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文纨的“围城”人生



苏文纨的“围城”人生

日辰丨文



在钱钟书先生的小说《围城》出场的四个主要女性人物中,苏文纨是唯一一个与其他三人,即鲍小姐、唐晓芙、孙柔嘉产生关系的人物,同时也是我认为书中性格最丰满,最值得玩味的人物。


苏文纨


苏文纨和方鸿渐的关系一直以来被读者广泛讨论,大多数人认为苏文纨主动布下了一个个圈套,苦心经营了一场单相思的鸳鸯蝴蝶恋,她拼命想要走进方鸿渐的围城里却失败了,于是做了一件“女人傻起来真没底”的事——嫁给“四喜丸子”曹元朗,做了官太太,走进了真正的围城。



苏文纨与曹元朗


虽说苏文纨的失败的爱情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没法冲出自己的围城,她骄矜强势的性格吓走了方鸿渐,她任性傲慢的态度错失了赵辛楣,最终“如她所愿”嫁给了一个适合俯身在石榴裙下亲吻自己脚背的曹元朗。但是,因为书中的叙事结构、叙事语态等都很明显地是以男性视角为中心,“玩弄心计”的女性被嗤之以鼻却无法为自己辩驳,所以换一个角度我看到的是方鸿渐欲进不进,犹豫不决的“道义上的懦夫”的性格玩弄了苏文纨的感情,最终导致两人惨淡收场,而苏文纨成为了这场感情中最大的受害者。


方鸿渐与孙柔嘉


那么,究竟是谁入了谁的局,谁走进了谁的围城呢?


苏文纨最早出场于留学生归国的船上,“那女人平日就有一种孤芳自赏、落落难合的神情——大宴会上没人敷衍的来宾或喜酒席上过时未嫁的少女所特有的神情”。这种神情首先传达给读者的就是她自命清高、孤傲不合的形象,就如冰心小诗中那朵孤芳自赏的“墙角的花”在自我的天地里骄矜着。


高傲的苏文纨


她对船上的一切都是冷眼旁观、高高在上的姿态,她“一向瞧不起寒碜的孙太太,而且最不喜欢小孩子”,可是当孙太太主动夸她有学问,夸她漂亮,夸她替中国人争面子——就因为孙太太几句不只是真心还是礼节性奉承的话——苏文纨心花怒放,说她最喜欢小孩子了,甚至连自己开始时对寒碜的孙太太的鄙薄也忘却了。“‘让他来,我最喜欢小孩子。’她脱下太阳镜,合上对着出神的书,小心翼翼地握住小孩的手腕,免得在自己衣服上乱擦。”这一态度上巨大的转变很明显地告诉读者,苏文纨是一个喜欢被人仰慕和赞美的、虚荣心极强的女人。


当然,苏文纨自是有她孤傲的资本:留法女博士、大家闺秀、容貌即使不能算惊艳,却能算得清丽动人。手握这么多资本,她满以为全天下男人都应该“谦逊地仰慕而后屈伏地求爱”。只是如今回头发现自己年龄已大,找对象时不得不降低要求。在暗地里考察了方鸿渐,“对他家世略有所知,见他人不讨厌,似乎钱也充足”,才决心给他一个亲近的机会,于是把自己的橄榄枝伸了出去。



方鸿渐与唐晓芙


苏文纨的这种心态就好像我爱上你,已经是委屈了我自己,于你已经很不错了。她对自己魅力的极大自信和精神自恋,让她在之后的交往中都能将男方精神的游离先入为主地假想成是他们在为自己争风吃醋。但是她所不知道的是,她强势的“独裁”让方鸿渐感到精神压迫,“他知道苏小姐的效劳是不好随便领情的;她每钉一颗扣子或补一个洞,自己良心上就增一分向她求婚的义务。”于是当他在苏家遇到“一个真正的女孩子”唐晓芙的时候,方鸿渐在情感上坚定地选择了唐晓芙。


唐晓芙


既然从在回国船上起,方鸿渐就明白自己对苏文纨只是在她“恩威并施”下的敷衍,那么回到上海后他的所作所为就足以证明这个“道义上的懦夫”在行动上的游离和品行上的玩世不恭,才是导致和苏文纨恋情破裂,使多数读者给苏文纨贴上“工于心计”、“虚伪做作”等标签的罪魁祸首。


