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曹操墓中的卞太后

一、问题的提出

关于曹操墓的争论已持续多年,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墓的真伪,而是墓中一些问题尚未得到合理的解释。曹操墓中有两位女性,而那位年长的女性是否为卞太后,是争论的焦点。这个问题不解决,曹操墓最终的定性就难以确定。现将墓中两位女性的情况介绍如下:

曹操墓中共出土三个人头骨:一位为男性,60岁左右;两位为女性,一位50岁左右,另一位20岁左右[1]37。由于该墓多次被盗,人骨已被扰乱,但从发掘情况尚可知其位置:“在后室靠后部发现六个石葬具痕迹,推测应有石棺床一具,其上放置木棺。”[1]37由此可知,三具遗骨分别葬在后室及其南北侧室。按常理推断,男性可能葬于后室后部;两位女性可能分别葬于南北侧室。因此,曹操墓应该是一座合葬墓。

墓中的三具人骨,是一次下葬,还是分两次下葬?在曹操墓争论初期,发掘者对外界没有明确的交代,不少参与讨论的外界人士误认为是“一次葬”,致使曹操墓的真伪问题争论复杂化,很多本不应该出现的问题出现了。外界人士对曹操墓提出质疑,其问题有以下三点。

一是曹操墓中不应当有“殉葬者”。由于曹操墓中出现三具人头骨,男性头骨为60岁左右,与曹操年龄(66岁)大致相当。但两位女性却得不到合理的解释。曹操生前在《遗令》明言:“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这表明,曹操是禁止用“妻妾”殉葬的,故曹操墓中不应当出现“殉葬者”。而曹操墓中出现了两位女性,这两位女性的身份不清楚,何时葬入也不清楚。若为“殉葬者”,则与曹操生前《遗令》相违背,凭什么能证明该墓是曹操墓呢?这一质疑并非是“无中生有”。

二是根据文献记载,卞太后死后与曹操合葬高陵。卞太后生于东汉延熹三年(160年)十二月,死于魏太和四年(230年)五月,终年71岁。若曹操墓中年长女性确为卞太后,则墓中年长女性年龄(50岁左右)与卞太后年龄(71岁)相距较远。如果此年长女性不是卞太后,则高陵2号墓为曹操墓就难以成立。

三是如果曹操墓中年长女性,既不是“殉葬者”,也不是卞太后,那会是谁呢?一些学者曾进行过“推测”:可能是曹操之妻丁氏(原配)与刘氏,此二人都先于曹操去世,曹操死后迁葬于高陵[2]。此说亦难成立,因为曹操墓是否被打开,当时外界并不清楚。且根据《晋书·礼志》记载,魏文帝“及受禅,刻金玺,追加尊号,不敢开埏,乃为石室,藏玺埏首,以示陵中无金银诸物也”。这说明,曹丕称帝后,追封曹操为魏武帝,刻了金玺,都不敢打开墓穴放入金玺,而是将其放入“埏首”。既然曹丕都不敢打开墓穴,那谁还能打开墓穴将丁氏、刘氏葬入墓中呢?故这一推想也同样被否定。在这种情况下,曹操墓中两位女性的身份问题就成为了“悬案”。

以上是曹操墓争论初期,很多持“怀疑”态度的学者所依据的理由和原因。客观地讲,他们的“怀疑”是“事出有因”。这种“怀疑”同“造假说”有着本质的区别。


二、卞太后的生平及其埋葬形式

曹操墓争论的焦点之一,是关于墓中年长女性是否为卞太后。根据文献记载,曹操一生共娶过16位妻妾。卞氏开始是“妾”,原配丁氏离走后,被曹操立为“正妻”,生有曹丕、曹彰、曹植、曹熊兄弟四人。卞氏为人贤惠,且有胆有识,深受曹操器重。由于曹丕被立为“王太子”,卞氏因而地位上升,被立为“王后”;曹操去世后,曹丕即“王位”,被尊为“王太后”;及曹丕称帝,被尊为“皇太后”;曹丕去世,明帝即位,被尊为“太皇太后”。所以,在曹操16位妻妾中,只有卞氏的地位最高,权位最重。

