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国凑钱赎回金雀花“国王“| 金雀花王朝16

1190年,理查德率十字军出征之前,安排了达勒姆主教和埃利主教隆尚为王国的总代理人,主持一切政务。理查德走之后没多久,两位主教就开始了处心积虑的暗算与较量。一山不容二虎,隆尚主教想要一手遮天,不想被达勒姆主教所约束,他利用教皇特使的身份,使用武力,将达勒姆主教逮捕,强迫他放弃个人的领地与其他利益来换取自由。理查德尚在欧洲大陆时就收到了来自国内关于二人争斗的消息,他下令隆尚,让达勒姆主教恢复职位。而隆尚却向周围人诡称获得国王的密报,拒绝执行国王的命令。



隆尚专横跋扈,生活奢侈。他在许多贵族前面卖弄自己的权威与财富,出行视察时,随身有一千五百名扈从的保护,一时引得许多贵族争相模仿。隆尚藉着双重身份的特权,在王国内大行其道,奢侈浪费及其严重,下榻修道院时,光他的扈从一夜的花费就相当于全国几年的岁入,作为令人尊敬的主教,他的做法与他的身份格格不入。因此,当这些恶行传到理查德耳中时,理查德觉得该是时候亮出自己的“利剑”了,他遴选当时的鲁昂大主教沃尔特,以及其他数位贵族,组成辅政班子监督隆尚的施政。没有沃尔特的点头,隆尚是一件事都做不下,就更不说有违王国法律之外的事情了。鲁昂大主教沃尔特为人温和谦逊,不愿与人交恶,因此,沃尔特处处忍让着隆尚的违逆行为,但是,有一个人隆尚是不敢轻易得罪的,那就是理查德弟弟约翰。此时的约翰因为哥哥临行之前的劝诫,对王国之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约翰绝不是省油的灯。在隆尚把反对他的约克大主教投进监狱时,约翰坐不住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简直反了天了。约翰召集王国贵族举行议事会,并传讯隆尚到会,对他的有关行为做出解释。隆尚自知此次前去凶多吉少,他搭乘前往法兰西的船只,悄悄溜了。作恶的人,心里终究还是有恐惧的,不论被外表装饰地多好,他最后还是会败在自己的恐惧当中。


隆尚叛逃之后,沃尔特正式接过班,成为王国大法官。理查德慧眼识人,沃尔特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帮助金雀花王朝渡过了没有君主的日子。此时的理查德正在同穆斯林酣战,一点一点积累他的荣誉值,而这些都会为他赢得必要的加分。


理查德


法王腓力二世回国之后,一直郁郁寡欢。他嫉妒理查德在东征中所建立的功勋,更重要的是,理查德俨然已成为西欧基督教中冉冉升起的新星,人们的目光都集中到理查德一个人身上。这对于同样雄才大略的腓力二世怎么能忍受,我也是王,我长得也很帅,可是为什么没有关注度!嫉妒往往很容易使一个人剑走偏锋,对腓力二世来说,他的目的就是要搞乱金雀花王朝,夺得她在欧洲大陆的领地。这种情节到什么地步?腓力二世觉得英格兰的贵族们在欧洲大陆上吃一口饭,他的胸口都堵得慌。腓力二世抓住一切机会,诋毁和诽谤理查德,抹黑他在欧洲政治舞台上的形象,从巴勒斯坦回来之后,腓力二世背弃了在理查德参加东征时不进攻金雀花王朝任何一寸领地的誓言,公开攻打诺曼底。然而,腓力二世的贵族们却不这么想。在东征正如火如荼时,在人人都为神圣的誓言所倾倒时,腓力二世这么做无疑是最卑劣的手段,得到的只能是人们憎恨的眼神,因此,贵族们拒绝参战,他们曾经许过誓言,这个巨大的封印还死死贴在心中,无论如何不能违背。西欧君主与国王的关系很是奇妙,国王作为一国之君的权威并不能使得他的臣下完全顺服,相反,这样的权威应用不当反而会成为阻碍国王前进的催化剂。维持国王与臣下之间的链锁既不是单纯的利益关系,在宗教价值的浸染中,对于国王和封臣,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道德衡量,责任与义务的关系逐渐在不断地争斗中明显起来,这尤其在英国的历史发展中可以很清晰地勾勒出来。


