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论“送宫花”,兼答解语花


作者:  河流归汉  


【按:这是打上擂台了,煞是好看】


     比不得几位辩圣,我虽然也写帖子,原不擅长子丑寅卯的说道理来的,勉强说来,借张爱玲的话说‘当然笑话一五一十’,解语大妹子勿恼,大伙儿也将就着看吧。


    首先,‘姨太太明明说咱们家的三位姑娘每人两枝,下剩六枝送林姑娘两枝,那四枝给琏二奶奶。’这个明说是不是指送花的顺序?应该不是吧,它不过是薛姨妈思量府里有哪些人适合戴花的过程。先说姑娘们不过是首先想到而已,然后才是年轻的媳妇儿。再一个,最后说凤姐或许也有个偏心的意思,因为竟凑不齐六个人,给凤姐的四枝说起来像是打包卷儿,实则是有心多给——与凤姐的血亲最近。当然,这只是或许。此其一也。


     再来,倘以理论之,按远近亲疏林姑娘未必不是最疏的。因为薛姨妈与贾家才是直接亲,与林家是通过贾家建立的间接亲。怎么贾家的姑娘会疏过林家的姑娘?哪怕是宁府的姑娘。举个极端的例子,倘或薛家谋反带累亲族一并治罪,那么或许有可能带累贾家,岂会带累林家?林家算她哪一门子的亲族?当然,这是从理上说,非关情也。此其二也。



     再有,我前文有说过的,贾家才是主人家吧,四姑娘便是宁府的也是贾家的姑娘,客居在主人家怎么送东西不先与主人家的姑娘倒要先与主人家的客人?我竟不懂,这是什么人情呢?此其三也。


     接下来,试想,倘或是稍微重要点的事薛姨妈岂会遣主人家的仆人代表自己家?哪怕这仆人是周瑞家的又如何。至少会让同喜同贵去吧,再重要些的事,只怕她还会亲身过去。而现在呢,她不仅自己是偶然想起,还临时抓了周瑞家的差顺道带去,由此可见,送宫花这事得多么小,基本上周瑞家的可以‘逮谁给谁’的。正如贾母的意思,大体上不错罢了,没必要芝麻绿豆大的事也立规矩。更何况,周瑞家的原也没错规矩。此其四也。


      更下来,也是我前文说过的,黛玉既跟着贾母住,周瑞家的进门前哪里会料到黛玉在哪间房里呢,倘或黛玉在贾母跟前或者是左近而自己有被挑理的地方难道这最后两枝花就不送了?还是把之前送出去的花再一一收回来呢?事实是:周瑞家的一向乖滑的,既然敢于进贾母的房,就说明这件事即便是贾母也挑不出理来。此其五也。


     继续往下,宝玉的态度又如何呢?倘或真如解语所言,周瑞家的不仅错了,还错到了七分,黛玉都发话了,宝玉会不替黛玉出头?要知道,他可是最怕黛玉气着的,为这个,连湘云都敢得罪,遑论周瑞家的!宝玉有什么顾忌的,便是他乳母,也一样嚷嚷:‘如今我又吃不着奶了,白白的养着祖宗作什么?’而事实上,宝玉是如何的呢,他压根就没接黛玉的话,也可见黛玉根本不占理儿,她不过是占情罢了,而这情又哪里能明说呢?此其六也。


     更往下,周瑞家的态度又如何呢?她一声儿不言语。谩说错有七分,便有三分也总该为这三分解释一句吧?解语都能替她解释,她自己都不会替自己解释吗?是她还不及解语乖滑还是她压根不怕这事传到贾母耳朵里?此其七也。

再往下,脑洞大开,便真如解语所说言,周瑞家的笑脸解释了又如何?只要这花来自薛府,宝玉又兴致盎然的看了,不要说周瑞家的笑脸解释,便周瑞家的捧着满匣子的花第一个先送与黛玉黛玉一样有话说。搁不住黛玉撇嘴道:‘我就知道,凡我们多顽一会子便有人来,便没人来,也有花来。她既送了花来,你怎不去瞧瞧她去?’则如之,奈何?此其八也。


