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图书馆 个图VIP
面子工程:贾府不能承受之重



杨颖,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幼读红楼,酷爱文学。



作者

杨颖

林黛玉丧母后,被贾母派去的几名三等仆妇从苏州接到京城贾府。书中写到“这林黛玉常听得母亲说过,他外祖母家与别家不同。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何况今至其家。


寥寥几句,贾府的气派便已跃然纸上,连区区三等仆妇的吃穿用度,都让祖辈世袭列侯,父亲是探花出身的巡盐御史,出自“钟鼎之家,书香之族”的黛玉觉得不凡,着实令人遥想贾府的富丽堂皇。

不过真相往往总是让人大跌眼镜,贾府固然是繁华似锦,但仆人出门时所谓不凡的吃穿用度,还是面子工程的成分居多。


贾府的仆人出门时都要换上专门的衣服。袭人让宋妈妈给湘云送水果糕点,便嘱咐“你先好生梳洗了,换了出门的衣裳来。如今打发你与史大姑娘送东西去”。小吉祥儿跟着赵姨娘出门给赵国基送殡,须穿月白缎子袄儿,自己的不舍得穿,去借雪雁的。雪雁说:“我的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收着呢,如今先得去告诉他,还得回姑娘呢。姑娘身上又病着,更费了大事,误了你老出门,不如再转借罢。”虽说是借口,想必好的衣裳簪环轻易不能用,专门在出门等重要场合才能穿戴。


在出门时吃穿用度上有过隆重描写的当属袭人。


袭人的母亲病危,想接袭人回家去,王夫人命凤姐酌量办理,凤姐吩咐周瑞家的:“再将跟着出门的媳妇传一个。你两个人再带两个小丫头子跟了袭人去,外头派四个有年纪跟车的。要一辆大车,你们带着坐;要一辆小车,给丫头们坐。

再看袭人的穿着:“袭人头上戴着几枝金钗珠钏,倒华丽;又看身上穿着桃红百子刻丝银鼠袄子,葱绿盘金彩绣绵裙,外面穿着青缎灰鼠褂。”凤姐还说褂子太素了,把自己一件石青刻丝八团天马皮褂子拿出来,与了袭人。这般张罗后,凤姐犹嫌不足,又命平儿拿了玉色绸里的哆罗呢的包袱和大红猩猩毡雪褂子给袭人,把个袭人打扮得雍容华贵。


袭人家常穿戴多是“银红袄儿,青缎背心,白绫细折裙”之类,但是出门时,却身着王夫人赏赐的灰鼠皮衣和凤姐赠送的大毛皮衣等,随身携带着玉色绸里的哆罗呢的包袱,大红猩猩毡雪褂子,随从的是一辆坐了六个跟随媳妇的大车,一辆坐了两个小丫头的小车。


这样的气派,不知底细的人看到了,会认为是贾府里的太太奶奶们出行,谁知不过是李嬷嬷口中“几两臭银子买来的毛丫头”。


当然此时的袭人名义上是丫头,私底下王夫人已经给了她姨娘的待遇,所以此次袭人出门,凤姐是按照姨娘的标准来装扮袭人。

但是这个姨娘的标准,出门和在家,实在是相差太多。名正言顺的姨娘——赵姨娘,是个连一些不成样的零碎绸缎弯角都舍不得扔的主,锱铢必较到连女儿探春给宝玉做了一双绫罗质地的鞋子也要嘀咕许久。


贾府里的人出门时,穿戴打扮总要拔高档次。此种风气的富贵人家似乎不少,江南甄家就属此类,甄府派人给贾府请安,那四个派来请安的女人都是四十往上年纪,穿戴之物皆比主子不甚差别。甄府请安的仆人们穿戴的和主人没什么差别,想来贾府自然也是这样!