腓力二世见公开进攻金雀花领地阻力重重,便转变斗争方向,找到了阴谋联盟的合伙人——理查德的弟弟约翰。约翰是一个野心家,真正的唯利是图的人,他表面对理查德的命令百依百顺,可是,他的骨子里却充满了嫉妒、残暴、背叛。他觊觎哥哥的王位,希望有朝一日登上王位,尽享荣华富贵,腓力二世抓住他的心思,二人开始合谋颠覆理查德统治。腓力二世开出诱人的条件,把他的妹妹爱丽丝(就是那个据说和亨利二世有染,与理查德指腹为婚,后来却被理查德抛弃的法兰西公主)许配给约翰,并把理查德所有的海外领地送给他,而约翰则答应向腓力二世称臣,以金雀花王朝的国王身份。约翰完全没有去想过金雀花王朝的未来,甘愿整日生活在别人的阴影下,而他的阴谋诡计被他的母亲埃莉诺以及摄政的大臣所挫败,而这并不是结束,只是开始。


此时参加东征的理查德,再不能不顾家国安危,任由约翰胡作非为了。因此,在保留了东征的胜利果实之后,理查德和萨拉丁签订了停战协定,这对于东征也只是按下了暂停键。理查德于1193年率军启程回国,本来可以用数月回去的时间,理查德竟然用了一年有余。



为了尽快赶回英格兰,理查德取道水路,途径亚得里亚海(今意大利与巴尔干半岛之间的海域)时船队遇上风暴,理查德所在的船只不幸与其他船只失去联系,并在亚得里亚海北岸附近触礁搁浅。水路遇到困难,理查德只得率领随从从陆路返回英格兰,可是,陆路充满危机,要经过德意志以及法兰西的领土,理查德不知道此行会有怎样的遭遇,他能做的只有祈求上帝的保护。然而,生命中必须要经历的劫数。理查德是躲不掉的。在秘密穿越奥地利公国时,理查德的阔绰与慷慨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而此时奥地利的公爵正是此前在东征中抢夺理查德胜利果实——阿克城的利奥波德,这真的是风水流轮转,明年到我家啊。利奥波德公爵立马下令捉住了理查德,丝毫没有念及这位基督教世界的英雄的卓越壮举,反而是要趁此机会一雪前耻。可想而知,理查德要遭受利奥波德怎样的耻笑与侮辱,对于刑罚,利奥波德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对一国之君动刑,也只是言语上的讥笑,最多让他饿几顿,关他在环境恶臭的监狱中。德意志皇帝亨利六世听到理查德被捕,也想趁机从他手上渔利,他遣使利奥波德把理查德交给他,当然,利奥波德得到了一大笔银钱。理查德像商品一样,辗转被买到了亨利皇帝手中,等待着再次被拍卖的机会。


亨利皇帝向理查德索要的赎金为15万马克,相当于6.6万英镑(约为那个时候英格兰王室总收入的3倍),这笔钱在今天的英国政府连个零头都算不上,可是,在那个时代,无疑要以全国之力才能募集到的。亨利皇帝打的算盘很不错,理查德跟自己没有太大的利益冲突,在我这儿“下榻”,怎么能不交点钱再走呢?昔日的英雄,伟大的骑士,今日成为牢狱中的阶下囚,手脚带着镣铐,期盼着窗外世界的人给他带来走出去的希望。


腓力二世


当理查德被德意志皇帝俘虏的消息传到英格兰时,理查德的辅政大臣们开始了积极的营救。他的母亲埃莉诺上书教皇,抗议亨利皇帝的做法卑鄙无耻,自己的儿子为教会赢得荣誉,今日却要在基督徒的手中受辱,亨利不是在轻视伟大的教会就是在亵渎上帝的荣耀。埃莉诺强硬的要求没有得到教皇迅速的反应,但这还不是最让人揪心的,最揪心的,仍是理查德的弟弟约翰。理查德被俘,法王腓力二世是最高兴的一个,他鼓动约翰进行叛变,自己称王,腓力二世给亨利皇帝去信,请求把理查德交给他,自己愿意付出诱人的高价。亨利皇帝知道理查德一旦进入腓力二世手中,再难有见天日的那一天,他无意使自己的国家与英格兰交恶,因此,没有答应这项要求。约翰在腓力二世的劝诱下,率领自己的党羽和腓力二世里应外合进攻诺曼底,并打下数座城堡,眼看诺曼底最重要的战略要地鲁昂被约翰以及腓力二世进攻,英格兰贵族们展现了难能可贵的一面。他们并没有见风使舵,投靠约翰,向腓力二世称王,在他们心中,理查德仍旧是他们的国王。因此,在沃尔特的统领下,英格兰贵族们都对约翰的行为表示了鄙夷,并积极支持对约翰的作战。莱斯特伯爵罗伯特率领自己的军队,及时支持鲁昂,坚守城池,腓力二世始终没有攻下鲁昂,而他率领的骑士的服役期即将到期,因此,腓力二世与英军达成和议,获得一笔班师费用。值得注意的是,在理查德被关押期间,以沃尔特为首的辅政班子权力持上升趋势,他们所举行的大会议已渐渐开始成为决定王国事务的会议,此时,英格兰议会制度初现端倪。