卞氏于魏明帝太和四年(230年)五月去世,享年71岁。卞氏以何种形式安葬?文献有两种记载:一是《三国志·后妃传》记有卞太皇太后于太和四年(230年)驾崩,“七月,合葬高陵”;二是《三国志·明帝纪》记载:“秋七月,武宣卞后袝葬于高陵。”一曰“合葬”,一曰“袝葬”,叫法各异。当时在东汉,无论是“合葬”还是“袝葬”,都有“同茔异穴”与“同穴合葬”两种形式。对此,已有学者作过考证,此不详论[3]。所谓“袝葬”,就是“开冢合葬”:先死者已埋葬于茔地,墓葬已封闭,后死者则重新打开墓穴埋入,称之为“袝葬”。可见,凡“袝葬”,必然是“二次开穴”的埋葬形式。卞氏与曹操究竟是“合葬”还是“袝葬”?在没有弄清真相以前,谁也不敢贸然下结论。尤其在曹操墓争论的前期,外界学者对该墓是否存在“二次开穴”并不清楚,而该墓旁边还有一个“1号墓”等待发掘。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曹操墓”中年长女性是否是卞太后,自然存有疑问。由此,人们对曹操墓提出质疑也在“情理之中”。


三、曹操墓中年长女性是卞太后

曹操墓中年长女性是否为卞太后,关键在于曹操墓是否存在“二次开穴”。该墓是2008年12月上旬开始发掘的,至2009年11月,发掘队对该墓是否存在“二次葬”,对外界并没有明确的交代。所以,在曹操墓争论初期,外界不少学者都把曹操墓当成“一次葬”,这是对曹操墓产生“疑问”的重要原因。由于是“一次葬”,一些重要问题无法解释,或者解释不清楚。

关于曹操墓是否存在“二次葬”,发掘队原本是清楚的。据潘伟斌先生讲,2009年11月,国家文物局巡视组视察时,他曾向巡视组的专家着重介绍了这一点[4]。遗憾的是,关于这一情况,外界的学者毫不知情。2011年,发掘队又进行了第二期发掘,将墓道底部进行清理,“在墓道最东端的底部,还保留了很薄的一层原来墓道的痕迹,从而找到了二次合葬的最直接的证据”[4]。这一重要情况,笔者是2013年3月看到潘伟斌先生《回复徐光冀先生关于曹操墓的几个问题》一文后才知道的。此消息一出,曹操墓为真已没有再争论的余地。

曹操墓出土的“魏武王”铭刻石牌,亦是曹操墓的铁证。因为“魏武王”之称是不会“造假”的,也是难以“造假”的。即便是研究“史学”的专家学者,如果不仔细查阅文献,也不知道有“魏武王”。更何况是“造假”的文物贩子,他怎么可能造出一个“魏武王”来呢?他造一个“魏武帝”多好!名声既响亮,大众又熟悉。但墓中所出恰恰是“魏武王”,而非“魏武帝”。这就证明该墓没有“造假”,也不可能“造假”。正是根据这一点,在该墓尚存疑问的情况下,笔者就认定该墓是曹操墓[5]。话虽如此,但仍有人质疑,因为墓中年长女性的身份仍难以论定。这个问题不解决,曹操墓真伪之争就不会有停息之日。而确认曹操墓为“二次开穴”的“合葬墓”,则为这一问题的解决提供了决定性的根据。

第一,曹操墓中年长女性肯定是卞太后。这是因为与卞太后的“身份”相合、埋葬次序相合。曹操是何等人物?曹操死后,能重新打开墓穴,与他合葬的年长女性,自然也非等闲之辈。这个“年长女性”只能是卞太后。在曹操众多妻妾中,只有她的地位最高,曹操去世时,她是“王后”,她本人去世时,是“太皇太后”。所以,曹操墓重新开穴而葬入墓中的年长女性非卞太后莫属。曹操其他的任何妻妾,都不可能享有这样的待遇与荣耀。