回到上海老家后的方鸿渐受到春气的撩动,就想到去探访苏文纨。“船上一别,不知她近来怎么样……明知从此也许多事,可是实在生活太无聊,现在的女朋友太缺乏了!好比睡不着的人,顾不得安眠药的害处,先要图眼前的舒服。”这就是方鸿渐到上海后主动接近苏文纨的理由——生活实在太无聊,先要图眼前的舒服。“明知从此也许多事”,可见他对自己是情感和行为其实是了然于心的,只是不想去顾及后果,懒得严肃对待而已。


赵辛楣


假如方鸿渐不是因为寂寞难耐,主动去找苏文纨这种——自己不爱对方而对方爱自己的女人寻求感情慰藉,那么接下来成为赵辛楣的“假想情敌”,被苏文纨安排成为和赵辛楣“斗法比武抢自己”的“决斗士”,甚至和唐晓芙的恋情被拆散这些故事就都不会发生。


他对苏文纨和鲍小姐其实是一样的态度,没有感情只是逢场作戏,为了暂时满足自己的情感欲求而已。但是他之所以会对苏文纨的感情付出感到惧怕,是因为鲍小姐是有未婚夫的人,鲍小姐一下船他就可以了无牵挂,拍拍屁股走人;苏文纨不一样,对苏文纨他要承担起一些责任,而他却不愿负担这些责任,所以只能一直假戏真做,拖延时间。一心以为自己已经把方鸿渐牢牢抓住了的苏文纨一直被蒙在鼓里,直到接吻后收到那封信,她才知道自己自作多情。



方鸿渐与鲍小姐


此外,方鸿渐的一些亲昵的小动作和话语都给足了苏文纨可以尽情遐想的空间。在苏家第一次见面将要分别时,苏文纨说“辛楣对你太无礼了,我不愿意长他的娇气。”这明显已是将方鸿渐与赵辛楣放在了竞争者的位置上,而且苏文纨更倾向于方鸿渐。而此时方鸿渐却说出“你对我太好了”这样的情话,甚至“伸手拍她的手背”,难怪初见面时还是“像阴寒欲雪天的淡日”的苏文纨,在与方鸿渐分别时已是温柔地送他到厅堂门口,目送他离开的背影的痴情女子了。



在王尔恺题诗一事上,明明有很好的机会可以澄清误会的方鸿渐,却偏偏表达出对苏文纨其他的追求者的嫉妒,而让苏文纨更加笃定方鸿渐对自己的感情。在月夜花园里,方鸿渐已感觉到情境中的暧昧气氛和情势的危险,但是不知为何却傻头傻脑地说出“我要坐远一点——你太美了,这月亮会作弄我干傻事。”这样极具暗示性的话语。而正是因为方鸿渐屡次给苏文纨暗示和暧昧的假象,才让苏文纨在心里默认与方鸿渐是情人关系而表现得温情脉脉。



这样看来,是不清楚真实情况的苏文纨被方鸿渐游戏了感情,落入了方鸿渐的圈套,枉费了一年的情感;而方鸿渐之所以会与苏文纨产生情感纠葛又是因为苏文纨的强势和傲慢让本就懦弱的他不敢说“不”,只能一次次奉迎。


在对苏文纨这个女性人物的解读中,很多人都极易顺着男性思维去对她进行一味的批判,将方鸿渐的过失嫁接到苏文纨身上,让她背负全部爱情失败的罪责,这是不合理、不公平的评价。作者本身留给苏文纨进行自我开脱、自我辩驳的机会就很少,甚至几乎没有。因此就更需要我们换一个角度摒除一些偏见去理解苏文纨。


来源:微信公众号【文艺】aiwenyi01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青梅煮茶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文学园地 文学名著 《围城》练习 (松溪一中 钟夸旺整理)
浅析《围城》中的女性悲剧
围城》之爱情
《围城》的男性偏见
方鸿渐是怎样步入《围城》的? 丝雨
《围城》——根植于劣根性之上的人的选择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