约翰就像一头狂奔在英格兰的野牛,四处践踏着王国的和平。在欧洲大陆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约翰又渡海前往英格兰,进行蹂躏。然而,没有多少人支持他,英格兰的贵族一致敌对他,约翰始终在负隅顽抗。


而对于理查德,一分一秒对他都是极大的煎熬。然而,亨利皇帝似乎并不急于释放理查德,除了赎金未到手之外,亨利皇帝更想通过法庭的审判来判决理查德。一国之君审判一国之君,拿什么做判决的标准?指控理查德的罪名无非是理查德在东征中和其他十字军首领所产生的矛盾,这并没有实质的伤害。理查德面对这些指控,明白如果自己不奋起抗争,这些人就会一直拿这些无聊的事来纠缠自己,他们所想要的,就是自己的尊严被他们踩在脚下,以此满足他们因无能产生的嫉妒心理。在帝国会议之前,理查德为自己做了一番精彩的辩护,可谓动人心魄,他的说辞直刺在座审判他的诸位贵族和主教,他演讲的气势震摄众人。于是,转机出现了。德意志的贵族们同情理查德的遭遇,反对皇帝的指控,教会此时也向皇帝下达了命令,如果不释放理查德,就有面临被逐出教会的惩罚。亨利皇帝、腓力二世以及约翰想让理查德死在狱中的阴谋就这样流产了,亨利皇帝与理查德达成协议,可以先付个首付即10万马克,并且扣押67名人质,来作为余下款项付清的保证。


在理查德的时代,人们身上普遍都背负着沉重的赋税。国王理查德常年征战,钱永远是一个缺口,理查德有一次对随从说“如果有人出价,就是伦敦市,我也会卖掉”。因此,对于理查德的赎金,上至贵族,下至平民百姓,都要承担一定的比例。教堂以及修道院拿出三万马克,贵族(包括主教、修道院长)付出一年收入的四分之一,国王名下的各个骑士也都分摊相应的金钱,以及加上人民交上的赋税,这样就把赎出理查德的钱给凑齐了。埃莉诺和沃尔特亲自拿着钱前往德意志,理查德被赎出的那天,没有举行大的聚会,也没有盛大的扈从队伍接待自己,这对于他来说是多余的。理查德没有在德意停留一分钟,快马加鞭赶回了英格兰。



在被扣押的日子,理查德想清楚了很多的事情。对于王国,他进一步明白了自己的职责,从1192年12月被发现遭俘,到1194年2月被释放,经历过牢狱之灾的理查德比其他的君主更加多了一份人生的历练,注定他要成为西方基督教世界勇士的象征。理查德回英格兰之后,和自己的摄政班子开始了紧密的合作,在国王的率领下,攻下了约翰控制的城堡,约翰逃亡法兰西,1194年2月,沃尔特举行大会议,以“王国普遍同意”的名义,判处约翰背叛国君之罪,没收其全部的土地和城堡。


在肃清英格兰的叛乱之后,理查德又把目光转向了法王腓力二世。这一次,他不会再对法王优柔寡断了,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法王在煽风点火。然而,理查德命运似乎又被上帝转了一个180度的弯,究竟征战的路上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受人敬佩的国王英年早逝,让人不住扼腕叹息?


上一期: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决战耶路撒冷 | 金雀花王朝(15)

分割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青梅煮茶  > 金雀花王朝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英伦版“刘阿斗”
英格兰---金雀花王朝
苏格兰和英格兰长达几个世纪的恩怨(图)
英国崛起之路(二):“诺曼征服”前后的英格兰
易百科467期:《大宪章》八百年(下)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