     最后要说的是,宝玉此时或许还知道黛玉几分,只怕周瑞家的就知之甚少了,所以黛玉让周瑞家的不舒服了是一定不舒服了。解语看了梦演红楼第九十九出说我有偏袒周妪之嫌,我想那是因为她没看第一百一十出的缘故,倘或看了一百一十出,大约又该觉得我是恨周妪的了,一笑。





附之如下:

 

梦演红楼第一百一十出——
   (话说周瑞家的,从宝玉房中出来,先转回梨香院回复了薛姨妈。因见王夫人已回去了,便又赶往王夫人处来。)
  周瑞家的(手按心口,欲哭不哭道):那林姑娘这样说奴才,奴才可冤死了!便奴才有错儿,也该看着太太。况奴才没错。
  王夫人:你说什么了?
  周瑞家的(眼圈红道):林姑娘那仗势,奴才哪敢回言。可是一声儿没言语。
  王夫人(点头不语)
  周瑞家的(停顿片刻,又缓缓道):饶这么着,还有人编出话来说奴才藐视小瞧了那林姑娘了呢!
  王夫人:这话都是谁说的?
  周瑞家的(忙委屈道):还不是后人当中那帮子‘拥黛派’。太太,您听说过‘拥黛’这个词吗?
  王夫人:拥戴?倒仿佛听说过。戏文里那些个反叛戏词不常说一帮子人拥戴谁谁就抢班夺权了吗?
  周瑞家的(忙道):正是这话呢。太太,您瞧瞧她起的这名字,偏生叫什么‘黛’玉,明摆着让人拥戴她抢班夺权嘛。打小就有这样的心机成算,可真让人生畏呢。
  王夫人(手拍着炕几,半日不语,过后忽道):那可有‘拥钗派’?
  周瑞家的(摇头):没听说过。
  王夫人(半日又道):既叫宝钗……那或者有‘拥宝派’,可有‘拥宝’这个词吗?
  周瑞家的:没有啊。奴才倒是听闻有‘押宝’这个词。
  王夫人(慌道):压宝?
  周瑞家的(见王夫人着慌,忙又进前一步道):正是呢。太太您想,这边厢乌泱泱地拥着黛,那边厢又死命地压着宝,不是奴才说句讨嫌的话,这宝姑娘还能有胜算吗?(见王夫人半天不言语,察看王夫人脸色后,又道):可恨那林黛玉……
  王夫人(扬手打断周瑞家的话,自己也再无言语。屋里一片岑寂……在这叶落有声的岑寂当中,只听见王夫人缓缓地拍着炕几,越拍越响,越拍越响,越拍越响……)



 

附二:

 

梦演红楼第一百零八出——
  周瑞家的(笑道):林姑娘,姨太太着我送花儿与姑娘戴来了。
  宝玉(听了这话,便先问):什么花儿?拿来给我。(伸手接过来了。开匣看时,原来是宫制堆纱亲巧的假花儿)
  黛玉(只就在宝玉手中看了一看,便问道):还是单送我一人的,还是别的姑娘们都有呢?
  周瑞家的:各位都有了,这两枝是姑娘的了。
  黛玉(冷笑道):我就知道,别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给我。
  周瑞家的(沉默片刻,迟疑道):姑娘别恼,先送别的姑娘,是因为,这花,别的姑娘都是戴头上的,所以……
  林黛玉(奇道):难道我不戴头上?
  周瑞家的(越发迟疑道):花……您不都是葬地下吗?
  林黛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青梅煮茶  > 待分类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探究|黛玉:我不稀罕这挑剩下的,何况是假的!
红楼中的大妈之王善保家的
[转载]细读《红楼梦》之第七回
【石眼看红楼】当宫花在李纨墙外悄悄经过
八卦 | 黛玉受宫花:小聪明周瑞家的打脸之路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