这就难怪和贾府初打交道的黛玉,会认为贾府出门在外的三等仆妇也吃穿用度不凡了。黛玉家中人口本就简单,父系一族人口凋零,母系一族又远在京城,平时少有亲眷走动,体弱多病的贾敏想来疏于应酬,小小年纪的黛玉自然是不谙贾府为装点门面,让仆妇出门的穿着比肩主人之道。


贾府只是在众人出门的穿着上做做手脚,倒也所费有限。但是“一叶知秋”,注重形象到仆妇出门都大肆包装的贾府,在大事件上的手笔之大更是令人咋舌:秦可卿发丧,贾珍请求帮着料理丧事的凤姐“只求别存心替我省钱,要好看为上”。贾珍花了一千两银子给贾蓉捐个前程,以免“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秦可卿用的是“拿一千两银子来,只怕也没处买去”的上好棺木。虽然薛蟠说是免费赠送,想来讲究礼尚往来的贾府,自然不会白占亲戚的便宜。

荣国府也毫不逊色,拿出了“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的势头预备元妃省亲,单是花烛彩灯、帘栊帐幔和置办小戏班子就花费五万两银子。重金打造出的大观园,连贵为皇妃的元春看了,也“默默叹息奢华过费”,规劝贾府:“以后不可太奢了,此皆过分之极。”“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糜费了”。


花钱如流水打造面子工程,让早已“内囊却也尽上来了”的贾府几乎陷入绝境,连纨绔公子贾蓉都知道“再两年再一回省亲,只怕就精穷了。


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以贾府的家底,如果做好细水长流的预算,想来也不难重整家业,开源节流的法子不是没有,赖大家把花园承包出去,除去园中用度后“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昔日“阿房宫,三百里”的史家,而今“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都是他们娘儿们动手”;早年薛家“珍珠如土金如铁”,现在薛姨妈动不动便念叨着要惜福,嫌家人“不知过日子,只会糟蹋东西”,香菱弄脏了红绫裙子,唯恐薛姨妈知道了生气;宝钗家常穿的也都是“一色半新不旧”的衣服。


然而被元春封妃这一剂强心针打得虚荣心爆棚的贾府,沉浸在自家打造出的盛世小天地里无法自拔,摆谱观念自上而下深入骨髓。

作为贾府的老祖宗,贾母的面子观念自是十分强大,看到宝钗的屋里“一色玩器全无”、“衾褥也十分朴素”,贾母便摇头“使不得。虽然他省事,倘或来了一个亲戚,看着不像”,在贾母的认知中,小姐们的屋子须得向“书上戏上说的小姐们的绣房”看齐,方才“不要很离了格”。


所以贾府里,林黛玉的窗纱,材料是“上用的府纱”也不及的“软烟罗”。一众小姐们,服侍的人原本是每人一个乳母、两名贴身丫鬟、四个教引嬷嬷、五六个小丫头,搬入大观园后,每人又“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宝玉的待遇更是不必说,处处比姐妹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般娇养的孙子孙女自然也都是视金钱如粪土般的秉性。张道士送的三五十件金玉器皿,宝玉张口便要让小子们捧了去散给穷人。宝钗让老婆子送燕窝洋糖给黛玉,黛玉便赏了老婆子几百钱。宝钗探春点个价值三二十钱的油盐炒枸杞芽儿,赏了厨房五百钱。


奴才们也一脉相承地贯彻着花钱买虚名的观念,贾芸给宝玉送了两盆花,袭人便赏了抬花的小子和婆子们六钱银子和三百钱;宝玉请了大夫给晴雯看病,付车马费时,婆子便道:“少了不好看,也得一两银子才是我们这门户的礼”。麝月直接甩出二两银子,理由是“宁可多些好,别少了,叫那穷小子笑话。

贾府里从主子到奴才,一个比一个地赛着彰显自家的阔气,唯恐担了小气的名,让人看扁了贾府。


大举铺张的贾府,在起居生活上,更是精巧异常。相较于薛家摆出的“糟鹅掌、鸭信、酸笋鸡皮汤、碧粳粥”这样接地气的待客之物,贾府则更中意避简就繁的去张罗些中看不中吃的食物:“乡里最巧的姐儿们,剪子也不能铰出这么个纸的来”的小面果子儿,十几只鸡来配的茄鲞,惹得薛姨妈感叹“你们府上也都想绝了,吃碗汤还有这些样子”的小荷叶小莲蓬儿汤。


