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绛 | 能称为“先生”的女人,只她一个
(5月25日凌晨,著名女作家、文学翻译家和外国文学研究家杨绛先生在北京病逝)
“先生”这个称呼,放在女人身上,带着浓浓的民国味道。
与“普通男人”也能称其为先生不一样,能称为“先生”的女人都是不普通的,要有大学问、有风骨,是个真正的读书人。
杨绛先生105岁,这也是中国近现代史的百年。她出生的时候,还是清宣统三年,清王朝的尾声。1岁时,是中华民国元年。38岁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55岁时,文化大革命爆发。
杨绛最出名的身份是钱钟书的妻子。
一生追随钱钟书,甘愿站在丈夫身后。杨绛曾说,她把钱钟书看得比自己重要,比自己有价值。
钱钟书的名作《围城》,1989年将要搬上银幕前,杨绛为表达主题写了两句话:“围在城里的人想逃出来,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对婚姻也罢,职业也罢。人生的愿望大都如此。”
早在1946年的短篇小说集《人·兽·鬼》出版后,钱钟书就在自留的样书上写下:“赠予杨季康,绝无仅有的结合了各不相容的三者:妻子、情人、朋友。”
钱钟书说杨绛是“最贤的妻,最才的女。”
杨绛曾自己写文章说,她的“每项工作都是暂时的,只有一件事终身不改,我一生是钱钟书生命中的杨绛。”
许多年前,杨绛读到英国传记作家概括最理想的婚姻:“我见到她之前,从未想到要结婚;我娶了她几十年,从未后悔娶她;也未想过要娶别的女人。”把它念给钱钟书听,钱当即回说,“我和他一样”,杨绛答,“我也一样。”
百岁生日时,杨绛曾接受了一家媒体的问答。
回答“什么是您在艰难忧患中,最能依恃的品质?”
杨绛说,我觉得在艰难忧患中最能依恃的品质,是肯吃苦。因为艰苦孕育智慧;没有经过艰难困苦,不知道人生的道路多么坎坷。有了亲身经验,才能变得聪明能干。
我的“向上之气”来自信仰,对文化的信仰,对人性的信赖。总之,有信念,就像老百姓说的:有念想。
在结尾处,杨绛说,“我今年一百岁,已经走到了人生的边缘边缘,我无法确知自己还能往前走多远,寿命是不由自主的,但我很清楚我快‘回家’了。我得洗净这一百年沾染的污秽回家。我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感,只在自己的小天地里过平静的生活。细想至此,我心静如水,我该平和地迎接每一天,过好每一天,准备回家。”
2003年,《我们仨》出版。书中有个名段落:
人间不会有单纯的快乐。快乐总夹带着烦恼和忧虑。人间也没有永远。我们一生坎坷,暮年才有了一个可以安顿的居处。但老病相催,我们在人生道路上已走到尽头了。一九九七年,阿瑗去世。一九九八年岁未,钟书去世。我三人就此失散了。就这么轻易失散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人。
13年过去了,如今,他们仨,终于又团聚了……
评论功能已开通
今日妞话题
杨绛先生哪一点,最值得学习?
文艺是香水  文字是高跟
做一个连锁骨都散发文化味的妞儿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来自:青梅煮茶  > 杨绛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跟杨绛先生学做女人
悼念杨绛先生丨高贵的灵魂温润这个时代
她比大多数人活的更真实
我做过很多种职业,但是我是他一个人的杨绛
像杨绛那样爱别人
重温《我们仨》——缅怀杨绛先生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