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面对暴走团悲剧,还是留点口德吧!| 冰读

阅0转02017-07-14

问题不是出在他们需要不需要暴走、需不需要起舞,而是出在他们该在哪里暴走,该在哪里起舞。
撰文 | 关不羽
7月8日,山东临沂发生一场悲剧。当地中老年人自发组织的晨练团队在机动车道“暴走”时,遭遇车祸,一死两伤。继广场舞以后,“暴走团”又成了各路键盘侠讨伐的对象。“自作孽不可活”“死了活该”的评论比比皆是,嘴炮攻击猛烈,对社会问题的解决真有帮助吗?
这一代六七十岁的中老年是不幸的一代。在他们的一生,该长身体的时候遭遇“三年自然灾害”,该接受正规教育时文革又来了,职业生涯又是先吃大锅饭后遭下岗潮的一通折腾。能遇到的不幸都遇到了,年高而德不昭是普遍的事实。与车争道,也可谓不智。但是,一死二伤的代价还不够惨重吗?
斑斑血迹面前,一群“高素质”吃瓜群众围观之后,留下一地瓜子壳似的“活该”“自作孽”,也未见高明在哪里。
悲剧报道不是用来围观消遣的,而是用来发人深省、引起反思的。
有一组数据值得关注:据第六次全国体育场馆调查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以全国大陆总人口13.61亿人计算,平均每万人拥有体育场地12.45个,人均体育场地面积1.46平方米。而美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达16平方米,日本更高达19平方米。
显然,我国的体育场馆设施资源不足。这是问题的根本。而有限的资源分布又不均衡,主要集中在发达地区一二线城市。
▲各系统体育场地数量及面积情况(来源于《第六次全国体育场地普查数据公报》)
最值得思考的是第三个问题:一方面是体育场馆不足,另一方面则是体育场馆大量闲置荒废。
2016年“两会”期间,姚明提出了题为《转变管理思路,盘活体育场馆,突破体育产业发展瓶颈》的提案,指出现有体育场馆场馆存在功能单一,成本高;选址偏;效率低下和安保压力大等问题,他认为场馆既要建的好,又要养得起、用得上。这一提案颇能反应中国体育场馆的现状。
▲2016年“两会”期间,姚明提案(来自新民晚报)
政府思维,而非市场思维;赛事思维,而非体育服务思维;主导了中国体育场馆产业的起步与发展。
我们可以体谅前人面临的困境、思虑的局限,但是问题的症结不能放过。这种政府思维主导之下的产物,遭遇老龄化社会,国民休闲偏好转换,体育健身需求迅速升温,就很难适应了。中国体育场馆业的不接地气是一个显著的弊端。规模庞大、造型奇异的场馆设施“遗世独立“,难以提供大众化的体育健康服务。
中老年人群是体育健康产业的重要需求群体,这不仅是单纯的生理需求,也是心理层面的需求。体育运动不仅让人更健康,也让人找到群体活动的归属感。中老年群体的退休状态,让他们失去了职业群体的背景。而城市环境的碎片化生活,不具备大家族、乡土社区的集群条件。他们该怎么办才好?
我们应该看到,备受讥讽的广场舞、暴走团背后是正当的需求和合理的逻辑。问题不是出在他们需要不需要暴走、需不需要起舞,而是出在他们该在哪里暴走,该在哪里起舞。
扪心自问,我们的城市给了他们合适的空间吗?资源不足、资源不匹配的前提下,一味指摘大爷大妈的素质低下,本身就是一种很陈旧、很大爷大妈的思维了。
难道老人都躲在家里足不出户才符合“高素质人群”的标准?人满为患的公园、大门紧锁的大型体育场馆、价格昂贵的现代健身馆,老人们无处容身。喜笑怒骂“暴走团”的键盘侠们既缺乏正义,也缺乏温情,配不得一个“侠”字,却散发出帮闲的气味。
一个运作良好的社会,每一种合理的需求都应该有公共资源配套服务。这种配套服务可以来自政府,可以来自市场,也可以在政府和市场之间合作。
上海、北京等一二线城市正多方尝试,日本这样更早进入老龄化社会的发达国家更有此类经验,完全可以去借鉴实施。诚然,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社会问题的解决总是需要时间,但是一骂了之、高举“路权我有”的大旗,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向。而其背后,恰恰是一种冷漠而怯懦的阴暗心理作祟吧。
是时候温习一下古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推己及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花得起几千几万元、在时尚健身房、运动馆里挥汗如雨的高端人士白领精英们,面对老人的无奈,留点口德吧!你我,也终将老去。
(实习编辑 刘璐)
来自:大大不吃香菜  > 待分类
举报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姐长这样能怪我吗?留点口德吧你们
如何布局体育产业大生意?
说话要注意”口德“!
南非世界杯体育场馆抢先看 [ 组图 ]
拓东体育场馆(昆明老房子之十九)
(原创)留点空间给自己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