丫头们也惯得口味极刁,厨房为芳官开小灶单做的“虾丸鸡皮汤、酒酿清蒸鸭子、胭脂鹅脯、奶油松瓤卷酥、绿畦香稻粳米饭”,芳官还嫌弃“油腻腻的,谁吃这些东西”。晴雯、司琪等吃腻了“细米白饭、肥鸡大鸭”,也动不动放着份例的饭不吃,额外点个芦蒿、豆腐什么的换换口味。


在奢靡浮夸之路上越走越远的贾府,终于积重难返,频发经济危机。贾敬殡天后,宁国府发丧时捉襟见肘,“所用棚杠孝布并请杠人青衣,共使银一千一百十两,除给银五百两外,仍欠六百零十两”。这六百零十两银子让贾珍大费踌躇,四处挪借,还要小管家俞禄“先借了添上罢”;荣国府里亏空的更是了不得,贾母八十大寿,王夫人急了两个月没法子,当了四、五箱子铜锡家伙,才得了三百两银子把遮羞礼搪过去。荣府要送南安府的礼和元妃的重阳节礼并几家红白大礼,贾琏不得不求助鸳鸯,把贾母暂且不用的金银家伙偷出来押一千两银子救急。

荣国府的窘迫其实早就人尽皆知。贾珍替荣国府算过账:“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二年倒赔了许多。”贾母也睁只眼闭只眼由着鸳鸯偷自己的家当,好让贾琏填补荣府里的窟窿。当家人凤姐更是心知肚明:“家里出去的多,进来的少……若不趁早儿料理省俭之计,再几年就都赔尽了。”宝钗也劝王夫人:“姨娘如今该减些的就减些,也不为失了大家的体统。”连向来不管事的黛玉,“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的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


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虽然众人都明白一味的铺张浪费,让贾府在财政上危机重重,但一商议到节省用度时,依然是祛除不了“面子要好看”这道心魔。


凤姐趁着贾母要查赌、王夫人要查绣春囊的风口,建议王夫人打发一些丫头出去,也可节省些用度。王夫人却替每位有二十余人服侍的小姐们叫起屈来,口口声声“这几个姊妹也甚可怜了”,比“林妹妹的母亲”出嫁前那“金尊玉贵”的“千金小姐的体统”差远了,以“虽然艰难,难不至此”为由,拒绝了裁减丫头的建议。


李纨、探春和宝钗代理贾府期间,效仿赖大家,把大观园包给了下人,然而三人讨论时,不时穿插着“若此时也出脱生发银子,自然小器,不是咱们这样人家的事”、“纵再省上二三百银子,失了大礼统也不象”、“凡有些余利的,一概入了官中,那是里外怨声载道,岂不失了你们这样人家的大体”这样的话。说到底,探春等人潜意识里还是同王夫人一样,堂堂贾府,百年大族、世代簪缨,当今皇亲国戚,若要靠着裁减下人省钱、承包花园赚钱岂不是太跌身份。

连最睿智清醒的探春等人,还是绕不开“面子”这个坎儿,贾府要面子不要里子的毛病算是没救了。


曹雪芹笔下的八十回中,虽然没有写到贾府的后事如何,但是可以想象,为了面子工程,在为元妃省亲兴建大观园时便已大伤元气的贾府,过后又不肯收敛,下人出门时精心包装的衣服,主子们大手大脚赏出去的银钱,以及诸如此类的种种花销,象个无底洞一般一点一点的吞噬着贾府家底。主子们或视而不见、或假公济私,或顾忌体面不肯作为,这样的贾府,纵然没有犯事被抄家,也是将倾大厦难以支撑,败落只是迟早的事,虚要面子真是害人不浅!



卖油的娘子水梳头


——红楼梦中谁说过这句话



上期答案:黛玉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下载APP,好文好书随时看
来自:青梅煮茶  > 我的图书馆
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红楼诸人的金钱观
珍爱红楼-- ---凤姐的时代-红楼书话-文化纵横-搜狐社区
《红楼梦》里关于银子那些事
红楼梦中,晴雯不过是一个婢女,为何能养出两根葱管一样的指甲?
不该讲话时连大气儿都不喘,贾府的丫鬟媳妇原来如此训练有素
运生末世敏探春 莫向东风怨别离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
绑定账号成功
后续可登录账号畅享VIP特权!
如果VIP功能使用有故障,
可点击这里联系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