第二,与文献记载相合。《三国志·后妃传》载,卞太皇太后于太和四年(230年)驾崩,“七月,合葬高陵”。如今,曹操墓有“二次开穴”的证据,那墓中的“年长女性”自然是卞太后。

第三,曹操墓中有不少“珠宝”,明显是卞太后的而不是曹操的。曹操临终前在《终令》中明言,墓葬里“无藏金玉珍宝”。《宋书·礼志》也记载此令,说:“金珥珠玉铜铁之物,一不得送。”又记载:“文帝尊奉,无所增加。”曹植在《武帝诔》中亦说:“既即梓宫,躬御缀衣。玺不存身,唯绋是荷。明器无饰,陶素是嘉。”曹植是亲眼目睹曹操从大殓到入葬的人,他的记载中,并没有提到“金银珠玉”一类的器物。可见,曹丕在安葬其父时,确实是按其父《终令》办事,实行“薄葬”,没有放入“金银珠宝”(常用兵器除外)。

但曹操墓中确实发现一些“稀世珍宝”。例如一件“翡翠珠”,就是其中的“代表”(见图一)。该“翡翠珠”呈椭圆形,直径2厘米左右,触手光滑无比,“是翡翠中的极品”[6]。这种“翡翠珠”是口含之物,下葬时塞入死者口中。据有关专家估计,这件“稀世珍宝”其价值上千万[6]。果真如此,那这件“翡翠珠”不可能是曹操下葬时埋入的。因为,这既违背了曹操的《终令》,而且在曹植的《武帝诔》中毫无反映。如果真是曹操口含之物,那曹植的《武帝诔》不可能不记。

这颗“翡翠珠”应当是卞太后的口含之物。卞太后是“太皇太后”,其葬礼是由其孙魏明帝曹叡安排的。时过境迁,曹操的《终令》可以管住魏文帝,但管不了魏明帝。在魏明帝心目中,“奶奶”(卞太皇太后)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他将这颗“翡翠珠”放入奶奶口中,了却心中意愿,是合情合理之事,又有谁敢阻拦?

图一:曹操墓中的“翡翠珠”

曹操墓中,还有一件随葬品很“特别”:它像是一颗“印”,其纹非“文字”,而像“手形”,手掌和五指都十分清楚(见图二),《简报》称之为“铜印符”。对这件“铜印符”,笔者曾思考良久:它既不是“印章”,也非调兵用的“信符”。而且,曹植《武帝诔》中,明确记载“玺不存身”。可见,这件“铜印符”同样不是曹操的随葬之物。既然如此,此“印”很可能是卞太后的随葬品。此物像“印”,但却是“手形”,可能是“后宫”所用。卞太后是“后宫”的最高管理者,她可以用此“印”来调动指挥“后宫”的一切。这颗“印”是卞太后权力和地位的象征。后世的“手令”,可能与此有关:由“印章”演变成亲笔手写的“文字”。因此,这枚“手形印”可能是“手令”的源头。

图二:曹操墓中的“铜印符”

当然,曹操墓中属卞太后的随葬之物决非只有上述两件。由于很多是“生活用品”,人们很难分清哪些是曹操的,哪些是卞太后的。只能大致推断,那些很贵重的“生活用品”,如“玛瑙珠”“水晶珠”“玛瑙饼”“玉璧”“骨尺”等为卞太后所有。上述划分,不一定准确,但应当记住:不要将随葬品一股脑儿都记在曹操账上。这是两个(甚至三个)人的随葬之物。只有这样,才能对曹操墓有清醒的认识。

