态下,长子继位无可厚非。但扶苏有致命的弱点,说没有霸气也好,说仁也好,在生死关头,扶苏的选择是认命。

沙丘之变中还有个无辜躺枪的便是蒙恬。蒙恬他弟弟蒙毅在执法过程中大大地得罪过赵高,本来是其罪当死的赵高却被秦始皇特赦了,这一赦不要紧,不但搭进蒙氏兄弟的性命,连带自己的儿女都倒了大霉,胡亥被控制,其他二十三个公子公主都死于赵高胡亥之手。要说赐死蒙恬,李斯也是推波助澜的人,两人应该没有什么仇怨,要怪也只怪蒙恬功劳太盛,若是扶苏继位,李斯在朝中的地位肯定就要不如蒙恬了。

再来看看本篇第一男主角李斯。从小吏到大秦丞相,李斯足足奋斗了三十几年,子女皆与秦室通婚,长子更是三川郡守,这样的权势,如果突然有一天要自己拱手让出,甘心不甘心?看官要说,扶苏继位就一定会对李斯不利吗?未必吧。前面已经说过扶苏的政治倾向与秦朝通用的法家思想不同,也就是说如果扶苏继位,法家代表李斯就会成为与新帝政见不同的异议分子。何况一朝天子一朝臣,李斯退出朝局回家养老还是乐观的结局,不乐观的话,商鞅和吕不韦的下场就是参照。始皇新丧,扶苏远在天边,再加上赵高的利诱,李斯准备象当初上谏逐客书那样赌一把,再次拯救自己的仕途,但这一次,他输了。

沙丘之变的幕后操盘手是中车府令赵高。赵高究竟是不是宦官,是个有争议的事,譬如后来奉赵高令逼胡亥自杀的阎乐就是赵高的女婿,这件事先放在一边。赵高“通於狱法,举以为中车府令。高既私事公子胡亥,喻之决狱”,可以说赵高与胡亥有师生之谊,那么赵高花大力气把胡亥推上帝位的动机就不难理解了。他把这场大变中的各色人物性格弱点都研究得透透的,特别是李斯和胡亥,利用人性弱点把当时秦朝两位公子和文武两大支柱玩弄于鼓掌之中,所以当胡亥和李斯对矫诏点头的时候,最大的赢家便是赵高。但是赵高虽然是使阴谋诡计的高手,但在治国方面却比李斯差不止一点两点,生生把本来可以慢慢调理隐患的棋局走成了二世而亡的死局。

按史记的记载,秦二世胡亥是始皇帝的幼子,深受秦始皇喜爱,所以在最后一次东巡的时候,诸公子中只有胡亥随侍。当赵高提出篡位方案时,胡亥的第一反应是拒绝,他说“废兄而立弟,是不义也。不奉父诏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彊因人之功,是不能也:三者逆德,天下不服,身殆倾危,社稷不血食。”作者以为,诸公子中最受宠的胡亥,不应是一直以来人们想象得那样愚蠢,这段话作者是宁愿相信的。但胡亥长于深宫,未有任何历练,又遇上赵高这样城府极深欲壑难填的老师,就算对皇权兴趣不大也只得赶鸭子上架了。

就这样,扶苏蒙恬被赐死,蒙毅被杀,胡亥继位。起初李斯的地位还没有变化,慢慢的,面对一个是本来就不大想当也不会当皇帝的领导,另一个是满肚子阴谋诡计却只顾眼前利益、毫无底线的队友兼对手,李斯渐渐感到力不从心。韩非子和李斯倡导的中央集权君主专制遇上了一个几千年来难以解决的问题:皇位上坐了个能力弱爆了的人,无法灵活运用帝王之术牵制朝臣平衡朝局,任由一方坐大,朝政失控。

眼看着陈胜吴广造反了,李斯之子李由治下的三川郡根本拦不住叛军,而李斯却数次进谏无门,因为赵高已经完全控制住了胡亥,谁能见得到皇帝,什么时候见皇帝,全由赵高说了算。在秦为官近四十年的老臣李斯会甘心慢慢地被排挤出权力核心吗?当然不会,但是他的反击,在一个几乎不露面的傀儡皇帝面前,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有劲使不上。没有君主的支持,纵然你是帝国政治制度的设计师,也依然没有什么卵用。李斯的反击被赵高知晓,他岂会善罢甘休,之前得罪过他的蒙氏兄弟早已被杀,有了胡亥在手,赵高要整治李斯,还不是易如反掌。

赵高动李斯,是章邯在平叛战场上渐有起色之后,大约是觉得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李斯、李由与宗族宾客皆下狱,罪名为谋反。李斯在最后一刻也没有认命,试图上书自辩,但赵高怎么可能将李斯的自辩状交到胡亥手里?此时的李斯是否会想到多年前也是在狱中自陈而不得见秦王的韩非?

秦二世二年七月,李斯被腰斩于市,夷三族。仅一年后,胡亥就被赵高设计除去,胡亥死前曾哀求见赵高,被拒绝之后又哀求做个郡王、万户侯哪怕是个百姓也好,依然被拒绝,只得自杀而死。秦宗室子婴继位,赵高被诛。又过数月,刘邦入关中,秦王子婴向刘邦投降,秦朝灭亡。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禹杰  > 故事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斗心眼,李斯不是赵高对手
(原创)李斯斗得过君子,斗不过小人
李斯为何不帮自己女婿扶苏上位,反而帮了胡亥呢?
历史故事——利令智昏的李斯
人人自危
秦始皇遗诏之迷(图)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