既然曹操墓中年长女性是卞太后,那如何看待卞太后与年长女性所测之年龄误差,则是需要面对的实际问题。据报道,年长女性所测年龄有不同的数据: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王明辉与张君鉴定的年龄为50岁左右;而吉林大学朱弘教授根据头骨上骨缝的愈合程度,认为在60岁至70岁之间,但根据牙齿磨损程度,其年龄又在40多岁。因为鉴定最为准确的耻骨联合面没有被发现,所以其实际年龄还有待进一步鉴定[4]。不难看出,不同的鉴定者,根据不同的骨骼所得出的结论是有差别的,这是鉴定中的正常现象。笔者认同朱弘教授60岁至70岁之间的结论,因为这与卞太后的实际年龄相吻合。至于牙齿磨损程度,只可作为参考,因为生活质量的不同,人们牙齿磨损程度会出现差异。更为重要的是,社会科学应该有自己的论证方法。我们根据历史记载和曹操墓“二次开穴”的事实,完全可以断定:那位与曹操同穴合葬的年长女性,肯定就是卞太后。


四、曹操墓中年青女性为卞太后的侍女或佣人

曹操墓中共发现三具人头骨:一位60岁左右的男性,那是曹操;一位60至70岁左右的年长女性,那是卞太后;剩下的一位20岁左右的年青女性的身份,是必须回答的又一个问题。

曹操下葬时,并无任何的陪葬与殉葬者。曹操在《遗令》中早已交代:“吾婢妾与伎人皆勤苦,使著铜雀台,善待之。”曹操是一位军事家,更是一位政治家,他看到了当时的社会政治经济状况,知道“唯有安民、休养生息”,才能使社会经济恢复并发展起来。他那务实的远见卓识,为曹魏政权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曹丕是严格按父之命办事的人,他不可能违父之命将一位年青女性殉于墓中。可见这位年青女性,与曹操没有关系,更非曹操的婢妾。

这位年青女性会是谁呢?答案只有一个:她是卞太后的侍女或佣人。卞太后的身份很特别,她是“太皇太后”,享年71岁,在当时也算是名副其实的“寿星”。鉴于这样一些特殊的情况,魏明帝在安排卞太后的葬礼时,命卞太后身边的侍女或佣人殉葬,谁敢不依?当然,也不排除卞太后身边的侍女或佣人自愿“殉死”。

也许会有学者提出,自东汉后,“人殉”作为一种“制度”基本上消失了,卞太后身边的侍女“殉死”的可能性不大。不错,自东汉后,“人殉”作为一种“制度”,基本上消失了,但作为一种“陋习”,在整个封建社会中,都从未停止过:三国时,吴将陈武死,孙权命陈武爱妾殉葬;晋干宝之母将宝父“所宠侍婢”推入墓中以殉;隋唐至元,皇室均有用人殉葬的例子;到明清两代,民间所谓的“烈女”“节妇”“义仆”不少实际上都是“殉葬者”。所以,曹操墓中那位年青女性,应当是卞太后的侍女或佣人,为卞太后“殉葬”。这位“殉者”究竟是“被迫”还是“自愿”,就需要作进一步的考证与研究了。


参考文献:

[1]潘伟斌,朱树奎.河南安阳市西高穴曹操高陵[J].考古,2010(8).

[2]牛润珍.曹操高陵疑信辨[N].光明日报,2010-01-26.

[3]刘瑞.曹操高陵四题[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01-19.

[4]潘伟斌.回复徐光冀先生关于曹操墓的几个问题[OL].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ef412701015dhj. html

[5]曹定云.论“魏武王”铭刻在曹操墓中的地位和作用[N].中国社会科学报,2010-09-18.

[6]张晓东.曹操墓珍宝出土:口含稀世明珠价值超千万[N].东方今报,2010-06-12.


作者简介:曹定云,男,北京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特聘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北京100710),主要从事甲骨文、古文字和殷周考古研究。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可拔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或 在线举报
[荐]  原创奖励计划来了,万元大奖等你拿!
猜你喜欢
类似文章
【揭秘】曹操墓有新进展,曹操遗骸基本被确认!
曹操墓曝出最新进展!惊现某人遗体,专家说出真相
曹操高陵疑信辨(二篇)
专家学者论证曹操墓真伪 石牌仿制不存技术难度
高陵一号墓墓主的第四种推测:曹冲
曹操高陵疑信辨
更多类似文章 >>
生活服务